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并没有立即离开苍茫山脉,虽然已经完成了炼器师公会的任务,但巫龛是准备给乾诚兄妹以及苟同打造一件源器,还需要妖兽的源魂,虽然最开始寻找到的一千年的水蜈兽跟虎啸兽,但一个是水属性的源魂,另一个则土属性,乾诚兄妹的源力属电,苟同属风,所以巫龛还需要寻找到二只一千年电属性的妖兽跟一只一千年的风妖兽。

整整三天的时候,巫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所有的源魂都收获了。

至于巫家村的人,巫龛倒并不着急,毕竟巫家村的人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彻彻底底将他曾经给予他们的源魂吸食干净,况且除了源魂外,巫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巫家村的人来做,那就是精神力的淬炼。

虽然没有给巫家村的人弄任何的源魂,但巫龛还是折回了一趟,在那里住了一天,这才动身赶往秦战城。

此时距离炼器师公会的任务仅仅剩下不到一天的时间。

巫龛不辞而别,倒是让秦源跟燕蓝翎有一些唏嘘,也搞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只是留下了一个月的期限,秦源跟燕蓝翎在醉仙楼里等着巫龛,可也没有等到,就决定先去炼欲阁了,毕竟今天是任务的最后一天啊。

不过燕蓝翎的脸色却非常的不好看,这一个月可以说过得心急如焚,虽然洪武派人跟她说,炼器师分会的会长已经调动了三位七焰炼器师一同接下了那个七星半的任务,但前几天已经听到声讯,三位七焰炼器师无功而返,说虽然遇到了二千年的风凌鸟,但因为有风骨龙的把守没有人敢去触碰。

秦源看到燕蓝翎的脸色,想安慰几句,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虽然风尘跟那个无名也接了任务,据三个七焰炼器师的说法风尘留下来继续执行任务,但他能够在风骨龙的嘴里抢下那二千年的风凌鸟源魂,非常的渺茫。

“巫龛也真是的,走了一个月究竟去做什么了呢?”燕蓝翎虽然心里失落,但表面却稍稍隐藏了一点情绪,毕竟她交给炼器师公会的任务涉及到一个至纯的源魂,按照协议无炼器师公会能不能够完成任务,这至纯的源魂都需要交出去的,燕蓝翎哪有那种东西,心里更烦。

“我猜想他应该去提炼那至纯的源魂了吧。”秦源回答。

“但愿他今天能够赶回来吧。”燕蓝翎叹了口气说道:“无论任务能不能够完成,我们都需要支付那至纯的源魂的,如果巫龛不能够及时赶到,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呀。”

“放心吧,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失约的。”秦源宽慰的说道,实际上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巫龛可以视那至纯的源魂如草蒂,可秦源跟燕蓝翎却不能。

秦源跟燕蓝翎一路走走停停,心里非常的矛盾,虽然也很想立即赶到炼欲阁,希望能够有奇迹的出现,可另一方面却都非常的理智,那种任务完成的希望能非常的渺茫。

整整一个时辰,秦源跟燕蓝翎这才赶到炼欲阁的大厅。

洪武跟惜香似乎早在等侯着他们,不过秦源跟燕蓝翎看他们的脸色却非常的怪异,这洪武跟惜香仿佛遇到天大的喜事一般,眼角都带着笑意。

见秦源跟燕蓝翎走入到大厅中,洪武顿然迎上前去,“唉呀,你们可算是来了,我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啊。”

秦源跟燕蓝翎抱了抱拳,燕蓝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洪前辈,那任务的结果是……”

“呵呵。”洪武笑了两声并没有立即回答,而这个时候大厅外又风尘仆仆走进来一个少年,却不是风尘是谁,只是此次的风尘非常的狼狈,脸色也非常的灰暗,有些蹒跚的走到任务交接处,寒着脸望着惜香说道:“这一次的任务失败……嗯,这是我一个月前拿的方牌,交还给你们,至于任务失败的惩罚我愿意接受……”说到这里风尘突然发现高高悬挂在半空中的七星半任务牌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块珠圆的方牌,顿然一愣,一般的情况下,只要任务牌被换成这种珠圆的方牌,就代表任务成功完成的啊。

风尘有一点颤抖的问向惜香说道:“任务……任务被完成了吗?”

