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的晶石一枚应该在一千左右,如果巫兄弟有的话,我也可以出一千二的价格来收购!呵呵,毕竟我想交巫兄弟这个朋友。”方大掌柜笑道。

“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中等晶石就一千吧,高等的一万。”巫龛说道:“你商会做的是赚钱的生意,我不能够让你亏了不是,而且我还需要方掌柜帮助我做些事情。”

“呵呵,巫兄弟不用客气,我九翎鸟商会还不差那点钱,就按我说的吧。”方大掌柜一笑。巫龛望了他一眼,摇了遥头说道:“嗯,我有高等的源力晶石一百枚,中等的源力晶石五百左右,不知道方掌柜能不能够吃得消。”

方大掌柜还以为巫龛就十来枚高等源力晶石,几十枚中等源力晶石,咬咬牙还是能够消化掉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多,这已经不是咬咬牙的事情了,需要吐血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收回,况且也不能让人家看贬了九翎鸟商会的实力,只是脸色微微有一点惨白,喃喃的说道:“能,能吃得消。”

他妈的自己真是嘴贱啊!方大掌柜一阵的懊恼,乾诚跟苟同在一旁暗暗偷笑。

巫龛这才说道:“方掌柜不知道你们九翎鸟商会做不做封魂石的生意?”

“封魂石?”方大掌柜皱了皱眉头说道:“很少做那种生意。毕竟封魂石的作用只是用来承装那些妖兽最纯正的源魂的,但能够提炼那种纯正的源魂很困难,所以封魂石只有一小块的市场,我们九翎鸟虽然也有一些涉猎,但因为市场需求不高,所以很是滞锁,库存里也只有那么十来颗吧,还是最低级的封魂石。”

“噢,那封魂石的价格如何?”巫龛问道。

“不高,低级的封魂石五百金币一颗,还没有人愿意光顾,商会早就决定不再做这种生意。”说到这里方大掌柜顿了顿说道:“怎么巫兄弟需要嘛,如果需要的话,那十来颗封魂石我就赠送给你了,也没有多少的钱……”

虽然方大掌柜刚刚有一点肉疼,但已经如此的肉疼了,也不再意再被插上一刀,大方一点总是好的,尤其是看到巫龛这般的成长速度,也算是一种投资。

巫龛自然清楚里面的道理,淡然的一笑说道:“方掌柜如此大方,我巫龛岂能如此小气,这次的生意就算了,日后我巫龛绝对会让方大掌柜狠狠的捞上一笔,但不知,方大掌柜可有办法获得更多的封魂石,我收购,一颗一千怎么样?”

“你要多少?”方大掌柜疑惑的问道。

“你能够弄多少,我就收购多少!”巫龛笑呵呵的说道。

“封魂石只需要低等的源力晶石提炼就可以获得,一般来说三块低等的源力晶石便能够提炼出一颗低级的封魂石。至于中等的封魂石以及高等的封魂石提炼起来却非常的费劲儿,需要炼器师的支撑,所以价格会高一截,中等封魂石一枚怕是就需要一万金币,而高等的封魂石却需要十万都未必能够买得到。我能搞到的封魂石,也就是低等的,五六百颗应该不成问题。”

“好,那就说定了!”巫龛说道:“我卖给你的源力晶石的钱就用来收购这封魂石,剩下的钱就直接给乾诚或者苟同就行,日后我还有更大买卖需要跟你们九翎鸟商会合作,到时候少不了方大掌柜的好处。”

“好说好说!”方大掌柜连连点头。

“那么我什么时候能够取得那封魂石?”

“嗯,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来拿封魂石。”

“那就说定了!”巫龛敬了方大掌柜一杯酒,随即说道:“一会我将所有的源力晶石交给你,咱们合作愉快。”

“愉快!”方大掌柜铁青着脸,说道:“这顿饭就算我请的,众位慢用。”说着方大掌柜低着头,有些微微发抖的退出了房间,看得乾诚跟苟同哈哈大笑。这时候乾诚说道:“巫龛,你真打算拿那东西出来卖?”

“不卖还留着下崽不成?”

“这个败家子……”乾诚跟苟同一阵感叹,倒弄得乾芯有一点皱眉,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

第四章:炼丹师

作别了方掌柜,巫龛等人又在包间里闲聊了一会,便走出了酒楼。乾元在听说巫龛等人回来后,又了解到自己的儿子跟徒弟都成功晋级到战王初期的水准,非常的高兴,摆酒亲自为巫龛等人接风洗尘,席间也询问了一些苍茫山脉中发生的事情。

最后才低沉的说道:“巫龛,听说苍茫山脉中出现了灵火,你们有没有看到?”

