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一式三份,秦源燕蓝翎跟洪武各一份。

这洪武并不像炼望居的张雄,他是能够跟炼器师公会的人直接接触的,同时他也是一个五焰的炼器师,所以能够做得了主。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洪武迅速的站起,说道:“事情比较紧急,我去筹划任务的事情,就不多奉陪了。”

“洪前辈请便。”燕蓝翎说道:“我们一会便去大厅,看看有没有炼器师愿意去接这样的任务。”

洪武微微点头,对一旁的惜香说道:“你去在一楼准备一间能够看到大厅情况的包厢给他们。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的打扰,明白吗?”

惜香应是,带着燕蓝翎等人离去。

洪武将那纸协议放入到自己的源力空间中,随即匆匆忙忙的赶到一楼的大厅,皱着眉头想着该如何措词这一次的任务。

中午时分,炼欲阁的大厅依然热闹非常。

三三两两的炼器师都在交接跟重新获得任务。

燕蓝翎等人就在一楼的一个包厢里观望外面的情况,只是无论是燕蓝翎还有秦源脸上都流露出一丝的苦闷,只有巫龛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这时候燕蓝翎将目光放向巫龛,感激的说道:“巫龛,刚刚多亏有你,要不然这任务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不必介意,我只是帮助我的朋友!”巫龛淡然说道。

“唉,也不知道谁会接下这样的任务啊。”秦源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都是三焰到四焰的炼器师,根本没有以上级别的炼器师走动,估计今天应该没有任何的希望了,看来只能够等着那洪武借助炼器师公会的秘密联络方法,给一些高等级的炼器师信息,或者才能够有接不与接的希望。”

“事情既然已经尽力,就没有必要那么担心,该接的总是会接的。”巫龛一笑。

这时候大厅外一阵的**。

洪武亲自带领惜香,还有一些炼欲阁的执事来到大厅,将所有的炼器师聚积到一起,洪声的说道:“今天原本是发放任务的时刻,但因为有特殊情况,所有任务暂时取消,只留下一个任务发给你们,你们看看谁愿意接下。”

说着洪武给惜香一个眼神。

惜香顿然将任务牌高高悬挂于所有人都能够观望到的地方,上面配带着七颗半星,下面镌刻着一些小字,任务:捕杀二千年风妖兽取其源魂。时限:一个月。酬金:一个亿!

哗,任务一出,顿然响起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乖乖,七星半的任务啊,捕杀二千年风妖兽取其源魂,这……这谁能够做到啊。”一个武大三粗的男人暗暗乍舌。

“三哥,你四焰的炼器师,可以去试试嘛。”一个瘦弱的三焰炼器师嘿嘿笑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那二千年的风妖兽一·根·毛都能够把我秒了,我还想保留这条小命的,这敢说没有七焰的水准谁都不敢轻易的去接,虽然那一个亿的确够吸引人,但也只能够做梦想想吧。我还是走吧。”

其他的炼器师在凝视了一阵后,都如那两个议论声最大的炼器师般缓缓散去,有的直接离开了,有的却停留下来,想看看到黄昏的时候有没有人敢接这样的任务,顿然整个炼欲阁的大厅有一点冷清,这样的冷清足足持续了一个下午。

坐在一楼包厢里的燕蓝翎跟秦源神色都有一点灰暗,虽然都清楚这是必然的结果,但总是抱以一点希望,如今黄昏将至,眼见炼欲阁就要关门的时候还没有一个值得注目的炼器师出现,都有一点心灰意冷。

“巫龛,我们走吧,去醉仙楼给你接风。”燕蓝翎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

“走吧,我会派人留在这里随时监视的。”秦源也摇了摇头。

“噢,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出去小解一下。”说着巫龛大踏步的离开了包厢,来到洗手间,见里面没人,猛然间将一直扔在源力空间里的炼器师徽章取了出来,安放到肩膀上,紧接着将炼器师的长袍穿了起来,并且把里面的草帽扣到脑袋上,做好了一切这才缓缓从隐蔽的地方绕到大厅的正门。

“朋友,我们认识不?”就在巫龛准备进入大厅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巫龛心里一动,压低了草帽随即转过头,借着草帽的空隙能够看到眼前出现的人,竟然是在乾元城遇到过的那个叫做风尘的公子。

巫龛再一次压低草帽,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不认识。”

“噢。”风尘一身褴褛,风尘仆仆,但却掩盖不住那种潇洒的味道,跟巫龛肩并肩的走入大厅,巫龛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风尘公子,本来就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刻意保持跟那风尘公子一点的距离。

风尘公子虽然感觉巫龛的体态有一点眼熟,却也并没有多在意,径直走到炼欲阁交接任务的柜台前,随手扔下一个小包裹,冲惜香调侃的笑道:“哟,惜香姐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惜香稍稍有些放·荡的一笑说道:“这不是风公子嘛,怎么任务完成了?”

