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着用启源天域锻造出来的火网,秦林心里一阵感叹,巫龛已经死了,那火网或者再有一段时间才能够熄灭吧,只是秦林并不愿意现在离开。

他清楚项天泽虽然动用了启源天域的力量,秒杀了巫龛,但还是会找秦源的麻烦的。秦林非常清楚,动用那种力量,在结束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力量降阶,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但秦林却不能够放过,他必须借助这项天泽身体里的火源力降低水准的几分钟时间内,将项天泽干掉,否则就是他自己的死亡。

虽然说即使项天泽水准降下,但秦林也没有把握。

静静的凝视着火网,秦林知道拥有那火网保护的项天泽,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出手的。可就在这个时候,秦林的眼眸顿然直了起来,因为他发现那原本还要燃烧一段时间的火网,竟然在一瞬间内就熄灭掉了,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巫龛竟然还活着,而且巫龛的枪尖竟然已经刺进项天泽的胸膛。

再看项天泽两眼圆瞪,七窍流血,已经死了。

巫龛抽出了自己的一丈杀,阵阵的疲惫汹涌而来,摇摇晃晃的向秦林走来。

“你,你还活着……”秦林错愕的说道。

“呵呵,我的确还活着,只是……只是力竭了,带我回去休息……项天泽已死!”说罢巫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秦林赶紧将巫龛抱起,探了探他的鼻吸,也的确感觉到巫龛只是因为力竭而昏倒在的,稍稍放下了心。

扑通一声,远处的项天泽摔落在地。

秦林现在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项天泽施展出那启源天域的力量怎么到头来却被巫龛干掉了,他现在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巫龛还活着,他必须迅速的带巫龛离开,秦林猛然间施展着力量,迅速的消失而去。

竹林中,只留下项天泽的一具尸体趟在银白色的光晕当中。只是就在凌晨时分,项天泽的尸体却突然动了动,紧接着项天泽竟然从血泊中爬起,但又一屁股跌落到地面上,他费力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凝视着已经爆破掉的烈战棍,郁闷得吐出一口血沫,哪里会想到竟然会栽在一个小子的手里,阴沟翻船啊。

此时项天泽静静的回想着跟巫龛的战斗。

他施展出来的启源天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将巫龛秒杀掉的,可是就在启源天域锻造出来的源火就要将巫龛瞬间融化的时候,那巫龛的源器竟然吸食掉了这源火,虽然外面依然被火网包裹,让人看不清楚,但那些火都是虚火,根本没有任何的力量。

当时项天泽一阵的震惊,源火被人家吸食,那就等同于源力空间被插了一剑啊!惊愕的项天泽,哪里还敢思绪,咬着牙一掌拍到自己的脑门上,让自己的源火不再溢出,可是这个时候顿然感觉到一纵白光袭来,项天泽双眼圆瞪,那枪上竟然散波出赤白的火焰,如果被这一枪刺中,哪里还有命在啊。

就在这紧要关结,项天泽不得不依靠源力空间里还尚存的一点火源力,施展战帝后期才能够施展的源力分身!可还是晚了一步,巫龛的枪透进他的身躯,源力分身也受到了重创,但正是因为源力分身没有爆破,才让项天泽留下一条小命。

那枪上喷吐出来的赤白火焰,究竟是什么火焰啊?

项天泽一阵的苦闷,这样的念头随即被另一种愤怒取代,巫龛的一枪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但他的源力分身已经受到重创,恐怕需要一年才能够修复,只是这修复过后他的水准将直接掉落到战王初期的水准啊,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提升了。

项天泽哇哇的咳出两口血沫。

这样的事情远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可是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去报仇雪恨,毕竟如果不找一个偏僻清静的地方修复源力分身,恐怕就会真真切切的死亡。

“小子你给我记住了,我项天泽就算再没有力量跟你对战,也要借助其他的力量让你碎尸万段!”咬了咬牙,项天泽拖着疲惫的步伐一步步的向远处走去。

……

乾元城中,乾元端坐在自己的书房内,焦急的等候着秦家的人来到,按照乾诚派人送回来的消息称,这日清晨秦家少主清晨就会跟随乾诚他们来到。

乾元特意吩咐乾元门弟子夹道相迎,声势做得非常的浩大。

毕竟秦源愿意来到乾元门住上一段时间,那是他乾元莫大的荣幸,同时也可以给其他门派一点压力,明明白白的告诉其他门派,乾元门有秦家拥有非常良好的关系。

一大清早乾元精神抖擞,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去了一趟暗月城那是收获颇多啊,不但拿下了大罗门的三处矿源,而且确确实实的感觉到秦家的友善,脑海里不仅盘算着一些事情,也想到了巫龛,自从巫龛来到他乾元城,这好事不段啊。

