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借助断龙石闭合的一刹那,一丈杀溢出,猛然间将断龙石轰得粉碎,让少女甚至是惊讶。这少女非常清楚这断龙石是特殊材质锻造成的,战皇中期以下的水准别想轰断,可是刚刚巫龛一枪就将这断龙石击碎,让少女根本不敢相信,一阵愣神,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因为古墓四周都有燃烧着的松油火,所以洞内的一切情况都能够看得清楚。

少女缓过神来,嗔怪的瞪了巫龛一眼说道:“你干什么呀,这里真的是炼器师公会,你好端端的将炼器师公会的洞口毁了,不怕受到制裁啊你。”

“你不跟你耍阴谋诡计,我也懒得做这样的事情。”巫龛呼喝的说道。

“嘘!”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那少女将纤细的手指放到嘴唇上,嗔怪的气道:“别那么大声,惹动了强悍的炼器师,我可保不住你的,跟我来。”

说着那少女竟然蹑手蹑脚的向前走去。

巫龛一阵的费解,这少女真够奇怪的啊。

“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私闯炼器师公会,不想活了嘛。”这时一个粗野的声音响起,顿然在古墓长长的走廊中,闪现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人。这中年人满脸的胡须,体格健硕,巫龛一眼便看到这中年人长袍上锈着五个火焰,分明就是五焰炼器师的水准,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

这中年人一经出现,顿然将目光落到少女的身,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雪儿,是你?”

那被称为雪儿的少女低下头喊了一声:“叔叔。”

中年人随即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谁都能够感觉到巫龛那战王后期的水准,这中年人也并不在意。在巫龛的探查下,也感觉到这中年人竟然拥有战皇后期的水准。

这时候那中年人才看到粉碎的断龙石,心里微微惊讶,“雪儿,这断龙石粉碎是怎么回事儿?”

巫龛刚想说话。

却没有想到雪儿却抢先他一步,说道:“叔叔,雪儿在进公会的时候,无意中触动了断龙石爆破的机关,所以……”说着雪儿低下了头,并且给巫龛使了一个眼神。巫龛感觉到这叫雪儿的少女的确非常的奇怪,并不想带自己来炼器师公会的她,在进来的时候,竟然愿意替自己背上这一黑锅。

可是巫龛又岂有让别人背黑锅的想法,向前踏出一步。

不过那中年人却说道:“原来是这样,雪儿,你日后需要千万小心,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毁掉断龙石了吧?噢,对了,我让你去炼望居找张雄交代一下任务,你怎么这么快就折回来了?”

雪儿吐了吐舌头,随即望了一眼巫龛说道:“叔叔,他想要得到炼器师公会的认证,所以我便带他来了。”

“胡闹!”那中年人顿然一怒说道:“雪儿,叔叔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轻易的带人来炼器师公会,你可清楚我们炼器师公会除了熟人引荐,跟公会秘密留意的拥有火种拥有能够塑造源器资质的人外,一般不轻易带人进这里古墓中的。”

“可是……”雪儿解释道:“他有三昧真火呀,他也有资质能够锻造源器呀。”

“三昧真火?”中年人随即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沉吟了片刻,目光却忽然看到毁掉断龙石的按钮并没有被按下去,心里微微触动,没有被按下毁掉断龙石的按钮,而断龙石的的确确是爆破了,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某种强悍的力量击碎的,雪儿是他的侄女,拥有多强的道行他深知,可眼前这个隐藏在草帽下的少年却让这中年人流露出一沫惊心。

眼下并没有其他人,又看到雪儿那般的神色,这断龙石定然就是眼前这男人所击碎的,可是刚刚的探查,他仅仅是战王后期的水准,根本没有力量轰碎那断龙石,要知道那断龙石可是战皇中期才能够粉碎的。

此时中年人又想到雪儿说的事情,说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拥有三昧真火,莫不是因为三昧真火的加持,而使他拥有能够毁掉这断龙石的力量。

一般的猜想后,中年人这才说道:“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巫龛之所以一直带着草帽就是不想多暴露自己的身份,随即回答道:“我叫无名。”

无名,好怪异的一个名字啊。

中年人摇了摇头,看样子这少年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过他想成为炼器师,又敢来到这里,莫不是受到什么人的指派来找茬的?