风尘想问的话,也是燕蓝翎跟秦源想问的事情。

刚刚秦源跟燕蓝翎的确没有注意到任务牌的事情,毕竟心情不是太好,可如今也注意到了那任务牌被换成了成功的标识,心里咯噔一下子。

惜香微微点头,笑了笑说道:“是的,这七星半的任务的确有人完成了。”

“谁?”风尘秦源以及燕蓝翎几乎同时出声。惜香倒是被他们这般的状态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过来,用手一指风尘说道:“就是跟你一起接任务的无名炼器师。”

“无名!”无论是风尘还是秦源,亦或者是燕蓝翎嘴都咧得跟八万似的,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确认了一次,待看到惜香将封印着二千年风凌鸟源魂的封魂石拿出来的时候,众人才敢相信,不过心里却非常的震惊,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三个七焰炼器师都望而却步的任务,从来都没有失败过的风尘都因为这七星半的任务而失手,却,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炼器师完成了,这哪有可能啊,那无名来的时候也就准三焰的炼器师吧。

众人竟然愣在那里。

片刻后风尘突然一把抓住惜香的手说道:“那无名是什么时候来交的任务?”

“一个时辰前。”惜香被风尘抓得有一点疼,挣扎出来,揉了揉自己的玉手。

这时候风尘也有一点惋惜,刚刚如果不是因为顾虑面子,不愿意尽快赶到这炼欲阁,在秦战城闲转,吃饭喝酒的话,或者就能够见到那无名了。

风尘还记得在苍茫大山中昏迷前看到那朦胧的身影,心里虽然可以确认就是在炼欲阁碰到的无名,但就是不愿意相信,如今哪有不信的道理啊。

秦源跟燕蓝翎也非常的可惜,倘若不是磨蹭也不可能会错过那无名交接任务的时机啊!这样一个神秘的人物在秦源跟燕蓝翎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秦源跟燕蓝翎都想结识一下,毕竟他们都感觉到这叫无名的少年一定隐藏着非常强大的力量,能够仅以三焰炼器师的资格完成七星半的任务,这就算是在炼器师公会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啊。

洪武见众人愣神,咳嗽了两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二楼的包厢去吧,任务已经完成,正好我们可以谈一谈交接的事情。”

秦源跟燕蓝翎微微点头。

风尘似乎也有意想跟着,对于风尘,秦源跟燕蓝翎也有一种想拉拢的意思,也算是明义上的朋友,也没有拒绝,这一次风尘想要跟进去,就是想打听一下那无名的情况的。

洪武示意惜香将整个炼欲阁关闭,并且亲自拿着那承截二千年风凌鸟源魂的封魂石在前面带路。五个人来到包厢,洪武这才将那源魂递给燕蓝翎说道:“蓝翎小姐,这源魂虽然我们已经确认过了,但还需要你们亲自检查一遍,走一个流程。”

燕蓝翎接过那封魂石,一眼就感觉到这竟然是中级的封魂石,这东西在市面上也比较少见的,不过却没有多想,而是打开封魂石,将里面的源魂取出,释放了一点的源力,顿然感觉到那源魂在不断的**,燕蓝翎不敢深入的探查,随即收了源力,冲洪武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二千年风凌鸟的源魂。”

说罢燕蓝翎重新将源魂封印在封魂石中,静静的凝视着洪武说道:“那无名炼器师洪前辈能够透露出一点的信息给我们,毕竟他帮了我们九翎鸟商会一个大忙的,我们想亲自感谢一下。”

“这个嘛……恐怕很困难。”洪武摇了摇头。

“洪前辈,蓝翎清楚炼器师公会会员的资料是不对外公布的,但看到蓝翎跟秦源的面子上,能否请前辈通融一二,毕竟能够获得这二千年的风凌鸟源魂,对于我跟我的父亲来说,等同于救命之恩的。”燕蓝翎说得非常的诚恳。

洪武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蓝翎小姐,不是我洪武不能人情,实际上那无名虽然是我们炼器师公会的会员,但我们对于他的资料也非常的有限,只清楚他是在一个月前成为准三焰的炼器师,然后就接下了一个七星半的任务,公会也曾经秘密调查他的底细,但根本没有任何发现的。”

“这么神秘?”秦源插话道。

“是啊。”洪武点了点头说道:“那无名炼器师刚刚交任务的时候,我也在场,可我也仅仅能够感觉到他战皇初期的水准,依靠这样的水准根本不可能从风骨龙的手里抢到九凌鸟的源魂的,在你们没有来之前,我已经通过会长邀请了那曾经接下七星半任务的三个七焰炼器师,他们一致确认这九凌鸟的源魂就是他们遇到的那只的源魂,所以我们也非常的震憾的。”