有一些在房间里呆不住,乾元独自走出书房,来到乾家大门口,并且又严肃的交待各弟子一定要把这次迎接秦家的光荣任务做好。就在乾元满心欢喜的在门中闲转的时候,远处匆匆飘落十道身影,乾元一眼就认出这十个人便是秦源的十秦卫,刚想去迎接,却感觉到气氛有一点怪异。

仔细凝视才发现十秦卫中的四人竟然都抱着一个人,赫然正是秦源以及乾诚他们,乾元的心头咯噔一下子。见十秦卫的脸色苍白,神情庄重,乾元不敢迟疑,蹬蹬蹬的跑上前去,说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秦卫为首的一人说道:“少主受伤,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界休养。”

“啊,少主被人打伤?”乾元一震,谁那么大的胆子连秦家的人都敢惹啊,一阵的疑惑,但心里随即想到了一些事情,连秦家的少主都敢招惹的人物绝对非比寻常,那样的人又岂是乾元门能够惹得起的?可是十秦卫带着秦源来到这里,他如果拒绝收留,那他乾元门也难逃被灭的风险啊,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说道:“你们带少主跟我来。”

说着乾元在前面带路,十秦卫带着昏迷中的秦源等人紧紧跟随。

乾元将十秦卫带到一处非常隐密的地方,十秦卫这才将秦源,乾诚以及苟同乾芯分别放到**。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乾元再一次问道:“少主跟我儿他们到底怎么样?”

“乾门主你不必担心,少主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至于令家公子跟徒弟却只是暂时的昏迷。”为首的十秦卫说道:“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皆因那玉衡宗的项天泽。”

闻听项天泽的名字,乾元的一张老脸顿然苍白如纸。

玉衡宗别说他乾元门,就连秦家甚至青莲宗,哪怕是金罡宗都未必敢招惹,而那个声名狼藉的项天泽更是难缠的人物,心狠手辣不说,更是深得玉衡宗宗主的喜爱,否则早就被剔除宗派了,听十秦卫的一句话,乾元就深知,一定是项天泽率先发难的。

这时候乾元才察觉到巫龛跟秦林没有回来,心中一堵,问道:“秦前辈跟巫龛……”

那为首的十秦卫摆了摆手,长叹一声说道:“恐怕他们回不来了!”

“什么!”乾元浑身一阵,“这是什么意思?”

那为首的十秦卫简单将事情的经过陈述了一遍,乾元越听越是心寒,巫龛竟然被逼迫项天泽施展出启源天域的力量,这,这哪里还能够活命,秦林竟然冒死阻挡项天泽。此时的乾元顿然从刚刚喜悦的状态中跌落到低谷,犹豫了片刻,说道:“我,我去交代一些事情。”

说着乾元有些双脚发软的向门外走去。

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事情,虽然心里的的确确认为巫龛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逃过项天泽的击杀,可是也陷入到了两难的状态中,无论是项天泽还是秦家他都得罪不起啊,最后咬了咬牙,才将黑旗统领林洪峰叫来。

林洪峰见门主如此阴沉的模样,心里有些纳闷,毕竟按照他的猜测这时候的门主已经是满脸堆笑的。

“林洪峰,你将五旗军全部给我调到府邸外!”乾元吩咐道。

“门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五旗军全部调动到乾家府邸外,这是多么大的事情啊,林洪峰犹豫了一下追问了一句,但乾元却一脸怒气的喝道:“叫你去就去,少罗嗦。”

“属下遵命!”而就在林洪峰想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落到乾元跟林洪峰的面前,这身影怀里抱着一个男人。看到那男人乾元一阵惊讶,那不是巫龛是谁,不是说巫龛被项天泽的启源天域困住了嘛,哪里还有生还的希望啊。

而出现的人竟然是秦林,看秦林的模样,虽然也受了一点轻伤,却没有伤其根本,乾元更是满脸的狐疑,乾元上前一步说道:“前辈,巫龛……巫龛……”

“他还没有死,只是力竭了!”秦林说道:“少主是否在这里,带我去见。”

“是。”乾元施了一礼,满脑袋的迷惑,眼了一眼林洪峰说道:“还不快去调动五旗军?”