“五星的任务并不困难的吧。”风尘呵呵笑道。惜香随即叫人确认那小包裹里的东西,清点了一下,随即说道:“你已经完成了五次五星任务,可以晋级成为六焰的炼器师了,等下我就替你办理手续,嗯,还有将你五次获得的酬劳一并给你,三千万。”

说着惜香将一张源力卡递给了风尘。

风尘用手指弹了弹那张卡片,“嗯,看来又可以潇洒一段时间了吧。”

说着将自己手臂上的衣袖撸了起来,惜香随即在那**出来的徽章上点了几下,随即那徽章散波出一纵妖异的光泽,渐渐的隐退,而此时风尘身穿的那件五焰炼器师长袍,竟然一下子变成了六焰。

风尘满意的冲惜香一笑,说道:“还有没有难点的任务给我接接,我这段时间也刚好没事情做,况且在这个时候赶回来,就是借着发放任务的机会。”

“这个就有一点抱歉了,今天的所有任务都已经取消了,除了那一个。”说着惜香一指高高悬挂在半空中的七星半任务。风尘凝视着那任务牌,嘴里呃的一声,“这是谁啊,竟然派出难度系数如此高的任务?”

惜香咯咯一笑的说道:“已经挂了一下午了,都没有人敢接。”

“当然没有人敢接。”风尘皱了皱眉头说道:“那可是二千年的风妖兽啊,还一个月的时限,谁能接,就算是七焰的炼器师也需要考虑考虑,还必须组队才能够接的吧。”

“是啊,但没有办法,既然咱们炼器师公会接下了这个任务,就必须派发出去,有没有人敢接那就再说了。”惜香一笑。

风尘一直凝视着那任务牌,似乎在思索什么样的事情一般。

片刻后突然说道:“这任务我来接!”

说这话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巫龛,当然巫龛是转变声音才说的。两个人几乎同时说出口,都感觉到有一点意外,风尘将目光凝视着巫龛,怎么看怎么感觉到有一点点的眼熟,虽然并不认识,但风尘的眼神却非常的古怪。

惜香哪里想到风尘会去接这么危险跟困难的任务,微微愣了愣神,就连二楼的洪武也感觉到有一点吃惊,这么难的任务他都不抱以任何的希望,来这里的炼器师会接,还准备以炼器师公会秘密的联络手法联系一些高等级的炼器师看看情况,却哪里能够想到一下子突然出现两个。

不但是惜香跟洪武,就连刚刚走出一楼包厢的燕蓝翎跟秦源都吃了一惊。

巫龛将草帽压得越来越低,甚至动用了一点先天庚金罡气使自己的容貌瞬间发生改变。

惜香倒是没有理会风尘公子,风尘敢接毕竟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三年前加入到炼器师公会以来,大大小小的任务接了足有一百个,但没有一次是失手的。

从一焰炼器师竟然能够爬到现在的六焰炼器师水准,这在炼器师公会都很少见的。

风尘愿意去接这样困难的任务,虽然惜香跟洪武都感觉到有一点点的震惊,但却也并没有太在意,毕竟炼器师公会里的这个风尘却总是做出一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来。

惜香望着巫龛说道:“这位兄弟,请先出示一下你的徽章。”

巫龛也不说话,将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那惜香随即检查了一下巫龛的徽章,恰恰这个时候洪武从楼上走下,凝视着惜香跟巫龛两人,惜香的神色有一点改变,翻了翻嘴唇说道:“无名兄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有开玩笑的意思吗?”巫龛回道。

“这个嘛……”惜香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昨天才成为炼器师的,而且是准三焰炼器师的水准,应该去接三焰炼器师的任务才对,你可知道这接的任务却是七星半的任务?”

