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乾诚呲牙咧嘴的嘀咕道:“第一次看到人类和铁臂猿比力气,真是一个怪物。”

“想跑?”

嗤笑一声,巫龛伸手抓住了这只铁臂猿的脚腕,身体一用力便将这只铁臂猿的身体轮了起来,然后再狠狠的砸在了土地,石头树木,和闪山壁上。

嘴里发出绝望痛苦的吼叫和梗咽悲鸣声,一只一千三百年的铁臂猿被巫龛硬生生的砸成一堆肉泥。

一团灰色的铁臂猿魂魄从铁臂猿的头部飘了出来。

伸手抓出铁臂猿的魂魄,巫龛盘膝坐在地上将铁臂猿的魂魄放在了额头上开始吸收。

狂暴,嗜血,各种负面情绪和幻象,记忆,猛烈的冲击着巫龛的灵魂,巫龛的精神力虽然很强大,但是在这只修炼了一千三百年的妖兽魂魄面前还是渺小了一些。

在这个时候,巫龛终于明白为什么都说一旦吸收妖兽魂魄失败就会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机器,那是因为一旦吸收妖兽的魂魄失败,源修士的灵魂就会被妖兽的魂魄冲散,吞噬,融合,然后被妖兽的魂魄影响,彻底的变成妖兽行为的本能。

虽然一千三百年的妖兽魂魄还不是巫龛现在的灵魂力量能够对抗的,但是巫龛既然敢吸收这只妖兽的魂魄自然是有他的办法。

将自己的灵魂力量全部的收回,隐藏在青黑色本源石的深处,任那铁臂猿的魂魄在自己的源力空间中来回的冲撞,对它丝毫不予理会,任由青黑色的本源石去处理这只妖兽的魂魄,隐藏在青黑色本源石中的巫龛灵魂守住自己的灵魂本源不受那妖兽魂魄冲击的影响

不出巫龛的意外,在强大的妖兽魂魄,对青黑色的本源石来说也只是食物而已,巫龛这只铁臂猿的魂魄如何在源力空间中冲撞,巫龛直视努力的保持住自己的灵魂本源不受这妖兽魂魄的影响,慢慢的,这只妖兽的魂魄越来越弱,被青黑色的本源石快速的吸收,直到将这只铁臂猿的魂魄全部炼化吸收,与青黑色的本源石融为一体。

“砰!”

在将这只铁臂猿的所有魂魄吸收以后,青黑色的本源石散发出耀眼的青黑色光芒,然后一闪而逝,但是巫龛却知道自己跟以前不同了,那本源石仿佛是春蚕经过了一次进化,表面上的金属光泽更加的明亮。

在乾诚和苟同焦急的等待了几个小时以后,巫龛终于睁开了双眼,跟苟同和乾诚成为战师源修士以后的感觉一样,巫龛觉得整个世界都比以前更加的明朗,这就是晋级所带来的快感。

“成功了!”

苟同和乾诚二人发出了一阵欢叫声,几个时辰的等待,对两个人来说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虽然对巫龛十分的自信,但是以巫龛战将的级别去吸收一只一千三百年的妖兽魂魄,还是让两个人有些担惊受怕,担心巫龛抵挡不住妖兽魂魄的冲击。

看了乾诚和苟同一眼,巫龛的身体慢慢的漂浮在了半空中,成为战师级别的源修士以后,就可以短暂的飞行了,虽然每一次的飞行时间很短,大约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而且还十分的消耗源力,但是对源修士来说这也是一个很重要能力,至少在战斗的时候身体更加的灵活了。

“轰轰!”

就在巫龛练习飞行技巧的时候,大地突然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震动,在巫龛等人的不远处,一座山峰中突然喷涌出大量的岩浆,黑色的浓烟冲天而起,只是一会的时间便遮掩了整个天空,苍茫森林的天色顿时一案,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火山爆发?”看到眼前的这个景象,巫龛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用好奇的目光望着远处正在喷发的火山。

就在这时,一股狂暴,霸道的气息在火山处冲天而起,然后一闪而没。

正在练习飞行的巫龛被这股气息冲击的一个跟头从半空中载了下来,赫然的望着火山爆发的方向。

苟同和乾诚也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两个人对望一眼口看向巫龛,乾诚说道:“好像是有什么宝物在火山爆发的时候冲了出来。”

