黑燕拍卖会二楼的包厢,因为燕蓝翎的父亲突然出现,气氛顿然僵持下来。

司徒魂自然清楚这燕蓝翎的父亲燕南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那可是九翎鸟商会乾州分会的会长,多年来一直打理着分会的一切事物,有传言说这燕南一本身就是创建九翎鸟商会的幕后人物之一,但谁都不能够确定。

燕南一本身就具备战尊中期的水准,比他司徒魂还要强,虽然说他司徒魂带来的三大长老也都是战帝后期的水准,但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也未必能够有赢的希望。

另外燕南一刚刚提到了九翎断翼团,这九翎断翼团的团员,基本上每一个都具备战王后期的水准,九翎断翼团的十大翎字号杀手更是拥有战帝中期或者后期的水准,但这并不是此团最恐怕的地方,九翎断翼团都是死士,说白了,只要战斗起来,就算是死也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类型。

司徒魂虽然身为金罡宗的宗主,身为乾州响当当的人物,但对于九翎鸟商会还是有所忌惮的。倘若不是因为上一次去采摘灵火,副宗主司徒格将镇门源器毁掉,自己也送掉了性命,这司徒魂是不会以四个亿的价钱收购一件战帝后期的源器的。当然在第一眼看到这把剑灵的时候,司徒魂就非常的喜欢,金罡宗并不缺钱,但也不能拿钱当粪土一样挥霍。

这一次亲自带人来到秦家的地界,来到黑燕拍卖会,表现上虽然是来给九翎鸟施压的,但实际上却跟秦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时见燕南一气势如虹,当下收了冷漠的脸色,哈哈一笑的说道:“燕前辈,您这是哪里的话?我司徒魂怎么可能跟蓝翎小姐动手,如果真的那样,我这一宗之主岂不被人笑话嘛。”

燕南一一阵的冷笑,说道:“燕某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看到司徒魂你刚刚的气势……”

“只是跟蓝翎小姐开一个玩笑罢了。”说着司徒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脸上保持着一副微笑,哪里还有刚刚那如此凌厉的气势,燕南一也端坐在沙发上。

此时司徒魂才说道:“燕前辈,既然你亲自出马,一切都好商量,这把灵源器虽然是好东西,但刚刚蓝翎小姐出的价格实在过于高了,你看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燕南一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价格我女儿蓝翎已经定了,那已经是给予你们金罡宗最优惠的价格了,如果你司徒魂真的觉得这价格过高,大可以将灵源器留下,当然我们护送失职丢了你求购的战帝后期水准的源器,我燕某可以跟你保证,将来一定会还你一把,这样咱们扯平。”

“这个嘛……”司徒魂陷入到深深的思虑当中。

燕南一不再观望着司徒魂,而是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他早就听自己的女儿提到过这个巫龛,上一次黑燕拍卖会上拍卖出去的至纯源魂就是他的,而且还赠送给了自己翎儿一颗,探拭了一下巫龛的实力,也就战皇初期的水准,但是面对这包厢里如此多的高手,却一脸淡然的模样,丝毫没有任何的压迫感,心里微微赞叹,自己的女儿说得不假,这巫龛的确拥有一种强者的气势啊。

而且他在没来之前,燕蓝翎已经派人送知燕南一,说战帝后期水准的源器已经被打造出来,而打造出这把源器的人正是眼前这个战皇初期的少年巫龛。

为此,燕南一才决定亲自来一趟,认识一下巫龛。

微微冲巫龛点了点头,巫龛以眼神回敬了一下,继续端坐在那里,仿佛这里面的一切事情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燕南一收起了目光,随即凝视着司徒魂,嘴里咳嗽了两声,方才说话道:“司徒魂,源器摆在你的面前,你收不收,倒是给一句痛快的话,我们九翎鸟商会做事可是非常痛快的。”

被燕南一一阵的催促,司徒魂总算缓过神来,视线扫视着自己带来的三大长老,三大长老冲司徒魂微微点头,司徒魂这才说道:“既然是一把灵源器,那么我司徒魂就收下了,至于价钱方面就按照蓝翎小姐刚刚说的,不过我今天并没有带那么多的钱在身上,就只能够交出六个亿来,剩下的二个亿,日后叫人送来便是。”

燕南一将目光落到燕蓝翎的身上说道:“翎儿,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你来处理的,那么现在就由你来跟司徒魂谈。”

