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天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阴冷的注视在场的所有人。

秦林摆开架势,十秦卫也将那项天泽围了起来。

不过包括秦林在内的所有人对于项天泽心里都有一些忌惮,而且均能够感觉到那项天泽磅礴的威压,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一截。

秦林更是心里苦笑,哪里想到会在乾州的地界里遇到玉衡宗的人啊,坎州跟乾州虽然相临,但真正跟坎州靠近的却是金罡宗的地界。当然秦林也非常清楚那玉衡宗的实力,按照以前的做事风格,秦林会选择退让,可如今自家少主还有巫龛跟这玉衡宗的项天泽有了争执,他自然不能够袖手旁观。

秦林曾经跟这项天泽有过几面之缘,那时候就清楚自己绝非这项天泽的对手,如今感觉到项天泽那战帝后期的源力在不断的流转,咬了咬牙,随即将自己的源器刀锋取了出来,不由分说,直接一个“风歌”。

刀伴随着风劲激荡起来,秦林的身躯掠过了项天泽,稳稳的站立于项天泽的身后,一纵如歌如泣的风啸声响起,只是却瞬间散落,秦林哇哇的吐出两句鲜血,脚步有一些踉跄,猛然间回过身体,凝视着项天泽那留露给自己的后背,心里一阵的错愕。那虽然只是战帝初期的水准,但那“风歌”却很少能够失手的,就算是青莲宗的罗逸不也被这招击杀了吗?

可是,项天泽仿佛丝毫都没有受到伤害一般,背对着他阴冷的说道:“不错的力量,只是这火候还差了许多。这风歌招术无疑就是借助风源力的力量在瞬间爆发,以最快的速度透过敌人的身躯,不过你真的杀招却隐藏在那如歌如泣的风啸声中,如果换作是别人,恐怕早已经被你斩杀了,秦林!可是你遇到的是项天泽,你那风啸的劲力在还没有侵袭到我的身体里的时候,就被我排散出去。”

秦林一阵的苦笑。

项天泽嘴角泛起阵阵的寒气,狂傲的笑道:“好啊,今天竟然能够击杀秦家的少主,想想都非常的兴奋,既然你们已经出手,那么我项天泽就陪你玩玩。”

说罢项天泽腾身而起,双手向前一压,一道刚猛的烈焰猛然间便撞向秦源。

秦源是战王后期的水准,拥有的却跟项天泽一般的火源力,可是即使如此在面对项天泽那烈焰喷射而来的时候,顿然感觉到强横的压力,一阵的气血翻腾,想躲,却哪里能够动弹得了身体!况且那项天泽可是战帝后期的水准,秦源跟他相差甚远,站在那里虽然眼角依然流露出慷慨之气,但身子却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少主!”秦林眼见秦源的模样,一阵心惊,非常清楚项天泽动了杀招,可是那项天泽攻击的速度实在太快,秦林就算想拼命保护住秦源却已经来不及了,而围着项天泽的十秦卫也处于跟秦林一般的尴尬地界。

“少主……”十秦卫毕竟是秦源的贴身侍卫,虽然明知道跟项天泽的差距,但因为清楚现在去救秦源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十秦卫选择了攻击项天泽。

眼见那烈焰就要撞击到秦源的身上,一旁的巫龛一脸的冰冷,猛然间跳落到秦源的面前,秦源顿然感觉到好受一些,只是看到巫龛想要替自己挡上那一击,秦源顿然喝道:“巫龛,不用管我……”

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完,秦源便感觉到被一股浑然大力冲撞出去,瞬间便脱离了项天泽的攻击范围,只是嘴角也流露出一口血沫,秦源哪里顾得上去擦嘴,愣愣的注视着巫龛。

巫龛也被项天泽攻击来的火焰压迫力弄得有一点难受,整个身体原地打了一转,手里一丈杀疯狂的圆舞起来,嘴角猛然喝道:“破!”一丈杀被巫龛横里一扫,一股磅礴的大力竟然生硬的将项天泽攻击出来的火焰扫得四散而飞,每落一处均烈焰焚烧起来。

噫,项天泽连续逼退十秦卫,稳稳的落到地面上,注视着巫龛嘴里发出一声呼喝。他刚刚攻击出去的火源力哪怕是战皇后期的水准都很难抵挡的,本来以为可以一击干掉秦源,却没想到巫龛却突然挡在秦源的面前。