有宝物,那还等什么?三个人对望一眼后,不用商量的同时向火山爆发的地点跑去。

当巫龛三个人来到火山爆发的地点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将近一百人,散乱的站在各处,其中就有前段时间巫龛三人遇见的那些秦家人,可见这苍茫山脉的源修士还真是不少呢。

不过所有的源修士现在都在望向一个地方,那就是在火山的边缘处,漂浮在半空中的一缕白色透明,还在跳动的小火苗,这小火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和天地融为了一起,永远的不息不灭。

“先天本源神火?不,不,这不是先天本源神火,而是一只远古火系神兽在死亡后,身体里的所有火系能量都集中在妖魂之中,在火系能量充裕的地方经过亿万年的演变之后才能修成的一种灵火,真是见鬼了,在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东西?洪荒大陆恐怕要大乱了,为了这这东西就是战神即便的源修士也会大打出手,不过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降服,即便是战神想要降服这种灵火,也要废上一番功夫,而这里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降服这种灵火。”看到半空中那漂浮的火焰,乾诚脸色大变的脱口说道。

源力战士4

第一章:灵火出世

看到半空中那漂浮的火焰,乾诚的脸色大变,一侧的苟同看到这样的情况,则更是全身发软,腿肚子有一点打颤。这种传说中的灵火一经出现,定然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不过苟同却不是因为这些事情而颤抖,是因为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如此神物激动所至。

三人中就属巫龛最平静,只是那平静的双眼中却泛起一层深幽的光芒。

“这等宝物竟然在此出现,如果真能够获得,那将是多么欣悦的事情。”乾诚说完便剧烈的摇了摇头,心里非常清楚这等神物别说是他这种级别的水准,就连战神级别的想要获得都需要费一番的周折,只能够吞了吞口水。

“做人还是现实一点为好。”苟同也咽了咽口水,说道:“即使这种宝物没有人争抢就凭咱们的实力想获取,那也是在做梦,况且乾诚你有没有看到那一百多号人都在瞪着眼珠子觊觎那宝物呢,不过他们想获得也非常的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乾诚将目光落到那一百多号人的身上,嘴角顿然深吸了一口冷气,那一百多号人除了秦家的人外,竟然还有金罡宗以及青莲宗的人,这乾州的三大势力竟然齐聚在一起,恐怕都是为了这灵火而来的。虽然跟那些人还有一段的距离,但乾诚却能够看清楚每一个人的相貌,越看越是心惊,秦家的人他们早就见过,但让乾诚感觉到意外的是,金罡宗竟然来了大约三十人,而且带头的赫然是金罡宗里的副宗主司徒格。

这司徒格可是战帝级别的源修士,手里的源器更是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刃,跟随在司徒格身边的十二护卫那都是金罡宗里的精英,据了解应该属于战王后期的水准,而除了这十二个护卫外,还有三个达到战皇级别的人物。

乾诚将目光从司徒格等人的身上错开,注视着另一伙人马。另一伙的人便是青莲宗的人,也是三十几个,为首的一个青黑色的长袍飘飘扬扬,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威压,四五十岁的模样,但面容开阔,不怒自威,这人乾诚也认识,是青莲宗的二长老罗逸,而跟随在这二长老身边的人也非同一般,至少随便扔到他们乾元门都够受的。

乾诚也算是一门少主,而三大乾州的宗派也会经常跟他们乾元门有一些来往,当然就算给乾诚的老子乾元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这三大宗派较劲的。

可以说只要这三大门派里随便派出一个副宗主,也能够将乾元门灭了,在洪荒大陆这就是铁的规则。深深的吸了几口凉气,乾诚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苍茫山脉中竟然能够将三大向来不和的门派聚积到一起,甚至没有一点的冲突,而且这些人的目光都在直直的观望着那空中飘浮的灵火。

除了这三大宗派的人外,还有一些散修的源修士,不过这些源修士都统统保持跟三大宗派几百米的距离,他们很清楚眼前的情况非常的复杂,尤其知道这三大宗派本就不和,如今能够静静的在这里观看那灵火,无疑是因为这灵火太过珍贵的缘故。

乾诚自认为就算是这些散修的源修士他们都惹不起,随即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说道:“这里不能多呆,我们还是走吧,免得惹来一身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