燕蓝翎冲自己的父亲施了一礼,随即凝视着司徒魂说道:“那两个亿日后送来自然可以,但黑燕拍卖会做的是生意,所以按照规矩,司徒前辈必须给燕蓝翎一纸欠条,否则的话这灵源器恐怕前辈今天就带不走了。当然我燕蓝翎还是会将这把灵源器保留十天的时间,如果十天内前辈不能够将所有的钱付清的话,燕蓝翎就只能够拿到自己的拍卖会拍卖。”

“你……”司徒魂心里大气,但咬了咬牙忍了下来,强装着一脸淡然的模样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张欠条就是,这把灵源器我必须带走。”

燕蓝翎把目光落到早就跟随巫龛进来的方大掌柜身上,说道:“方掌柜,你替我准备欠条。”

方大掌柜心里暗笑,恭敬的冲燕蓝翎施了一礼,随即退了出去,不大一会工夫便重新回来,手里拿着两张纸页,恭敬的递给了燕蓝翎。燕蓝翎将两张纸页甩给司徒魂,司徒魂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欠条签了,签罢将灵源器收到源空间之中,带着三大长老甩袖便向门口走去。

“方佟,替老夫送客。”这一句话是燕南一说的,让司徒魂郁闷得想要吐血,他堂堂一宗之主竟然被一个身份低微的人物送走,这摆明是九翎鸟商会的嘲讽,恨得牙直痒痒,大步离开。

燕南一这才站起,凝视着巫龛,脸上泛起一丝微笑说道:“巫兄弟,早就听蓝翎提到过你,这一次更是因为你而帮助商会摆脱了一场困境,燕南一没有什么谢的,就赠送给巫兄弟一张九翎商会的翎卡,凭借着这张卡,一旦巫兄弟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到乾州的九翎鸟任何地点寻求帮助,无论是钱,或者是物,只要九翎鸟商会有的,自然倾尽全力为巫兄弟办到。”

“前辈不必如此客气,我跟燕蓝翎是朋友,我也只是帮一点小忙罢了。”巫龛也缓缓站起,冲燕南一抱了抱拳。

看到巫龛这般的模样,燕南一心里更是喜欢,呵呵一笑说道:“巫兄弟不必推脱,既然是翎儿的朋友,也就是九翎鸟商会的朋友,这张翎卡你拿着便是,用不用全凭巫兄弟的意愿。”

说着燕南一从源空间取出一张翎卡摆放到桌面上,挥了挥手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不在这里陪伴了,你跟翎儿既然是朋友,就由她来招待你一番,日后有机会老夫一定好好宴请巫兄弟。”

说着燕南一潇洒的走了。

看着燕南一这般的气魄,巫龛也非常的喜欢,毕竟这燕南一的的确确拥有一股范,有一种霸气,目送着燕南一离开后,便继续坐在沙发上。

方大掌柜越来越对巫龛冲满了一种神秘的感觉,他是九翎鸟商会的人,自然清楚那翎卡的份量。这翎卡恐怕整个洪荒大陆能够拥有的人不超过五个,没有想到燕南一老会长竟然会将如此珍贵的卡送给巫龛。

燕蓝翎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她觉得这张翎卡巫龛能够接受。

又因为总算完满的处理好了金罡宗丢失源器的事情,心里非常的舒爽,客气的话她也不想多说,因为知道像巫龛这样的人是不会喜欢的,冲巫龛温柔的一笑说道:“巫龛,你就多留在秦战城一段时日,我你……嗯,还有秦源在一起聚聚好了,噢,对了,你把那张翎卡收起吧。”

“啊,那不是九翎鸟商会的翎卡嘛,燕伯父竟然送给了巫龛你啊,你真有面子。”说话的正是推门而入的秦源,秦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装缓步而入,一脸的春风得意。

“你喜欢,我送你好了。”巫龛呵呵一笑。

“免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我秦源可收不起。”秦源也坐在一张沙发上。方大掌柜识相的退了下去,整个包厢里就只剩下巫龛秦源跟燕蓝翎三人。

巫龛也不客气的将翎卡收入到自己的源空间,随即问道:“蓝翎,你接下来是不是准备开始调查那抢走源器的幕后人物究竟是谁了?”

