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力一点跳跃,让巫龛确认出现的正是那曾经留下过踪迹的那只风妖兽,不敢迟疑,腾空而起,先天庚金罡气铺压出去,顿然如脱弦的箭般的掠向那阵爆破的地点。

不过,巫龛也感觉到有四个人正向那地方靠近,除了一个不能够分辩确切的水准外,其他的都能够感觉到,那是战帝后期的水准,巫龛连续跳跃,顿然来到一座横断的山丘后,只见四个人纷纷落下,均一身长袍的打扮。

巫龛仔细的凝视着这四个人,发现这四个人每个的身后都拥有六焰到七焰的标识。

炼器师?皱了皱眉头,巫龛确认,这些炼器师应该都是炼器师公会派出来的,都是为了那七星半的任务而来,看来接这任务的并不只有自己跟风尘两个啊。

呃,那不就是风尘嘛!巫龛这才发现,那个身穿六焰炼器师长袍,将自己斗笠揭下的少年不是风尘是谁,微微一愣,随即感觉到,这四个人虽然一同赶到这里,但却并不是和谐,相反却有一种针锋相对的凌厉感觉,毕竟做着同样的任务,哪有不相争的道理。

四个人也没有任何的谈论,同时跃向那横断的山丘顶上,向下观望。

巫龛刻意保持跟这些人的距离,闪落到一处能够观望到山丘下景物,又不易被其他人发现的地方,并且施展先天庚金罡气隐蔽了自己的气息。

连巫龛在内的五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观望到山丘下的情况。

“啊!”四个人同声惊呼。

巫龛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只见山丘下,一只翅膀都有三米长的大鸟,正在殊死的反抗着一只……一只龙!

那大鸟满身金黄的颜色,翅膀呼啸着风劲,双眼圆瞪,嘴角竟然流出涓涓的血液,已经被那只足有那大鸟两个大的龙狠狠的压到地面上。那只龙巨大的翅膀展开足有二十米,龙角泛动着蓝汪汪的颜色,但全身除了胸口有一点粗糙伴着鳞甲的肉外,几乎就是由骨头堆积成的。

巫龛虽然不识得这两个妖兽究竟叫做什么,但却能够感觉到它们的源魂年龄。

那只大鸟正是巫龛曾经探查到的二千年的风源兽,而那只骨龙竟然拥有二千五百年的源魂。那大鸟虽然被骨龙压在地面上,却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奋力的反抗,拖拉到地面上的翅膀不断的挥舞,产生一纵纵强悍风刃斩击着那骨龙的骨身,显然也给那只骨龙带来非常的麻烦。

骨龙咆啸起来,触爬狠狠的切入到那大鸟的体内,想要获取大鸟的源魂,大鸟殊死的反抗,不断的挣扎,虽然一阵阵的刺痛,但却尽量避免隐藏源魂的地方受到攻击,砰砰砰,四周的爆破声不断,震耳欲聋的声调越传越远。

停身在横断山丘上的四个炼器师,一个个都灰头土脸,而且其中的三位仿佛都有了退意。

看到这样的情况,风尘咬了咬牙说道:“众位,大家都是为了那二千年的风妖兽而来的,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想单独获得那风妖兽的源魂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如我们一起合作,似乎还有一点希望的吧。”

“合作,怎么合作?”站在风尘身边的一个老者冷笑道:“别说那风骨龙,就说那风凌鸟,即使我们四人合作又有多少的把握能够将它击杀的?那风凌鸟可不比一般的二千年风妖兽,一般风妖兽都是淬化风源石来进行修炼的,可这风凌鸟修炼却源自于大自然的风力,是天生的风源王者,要不然也不可能跟那风骨龙抵抗在现在这个时刻。”

“不错,即使我们可以等到那风骨龙将风凌鸟干掉的时候,再动手,可那风骨龙是想吞食这风凌鸟的源魂,会给我们机会吗?一旦被它发现我们的存在,真的发威起来,我们都要毙命在这里。虽然来的除了你风尘公子不知道什么级别外,都是战帝后期的水准,但是那二千五百年的风骨龙,干掉我们也不是难事,虽然跟风凌鸟的战斗后也会受伤,不过这样的险我可不是愿意去留,那任务能完成最好,完不成也不损失什么,倘若不是因为炼器师公会的会长出现分派出这样的任务,我林风也懒得接,你们不甘心是你们的事情,我先行辞退。”