想想不太可能,这里虽然仅仅是炼器师公会的一个分会,但却也不是哪股势力都敢招惹的,而且这男人流露出来的力量真的很特别,如果真是以战王后期的水准加上三昧真火就能够毁掉断龙石的话,那么一定是那三昧真火已经达到至纯的地步方才能够可能的吧?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能够成为炼器师公会的会员,也未必是一件坏事,那就先让他认证一下好了。

想着,中年人说道:“老夫复姓欧阳,单名一个薄字。你既然被雪儿带到这里,又想成为炼器师公会的会员,那么就由老夫带你去初焰洞试探一番,倘若你真的拥有三昧真火的话,我有这个权力给予你三焰炼器师的资格认证。”

巫龛微微点头。

欧阳薄冲雪儿说道:“雪儿,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带他去验证一下就可以了,记住不要在古墓十八洞里乱跑,小心惹火了分会的会长,叔叔都保不住你。”

“知道啦,总是这样的说词,会长对我很好的,乱闯他也不会怪我的呀。”欧阳雪说着,冲巫龛吐了吐舌头,便欢快的远处走去。

巫龛凝视着她的背影,微微摇头,意外遇到这个小姑娘,竟然就能够找到这炼器师公会的准确地址,虽然有一些巧合在里面,但如果巫龛不是在炼望居闹了一闹,估计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吧,微微耸了耸肩膀。

“无名兄弟,请跟我来!”这欧阳薄说得还算客气,不过巫龛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无名兄弟?”欧阳薄又呼唤了一声。巫龛这才知道是在叫自己,压了压自己的草帽便紧紧的跟随在那欧阳薄的身后。

这虽然是地下的古墓,但里面却非常的宽阔,路是九曲十八绕,如果不是巫龛精神力特别的强悍,也很难记清所有的道路,而且在这一路行进的过程中,巫龛的的确确感觉到有二股很强大的力量存在于这里,其水准绝对不会低于战尊初期的地步。

欧阳薄带着巫龛来到一个地下洞口前,他轻轻用手指一指,一道火焰顿然流入到洞口前的一个石缝中,随即轰隆隆的响声响起,一块翻然大石缓缓向上抬起,紧接着洞内流溢着一纵纵赤红的颜色,欧阳薄信步走进那洞中,巫龛随后而入。

这洞非常的小,仅仅能够容得下七八个人的模样,洞中的四壁都像是被烧红的烙铁一般,里面的温度非常的高,不过这里的一切对于巫龛来说并没有丝毫的感觉,倒是让欧阳薄有一点刮目相看的味道,毕竟如果没有三昧真火就擅自闯入此洞,很可能会因为这里的焰温而伤到元气的,看到巫龛泰然自若的模样,基本上已经确定巫龛便拥有那三昧真火的事实。

欧阳薄走到一块蓝色的石头前,对巫龛说道:“这是一块测焰源石,听雪儿说你拥有三昧真火,那么只要将那三昧真火融入到这测断焰源石中,便能够使这蓝色源石从底部开始变成赤红,当然你的三昧真火越纯,能够改变蓝色源石的颜色就越多,如果你使用的是至纯的三昧真火火种,便能够使这块蓝色的源石完全的转变成赤红的颜色,现在就开始吧。”

巫龛倒是瞄认真的听着欧阳薄的解释,不过他也仅仅是想暂时先获得炼器师公会的认证就可以了,也不想使用灵火,毕竟这蓝色源石是根本就不可能承受那灵火的摧残的,把人家的初焰洞弄毁了,就不好了。

索性刚刚采摘了欧阳雪一点三昧真火,巫龛随即将那三昧真火释放出来,顺水推舟就好,将三昧真火融入到那蓝色源石之中,蓝色源石顿然从底部开始转变颜色,渐渐的爬升到半格的地步,就再也没有继续下去。

欧阳薄也有一点微微的迷惑,断龙石被毁掉了,按照巫龛那战王后期的水准推断,铁定三昧真火需要达到很纯的地步才能够做到的吧,可现在的结果却并非如此,巫龛施展出来的三昧真火,无疑跟他侄女欧阳雪的差不多,虽然比欧阳雪的要稍稍纯净一点,但相差无多。

巫龛收了三昧真火,见欧阳薄愣愣的模样,说道:“我能不能够成为炼器师公会的会员?”