燕蓝翎微微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父亲已经亲自去调查了。不过即使能够查到是谁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的撕破脸皮,毕竟我们可以确定是暗月商会跟梦泽商会其中的一家做的,但这二家商会跟我们九翎鸟商会平分整个洪荒大陆的生意,如果真的明刀明枪的干,恐怕还不是时候。”

“既然是这样,那么秦战城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我需要立即回到乾元城去,还有一事情需要做。”巫龛缓步站起,冲秦源跟燕蓝翎挥了挥手,说道:“那就改日再见吧。”

“巫龛你现在就走?”燕蓝翎神色有一点黯淡。

巫龛点了点头说道:“大罗门被灭,乾元门也正算是忙的时候,我虽然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毕竟我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的,留在秦战城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你不是说准备去炼器师公会的吗?”燕蓝翎问道。

“不需要了吧。”巫龛笑了笑说道:“源器的锻造方法我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到炼器师公会去做一个认证,那种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燕蓝翎想想也是,这巫龛还没有成为炼器师公会的一员,就已经能够锻造出一把战帝后期水准的灵源器,有没有那个认证的确微不足道,不过他究竟是怎么锻造出来的,无论是燕蓝翎还是秦源都感觉非常的神秘。

而且这一段时间燕蓝翎不仅要调查究竟是谁抢了九翎鸟商会的源器,还需要调查一个人,那就是无名,那个以准三焰的水准就能够完成七星半任务的神秘炼器师。

虽然说炼器师公会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够给无名授级,想来那个时候无名应该会出现的,这么神秘的一个炼器师,无论是燕蓝翎或者是她的父亲燕南一都想拉拢的,毕竟他们都感觉到这无名好像是有意要帮助九翎鸟商会的一样,现在林风这个七焰的炼器师已经死,九翎商会虽然还有其他的炼器师,但多是五焰到六焰的水准,所以必须找人来填补这个空档。

见燕蓝翎在沉思,秦源问道:“翎妹你在想什么?”

“噢,我在想无名炼器师的事情。”燕蓝翎并没有隐瞒。听到燕蓝翎提到无名炼器师,秦源也微微一动的说道:“怎么翎妹想请他做你们九翎鸟商会的炼器师?”

“嗯,我跟我的父亲都有这个意思。”燕蓝翎神色一叹的说道:“虽然这段时间父亲也动用了很多的关系打探,但那无名就像是一个影子般,神出鬼没,又因为是刚刚成为炼器师公会的会员,所以炼器师公会那里也没有太过详细的资料,所以一直非常的苦恼。”

“其实你们没必要这么苦恼。”巫龛搔了搔自己的耳朵说道:“有缘的话自然就能够见到,他既然愿意保持一份神秘,那么该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的,刻意的寻找反倒不是好事。”

“巫龛,你见过他吗?”这时候秦源突然问了一句。

巫龛犹豫了一下,淡然的说道:“见过,苍茫大山的时候见过一次,但也没有看清楚他长得什么模样,不过跟我倒满对脾气,而且为人非常的豪爽,送给了我一些珍贵的东西。”

“什么东西?”秦源跟燕蓝翎同声问道。

“噢,几根风骨龙的骨头!”

巫龛说得轻松,但秦源跟燕蓝翎已经错愕的站在那里,风骨龙的骨头,那是可以跟前段时间拍卖的至纯源魂相媲美的东西啊,那无名竟然如此慷慨的赠送给了巫龛,这,这也太让人震憾了吧。

“巫龛。”这时候秦源说道:“我跟你一起去乾元城。”

“怎么,你还有事情要去那里?”巫龛问道。

“是的。”秦源笑了笑说道:“毕竟大罗门被灭了,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以秦家少主的身份处理。”

巫龛点了点头,已经明白秦源的意思,笑了笑说道:“那么就现在启程吧。”

“好。”秦源爽朗的说道。

燕蓝翎心知再留他们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会心的一笑说道:“秦源,巫龛!等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就去乾元城找你们,不知道你们欢迎与否。”

“欢迎!就算我跟秦源不欢迎你,那乾诚跟苟同一定会非常热情的欢迎的。”巫龛说道。

“为什么?”燕蓝翎问道。

“美女嘛,自然受到追捧。”巫龛难得开一句玩笑,倒让燕蓝翎如此飒爽的女人脸一下子羞红了。

送别了巫龛跟秦源,燕蓝翎用手轻轻摩擦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感觉微微的发烫,虽然她这般的容貌,经常会受到别人的赞誉,但身为黑燕拍卖会的会长,九翎鸟商会分会的副会长,平日里燕蓝翎总是刻意板着面容,只是最近跟秦源以及巫龛走近后,才渐渐恢复一点少女该有的娇羞状态,其实燕蓝翎挺喜欢这样少女般的感觉的。

……

一天一夜的时间后,巫龛跟秦源已经赶到了乾元城内。

就快要乾元府邸的门口时,巫龛才望向秦源说道:“不愧是堂堂秦家的少主啊。”

“巫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源一本正经的说道。

“呵呵,不但拥有十秦卫保护,还有一个战尊初期水准的强者在暗中刻意的保护,虽然保持一份距离,但他却时刻将一股淡然的威压留落到我的身上。”

秦源倒没有跟巫龛隐瞒什么,淡然的一笑说道:“那应该是我的二爷,没办法啊,上一次我们遇到玉衡宗的伏击,爷爷跟父亲不想我再受到这样的意外,所以将二爷请了出来暗中保护。”

“理解,谁让你天生娇贵!”