“那的确是我们遇到的九凌鸟的源魂。”风尘确认了一下。

秦源跟燕蓝翎更是震憾。

过了一会儿秦源才缓缓说道:“那无名炼器师,交任务的时候可有什么要求吗?或者说完成了任务,按照任务的规定你们也应该支付一笔不菲的酬劳啊。”

洪武接话道:“话虽然如此,但那无名炼器师非常的奇怪,酬劳并没有要,而是叫惜香返还给提交任务的主家,这件事情惜香最为清楚,就由她来说吧。”

惜香微微欠身,说道:“的确,那无名没有要酬劳!”

不待惜香继续说下去,秦源打断她的话说道:“那么,你们有没有给予他资格的认定,他准三炼的炼器师跨级完成七星半的任务,应该能够获得七焰,嗯,甚至更高的级别认证吧。”

惜香摇了摇头说道:“按理说那无名跃级完成这么困难的任务,公会的确需要给他更高的资格认证,但我跟洪武阁主都没有那个权限,毕竟那无名还需要锻造出一把战帝后期的源器,才能够被授予七焰或者八焰的炼器师资格,所以我们只确认了三焰炼器师的资格,他也没有多做要求,说会尽快提炼出一把源器来,到时候现说资格的事情。”

说到这里那惜香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那无名的确够奇怪的,虽然酬劳不要,但却从我们的手里要了一个中级炼器手册,这件事情洪武阁主还是能够做主的,就给了他。并且赠送了一本妖兽资料。”

“中级炼器手册?妖兽资料?”风尘咧了咧嘴说道:“这,这是不是就代表那家伙还是一个门外汉?”

“这一点我们就不清楚了。”惜香摇了摇头。

秦源跟燕蓝翎一阵的狐疑,这无名到底是谁呢,不过他们总感觉这无名似乎跟他们有某种的瓜葛。

此时众人又都陷入到沉默中。

虽然惊讶于这个无名的实力,但燕蓝翎心里还是非常兴奋的,毕竟能够获得这二千年风妖兽的源魂,就有希望能够通过自己商会的七焰炼器师锻造出一把战帝后期水准的源器给金罡宗的人了。

将中级封魂石小心的收入到自己的源力空间,燕蓝翎随即取出一张源力卡递给洪武说道:“洪前辈,惹蓝翎准备不周,这张源力卡里仅有二亿的资金,按照协义规定,只要你们完成任务我需要给予五个亿的,那么另外的三个亿我明天便带来,如何?”

“这个好说。”洪武清楚九翎鸟商会的实力,也清楚他们绝对不会失信于人,虽然三个亿的确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目,但对于像洪武燕蓝翎这些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燕蓝翎继续说道:“另外,按照协议我需要准备两张新的协议,就是日后炼器师公会如果需要购买跟出售材料的协议,并且还有那炼器师的协议,明日在送来的时候,一并交给你。”

“好说。”洪武微微一笑,随即将源力卡收到源力空间里,忽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那至纯的源魂,是不是也要明天一起送过来呢?”

燕蓝翎最怕的就是提到这样的事情。

眼见洪武那般的姿态,只能够咬了咬牙,可她刚想说话的时候,包厢外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紧接着门被砰的一声的撞碎,从外面飞身闯入一个少年。

“什么人如此大胆,连炼欲阁的地方都敢生事儿……”洪武暴怒而起,但看到来人竟然是巫龛的时候,愣在那里。见巫龛前来秦源跟燕蓝翎稍稍松了一口气。

巫龛目无旁人的端坐沙发上,门口停留了数十个炼欲阁的侍卫,都有战王中期的水准,不过洪武却给他们使了一个眼神,这些侍卫方才退下。

巫龛望向洪武,笑道:“抱歉了,不这样他们不让我进来。”

“无妨。”洪武呵呵一笑。

“嗯,我刚刚也算听到一些你们的谈话,事情嘛也没有必要等到明天来处理。”说着巫龛从源力空间里取出一个至纯的源魂,又取出一张源力卡递给洪武,随即说道:“至纯源魂跟三亿的资金我替蓝翎小姐带来了,现在你们就差一个新的协议,可以立即就准备跟签署的,没必要拖到明天,呵呵。”