当时项天泽认为巫龛是去送死,可是那巫龛竟然能够将他的火焰破解掉,这让项天泽非常的惊讶,要知道他刚刚就探查过巫龛,那分明就是战王后期的水准啊,这怎么可能?凝视着巫龛手里握着的一丈杀,项天泽越来越确定一定是那源器破解掉了自己的火焰,心里更是对那一丈杀起了贪念。

秦林看到秦源有惊无险,总算稍稍放心,随即给已经重伤的十秦卫一个眼神,喝道:“你们护送少主跟巫龛少爷离开,我来抵挡这项天泽。”

秦林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念头,他可不认为能够活着从项天泽手里离开,但能够拖一点时间就拖一点时间,至少就算是死,也要保护秦源跟巫龛的安全。

“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项天泽阴冷的说道:“今天我即要夺那源器,也要将你们清除干净,免得留下一堆麻烦的事情,哼哼,我看你们谁能够逃得出去。”

虽然项天泽惊讶于巫龛刚刚的力量,同时也需要面对秦林等一批人,不过他非常的自信干掉这些人非常的轻松,所以不再继续出手,而是阴冷的注视着所有人,像是在玩一场游戏。

“少主,请随我们撤退!”十秦卫为首的一人说道。

“不,我不能走!”秦源剧烈的摇了摇头,目光凝视着秦林跟巫龛说道:“你们带着巫龛先行离开。”

“少主,你不能在这里白白丢了性命。”秦林突然喝道:“秦林自信还能够迎战这项天泽,快退,晚了就连秦林也难以脱身。”秦源很清楚秦林是准备拼命,虽然拥有着满腔抱负的秦源的的确确应该留存自己的生命,但他却并不忍心将秦林抛弃,毕竟他秦源是秦林一手带大的,甚至比他父亲跟爷爷还要亲。

林间的争斗惊醒了乾诚苟同还有乾芯。

三个人匆匆赶到这个地界,眼见秦家的人如此的狼狈,巫龛双眼暴怒的盯着那个身穿火红色大趟的人物,不觉为之一愣,随即赶到巫龛的身后。

乾诚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巫龛搭话,苟同已经咧了咧嘴,“玉衡项天泽啊!”咧完嘴心里咯噔一下子。

“项天泽……”乾诚跟乾芯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项天泽的名声很臭,不是一般的臭,乾诚兄妹虽然没有见过,但苟同却见过。那还是苟同出游苍茫大山的时候,那时候有两个乞丐想向项天泽讨要点饭资,可是项天泽嫌他们碍眼,一脚全部踢死,当时苟同虽然想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可有两个散修的源修士,都有战王初期的水准却抢先苟同一步吼了出去。

可是不到一秒钟的时候,全部被项天泽拍中了胸口,顿然燃烧起来,那顶天泽根本不给那两个源修士痛痛快快的死法,而是任由那火焰燃烧,活活给烧死的。

一见是项天泽,苟同腿肚子发软。

“哟,又来几个送死的,好,我就一起收了。”项天泽冷笑阵阵。

“你们快走……”秦林焦急的呼喝着。

可这个时候巫龛却冷冷一笑说道:“秦林,你带领他们退后十丈,这个败类就交给我来处理。”

“……”秦林一愣。

乾诚跟苟同差点瘫坐在地面上,遇到项天泽还不跑,还打啊?

秦源更是一惊,看巫龛那架势似乎根本没有撤退的意思,非要跟那项天泽一战不可,他有心想劝两句,却哪里想到巫龛竟然一步步的向那项天泽靠近。

项天泽阴冷的注视着巫龛,嘴角泛出一点好笑的笑意,说道:“还有一点气魄,你既然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别想活着离开!”巫龛突然暴喝一声,一丈杀的枪尖点了出去,真奔那项天泽的咽喉,同时双臂提力,枪震动着四周的气流发出砰砰的脆响,不用看就算是听到,都会知道这枪劲非常的强悍。

但项天泽却站立不动,任由那枪尖点向自己的咽喉,一个战王后期的水准即使拥有那神秘源器的加持,也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待枪尖眼见就要刺入到项天泽的咽喉中的时候,项天泽嘴角一咧,伸出两根手指,迅速的夹到了枪头上,只是那手指刚刚一接触枪头,随即感觉到一股他很难承受的磅礴大力,心里一阵的震惊,火源力瞬间激荡出去,缠绕着枪头。借着这个时机,项天泽连连退步,刚刚站稳时,猛然间听到一阵爆破的巨响,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道身影已经闪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身影一到枪尖随即而到,还是奔着项天泽的咽喉而来。