“巫龛,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什么叫做娇贵,我堂堂男儿,怎么能够用形容女子的词汇。”

“那用尊贵,你能接受?”

“……”

两个人有说有笑,缓步走进乾元的大门口。

巫龛跟秦源是谁,乾元门里哪怕最低等的丫鬟也都认识,眼见这两位又重新回到了乾元城,立即有人跑去通报给乾元以及乾诚等人,片刻的工夫乾元带着乾诚兄弟以及苟同,还有秦林快步而出。

此时的乾元那是满脸的春风写意,脸红润了许多,大罗门被灭,在秦家的管辖范围内,其他的门派都不能够相提并论了,而且前一段时间秦源的父亲秦武发下秦家令,将大罗门七城十三县交给乾元城打理,嘉赏秦家在灭大罗门的时候乾元门的鼎力相助。当然这也是秦家表明的一个态度,顺秦家的门派昌,逆秦家的门派亡,大罗门跟乾元门就是最好的例证。

“秦源,巫龛!你们回来了。”乾元满脸堆笑。

“伯父安好。”秦源礼貌的问了一句。

“好,一切都好,哈哈。”乾元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走的这一段时间伯父甚至是记挂啊,来来来,别在外面站着了,咱们去大厅叙叙旧。”

乾元带着秦源跟巫龛在前面走。

巫龛却感觉到乾诚兄弟跟苟同那非常不友好的目光,想来是因为不带他们去秦战城,这几个家伙有气,也不迎向他们的目光,视线游走在别处。

秦源也被这般的扫视,跟巫龛同样的状态。

“乾诚,你看那两个家伙得意的模样,是不是很欠捧啊!”苟同握了握拳头。

“是欠捧,但你我的水准能打得过吗?”乾诚摇了摇头。

“靠,了不起让他们跟咱俩玩肉搏。”苟同低声喝道。

“你确认?”乾诚耸了耸肩膀说道:“秦源我不敢保证,但巫龛这妖兽即使跟咱俩玩肉搏,咱俩也未必能够打得过啊,那家伙手臂上的力量你又不是不清楚。”

“算我放屁好了。”苟同咧了咧嘴。

乾芯哼了一声,闷着头在后面紧紧相随。

一行人来到大厅,分宾主落座。

这时候秦源才问道:“乾伯父,大罗门的七城十三县您已经派人交接了吗?”

提到这一点乾元神色顿然黯淡了下来。

秦源追问道:“怎么,可有麻烦?还是说大罗门并没有被清缴干净?”

乾元叹了口气说道:“倒不是因为那些事情,大罗门的确被清缴干净了,伯父犯愁的事情是,那大罗门的七城十三县由谁来打理,毕竟前段时间我们乾元门的几大长老找上门来,声明要让他们的孙子担挡城主或者县长一职,伯父也瞒你,我虽然想培养自己的势力去大罗门,但一直间真的还找不到好的人选去担当那些职务,所以一直头疼,这不,刚刚大长老的孙子徐正毛遂自荐,想要担挡一城之主的位置,虽然被拒绝了,但他一定不会甘心的,很可能会请动我们乾元城的大长老过来,麻烦的事情。”

“呵呵,还以为是什么样的事情啊。”巫龛一笑,然后用手一指乾诚兄弟跟苟同说道:“他们三个正好一人一个不就解决了,大罗门就暗月城平古城跟新月城是咽喉要道,伯父你只要将自己的亲信派到这三个城池中,其他的地方自然可以让给你们乾元门的长老们。”

“这一点我早就考虑过。”乾元苦笑一声说道:“可是我的儿女跟那个不成气的徒弟不愿意啊,说非要跟你在一起混日子,我是拿他们没有办法,况且让诚儿跟同儿去接城主的位置,还能够说得过去,芯儿毕竟是女流之辈,肯定会受到非议。而且即使是城儿跟同儿去接城主的位置,也一定不会那么的顺利。”

说到这里乾元望向巫龛说道:“巫龛,你有什么办法吗?”

本来乾元想问一个秦源的意见,但想想自己堂堂一个乾元门的门主,竟然连种事情都要过问秦源的话,倒显得有一些弱了,所以就改问向巫龛。

巫龛淡然的一笑,说道:“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吧。”

……

书上封推了,有红票的朋友请支持一下,明天继续两章,一万两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