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啊哈,小妹早!”乾诚笑呵呵的问候一声,随即说道:“你来找巫龛吧,他要睡觉了,嗯,哥哥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就走了,再见。”

说着乾诚擦过乾芯的身边,一溜烟的跑了。

苟同看到乾诚跑了,也冲乾芯呵呵一笑:“师妹,我也走了,你也回去,那家伙不睡一个天昏地暗是绝对醒不来的。”说完也迅速的逃离了巫龛的房间。

看到两个人如此的模样,乾芯更觉得这里面有事情,有心想问几句却哪里还有他们的踪迹,只能作罢。努了努嘴来到巫龛的床前,想将巫龛拉起,但巫龛纹丝没动,又试了几次却没有效果,气愤的吼道:“巫龛,你还有时间睡觉,你现在不是应该去钻研那炼丹书册嘛,你要是输了,那可是一大笔的支出啊。”

吼了几声,巫龛才睁开睡眼惺松的眼睛,瞪着乾芯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

“别打扰人清梦,该干嘛就干嘛去!”说罢又紧闭上了双眼,迷迷糊糊的沉睡过去。乾芯看到巫龛这般的模样,一阵的恼怒,跺了跺脚,不识好人心,哼,睡死你!说罢气呼呼的走了。

巫龛虽然对于这乾大小姐的确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毕竟也知道她是好心,心里还是微微有一点暖,冲你乾芯今天的表现,改日我巫龛就送给你几枚丹药吧,说罢继续睡了起来。

巫龛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直到跟非粥约定的时刻快到,才被乾诚跟苟同拉了起来。巫龛慢悠悠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哈欠连连的在乾诚跟苟同的陪伴下出了门,晃晃悠悠的来到乾元城的南边的竹林之中。

来到竹林前,非粥跟乾元都在,不过看到此刻乾元对待非粥的表情,巫龛心里暗笑,这乾大门主态度非常的嚣张啊!而乾诚跟苟同也都感觉到今天的乾元特别的不同,以前他见到非粥的时候,都是前辈长前辈短的,甚至身板都稍稍的矮上一矮,今天非但拔得挺直,眼神一阵的狂傲,丝毫没有将非粥放在眼里。

这时候乾大小姐也精心的打扮了一下,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非粥现在非常的恼怒,在自己的东西被偷后,他就猜测是巫龛等人干的事情,找到乾元扬言如果不能够拿回东西,就立马离开乾元城,当时搞得乾元非常紧张,要不然也不会怒气冲冲的找到巫龛。原本非粥以为乾元能够替自己出面解决这样的问题,可谁想到乾元在回去的时候态度非常的暧昧,说什么一定帮助他调查此事,又说什么公务烦忙,有时间一定尽心。非粥也是看惯人情冷暖的老江湖,哪里看不清楚乾元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本想继续要挟,可是乾元丝毫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就让人送客了。

非粥非常的愤怒,将所有的事情都怪罪于巫龛,也不再来找乾元,想来一定巫龛给了乾元什么好东西,否则乾元不可能得罪自己。本来非粥很想就这样离开,但却咽不下这口气,决定在炼丹上赢过巫龛,顺便给这些乾元门的人一个下马威,再离开,那才叫能够解气,所以就留了下来。

不过损失如此的严重,心里郁闷了很久。

此时再看到乾元那嚣张的态度非常的来火,也只能够压着,见巫龛跟乾诚等人走来,心里冷笑道:“小贼,我看你今天怎么赢!”

第六章:乾元大罗

巫龛冷眼望着非粥那一脸的奸相,说道:“老头,你准备好了吗?”

非粥也回以冷笑道:“我还怕你不敢来呢。”

“多说无益,开始吧!”巫龛也懒得跟非粥浪费时间,说道:“听说你丢失了血龙果吧,那么你现在应该没有那东西可以来炼丹,怎么跟我比,要不直接认输算了。”

非粥眉头一皱,暗骂了一声,敢情偷我的血龙果就是为了今天这个赌局做套啊。非粥毕竟老奸巨滑,说道:“你既然想要跟我比炼丹,就该准备材料!还是你根本就不敢跟我比,要是那样的话,就算是你输。”

非粥的话音刚落,巫龛随即取出两颗血龙果,将其中的一颗扔到非粥的脚面上,说道:“这颗血龙果算是我巫龛借你的,如果这场比赛你赢了的话,这血龙果我自然不会再向你去要,前天说的赌注也一并奉上,当然如果你输了的话,那么就必须还我。血龙果你该清楚它的价格的,那可不是几十万金币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我在想你这个老头有没有偿还的能力!”

