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饱的巫龛,心情向来都不会很好。

手里抓着一块只有二斤重的兽肉,巫龛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随着老村长和父亲一起想黎家村的村口走去。

来到黎家村的村口,巫龛看到一个三百多人的骑队向黎家村奔驰而来,每一个人的**都骑着票肥体壮的骏马,跑在最前面的首领**更是骑着一匹乌黑色,比其他马匹高上两个头的神异骏马。

这种黑色骏马巫龛听说过,是一种价值千金,名叫‘黑风驹’的快马,速度快,耐力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对这种马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三百多人的马队来到黎家村的木栏前,骑黑风驹的带头大汉不屑的望了一眼手中全都握着武器的黎家村众人,对黎家村的人怒喝道:“老子我是独狼峰的三首领,黎家村的胆小鬼们,还不把大门打开迎大爷我进去,难道要让大爷我隔着这破木栏和你们说话么?”

站在村民中的黎家老人见这些强盗只来了三百多人,对黎家村不可能造成伤害,所以立刻吩咐村民将木栏打开,让这些强盗进了村子。

“这位三首领的,我是黎家村的村长,不知三首领这个时候到我们黎家村有什么吩咐?”黎家老人走出人群来到这个三首领的身前恭敬的问道。

“老头,你就是黎家村的村长?”挥舞了一下手中将近两米长的砍刀,三首领哈哈狂笑道:“老家伙,这次我来对你们黎家村可是一件莫大的好事情啊。”

望了一眼黎家老人身边的黎小柔一眼,三首领的眼睛一亮,继续说道:“老家伙,听说你有一个孙女很幸运的源力空间觉醒,成了一个源力战士。我们大首领也是一个源力战士,所以有意娶你的孙女回去当第十八个小妾,这可是你们黎家村的福气,还不快准备好丰厚的嫁妆将你的孙女乖乖的送到我们独狼峰。”

“什么?要让小柔去给强盗做小妾?”

听到这几句话,黎家村的村民们炸锅了,全都握紧手中的兵器,义愤填膺的咒骂着强盗的无耻,如果不是老村长的压制,这些村名就已经上前和这些强盗杀在一起了。

生活在苍茫山脉的人每天都和凶狠的猛兽打交道,基本上个个都是有血气的汉子,虽然强盗实力强大,却也不能忍受这种侮辱。

听到这些强盗要让自己去给强盗当小妾,黎小柔顿时就吓得脸色苍白,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丫头而已,那里遇到过这种事情。

老村长也被强盗的话弄得七窍生烟,但却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出生拒绝道:“三首领,我们家的小柔已经许了男人,按照苍茫大山的规矩是不能再嫁他人的。三首领的要求我们黎家村是难以做到了,还请三首领原谅。”

恶狠狠的望着黎家村的村民,三首领面目狰狞的威胁道:“老不死的东西,你们黎家村想要做什么?反抗我们独狼峰的命令么?如果不想被我们独狼峰灭族,就乖乖的交出你的孙女,不然我们大首领将亲自来将你们黎家村杀个鸡犬不留,让黎家村在苍茫大山永远消失,至于什么许了人家么,那就更好说了,告诉我许了那一个村子里的人,我去杀了便是。”

身体一阵晃荡,要不是黎小柔的搀扶,这黎家的老人就已经栽倒在地了,没有想到自己孙女源力空间觉醒这种令人万分兴奋的好事,却惹来了独狼峰这个祸害。

看独狼峰的这个架势,不把自己的孙女带回去,这些强盗是不会罢休了,可是将自己的孙女送进强盗窝,这是黎家老人死也不会答应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答应这些强盗的要求,那么灭族的惨祸就要降落在黎家村,这让黎家老人万分为难。

老村长和巫龛的父亲这个时候的脸色也非常的难看,没有想到这些强盗竟然是来抢人的,而且抢的还是巫家村内定的女人。

在苍茫山脉,无论是什么原因,不能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可是要受到鄙视的。

老村长和巫莽在这个时候也十分的为难,都在心里盘算着为了一个女娃子和这些凶残的强盗翻脸值不值得。这可是关系着整个村落族人生死存亡的大事,由不得老村长和巫莽不小心。

狠狠的啃了一口手中的兽肉,巫龛眯着眼睛望着这些强盗。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强盗是来做什么的?

