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乾诚跟苟同还在那里颤抖,巫龛一把抓起一个,施着源力飞纵而去。

巫龛带着乾诚跟苟同,绕出了苍茫山脉甚至连巫家村都没有驻足,就直接赶回到了乾元城,一脸风尘的回到自己的住处。霜羽等几个丫头看到主人跟乾诚等人如此的模样,均准备了洗澡水,让他们清洗。

三个人轮流清洗了一番,又换了件干净的衣物,这才同坐在巫龛的房间里。

几个丫头识相的退了出去,巫龛这才说道:“乾诚苟同,苍茫山脉里发生的事情你们最好不要跟乾元门主说。”

“……我敢说嘛,如果那件事情让我老子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乾诚倒吸了一口凉气。

苟同也苦闷的说道:“要是师父知道那样的事情恐怕得暴跳如雷吧,我们还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希望阿天保佑,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天不知,地不知最好。”

“我倒不是怕乾元发火,我是怕他吐血!”巫龛呵呵一笑说道:“对了,休息一天的时间,明天跟随我去一趟乾元城的酒楼里去消遣消遣。”

“你的心还真大!”乾诚跟苟同一脸的愕然。

就在三人谈论的时候,乾芯从门外闪了进来,一眼落到巫龛的身上,脸上更是挂上一沫的惊色,“你,你晋级到了战王级别!”

“大惊小怪的。”巫龛冷眼望着这位乾家大小姐,“你来有什么事情?”

“我……我听说你们从苍茫大山回来了,就来看看你的情况。”乾芯瞪了一眼巫龛随即才将目光落到自己的哥哥跟师兄苟同的身上,又是一派的惊讶:“你们也战王了……”

乾诚跟苟同纷纷点头,但还没有众苍茫大山里发生的事情中缓过劲儿来,脸色上有一点灰暗。

乾芯问道:“你们都封印了什么妖兽源魂?”

“这个嘛我封印一只三百二十年的风狼!”苟同说道:“你哥哥呢,封印了一只三百五十年的青牙豹。”

“巫龛呢?”乾大小姐最关心的还是巫龛,搞得乾诚这个哥哥跟苟同这个师兄一脸的沮丧,同时站起了身,剧烈的摇了摇头,紧接着两个人都是哀然的一叹,然后用圆瞪的牛眼扫了一下巫龛,同声说道:“你自己问,我们去睡觉!”

说着两个人悻悻的走了。

乾芯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

巫龛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说道:“我封存一只铁臂猿,现在有一点困顿想要睡觉,乾大小姐你是不是考虑离开一下,以免打扰到我。”

“哼。”乾芯一跺脚,留给巫龛一个哀怨的眼神,嘴角喃喃的说道:“不就是一个铁臂猿嘛,撑死了也就三百年,傲什么傲,哼!”一边说着一边退出了巫龛的房间。

巫龛也懒得理会这个大小姐,说是睡觉,实际上是想修炼一番,看看采摘下来的灵火能不能够给他带来莫大的收获,虽然前段时间也已经试过,但没有一点的迹象,让巫龛非常的纳闷,这等天材异宝总该有用的吧,否则也不会被那些人抢破脑袋都想继续抢的。

运转体内的先天庚金罡气,游遍全身,精神力高度集中,毅然去触碰那封存着灵火的石头。跟上次一样依然没有任何的活动迹象,庚金罡气的运转非常的正常,没有因为灵火在体内而有任何的加持,这让巫龛非常的苦闷。

运转了一遍,巫龛就结束了,感觉还很精神,就独自走出房间,来到他专属的练功场所。此时天已经渐渐漆黑下来,巫龛将一丈杀幻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中,这一丈杀原本就一千五百八十斤的重量,如今缩减到一千五百斤的地步,不过用着还算趁手。巫龛决定练练九段枪决,挥舞着一丈杀挑刺贯穿起来,非常的畅快,兴奋处,随手向前一送那一丈杀,同时运转自己身体里的庚金罡气,顿然感觉到脑体里青黑色石头传来一点共鸣,紧接着一道烈焰竟然从一丈杀中涌了出来,正落到一块修炼石上。

轰!不到一秒钟的时候,那修炼石连渣子都没有剩下一块。

啊!巫龛微微吃惊,紧紧握着那一丈杀,心里嘀咕起来,这把一丈杀竟然能够喷吐出烈焰来,看那烈焰形貌分明就是在苍茫山脉中想采摘灵火的时候,攻击自己来的那烈焰,虽然力量上弱了许多,但这枪劲伴随着烈焰,却非常的强悍。

