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看着干什么?把这些该死的强盗都给我杀了,一个也不要放过啊,竟然想要抢我的孙女。”黎家老人挥舞这没有几丝肉,两只鸡爪子一样的手掌,对着黎家村的人呼喝着。

被强盗欺压剥削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从来都没有想过反抗的黎家村民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老村长的呼喝声中,黎家村的人这才拿着武器冲向了这些强盗。

“怎么会这样啊?”狠狠的抓着自己没有几根的胡须,黎家老人满脸的痛苦,虽然把自己的孙女送进强盗窝这件事情黎家老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是黎家老人最不愿见到的,三百多个强盗翻不起什么大浪,但是把这三百多强盗都杀了,却是要留下灭族的祸根。

独狼峰的强盗首领要是知道自己的三百多个手下全被在黎家村被杀,又岂能善罢甘休?祸从天降啊!

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将近上千人围攻三百多个已经被吓破胆的强盗,结果毫无悬念,没有用上一个时辰三百多强盗除了那个强盗的三首领以外,其余的强盗都被巫家村和黎家村的人斩杀当场。

满脸惊恐强盗三首领眼看着自己的三百手下被屠杀一光,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村民竟然如此大胆,难道这些向来对强盗都很温顺的村民就不拍给自己的村落招来民族之祸么?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大首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定会带着人将你们整个村落杀的鸡犬不留。”知道今天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三首领疯了一般的破口大骂着。

手中提着两米多长的大刀,三百多个强盗有三分之一是死在了巫龛的这柄大刀上。

“啪!”

巫龛一巴掌扇在了还在叫嚣的三首领脸上,将三首领的满口牙齿从牙槽中打了出来。叫嚣声立刻变成了痛苦的呻吟声。

抓着强盗的三首领骑上了那匹黑风马上,巫龛回头对老村长和父亲巫莽说道:“村长爷爷,父亲,你们在黎家村等我,我用不上一天就会回来。”

说完,也不等老村长和巫莽答应,巫龛将三首领横放在马背上,老村长和父亲巫莽的呼喝声中骑着黑风马冲出了黎家村向远处驶去。

看着巫龛消失在视线里,老村长气急败坏的怒骂道:“这个小崽子想要干什么?难道他想要一个人对独狼峰么?那里可是有一个七级源力战士啊。”

巫莽的脸色也是异常难看,虽然巫龛这个儿子从小就有点痴傻,但是巫莽却是最痛爱巫龛,见巫龛一个人带着强盗的三首领离去,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儿子想要做什么?又怎么会不心急如焚?

事情发展到这样,巫莽也很懊恼,但是却别无选择,无论是对黎家村的人来说,还是巫家村的人来说,独狼峰的强盗这次做的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底线,为了保一时平安的话,每年送给这些强盗一些金银货物,苍茫大山的村民们还能忍受。

但这些强盗要是杀人,抢人,特别还是抢女人的话,苍茫大山的汉子们可就无法接受了,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地底线,生活在苍茫大山里的汉子们,没有一个是没有血性的,也从来都不缺少血性,抢他们的女人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是要用血来洗刷。

“老家伙,你怎么说?”老村长的脸色异常难看,这场意外之祸要是不处理妥当,黎家村和巫家村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甚至是灭族。

“怎么说?还能怎么说。”黎家老人气急败坏的怒吼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还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和独狼峰的人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结合两个村子的所有力量,和独狼峰的强盗们拼了。”

脸上露出了决然和狰狞的神色,老村长对巫莽说道:“马上回巫家村,将所有能战斗的人都结合起来,我们杀向独狼峰,两个村子一千五百多个苍茫大山的汉子,对付不到两千人的强盗,谁灭谁可不好说呢。”

离黎家村大约一百多里处,苍茫山脉中有一座独立的山峰,就是独狼帮占据的独狼峰,而独狼帮的山寨就建在独狼峰的半山腰上。

进入独狼峰的道路只有一条弯曲的小路,两遍都是长满了青草的陡立山坡,几只野兔正在青草中互相追逐,嬉戏玩耍,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

两米长的大刀架在三首领的脖颈上,巫龛满脸微笑的压着三首领慢慢的走上了独狼峰。

“你难道想要一个人杀向我们独狼帮么?”钢刀上丝丝寒通过毛孔传进三首领的脑袋里,三首领可是十分的清楚现在这把钢刀的主人是何等的狠辣,所以三首领不敢有丝毫让巫龛误会的举动,老老实实的带着巫龛向山寨走去。