那叫做林风的七焰炼器师,说罢就迅速的退了。

其他的两个七焰炼器师还在犹豫之中。

风尘似乎还想多说什么,可话还没有说出的时候,那两个七焰的炼器师也速度的消失而去,整个横断山丘的山头就仅仅剩下风尘一个人。

巫龛隐藏在一个角落,能够感觉到那三个七焰的炼器师都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只剩下一个风尘,不过看风尘还在犹豫,看样子似乎不想就这样离开。

巫龛不动声色,静静的注视着风骨龙跟风凌鸟的战斗。

两只妖兽的水准毕竟相差悬殊,虽然那风凌鸟天生就是风源的王者,但风骨龙能够拥有二千五百的源魂,就算是依造风源石来修炼,也达到了很强的地步。在一番的挣扎过后,风凌鸟的气息渐渐微弱,反抗的频率也在不断的下降,而恰恰这个时候那风骨龙,一嘶长啸,触爪猛然切入到风凌鸟的躯体里,瞬间将那只风凌鸟的源魂取了出来,风凌鸟不再挣扎,双眼越来越是黯淡,最后再也没有一点气息。

嘶吼!

那风骨龙又是一阵的长啸,这才从风凌鸟的身上脱离开来,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将翅膀收拢,缓缓的将风凌鸟的源魂拿到自己的嘴边,发出胜利者狂吼,待这阵狂吼结束后,那风骨龙张开大嘴,就要将那风凌鸟的魂源吸食进去。

“畜牲,把源魂给我留下。”这一声是风尘喊出来的。风尘还是不甘心,猛然间长啸一声,腾空便向那风骨龙闪去,双手祭起一道妖异的烈焰,化做一把凌厉的剑刃狠狠的斩向那风骨龙胸口仅有一点的糙肉。

龙,算是妖兽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妖兽。

风骨龙虽然并不是最强的,但只要是龙就拥有霸气,它们一般对于人类都拥有藐视的态度,却哪里想到会有一个人类竟然敢来跟它抢源魂,泛着邪恶的双眼,嘴里猛然间喷吐出一道龙息,如风一般的卷向那风尘。

风劲跟火劲碰撞到一起,顿然爆破起来,风尘被炸退数十丈的地方,但整个身体突然化作一缕风劲,已经闪落到那风骨龙的胸口处,手指化剑向那糙肉就是一切,无论风骨龙的弱点就是那糙内护着的源魂。

可以说这只风骨龙还是一个幼龙,成年的风骨龙·根本没有源魂的,因为成年的风骨龙多是四千年以上的道行,它们早已经将源魂淬炼到组建身体的骨骼里,拥有终极的防御,除非是战圣后期跟战神的水准能够对它们造成伤害外,其他都可以藐视的。

虽然是一只幼年的风骨龙,但本身的实力却非常的雄厚,而且修炼的风源力,速度非常的快,庞大的身躯并不笨重,用自己的腿骨挡下风尘的斩击,但听空的一声,风尘再一次被震了出去,嘴角已经流出涓涓的血液。

巫龛一直注视着风尘跟风骨龙的战斗,从风尘出手的那瞬间,才清楚的感觉到,这家伙竟然拥有战尊初期的水准,而且这家伙修炼的竟然是风火双重源力。在巫龛来到洪荒大陆的这一段时间里,一般的认识一个源修士都只能够修炼一种源力,只要源力觉醒就会拥有单一的源力来修炼,可是风尘不同,风尘竟然拥有风火双重的源力,让巫龛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莫非就是因为这双重源力的属性,才使得自己的精神力探查不到他的真实实力?

如果风尘是这样,那么说风家的人也都拥有这样的特质?

渐渐对风尘有了一些了解的巫龛,不愿意多想,还是将目光落到风尘跟风骨龙的战斗中。

风尘连续两次攻击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已经心生退意,他甘愿冒死攻击风骨龙,就是因为确认那风骨龙最弱的地方就是储存源魂的地方,所以第一次攻击只是伪攻,第二次的风劲斩才是真实的目的,但哪里想到这风骨龙竟然如此的厉害,再继续攻击这条命就要交代了。

风尘不敢迟疑,想借助自己的力量撤退,可是却激怒了风骨龙的野性,猛然间就欺身在风尘的面前,浑厚的触爬砸向风尘的脑颅,想一掌拍死这个渺小的人类。

风尘脚步一晃,堪堪闪过,虽然施展着是风源力最强的风逝步法,但还是晚了一步,脑袋虽然没有被砸到,肩膀却受了一次重击,全身异常的痛苦,猛然间跌落到地面上,肩膀血流不止,只感觉一阵的眩晕,哇哇的又吐出几口血沫,硬挺着的睁着双眼,看到那风骨龙也落到地面上,瞪着满是杀戮的目光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心知完了。