好像是来强女人的,虽然心里并不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个女人好像是自己以后的婆娘。也就是说这些人是来抢我老婆的。

如果这些强盗把黎小柔抢了回去,那自己算不算带绿帽子呢?想了一会,巫龛发现自己对戴绿帽子这种事情很不感兴趣。

按照苍茫大山里的规矩,只要是订了亲的,那就是自己的女人了,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可是要被鄙视的。巫龛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将骨头上的最后一丝肉塞进嘴里,巫龛拿着一根野兽的腿骨走出了人群来到了这些强盗的面前。老村长和巫莽都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我就是这个女娃娃的男人,听说你们要杀我?”嘴角带着一丝奇异的笑容,巫龛向三首领问道。

被突然走出来的巫龛弄得微微一愣,随后三首领残忍的一笑,对手边的一个手下吩咐道:“杀了这个小子。”

黎家村里的人,都在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望着巫龛,这时候那里是你一个小孩子出来逞能的时候?

不过随后黎家村的人就释然了,因为他们这时候才想起,巫龛本来就是一个傻子,做出这种找死的举动也就不足为奇。

不过这个时候,黎家村的人还真有些左右为难。

因为这些人在心里面很不想巫龛这个傻小子就这么死在强盗的手里。

但是这些黎家村的人又同时在想,如果巫龛死在了强盗的手中,那么和黎小柔的婚约岂不是就自动解除了。

在苍茫大山里,女人是财富,是繁衍后代的工具,可没有夫死守寡,将工具闲置不用的坏习惯。

死了男人的女人是可以再嫁的。

听到三首领的命令,三首领身边的一个手下狞笑一声提着一把大刀向巫龛走去。

巫龛的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可惜没有人看到到隐藏在巫龛双眼深处那嗜血的光芒。

“小子,下辈子在娶婆娘吧,这辈子你是没有机会了。”狞笑一声,走进巫龛的强盗抡起手中的大刀向巫龛的头顶劈去。

见到眼前的这个情景,黎家村的人基本上都认为巫龛已经没有活路了。

可是黎家村的人这个时候没有看巫家村的人脸上的表情,不然的话他们一定能够发现点什么。

一个普通的大汉,能强的过一只两米多高,四米长,重两千多斤的棕熊么?这种猛兽在巫龛的手里只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这就是巫家村人脸上的答案。

“呼!”

大刀带起一阵风声向巫龛的头顶落下,这个强盗很显然是想要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震撼的警告,所以想要一刀将巫龛劈成两瓣。

然而梦想和现实总是有太大的差距,强盗的刀在快要落到巫龛头顶的那一刻被巫龛的左手抓住,不能在动一丝一毫。

而巫龛右手中的兽骨却在这时插进了这个强盗的嘴里,从强盗的后脑钻出,可怜的强盗想不明白用双臂全力劈出的一刀怎么会被人轻松的抓住,嘴里的这根骨头又是怎么插进自己口中的,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失去了生命。

“砰!”

一脚踢在了已经失去生命的强盗胸口,将强盗凌空踢向了强盗群,顿时一片惨叫声响起。

看了一眼从强盗手中夺来的大刀,这是一把刀身长一米半,刀柄长一米,类似于斩马刀,上面满是雪花纹络,整个刀身和刀柄都是由上好的雪纹钢锻造的钢刀。

钢刀的重量不到一百斤,对巫龛来说这个重量实在是太轻了一些,用起来实在是不怎么顺手,但是有刀就比没有强,至少……杀人能方便些。

身体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巫龛脸上带着嗜血狰狞的笑容像三百多强盗冲去,大刀抡起完美的弧度,强盗群中顿时一片血肉横飞。

“啊!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会给你们的村落带来灭族之祸的,你们这些该死卑贱的山民。”见到巫龛如入羊群的猛虎一般杀戮着自己的手下,只带了三百多人的强盗三首领心里十分的清楚,如果这些村民真的敢对自己带了的人下手的话,三百多人根本就不是这些村民的对手。

见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和强盗杀在了一起,巫莽立刻就双眼变成了血红色,这个时候的巫莽那里还考虑什么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先把这些强盗杀了才是真的,儿子比什么都重要。

“杀!”

发出一声怒吼,巫莽率先带着巫家村的人向强盗们杀去,杀人这种事情对苍茫山的村民来说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