吃了一回亏,项天泽哪里还敢硬接,再一次的暴退,同时调动火源力连续排出几道烈焰,才将巫龛阻挡下来。只是站稳的项天泽额头已经流出冷汗,刚刚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的话,估计已经被那小子干掉了。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能够拥有如此磅礴的大力?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战王后期水准能够施展出来的啊。

正在项天泽犹豫的时候,巫龛挥舞着长枪已经将项天泽排击而来的火焰全部击散,巫龛冷眼注视着项天泽,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

巫龛跟项天泽的战斗非常的快,仅仅几秒钟的事情。

十秦卫或多或少还能够看出一点端倪,但秦源跟乾诚等人却非常的迷惑。而秦林是战帝初期的水准,刚刚的一切了然于心,心里更是惊讶于巫龛的实力,竟然能够将项天泽逼迫到如此的地步,暗暗点头,不过虽然巫龛的的确确将项天泽逼退,那也是因为项天泽麻痹大意导致的结果,秦林心头依然笼罩上一层阴云。

项天泽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战王后期的小子逼退,胸口一股怒气,手心一抖,源力空间顿然打开,随即一把闪烁着黄灿灿颜色的棍握在手中。

这棍可是项天泽的本命源器,称为烈战棍。

本来即使面对秦林他项天泽都没有意思想将自己的源器取出,可是感觉到巫龛手里一丈杀的力量,不想再继续拖大,阴沟里翻船那种事情绝不能够出现在他项天泽的身上。横握着烈战棍,项天泽怒吼一声,“无知的小子,让你尝尝这烈战棍的滋味!”

调动身体里火源力,加持到烈战棍上,烈战棍顿然全身燃烧起赤红的火焰,项天泽源力大开,猛然间一棍砸向巫龛。这一棍轰击出来的力量怕是有十万斤,并且拥有火源力的加持,更加厉害,棍上的火焰夹带着风声,奔着巫龛的头颅而去。

“躲……”乾诚提醒一句。

“躲啊……”苟同一脸的焦急。

乾芯虽然也想提醒巫龛小心,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眼见项天泽的棍就要来到,巫龛嘴角一阵的冷笑,比力气巫龛从来不怕任何人,虽然也稍稍有一点忌惮那棍上加杂着火源力,但巫龛还是拖起自己的一丈杀,向上一迎那烈战棍,嘴里大喝一声:“开!”

烈战棍迅猛的轰击到了一丈杀上。

砰的一声,巫龛的脚底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又传来项天泽一声惨叫,那烈战棍竟然被反震回去。项天泽握棍的手一阵颤抖,虎口处已经流出涓涓的血液,加之他刚刚用手指夹那一丈杀的枪尖本就有伤,这一刻差点连自己的源器都握不住,又被一股磅礴的大劲逼退,咬着牙铁青着脸的望着巫龛。

这小子真他妈的奇怪,力气竟然这么庞大啊!

就在项天泽思索的时候,巫龛突然腾空而起,双手合握着那把一丈杀,砸向犹豫中的项天泽。

项天泽哪里还敢小瞧巫龛,运足自己的火源力,双手拖举着烈战棍向上一迎,砰的一声爆破传来,项天泽的身躯后退了数十步,方能够站稳,嗓子眼一咸,竟然喷吐出一口血沫。

就这一击项天泽已经明了,那巫龛双臂上拥有的力量恐怕有七十万斤之重啊,加之施展出来的源力,砸击的力量何止百万斤的重量,如果刚刚不是因为自己提纵着火源力,这一击估计就要命的!咬着牙的项天泽心里一阵的苦闷,竟然被一个战王后期水准的小子逼到这个模样,这口气哪里能够忍得下来,好小子,你力气不是大嘛,老子就跟你玩阴的。

天火!项天泽一声暴喝,手里的烈战棍向上一举。顿然两道火焰球体呼啸着从空中向巫龛的身上陨落。

巫龛也感觉到火焰球体的强悍,一个闪身跳出那天火的攻击范围,只是那火焰球体一经落地,顿然四散出磅礴的火源力,以方圆为基准爆炸。

十秦卫看到这样的情况,皱眉紧皱,随即夹着自家少主连续向后退出二十丈的地界。而秦林也没有闲着,猛然间跳落在愣愣发呆着的乾诚兄妹跟苟同的身边,一掌一个将他们击落到秦源等人的身边,紧接着施展着体内的风源力给自己做了一个防御。因为项天泽的攻击目标是巫龛,所以天火的余劲相对较弱,即使如此秦林也并不好受,再防御到一股余劲后,就跳落到秦源的身侧,凝视着被天火快要包裹住的巫龛。