“一个人杀向你们独狼帮有什么不可以么?而且我现在正这么做呢。”脸上带着不置可否的表情,巫龛轻松的就像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三首领恨恨的说道:“我承认你们很强,但是我要提醒你我们的大首领是一个七级源力战士,那不是普通人能够对抗的。”

“七级源力战士,最低等级的源修士,很强么?”手中的钢刀微微一用力,巫龛冷冷的道:“你话太多了,我能不能活着从独狼峰下来,这不是你现在能关心的事情。”

“下面是什么人,来我们独狼峰做什么……呃!”就像是一只嘎嘎怪叫的鸭子被突然捏住了脖子,守山寨的强盗气急败坏的怒吼道:“呀嘿,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挟持我们的三首领到我们独狼峰,你不想活了,快快放了我们的三首领。”

被巫龛压着来到了山寨前,三首领对着刚刚威胁巫龛的强盗喊道:“小六子,快去禀报大寨主,和我一起去黎家村的三百多兄弟全被黎家村的人给杀了。”

“什么?”站在山寨门前瞭望楼里的小六子险些一个跟头从瞭望楼里摔了下来。

三百多个兄弟都被杀了?独狼峰这次空拍要掀起一阵血腥杀戮了。

连忙吩咐一个手下去山寨里禀报,小六子同时叫人将山寨的大门打开,放巫龛和三首领走进了山寨。

在巫龛走进山寨的那一刻,小六子命人将山寨的大门锁了起来,唯恐巫龛会突然跑掉的架势。

带着几十个人将巫龛团团围住,小六子恶狠狠的对巫龛威胁道:“小子,快些将我们的三首领放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完全无视小六子的威胁,巫龛四下看了一眼,发现山寨的大门两边摆满了直径足有一米的原木和一些巨大石块,还有一些像是煤油一类的易燃品,应该是守护山寨使用的东西。

而山寨的立面和一般的村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房屋都是用土木垒砌,上面铺着厚厚的茅草。

“大首领来了。”强盗的喽啰们让出一条小路,走出一个四十多岁,身材消瘦脸色有些发青的汉子。而跟着这个汉子走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身材有些臃肿,面庞白净的中年胖子,不过和青脸大汉的阴沉脸色不同,这和白净中年人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看到巫龛后,青脸大首领仔细的打量了一阵巫龛,随后暗中松了一口气,大首领原本以为能够屠杀自己三百多手下,并且敢一人闯上独狼峰的人,一定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源修士。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首领心里很清楚,凭自己这个修为地下的源力战士加上一千多手下,也不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源修士对手。

而自己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尽力的讨好对方,希望对方能够放过独狼峰。

可是大首领在仔细观察了巫龛一阵以后,愕然发现巫龛只是一个普通人,这让大首领立刻是怒火中烧,独狼峰什么时候已经弱到一个普通人也能随意闯入了?还被对方劫持了三首领。

大首领很怀疑巫龛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然的话一个普通人怎么敢独自一人闯进独狼峰,找死也没有这么个找法。

在大首领打量巫龛的同时,巫龛也在暗中观察着这个独狼峰的大首领,第一次队长源修士巫龛又什么能不小心翼翼?

可是一番探查过后,让巫龛很失望,这个独狼峰的大首领和其身边的那个白净中年人的身上和黎小柔一样都流动着一股奇异的能量,也就是这个世界所说的源力,只不过是大首领和白净中年人身上的源力要比黎小柔身上的源力强一些罢了,而且在属性上有些不同。

不过对巫龛来说,这个大首领和白净中年人身上的源力波动也就是比黎小柔强上几十倍而已,这点源力波动对巫龛构不成任何威胁。

而大首领这里,既然发现敌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什么实力强大的源修士,大首领觉得也就没有必要和对方客气了,虽然三首领还在对方的手中,不过对方要是认为有了三首领就可以威胁自己,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三首领么,死了一个自己完全可以再提拔一个上来当三首领,想要用别人的生命威胁自己那就是一个笑话。

“庞大首领,没有想到张某人今天来你们独狼峰做客,竟然看到了这么一出好戏,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说你们独狼峰竟然被一个普通人劫持了三首领,而且还逼上了独狼峰,你们独狼峰在苍茫大山的同道中可就名气大了,哈哈!”白净中年很好奇的看了巫龛好一阵子,随后幸灾乐祸并且带着一丝嘲笑的对大首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