“嗯,可以。”欧阳薄收起了发呆的神情,淡然的一笑说道:“你既然确确实实拥有三昧真火的火种,又能够将测焰源石改变颜色,已经初步具备了炼器师的资格认证,一会我会给你办理一些炼器师公会会员的手续。当然你现在虽然初步拥有这样的资格,却还不能够成为三焰的炼器师,只能够成为准三焰的炼器师,还需要接受一次三焰炼器师的任务才能够正式授予那样的称谓。”

虽然很麻烦,但巫龛毕竟已经找到了炼器师公会的准确地址,并且也初步获得了资格,也就无所谓了,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对炼器师还是很了解,欧阳先生能否给我一些资料跟手册的东西看看,也好了解一下。”

“这个你不必担心。”欧阳薄说道:“获得初步认证的炼器师,我们也会分发一些基本资料跟手册,当然你想成为更强的炼器师,除了要了解那些基本的锻造手法跟一些必须知道的源石材料外,还必须掌握更高深的锻造技能才可以,那个等你获得了三焰炼器师后,我再交给你一些初级的锻造技能吧。”

敢情自己现在获得的竟然是入门级的东西,连初级谈不上,巫龛的心里一阵苦笑,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日后再继续获得也容易得多,想想也就释然了。

“无名兄弟,你现在在这里等候,我去给你办手续。”说着欧阳薄大步的离开了。

巫龛目送过欧阳薄离开,便看到欧阳雪出现在初焰洞的洞口,调皮的冲他一笑,随即说道:“羞不羞呀,用我的三昧真火来认证炼器师的资格,哼。”

巫龛也不想跟这个少女口舌相争,懒洋洋的站在那里,有一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喂,你今天欠我一个人情噢,日后需要还的!”欧阳雪神秘的一笑。

“我什么时候欠你人情了?”巫龛一愣。

“没欠嘛。”欧阳雪哼道:“你毁了断龙石,这要是被叔叔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你的,况且你用我的火种认证了三焰炼器师的身份,还说不欠我人情的吗?”

“这个是你自愿的,我又没有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

“你……”欧阳雪气得一跺脚,随即小嘴一努的说道:“反正你就是欠了,而且是二个人情,日后要还的。”

就在这个时候欧阳薄重新回来,手里拿着一枚三焰炼器师的徽章跟一件三焰炼器师的长袍,将那徽章递向巫龛说道:“这徽章你只要将三昧真火一丁点融入进去,便能够确认你的身份,日后无论到哪个炼器师公会都会被识别的,他跟你的火种相联系,是不二的认证。这三焰的炼器师长袍你也需要穿上,这代表了炼器师的尊严跟身份,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礼遇的。”

巫龛接过徽章,投入了一点三昧真火,随即那徽章会落到巫龛的肩膀处,死死的镶嵌在那里,又顺手接过长袍,微微冲欧阳薄点了点头后问道:“我如果想接任务去哪里?”

欧阳薄回答道:“秦战城中,有一座名为炼欲阁的地方,那里是炼器师公会会员经常聚集的地方,会定期发布一些任务,从低到高各个级别都有,明天应该就是发放任务的时候,你去那里就可以了。三焰的任务不算太难,你应该可以应付得了的。”

“那么我做完任务还是去那炼欲阁交接?”

“没错。”

“日后我如果想找炼器师公会怎么做?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方法吗?”

“你只要手指按到我刚刚给你的徽章,不出一炷香的工夫自然会有炼器师公会的人找到你,带你去公会的。”

听罢欧阳薄的解释,巫龛微微的点头,这一晚上总算没有白费,而且也有了一点倦意,随即拱了拱手说道:“那么无名就此告辞,他日再来相会。”

“好说,我让雪儿送你离开吧。”欧阳薄说道。

“不必了,我自己能够出去。”说着巫龛大踏步的离开了初焰洞,按照自己的记忆,不消一会儿的工夫便来到了古墓的洞口,让跟随在他身后的欧阳薄跟欧阳雪一阵的惊讶。这古墓里的道路非常难走,九曲十八绕,就算是经常在这里走动的炼器师识记起来也非常不容易,可哪里能够想到,这第一次进入古墓中的巫龛竟然能够如此轻松的走出,此时欧阳薄心里不仅对巫龛产生一些兴趣。

这时候欧阳雪,突然说道:“喂,无名!我以后到哪里去找你呀?”

“有缘自能够相见!”说罢巫龛已经消失在这叔侄的面前,这时候欧阳薄才望向自己的侄女说道:“雪儿,你是从哪里遇到这位古怪的少年的?”