秦林清楚,项天泽施展的竟然是战帝后期的源力。

那天火的杀招非常的强悍,有心想去帮助巫龛,但天火锻造出来的轰炸圈他根本进不去,只能够暗暗的为巫龛祈祷,虽然这种祈祷非常的渺茫。

巫龛也确确实实的感觉到这天火的厉害,当日在苍茫山脉中遇到秦源秦林等人的时候,巫龛就清楚那时候的自己绝对斗不过秦林,也知道秦林战帝的水准,不过从苍茫山脉出来后,封印了一只一千三百年的铁臂猿,又提升到战王后期的水准,巫龛自信这个时候还能够跟秦林一战,但对战项天泽却有一点困难。倘若不是因为这项天泽直逼巫龛要他的源器,不是因为这项天泽伤害到秦源等人,巫龛也不愿意跟战帝后期的家伙对战。巫龛渴望力量,渴望战斗,但也清楚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跟人一战那绝非英明的选择,可是这一战他必须面对,这就是巫龛的性格。

被天火缠绕起来,让巫龛感觉非常的难受,那些爆破出来的火焰仿佛有灵性一般的围着他打转,巫龛已经将一丈杀舞得风雨不透,才能够堪堪的坚持。

只是这个时候,项天泽继续释放着自己的火源力,又是两道火焰球从空而降,炸落到地面上,周游的火焰愈来愈是耀眼,渐渐的竟然从一片赤红转变成了泛白的颜色,而这种转变带给巫龛巨大的痛苦,一丈杀挥舞起来的防御渐渐就要被那些周游的烈焰渗透。

“小子,我让你死无全尸!”项天泽的确够狠,再一次施展天火的招术,这一次的加持顿然剔除了巫龛的防御,数十道火焰眼见就要包裹起巫龛。可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巫龛突然一声吼啸,紧接着身体猛然间转了一个圈,顿然所有的攻击火焰在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尽数熄灭。

项天泽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微微一愣。

秦林等人更是迷惑,眼见巫龛毫毛无伤的站在那里,满眼尽是浓洌的杀气,他们是真的不清楚到底巫龛利用什么样的办法将那些彪悍的火焰熄灭的。

巫龛一步步向项天泽靠近,紧接着一丈杀再一次点向项天泽的咽喉,速度非常的快。项天泽已经有了前车之鉴,哪里还敢硬接巫龛这一击,猛然间用手指点动自己的额头,顿然一点赤红闪烁出来……

“巫龛,小心,那是启源天域……”这一句话是秦林喊出来的,只是已经晚了,那闪烁在项天泽额头的赤红顿然铺张出一片四散的火网,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巫龛……”乾诚跟苟同一阵颤抖,但随即咬着牙,猛然间跳向那火网,秦林看到如此的情况,迅速的闪落到他们的面前,“不可,你们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住那样的摧残!”

“躲开!”乾诚跟苟同暴喝,一阵的愤怒。

秦林感觉到他们有拼命的意思,猛然间施展源力轰到了两个人后胫上,乾诚跟苟同顿然昏倒在地。秦源心里一阵的黯然,他刚刚交到这样一个朋友最后却被玉衡宗的人击杀,可悲啊!秦源也是一脸的愤怒,也不顾十秦卫的阻挡,也想跟那项天泽拼命。只是十秦卫看到自家少主这般的模样,哪里能够放任不理,一击落到秦源的后背,秦源顿然昏倒在地。

“十秦卫,护送他们回去!”秦林随即吩咐道:“乾芯,你也快点离开。”

十秦卫非常清楚眼前的状况,二个抱着乾诚跟苟同,一个抱着秦源,三个护着乾芯,剩下的四个断后。

秦林苦笑了一声,说道:“少主苏醒后,转告于他,秦林去了,这仇时机未到就不要去报,你等速速离开吧,我秦林跟那项天泽拼了!”说罢秦林一挥手,十秦卫没有任何的犹豫,顿然带着昏迷中的三人跟乾芯离开。

只是乾芯却不肯非要坚持留下,也要跟项天泽拼命。

但十秦卫可不想多做停留,也将乾芯击晕,随即带着这四个昏迷的人迅速的撤退。

秦林眼见众人离开,长叹一声,随即把视线凝聚在一片火网上,那里面包裹着项天泽跟巫龛,秦林没有想到项天泽竟然会施展启源天域啊。

那启源天域,实际上就是共震源力空间,将源修士身体里隐藏着源属性调动出来,以本源力来锻造出最强的攻击,这一招就算落到他秦林的身上也会被瞬间秒杀的,巫龛又哪里能够承受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