一听巫龛才准三焰炼器师的水准,洪武顿然失望。

燕蓝翎跟秦源虽然没有凑到身前,也都是一阵的失落,这叫无名的小子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就是一个疯子,风尘嘴角也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巫龛则说道:“炼器师公会的会章里可没有任何一条说,准三焰的炼器师就不能够接下这七星或者八星九星的任务吧。”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这七星半的任务的确太过危险,而且非常的困难,我劝这位无名兄弟,还是……还是放弃吧……”

“命是我的自己的,你只需要替我办理接任务的手绪就可以了,我不想听太多的废话。”

被巫龛的一番话给顶了回去,惜香有一点气愤,但随即望向洪武。

洪武犹豫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暗想还真有不要命的人在啊。

惜香得到洪武的指示,迅速的替巫龛办理接任务的手绪,最后将一块方牌递给巫龛说道:“无名兄弟,一个月后你必须返回这里,无论任务成功与否,不过如果你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你的准三焰炼器师的资格将会被降阶二级,希望你能够考虑清楚。”

“那是我的事情。”接过方牌,巫龛迅速的奔向大厅外。

众人看到他的身影,均是一阵的迷茫。

尤其是那些围聚过来的炼器师,有的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什么怪人都能够碰到啊,一个刚刚获得准三焰炼器师的小子竟然去接七星半的任务,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嘛。

不过这些炼器师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到风尘的身上。

风尘他们都了解,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本身的实力到底是战王战皇或者战帝没有人了解,但都清楚一件事情,只要风尘接下的任务还没有完不成的,这一次风尘竟然接七星半的任务,虽然都有一些吃惊,但想想风尘曾经做过的事情,都不是不能够接受。

“风公子,这任务你要不要接?”惜香犹豫了一下,方问道。

“接,为什么不接。”风尘淡然的一笑说道:“一个准三焰的炼器师都有这样的魅力,我一个堂堂六焰的炼器师还能够输给他不成,这任务我自然是要接的。”

风尘的一番话倒是让围过来的炼器师一阵的脸红。

惜香提醒道:“可以跨级接任务,但完不成是会掉级的……”

“炼器师公会的会规,我并不比你陌生。”风尘呵呵一笑说道:“给我办手绪吧,一个月后回来。”

惜香也不在规劝,立即为风尘办了手绪,也将一块方牌递给了风尘,风尘扔到自己的源力空间里,挤开人群顿然看到秦源跟燕蓝翎,随即凑了过去,哈哈一笑:“有缘啊,秦公子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风尘有礼了。”

秦源还了一礼,淡然一笑。

风尘随即将目光落到燕蓝翎的身上,“嗯,九翎鸟商会的副会长当之无愧于这乾州十大美女之一嘛,有幸能够结识,实感荣幸。”

燕蓝翎微微点头,她听说过这风尘的名字。

风尘跟两个人打过招呼,说道:“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嗯,莫不是那七星半的任务是你们放出来的?”

燕蓝翎点了一下头。

风尘呵呵一笑的说道:“任务我接了,既然是美女的任务,我风尘自然尽心尽力,今日我先休息一个晚上,明早就赶奔苍茫大山,一个月后回来。如果任务完成不知道蓝翎美女可否邀请我风尘一聚,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就好。”

“如果你能够完成那样的任务,我燕蓝翎亲自给你接风就是。”

“好,咱们一言为定,到时候秦公子也要赏脸。”

“一定。”秦源笑道。

这时候巫龛缓缓从远处走来,故作疑惑的问道:“噢,任务竟然是风公子接下来的?”

风尘看到了巫龛,顿然有一点非常熟识的感觉,微微愣了愣神,扫视着巫龛,随即收敛了目光,潇洒的一笑说道:“不止是我,还有一个叫做无名的炼器师,对于他的胆识,我还是很佩服的。”

“这个我倒是听说了。”巫龛一笑说道。

“我觉得他是在找死。”秦源剧烈的晃了晃头。

“是啊,真不知道是那个白痴是不是真的有病。”燕蓝翎皱头紧锁。

巫龛心里一阵苦笑,狠狠的瞪了秦源跟燕蓝翎一眼。

这时候巫龛才继续说道:“既然蓝翎的任务已经有风尘公子接下来,那么今天就去好好喝一场,一来为风尘公子送行,二来既然都是朋友也该聚聚。”