巫龛又试了几次,感觉到磅礴的火劲从一丈杀中涌动出来,非常的高兴,虽然这一次去苍茫山脉没有找到一只合适一丈杀的妖兽封印,却意外让一丈杀拥有烈焰的属性,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啊。

突然巫龛的脑海里灵光一闪,这一丈杀炮制出来的烈焰如果用来炼丹跟炼器应该可以吧,自己没有火源属性,即使有了珍贵的材料也不能够将血龙果等炼成丹药,如今这一丈杀里的火焰似乎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嗯,日后碰到炼丹师或者炼器师一定要确认这火焰的效果。

舒心的收了自己的一丈杀,巫龛这才重新回到房间,休息了起来,直到第二中午才起来,肚子的确有一点饿了,正巧乾诚跟苟同还有乾芯同时进来。

巫龛说道:“走吧,去酒楼!”

乾元留给巫龛的两个侍卫都没有跟着,毕竟他们的实力也不强,巫龛跟乾氏兄妹还有苟同来到了九翎鸟商会方大掌柜开的酒楼,要了一个包间,叫了一些可口的饭菜,便吃了起来。巫龛是地地道道的大胃王,一阵风卷残阳,看得乾芯直皱眉头,瞪了一眼巫龛,随即低声对乾诚说道:“哥,他封印的铁臂猿有三百年吗?”

“……”乾诚一皱眉头说道:“他没跟你说的。”

“他就说封印了铁臂猿,其他的没有说,我也不高兴问他。”乾芯幽怨的望了一眼巫龛,哼道:“怕是因为只封印了一个低级的妖兽没脸说呢。”

乾芯的声音很大,是故意说给巫龛听的,但巫龛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着自己的狂吃。

乾诚跟苟同心里连连苦笑,心里暗道,他是不好意思说嘛,他是怕说出来吓你大小姐一跳!眼见乾诚跟苟同没有想说的意思,乾芯焦迫的问道:“说啊,我又不会笑话的。”

苟同差将点刚刚塞在嘴里的鸡腿吐了。

“你看那家伙的吃相就知道他是一个妖兽,三百年?你在前面在加一个一,连起来一起读。”苟同夸张的望着乾芯说道。

“一,一千三百年!”乾芯惊愕的合不拢嘴。乾诚拍了拍自己妹妹的后背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傻妹妹啊,别惊讶,我们都已经被他弄得麻木了。”

就在这时候,方大掌柜突然从门外进来,手里端了一杯酒,笑眯眯的说道:“哟,难得啊,乾家少主,大小姐,苟同,还有巫龛兄弟都在这里,来,我敬大家一杯。”

众人都清楚这方大掌柜是深藏不露,在这乾元城谁都要给分薄面,他能够来这里敬酒的确是给够了这些人面子,均端起酒杯一饮而进。只有巫龛擦了擦嘴,望了望方大掌柜,缓慢的将酒饮下,方说道:“方掌柜,你不来我还要找你呢。”

方大掌柜坐到桌前,一笑说道:“巫兄弟找我有什么事情?”

巫龛笑道:“你们九翎鸟商会应该做其他的生意吧,我今天来是想跟你们合作一下,顺便买点东西回去。”

“噢,说来听听!”方大掌柜满脸的笑意,心里却非常的惊讶。当日他看到巫龛的时候,还认为是一个平民,这才多久没见竟然已经提升到战王初期的水准,这成长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如果不是因为这方大掌柜是一个老江湖,估计脸色将会非常的难看。“我九翎鸟商会无论是武器,药材,酒楼,衣绸等等各个行业都有涉猎,不知道巫兄弟有什么要跟我们合作的?”

巫龛从怀里聚出在苍茫山脉截杀者那里获得高等级源力晶石,随手甩在桌子上说道:“这东西你们收购吗?”

方大掌柜不用拿在手里,只需要望一眼就知道这些源力晶石的成色,“自然收购。巫兄弟想将这些东西卖给我们商会?”

“嗯,价钱方面你看看如何?”巫龛淡然的说道。

“这个嘛,看这些源力晶石的成色应该是高等的晶石,现在高等晶石的价格都在一万左右的金币徘徊,你桌面上有十颗,我给你一个虚高的价格一枚一万二,十二万金币,你看如何?”方大掌柜的确没有想占巫龛便宜的想法,一万二的价格实际上已经有一点高了,转手的话加上其他费用,甚至还赔了一点,但看到巫龛这么迅速的成长,方大掌柜是有心拉拢,损失点金币那不算什么,所以才报出如此的价格。

“那么中等的晶石怎么说?”巫龛继续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