这时候巫龛不再迟疑,毕竟跟这风尘还算名义上的朋友,也不能够见死不救,跳落到风尘的面前,一把将他抱起,瞬间落到刚刚的横断山丘上。

哇,风尘的一口鲜血吐到巫龛的身上,全身异常的苦痛,眼见就要昏迷过去,但还是凝视着巫龛,虚弱的说道:“我,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说完,顿然昏迷过去。

巫龛将风尘甩向远处,因为感觉到风骨龙已经咆啸而起,待看到风尘缓缓落到一处草丛中,稍稍放下了心,随即将自己的一丈杀晃了出来。

这一次巫龛不敢有任何的拖大,直接将一丈杀里隐藏着的火焰调动出来,丈尺青锋上喷吐出来的灼灼火焰,使一丈杀看起来像是火焰枪一般,巫龛横枪在手,将身体里的先天庚金罡气再一次缠绕在一丈杀上,并且准备调动脑海里隐藏着的那块青黑色石头的力量。

这时那风骨龙瞪着双眼出现在巫龛的面前,看到一丈杀上燃烧着的烈焰,微微向后退出几许,但随即喷吐出一道强悍的风刃。

巫龛哪敢迟疑,迅速的闪身躲过,同时运足力道一枪点向那风骨龙的源魂。

源魂处是风骨龙的弱点,风骨龙抬起自己的骨爪向上一迎。

当当!

仿佛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声纵百里。

风骨龙的的确确被巫龛的一丈杀逼退,而且那风骨龙触爪里抓着的风凌鸟的源魂也已经掉落在地面上,但风骨龙的触爪被巫龛如此的一击竟然没有一点事情,让巫龛倒吸了一口凉气,那骨头怎么会如此的坚硬,丝毫不比自己的一丈杀差啊。

现在的巫龛哪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眼见风骨龙的气势越来越是强悍,巫龛不敢有任何的滞带,暴喝一声,丈杀青锋!一丈杀横里扫了出去,风骨龙就用身体硬生生的接下这一击,一丈杀的枪身沾到风骨龙的躯体上,火焰顿然开始焚烧着那风骨龙,渐渐的爬满风骨龙的全身,风骨龙吃前,咆哮起来,丝毫不理会已经燃烧起来的,能够对它有所伤害的烈焰,而是挥舞着自己的触爪狠狠的拍向巫龛。

巫龛咬了咬牙,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够错过。

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能不能够抵抗得了这风骨龙触爪的力量,不过跟这样的妖兽战斗,必须速战速决!巫龛只能够冒险一试,将先天庚金罡气运转全身,硬接那风骨龙的攻击,紧接着手里的一丈杀顿然将横扫变成穿刺。

砰,哇的一口巫龛感觉身体一阵的痛苦,仿佛整个身躯被一座高山狠狠的撞了一下,四肢百胲都有要脆裂的感觉,他能够感觉到如果最后不是那青黑色石头帮助他挡下了这一击,已经被一击拍成粉沫了。

握着一丈杀的手都有一些颤抖,但还是刺了出去。

枪尖正好刺中那风骨龙的源魂处,虽然非常的费力,但确确实实的刺入进去,巫龛用尽最后的力量一挑,顿然将那风骨龙的源魂挑了出来,风骨龙惨烈的嚎叫几声,轰然倒落下去,将地面砸出一个深深的坑。

巫龛的身子也瞬滑而下,恰恰就落到刚刚遗落掉的那风凌鸟的源魂上,费力的将其拾起,取出一块中级的封魂石将其封印进去,并且将那风骨龙的源魂收到一块高级的封魂石中,做完了一切,才扑通一下倒在地面上,一丈杀掉落在地,那燃烧在风骨龙躯体上的火焰随即又被一丈杀吸呐进去。

这时候那被破除掉源魂的风骨龙突然全身支解开来,那原本连一丈杀都刺不破的骨头有序的碎成了一堆。

巫龛虽然摔倒在地,但却尝试着爬起,可连续挣扎着数次,最后还是昏迷过去。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

因为风骨龙跟风凌鸟死亡产生的余威,至使就算是千年的妖兽都不敢靠近,那些七焰的炼器师早已经跑到苍茫山脉的山脚下休息,所以整个地界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前来。巫龛昏迷了一天一夜,总算清醒过来,但全身却异常的疲惫跟刺痛,检查了一番,心里一阵的苦笑,跟风骨龙殊死一战,竟然伤了先天庚金罡气,想修复怕是需要花费一个月的时候。