巫龛非常想了解风尘或者风清那连他都不能够探查到的力量水准,所以很想深入的接触一下,风尘也没有拒绝,实际上他跟巫龛有同样的想法。

秦源跟燕蓝翎也同意这样的提议。

四个人出了炼欲阁,恰恰巫龛看到了一个熟人,竟然就是昨天夜里遇到的欧阳雪。只见欧阳雪努着小嘴静静的伫立在门口,一脸的幽怨,嘴里在自言自语,“傻子,疯子,白痴,竟然去接七星半的任务,无名,你这个大白痴。”

说着气呼呼的一跺脚,迅速的消失在巫龛等人的面前。

巫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将目光转向别处。

四个人来到醉仙楼,找了一个包厢,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场,虽然席间淡笑风声,但总有一些隔阂跟障碍,这种隔阂跟障碍是来自于巫龛跟风尘的。

虽然有这种复杂的因素在里面,但却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这酒一直喝到凌晨二点左右,风尘才缓缓的告退。

巫龛等人将他送出,凝视着风尘的背影,燕蓝翎暗叹的说道:“风尘愿意去接这样的任务,应该有三成的把握吧,不过也不能够寄望太多。”

“他有三成,那叫无名的小子连半成都没有。”秦源摇了摇头说道:“那风尘我也曾经调查过,在炼器师公会大大小小的任务从来都没有失手的,希望能够继续这样的神话吧。”

“秦源,你这话我就不爱听,那无名虽然才三焰炼器师的水准,噢,是准三焰的,但也未必不能够弄点奇迹出来吧。”巫龛辩解的说道。

“我相信会有奇迹,但绝对不会砸到那叫无名的小子身上!”秦源反驳道。

巫龛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几个人重新折回到醉仙楼中,分别要了房间,借着酒意名自睡去。

……

巫龛休息了二个小时就苏醒过来,他既然接了任务,就必须去做,收拾了一下,缓缓的来到醉仙楼的一楼,将醉仙楼的老板找来,吩咐道:“我会离开秦战城一段时间,有要紧的事情需要处理,就不跟你家公子打招呼了,你找我转告一声。”

“巫少爷放心。”醉仙楼老板满脸堆笑。

“好,你忙吧,我先离开。”说着巫龛迈着阔步走出了醉仙楼,借着月色迅速的赶出了秦战城,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换上了炼器师的装备,这才满意的向苍茫大山的方向奔去。

来到苍茫大山的地界,巫龛并没有急着深入进去,而是回到了巫家村,看一看那里的村民修炼的情况。

因为上一次巫龛带回来的至纯源魂,使这些巫家村的村民都非常的受用,虽然依然只有战将后期的水准,但只要源力觉醒,便能够得到飞跃,巫龛很满意,心里又想到了乾元城的盼瑶,现在巫家村的村民就需要精神力方面的成长,虽然吸食了巫源这些村民的精神力也都有了提高,但还不到进入到启源洞的时候。

巫龛在巫家村住了三天,但离开了。

一个人独自深入到苍茫山脉的南麓,越来越往里深入,虽然说千年以上的妖兽很难被搜索到,但毕竟巫龛一直修炼着精神力,精神力铺压出去,便能够搜索到方圆数十里内有没有强悍的妖兽存在。在这样的搜索中巫龛也没有闲着,二千年的风妖兽虽然没有找到,但却找到一千年源魂的妖兽,因为有了燕蓝翎赠送的中级封魂石跟高级封魂石,他是可以封印千年妖兽的至纯源兽的。半个月的时间巫龛封印了二只一千年的水蜈兽跟一只九百年的虎啸兽的至纯源魂。

这一日巫龛已经走到了苍茫山脉南麓的深处。

因为在山间的日子胡须已经满脸,独自坐在一处溪水间饮用,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这半个月的时间内,他的的确确感觉到有一个二千年妖兽的痕迹出现,并且确认就是风妖兽,但却不能够确定究竟是哪一种风妖兽。

既然有了线索,就有了希望。

巫龛也并不着急,他早已经将那只风妖兽的踪迹,锁定在精神力之中,只要那风妖兽出现在百里的范围内,巫龛就能够迅速的感觉得到。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传出,紧接着一纵嘶吼回荡在山峦之中。

巫龛顿然站起,“咦,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