“不必了。”秦林摆了摆手说道:“项天泽不会再来这里,麻烦已经解除,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巫龛恢复过来,并且让少主他们苏醒。”

“前辈,这话的意思是?”乾元疑惑的问道。

“项天泽已死!”秦林用眼神扫视了一眼巫龛说道:“杀他之人便是巫龛。”

秦林说完抱着巫龛,向前走去。

林洪峰问道:“门主,还需不需要调动五旗军?”

乾元犹豫了一会说道:“暂时不需要。”说着走到秦林的面前带路,秦林将巫龛抱到秦源等人休息的房间,那里非常的开阔,而且是一个地下室,非常的隐密,这地下室是乾元秘密叫人兴建的,地下室里拥有几张松软的床榻。

秦林将巫龛单独放在一张**,凝视着巫龛的脸颊,微微摇了摇头。

乾元毕恭毕敬的站在秦林的身边,这时方问道:“前辈,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从十秦卫那里了解到了,最后的事情却不太清楚,巫龛怎么将项天泽击杀了?”

“你若问我,我也没有办法回答。”秦林也感觉有一些疲惫,说道:“当时十秦卫带着少主等人离开后,我便准备留下以死拼杀项天泽。可是就在那个时候,启源天域竟然一下子消失不见,而紧接着我便看到巫龛的枪刺入到那项天泽的胸膛,然后巫龛告诉我他力竭了,项天泽死了,我也的确看得清楚,那项天泽确实死了,所以带着巫龛回到这里。”

乾元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是心里也非常的惊讶,那项天泽是战帝后期的水准,这都清楚,可是巫龛竟然能够将秦林都惧怕的对手干掉,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事情?随即乾元又联想到曾经巫龛就干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候他仅仅是一个战将的水准就将大罗门的战皇初期的长老给灭了,虽然最后昏迷不睡了一段时间,可还是活过来了,而这一次闹得更大,竟然连战帝水准的项天泽都给宰了,这家伙怎么总能够弄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虽然乾元感觉有一些轻松,但秦林却并不轻松。

项天泽虽然臭名昭著,但毕竟是玉衡宗的弟子,如果巫龛将项天泽击杀的事情传入到玉衡宗的耳朵里,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秦林也没有好的办法,就只能够等秦源醒来再商定,而且感觉到,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秦源出马就能够解决的,或者真的需要请秦家的家主出来摆平。

乾元跟秦林就在这密室中,静静的等候众人的苏醒。

此时天已经沫黑。

这时候巫龛却最先醒来,懒洋洋的伸展了一个双臂,吹欠连连。乾元跟秦林深深的皱眉,尤其是秦林,他最清楚巫龛跟那项天泽之间是什么样的战斗,此时的巫龛比昏迷中的秦源他们抢先苏醒,倒是让秦林非常的困惑。

“巫兄弟,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秦林关切的问道。

“没有什么。”巫龛一笑说道:“我都说过当时因为力竭才让你抱我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已经恢复如初,呵呵。”说着巫龛跳落到地面上,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发现秦源等人还在昏迷中,摇了摇头说道:“这帮家伙还在睡觉?”

“巫兄弟……”秦林欲言又止,很想问问巫龛,他是怎么破解掉项天泽的启源天域的,可又不知道该不该问。巫龛也能够猜到秦林的思绪,淡然的一笑,什么都不说。

本来跟一个战帝后期水准的家伙打,巫龛也知道没有把握,可是没有想到在那项天泽施展启源天域的时候,他手里一丈里隐藏的火焰顿然剧烈的跳动,一瞬间几乎将所有的火源力吸食,并且渗透了项天泽的本源火源。只是那一丈杀吸食了那本源火源,使得巫龛胸中痛苦不堪,感觉到项天泽的本源火源在自己的体内疯狂流窜,使得巫龛不得不提升全部的力量来抵挡,所以才有力竭的感觉,最后虽然施展一丈杀暴出赤白枪锋,但力量却并非最强的,所以项天泽才能够保留下一条小命。

当然项天泽还活着的事情,巫龛并不清楚。

巫龛也不想对秦林说这些事情,毕竟从跟项天泽一战中,他了解到一个事实,日后遇到修炼火源力的源修士,战尊以下无敌手!当然这些力量是巫龛从一丈杀里感觉到的。

“我肚子有一点饿,替我准备点吃的吧!”巫龛的确有一点饿,毕竟也跟项天泽苦斗了一场,又昏睡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肚子已经在剧烈的抗议。

“我立即吩咐人去准备。”巫龛没死,而且怒杀了项天泽,乾元紧绷着的心已经放下,立即出了密室吩咐手下人准备了一桌非常丰盛的饭菜,乾元亲自端到了密室中。

巫龛丝毫不跟乾元跟秦林客气,一阵狼吐虎咽。

“巫龛……”此时密室里传来乾芯梦呓的呼唤声,语调竟然那么的凄凉。

“该死的项天泽,我苟同跟你拼了!”