站起,缓步走到那风凌鸟的尸体旁,风凌鸟虽然少了源魂,但竟然化做一缕不散的风劲儿停留在那里,巫龛举手触摸顿然感觉到充溢的风源力,而就是因为他这般的触摸,那一缕不散的风劲竟然转化成一块风石。

巫龛虽然不清楚这风石到底有多么的珍贵,但留着总没有坏处,还是收到了自己的源力空间之中,又走到那深坑中,赫然看到一堆风骨龙的骨头。因为一丈杀都没有办法击碎这些骨头,巫龛觉得还是留下来比较好,所以也一并收融到源力空间之中。

巫龛拖着疲惫的身躯,跃到风尘昏迷的地方,见他依然在昏迷中,探查一下发现,虽然受了重伤,但却并没有性命的危险,可能还需要昏迷几天几夜的时间才能够苏醒,不过苏醒来源气也需要几个月才能够修复过来吧。

巫龛给风尘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地方,让其沉睡。

重新回到丘下,将一丈杀收了,找到一块松软的地方坐了下来,将高级封魂石拿了出来,取出里面的风骨龙的源魂,源魂没有被提纯,还是有二到三天的储存期的,况且巫龛已经将它锁入到高级的封魂石中,更没有问题。

风骨龙的源魂一经出现,隐藏在巫龛脑海深处的青黑色石头顿然兴奋起来,原本包裹着灵火的青黑色石头顿然将那源魂吸及到巫龛的眉间,顿然让巫龛处于一种提炼的状态中。青黑色石头吸食着风骨龙源魂里的杂质,各种副面的杂质如数进入到巫龛的脑海,巫龛可不敢用自己的精神力去触碰,一切交给这块青黑色石头处理,并且在青黑色石头处理中,观看着这风骨龙曾经的战斗跟各种凶残的表现。

将这只风骨龙的源魂提纯,竟然消耗了巫龛七天七夜的时间。

不过借助这七天七夜的时间内,巫龛也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一番修复跟调息,意外的感觉原本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的身体,因为有了青黑色石头在提炼风骨龙源魂的时候,分散出来的一点劲力帮助,竟然用了七天七夜就恢复如初,而且实力也稍稍的增强了不少,战王后期的水准一下子竟然突破到了战皇初期的地步,这是巫龛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将提纯的二千五百年风骨龙的源魂锁在高级封魂石中,又将风凌鸟的源魂取了出来,因为是为了锻造源器来用的,所以巫龛没有必要对它进行提纯,重新封在中级封魂石中,跳落到风尘昏迷的地界,见他还没有醒来,巫龛有一点微微的吃惊,决定还是帮助他一下,出去找了一只五百年的风狸兽,提炼了至纯的源魂出来,并且安放在风尘的脑门处。

风尘就像是久困在沙漠里的人,就像是被禁欲了七八年的嫖客般,贪婪的吸食着这只五百年风狸兽的至纯源魂,待吸食干净后,又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手指已经缓缓颤动,巫龛心知他就要苏醒,也不想跟他打照面,就放心的离去了。

巫龛走后没有多久,风尘才缓缓的苏醒,虽然吸食了一只五百年的风狸兽至纯的源魂,但被风骨龙打伤,却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恢复的道理,他可不比巫龛。

盘坐而起,调息了一遍,这才缓缓睁开双眼,额头一阵的冷汗,自己真的太冒失了!不过竟然还没有死,仔细的回想曾经发生的事情,就在自己快要昏迷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细细的想来,那,那不是在炼欲阁接任务的无名炼器师吗?

难道是他救了自己?不,这不可能吧。

风尘疲惫的站起,停身在横断山丘顶上,望向着下面的情况,风骨龙砸出来的大坑还在,风凌鸟的尸体却已经不见了,从四周的情况跟地面的状况来看,的的确确有殊死拼斗的痕迹,绝不是在做梦,而且从那个大坑的尺度跟里面凌星分布着的一些破碎的鳞片,风尘可以断定,那风骨龙被人干掉了,要不然保护它源魂的鳞片绝对不会掉落的。

真的是那个叫无名的炼器师做的事情?

联想到自己昏迷的时候的确有人曾经帮助自己,而且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有人给予了自己一个至纯的源魂,再联想到那叫无名炼器师出现的时刻,以及四周的一切迹象,让风尘不得不相信,他的猜测没有错。

看来那日无名愿意去接受七星半的任务,绝对不是疯了,是有那份实力啊。

这家伙到底是谁呢,怎么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

风尘剧烈的晃动着脑袋,嘴角流露出一阵的苦笑,这是他作为炼器师以来第一次的失手,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虽然吸食了一个至纯的源魂,却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修复,而且在这苍茫山脉中危险重重,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啊。

想着风尘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