“秦战城外!”

“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欧阳薄继续追问道。欧阳雪努了努嘴,简单的将遇到巫龛的情况说了一遍,听罢后,欧阳薄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激动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是采摘了你的三昧真火?”

欧阳雪低下了头。

欧阳薄倒没有责备自己侄女的意思,只是心里暗想,这少年是真想加入到炼器师公会,否则也不会跟自己的侄女做那样的赌约,可是他来认证竟然用的却是雪儿的三昧真火,那么他身体里一定还隐藏着另外的火种,只是为什么不使用那种火种呢?想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雪儿的三昧真火比他自身的要强,另一种却是比雪儿的要强。

从能够击碎断龙石的情况看,绝对是后一种,只是他不想表露罢了,这少年值得注意啊。

……

巫龛离开了古墓,东方已经现鱼肚之白。

在确认并没有任何人跟随的情况下,这才摘了草帽,拿着那入门级的资料跟手册翻了翻,总算了解到,那徽章一旦被镶嵌在肩膀上,便不会再被取下,这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巫龛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试探了一下,用身体里的先天庚金罡气冲撞着镶嵌在肩膀处的徽章,意外很轻松的就被取了下来,嘴角抱以冷笑。

他哪里清楚,不是他能够如此轻松的取下徽章,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用自己的本源火种认证的炼器师,将那徽章收在源力空间中,又将三焰的炼器师长袍收了,这才寻找一个僻静的小路,悄无声息的绕到秦战城中,并且来到醉仙楼的面前。

折腾了一晚上,巫龛的确有一点累了,来到秦战城就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阔步走向醉仙楼,却被两个侍女拦下,那两个侍女中的一个满脸堆笑的说道:“这位先生,非常抱歉,衣衫褴褛者是不能够进入到这里的。”

看着这个侍女满脸堆笑的模样,巫龛也懒得发火,想取出秦源赠送给他的贵宾卡,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一张三十万的本票递向那侍女说道:“这样能不能进?”

那侍女并没有收下本票,依然满脸堆笑的说道:“抱歉,这是醉仙楼的规矩,不是有钱就能够进入到这里的。”

巫龛把眼一瞪,暗想这秦源算是定得哪门子的规矩,刚想发火,这时候醉仙楼的老板,难得起了一个大早,正想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顿然看到巫龛跟一个侍女起了争执,仔细一看,我的乖乖,竟然是巫龛巫少爷啊。

上一次黑燕拍卖会的时候,秦源少爷就是带着巫龛还有几位公子来到醉仙楼包场宴请他们,而且这醉仙楼的老板非常识人,也非常圆滑,曾经看到秦源少爷对这巫龛跟那几位公子非常的客气,快步来到门外,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侍女,随即一脸眯笑的说道:“哎呀,这不是巫少爷嘛,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你认识我?”巫龛问道。

“小的哪里敢不记得巫少爷啊。”醉仙楼的老板哈哈笑道:“快请进,快请进。”

“不是说衣衫褴褛者不能入内吗?”

“这是哪里的话,这醉仙楼巫少爷想来就想,想去就去的,手下的人不懂事,还请见谅啊。”说罢这醉仙楼的老板又狠狠的瞪了两眼那个侍女,喝道:“你们眼睛都长哪里去了,连巫少爷都敢拦,长几个脑袋啊。”

“算了,你也不用难为她们了。”巫龛将三十万的本票甩给醉仙楼的老板说道。

“巫少爷你这是折煞小人了。”醉仙楼老板并不敢接那三十万的本票说道:“巫少爷来我们醉仙楼,那是我们醉仙楼的荣幸,哪里还敢收钱的啊,只怕招待不同。”

“你不必客气,就当作是小费吧。”巫龛也不愿意多浪费时间,说道:“帮我准备一间客房,并且给我弄点吃的来就好。”说着巫龛便大摇大摆的向里跨进。

醉仙楼老板满脸堆笑,但转向那侍女的时候,随即一阵恼怒,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替巫少爷准备一间豪华套房,并且吩咐掌勺的大厨,专门为巫少爷做饭,稍有一点迟疑,小心你的小命。”

那侍女哪里还有迟疑,慌乱的退去。

醉仙楼的老板将三十万的本票收入怀里,松了口气,迈着小阔步很潇洒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