巫龛就坐在乾元的下首位置,凝视着乾元的眼神,一笑说道:“前辈,我们的的确确看到了灵火。”

“噢。”乾元狐疑的问道:“那么你们有没有遇到三大宗派的人物?”

“这个嘛,有碰到。”巫龛瞄了一眼乾诚跟苟同。乾诚跟苟同一直灰着脸,心里非常的紧张,怕就怕乾元询问一些苍茫山脉中看到灵火的细节,而且以他们对巫龛的了解,这家伙是一定能够丝毫不忌讳的说出那些事情。

不过巫龛似乎也没有要说的意思,只是淡然的说道:“碰到了是碰到了,不过毕竟是三大宗派的人,我们就绕道而行了。噢,对了前辈,那灵火最终被哪一个宗派采摘了?”

听到巫龛的话乾诚跟苟同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乾元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据传那灵火谁都没有采摘掉,三大宗派的人因为强行采摘而弄得狼狈不堪,损兵折将最后都退了。至于那灵火究竟被谁采摘了,都不清楚,听说后来被一个战神采了去,唉,那等东西也只配战神才能够采摘下来的吧。”

乾元哀然一叹。

巫龛脸角流露出一丝轻笑,的确正如他想的那样,三大宗派的人虽然明知道那灵火是被自己采摘下来的,但却没有挑明,而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一个子虚乌有的战神。这样一来,即使那些蜂拥出动的战圣或者战神想要探查那灵火的消息,但也不会获得一点消息,毕竟一个战神采摘了灵火,其他人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这时候的乾诚跟苟同才知道巫龛早有算计,整颗心也都彻彻底底的归于平静,只是这段日子里提心吊胆的生活,两个人都有一种非常疲惫的感觉。

“你们俩个怎么都如此没有精神?”乾元扫视着乾诚跟苟同,一脸的威严。

两个人微微低下了头。

乾元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时候巫龛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遂说道:“前辈,上一次将血龙果炼成丹药的炼丹师还在不在乾元城,能不能够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你找炼丹师做什么?”乾元疑惑的问道。

“噢,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一下。”

乾元微微点头,说道:“在的,他是我们乾元门专门聘请的炼丹师,一直都留在乾元城后竹林的松屋之中,不过性格有一点倔强,脾气有一点火爆。唉,乾元门每年扔在这炼丹师上的钱多了,没有办法能够寻找到一个炼丹师愿意留在乾元城已经不容易了,只可惜他的水准还很低,否则上一次你交给诚儿跟同儿的血龙果,一定能够锻造出更多的丹药。”

说到这里,乾元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应该想把获得的血龙果炼成丹药吧,我看还是不要找他了,免得浪费掉那珍贵材料,日后有机会遇到好一点的炼丹师你再求他炼吧。不过你要心里准备,一个稍好一点的炼丹师或者炼器师开出的价码那是高得离谱,动则成百上千万的,吃不消!”

“呵呵,我只是想问一点事情,那血龙果的炼化也不需要他的。”巫龛一笑。

“噢,既然这样,一会让诚儿跟同儿带你去找他吧。记住那炼丹师的脾气非常的暴躁,不要惹怒于他,否则我们乾元门可留不住啊。”乾元小心的提醒巫龛,巫龛微微点头。

“我也去!”一旁的乾芯倒想看看巫龛找那炼丹师到底要做什么事情,所以要求的说道。乾元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默认的点了点头。

巫龛这才站起冲乾元摆了摆手,乾诚跟苟同以及乾芯带着巫龛缓缓走出了餐厅,然后绕出了府邸,跃步向乾元城西侧的竹林而去。一路上乾诚跟苟同都在询问巫龛到底想做什么事情,只是巫龛闭口不答,最后才问两人说道:“你们乾元城每年给那炼丹师的费用是多少,还有那炼丹师叫什么?”

乾诚一叹说道:“那炼丹师叫做非粥,是一个低等的炼丹师,但没有办法炼丹师本就稀缺,即便是这样低等跟脾气火爆的家伙,还是有许多中等门派急需的,很抢手。当年请他来乾元城我父亲可是没少扔钱啊,那时候大罗门也在跟着我们抢,最后以每年三十枚高等源力晶石,一百枚中等源力晶石跟二十万的金币才将他拉拢到我们乾元城,想想都肉疼。”

“那就是糟粕一个!好端端的血龙果就被他炼了五颗,浪费!”苟同接话道,“他奶奶的,在乾元城就属他过得最潇洒,虽然隐居在这竹林当中,但夜生活却他妈的非常丰富,我好几次都能够在宁馨楼看到这个老东西左拥右抱的,那形象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流氓,哪里有半点炼丹师的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