“你什么意思?”非粥圆瞪着双眼望着巫龛。

巫龛冷笑道:“意思就是,如果你输了这场比赛,不但要滚出乾元门,还需要给我一张一百万金币的欠条,签字,画押!攒够了钱就需要还给我,别想赖帐,要不然天涯海角我巫龛定然索你的命!”发狠的说了一番话,巫龛望了一眼苟同,说道:“苟同,有纸笔不?”

“有……”苟同虽然不清楚这巫龛为什么这么自信,可是从那日获得一颗十级丹后就有一点愿意相信巫龛,况且跟随巫龛这么长时间,巫龛每一次都带给他们非常震撼的事情,已经习惯了,奇迹虽然很难砸到他苟同的脑袋上,但经常光顾巫龛啊!麻利的找来纸跟笔,巫龛迅速的写了起来,最后施展源力甩到非粥的面前,冷笑道:“你敢赌就要签,否则的话就滚!”

没有想到会被反将了一军,非粥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但终还是咬了咬牙,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按上了手印。他非常自信在炼丹方面怎么的也不可能输给一个只懂得修炼力量的源修士,将画好押的纸页抛到巫龛的脚下,说道:“开始吧!”

“苟同,你把那字据收藏起来,日后如果缺钱可以找那老头要!”巫龛望了一眼苟同,苟同将字据谨慎的收到自己的怀里,这时候乾元却突然插话道:“你们比赛最比拼炼丹的质量还是炼丹的速度……”

还不待巫龛搭话,非粥就抢先说道:“质量要比,速度也要比!那血龙果我三天就能够炼出一炉六级丹来,我们就约定三天,哼,黄毛小子跟我比,你输定了。”

说着非粥也不再说话,手心一抖,源空间里顿然出现一个器炉,那器炉轰然落到地面上,随即那器炉的炉盖便被非粥打开,炉下虽然没有升火,但炉内却有一层层雾气凝聚不散。乾元打眼一看,就在心里骂了非粥的八辈祖宗,这炼丹炉可不是非粥在自己面前使用的,以前非粥替他乾元门炼丹使用的都是一个稍稍过得去的炼丹炉,而如今这非粥拿出来的,竟然是上好的炼丹器具。

这老东西一直留后手!妈的!

乾元狠狠的瞪了一眼非粥。非粥一脸的冷漠,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已经决定离开这乾元城,就想打压一下这里人嚣张气焰,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顾虑,将血龙果抛入到炉内,紧接着扣上炉盖,然后伸展了一下双臂,手指一点,顿然一道烈焰涌入到炉底,赫然竟是三昧真火……

妈的,这个老杂碎,竟然拥有火源属性,还是他妈的三昧真火!乾元心底更是愤怒,要知道以前这家伙炼丹的时候,用的都是采来的游火,跟那三昧真火相去甚远。如今非粥不但拥有顶好的炼丹炉,还拥有这良好的三昧真火,又拥有血龙果这般珍贵的材料,怕是炼出来的就不是六级丹了,很可是八级!

不过乾元倒并不是担心巫龛会输,毕竟巫龛给予他的是十级丹,已经算是中品的丹药了。

要知道丹分为三品二十四级,一到九级属于下品丹,十到十七级属于中品丹,十八级到二十四级属于上品丹,当然还有传说中的极品丹,但那都是战圣或者战神级别的炼丹师能够锻造出来的,拥有能够跟灵火相媲美的稀缺跟珍贵。据说一个战将级别的源修士只要能够抵挡极品丹里的反噬力,就能够跃级到战圣的级别,当然就算战将拥有这极品丹也不敢随便吃,毕竟那种丹的反噬力可是跟灵火的反噬力一般的厉害。

今天的非粥算是把看家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三昧真火一经升到器炉之底,顿然燃烧起来。非粥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来驾驶那三昧真火,让它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平稳的将炉内的血龙果炼成丹药,不过却非常的吃力,只坚持了十分钟的时间,额头已经浸出汗液。

“巫龛,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炼丹啊!”一侧的乾芯倒是有一点焦急。不过巫龛却迟迟不动,过了一会儿才望向乾诚说道:“乾诚,你去兵器库给我找一个炼丹炉出来,嗯,顺便找点干柴,噢,我需要弄一点东西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