“巫龛,我一定要为你报仇,赌上我乾诚的人头!”

“巫龛,秦源错失你这个朋友啊……”

一时间四个昏迷中的人均在痛苦的低吼,紧接着秦源最先苏醒,猛然间从**腾起,全身聚满了力量,而随着秦源苏醒的那一刻,乾诚跟苟同满脸充血的跳起,“项天泽,老子跟你拼了!”

“巫龛……”只有乾芯还梦呓着。

这四个人表现均落到乾元跟秦林的眼里,也流露进巫龛的耳膜,心里虽然微微一暖,但却继续着自己的吃相。

秦源等三人刚刚苏醒,就准备跟项天泽火拼,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昏暗的密室当中。秦源一眼看到的是秦林,神色间顿然流露出一种难以言状的喜悦,“秦林,你……”

“少主,秦林一切都好。”秦林微微一笑。

“巫龛你……”这时候乾诚跟苟同都看到了巫龛,只见巫龛正抓起一根鸡腿往嘴里塞,搞得两个人一阵的迷茫,尤其是苟同,剧烈的摇晃着头喊道:“完蛋了,看来是在地狱里啊。”

“地狱个屁。”巫龛眼了一眼苟同说道:“饿了就过来吃,晚一点什么都没有了。”

“……”乾诚也一阵的错愕,说道:“巫龛,你,你还活着?”

“屁话,不活着你见到的是鬼啊。”巫龛擦了擦嘴。苟同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很疼,顿然一个高蹦起三米来高,满脸的泪水滚滚落下,冲到巫龛的面前,一把揪起巫龛的脖领子,激动的吼道:“你活着啊,你他妈的还活着啊,哈哈,你活着,你真的活着啊。”

“哈哈,巫龛,你真的活着,我,我不是做梦吧。”乾诚也非常的激动。

巫龛白了他们两眼说道:“你们两个家伙都没有死,我凭什么就不能活呢。”

“巫龛……”秦源也流露出一股欣喜的感觉,丝毫没有任何的装饰,真情流露,走到巫龛的面前,嘴角挂着层层的笑意,说道:“能再一次看到你,感觉真不错。”

巫龛一笑,随即抓起一只鸡腿递给了秦源,说道:“先把肚子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秦源也没有客气,也不管什么秦家少主的身份与否,陪着巫龛吃了起来。

乾诚跟苟同也凑了过来,但很明显饭菜不够。

乾元又亲自替众人准备了一桌饭菜,而秦林就静静的站在一侧看着这些人。一会儿的工夫乾芯神色黯淡的苏醒,只是这种情绪还没有被深刻的渲染,就看到巫龛几人那狼吐虎咽的模样,一脸的迷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凑到几个人的面前,微微皱了皱眉说道:“我不是见鬼了吧。”

一句话让巫龛等人爽朗的笑了起来。

而乾芯见巫龛没有任何重创的模样,一颗芳心稍稍安寂下来。

秦源吃得差不多了,便问巫龛说道:“巫龛,我们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项天泽呢?”

“死了!”巫龛总算吃饱说道。

“死了,被谁杀的?”秦源追问了一句。

“我!”巫龛干脆的回答,让秦源深深的皱眉,“你杀了项天泽……”

“怎么?”巫龛淡然的一笑说道:“我就没有资格将那项天泽干掉吗?”

“这个,我倒不是这个意思!”秦源微微低头。一旁的苟同却说道:“秦源,没必要追问这样的事情,巫龛这家伙已经被我们定义为了怪兽,非人!在他的身上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的,要清楚这家伙当年以区区战将的水准就干掉了大罗门的战皇罗坤,而且竟然他妈的能够从启源洞里走出来,我对他相当的无语。”

听着苟同的话,不论是秦源还是秦林都微微一动,倒不是因为巫龛击杀罗坤的事情,而是因为巫龛从启源洞里走出来的事情。他们都非常清楚能够从启源洞里活着出来的人,那都已经是战圣或者是战神级别的存在了。

就从这一点上来解释巫龛能够干掉项天泽,也合情合理。

只是这巫龛太强悍了,强悍的让他们都有一种错觉。

“你这家伙总是揭我老底。”巫龛瞪了一眼苟同,话虽然这么说,但巫龛却并没有真的在意,毕竟从项天泽一战的时候,他确确实实感觉到秦源的确愿意跟他做生死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