洪武一眼就确认那源魂的确是至纯的源魂,心里非常的惊讶,小心的收入到自己的源力空间里,然后又将那张源力卡递给了巫龛说道:“既然有至纯的源魂相送,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多收一些费用,呵呵,这三亿就算是我们送给九翎鸟商会的薄礼吧,日后还需要经常合作的。”

“前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按照协议来吧。”燕蓝翎犹豫的说道。

“就按照我说的办吧,本来那协议我们炼器师公会就占了很大的便宜,也不能够让你们吃亏的,如果蓝翎小姐不收下,倒显得我们炼器师公会小气了。”

洪武这么一说,燕蓝翎也不再推脱,拿起源力卡收在怀里。

惜香也没有闲着,早已经拟好了两份协议,双方签字画押,也算是结束了,结束了所有的事情,秦源等人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就跟洪武跟惜香告了别,巫龛跟风尘也随即离去。

出了炼欲阁的大门,燕蓝翎这才重新取出源力卡递给巫龛,说道:“巫龛,我还欠你三个亿。”

巫龛咧了咧一笑说道:“你如果愿意给,我就收下,其实你也不必这么客气。”

“巫龛,你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不辞而别的?”秦源瞪了一眼巫龛,有些怒气。

巫龛淡然的一笑说道:“我这不是为了帮助蓝翎获得那至纯的源魂嘛,同时回了两趟节苍茫山脉,挺长时间没有回去,挺想念那里的人的。”

“就这些事情?”秦源追问了一句。

“当然,还能有什么事情。”巫龛说罢就大摇大晃的向前走了。看着他的背影一旁的风尘却忽然冒出一句,“我怎么感觉他非常的熟悉?”

“风尘,这不是废话吗?你跟他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秦源回道。

“不对,反正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跟见不见面没有任何的关系。”风尘剧烈的摇了摇头。

秦源跟燕蓝翎也没有多想,四个人又重新折回醉仙楼。

因为任务顺利的完成,燕蓝翎心里格外的舒爽,也愿意跟巫龛三人打成一片。风尘也喝得微微有一点醉意,拍着巫龛的肩膀,继续老话题,“兄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见过,咱们逛青楼的时候见过!”

“我不是指的那种事情,我总是感觉到跟你非常的熟悉,仿佛……嗯,仿佛……”仿佛了半天风尘也没有琢磨出一个合理的句子,倒是巫龛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在梦里见过吧。”

风尘又灌了几口酒,心情似乎非常的不好,一叹说道:“唉,想我风尘公子接下炼器师大大小小百次的任务无一失手,到头来却输给一名叫做无名的炼器师,悲哀啊。”

巫龛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不说什么。

秦源宽慰的说道:“风尘兄弟不必如此介意,凡事都不会那样完美的。”

“马失前蹄,寒冰破碎。”风尘又灌了几口酒说道:“今天没有什么兴致跟众位继续喝酒畅谈,等我将那失败的阴影抹去的时候,再跟众位一聚吧,先行告辞。”

说着风尘也不跟众人招呼,就向包厢的门走去,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巫龛等人,缓缓说道:“日后如果你们有机会碰到那无名炼器师,替我风尘说一句,谢他救命之恩,同时转告他风尘不服,在有生之年必定赶超于他。”

留下这么一番话,风尘不再迟疑,消失在巫龛等人的面前。

这段话秦源跟燕蓝翎并不是太懂,但巫龛心里最为清楚,只是泯嘴一笑,什么都不说,继续灌着烈酒,紧接着擦了擦嘴,凝视着燕蓝翎说道:“蓝翎,巫龛有一事相求。”

“巫龛,你我之间不必这么客气。”燕蓝翎非常豪爽,一派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你获得了二千年风妖兽的源魂,是想让你们商会的七焰炼器师锻造成战帝后期的源器吧,我求你的事情便是,在那炼器师锻造的时候,我能否去观看一下?”巫龛缓缓说道:“当然如果要有什么困难,就当我没说好了。”

燕蓝翎犹豫了一下,毕竟炼器师在锻造源器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允许别人来旁观的,可巫龛既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帮了她这么大的一忙,也不算过分,微微点头的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蓝翎处理便好。”

“一言为定,呵呵,我对炼器师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说到这里巫龛将目光落到秦源的身上。秦源凑到巫龛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家伙不是想成为炼器师嘛,一走一个月,那林火炼器师已经锻造好了源器,就等着我带你前去,可你一个月没有露面,他又有新的任务去接,恐怕还需要更长的时候才能够见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