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元气随着一呼一吸之间进入了胸腹,然后快速的融进身体里的先天庚金罡气中,然后涌进眉心中的那青色石头中,在从石头里涌出流变巫龛的全身,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大循环,同时随着巫龛的每一块肌肉奇异的蠕动着,一些先天庚金罡气被融入了巫龛的肌肉和骨骼,还有五脏,强化淬炼着巫龛的每一个细胞。让巫龛的身体变的更加恐怖。

坐在草地上的巫龛这是猛然睁开了双眼,沉声对身边的苟同和乾诚说道:“有人朝我们这边来了,看起来人还不少。”

听到巫龛的提醒,苟同和乾诚也睁开了眼睛,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但是两个人过了好一会才发现有人朝自己这边走来。

微微皱起了眉头,不久后,巫龛三个人就看到一行人来到了这处空旷的草地上。

十三个人,四个战师,四个战王,两个战皇,还有两个女性源修士,不过这两个女性源修士的级别不高,只有战将的级别,并且还是丫鬟或者是侍妾的身份。

之所以会这么说,因为这两个侍女明显的是在伺候这一个二十多岁,相貌英俊但是眉心间有些阴狠之色的少年。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战师或者是战王,甚至是战皇都是这个少年公子的侍卫,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中间的这个少年。

唯一不同的则是一个骨瘦如柴,紫色面孔的老者,即便是巫龛在看到这个老者以后,都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看到这个骨瘦如柴的老人,巫龛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绝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甚至有一种这个老人可以轻易击杀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巫龛很不舒服,也暗自警惕,这是一个战帝级别的源修士,绝对是巫龛现在不能招惹的存在。

这一行人来到这个空旷之地以后,看都不看一眼巫龛三个人,只是在眨眼间便打起了一个绣着各种漂亮花纹,四边都是绣着纯金线,帐骨都是玉石支起,正面是一个一尺多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秦”字,甚是豪华奢侈的巨大帐篷,然后恭敬的请那个脸色阴狠的少年走了进去,当然还有那伺候少年的两个侍女。

这一行人的一系列举动看的巫龛三人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妖兽出没的苍茫山脉,在这种地方还摆出这种排场,巫龛对此真的是有些无语了。

轻轻的来到巫龛的身边,乾诚异常小心的轻声说道:“这我们乾州最大的家族,秦家的人,那个像少爷一样的少年应该是秦家的少主,听说修炼的天赋非常高,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将源力修炼到了战王级别。”

“秦家?”听到这两个字,巫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觉。

就知道巫龛不会了解秦家,乾诚继续说道:“我们乾元门在乾州算得上是中等门派或者说势力,但是乾州的真正掌权者是三个超级势力,一个金罡宗,一个是青莲宗,还有一个就是秦家,秦家的势力十分的强大,就算是在整个洪荒大陆,也算得上是一流家族,而且听说秦家有一个老祖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战宗级别的源修士。一个家族有一个战宗级别的源修士,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乾州如果不是这三大实力互相逐鹿,早就没有我们这些小门派的生存之地了。”

战宗级别的源修士,听到这几个字,巫龛双眼冒出奇异的光芒,战宗,绝对是巫龛现在招惹不起的存在,但是这却不代表巫龛以后也招惹不起,对这一点巫龛十分的自信。

而且不用乾诚解说,巫龛也知道这秦家是多么的强大和恐怖,一个少爷出行,身边竟然带着如此庞大的护卫力量,甚至这其中还有一个是战帝级别的源修士,这已经让巫龛很清楚了这个秦家的可怕。

正在乾诚小心轻声的对巫龛讲解秦家情况的时候,在秦家的那边走来了一个战王级别的源修士。

来到三个人不远处,这战王就像是在赶几只苍蝇一般的开口说道:“这里我家少主占用了,你们三个快点滚开。”

听到这战王的话,唯恐巫龛发怒的乾诚连忙拉了一下巫龛的衣襟,然而让乾诚感到意外的是,巫龛不仅没有发怒,反而站起身来说道:“既然是秦家来到了这里,我们兄弟三人自然不敢打扰,这就离开。”

仿佛巫龛三人的离开时天经地义一般,这战王点了点头后转身就像帐篷的方向走去,完全不去理会巫龛三人。

当巫龛三人离开后,只有那骨瘦如柴的老人疑惑的望了一眼巫龛,却是没有看出什么,然后沉默了下去。

却不知道,这老人的一眼,已经让巫龛的后背流满了冷汗。

当离那些秦家的人很远以后,巫龛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眯着眼睛低声道:“秦家?我们以后还会打交道的。”

苍茫山脉的深处,上演的永远是吞噬与被吞噬,猎杀和被猎杀。

距离遇见秦家的人已经过去了七天,在这段时间里巫龛三人又猎杀了几只妖兽,其中两只妖兽的魂魄被苟同和乾诚吸收,再次壮大了两个人的灵魂力量。

除此之外还遭到了三次截杀者的袭击,不过最后的结果和那第一次截杀三人的截杀者一样,成为了被截杀者,让三个人的腰包又丰满了一些。

唯一遗憾的是,巫龛想要吸收的千年妖兽和兵器一丈杀所需要的器魂还没有着落,让三人不得不在苍茫山脉继续寻找。

“吼!”

就在巫龛三人准备休息是,一声吼叫吸引了三个人注意。

“这好像是一只成年铁臂猿的叫声。”听见这声吼叫,乾诚在一边说道。

“铁臂猿?”这种妖兽巫龛知道,是一种猿猴类的妖兽,身形高大,动作灵活,力大无穷,可以生撕比自己级别高的妖兽,一双手臂不仅力大无穷,而且还刀枪不入,异常的难以对付,一般的妖兽都不愿招惹铁臂猿这种妖兽。

“走,我们去看看这只铁臂猿是多少年的妖兽,如果超过一千年,那我的妖兽魂魄就有了着落了。”回忆了一下关于铁臂猿的资料,巫龛高兴的说道。

既然巫龛对这只铁臂猿有兴趣,苟同和乾诚二人自然不会有意见,连忙跟在巫龛的身后向铁臂猿吼叫出走去。

“撕!”

一只一丈高的白纹巨虎妖兽在一只足有将近三米高的铁臂猿那粗壮有力的双臂之下被生生的撕成两半。

一把抓住这只白纹虎的魂魄吞进了肚子里,铁臂猿开始血食这只白纹虎的血肉。

对突然出现的巫龛等三个人类,铁臂猿只是继续进行自己的进食,只要不打扰自己,铁臂猿是不会去袭击这些在它眼里十分弱小的人类的。

作为一只已经在苍茫山脉修行了一千三百年的妖兽,铁臂猿已经见过很多的人类,但是没有一个人类胆敢招惹它,遇见它以后全都是绕道而行,使得在这只铁臂猿的思想里,人类是弱小的蚂蚁,而且杀死人类没有魂魄可以吞噬,所以铁臂猿对人类没有一点的兴趣。

可是这次铁臂猿的想打显然是错误的,在看到了这只一千三百年的铁臂猿以后,巫龛就已经决定猎杀这只妖兽,吸收他的魂魄进行晋升级别。

“这是一只一千三百年的妖兽啊,巫龛,我看是算了吧,我们找一只一千年的妖兽,这样能偶安全一些,以你现在的级别,就是吸收一千年妖兽的魂魄都很危险,这只一千三百年的妖兽绝对不是最佳的选择。”看到这只长相狰狞的铁臂猿,乾诚吞了一口唾液以后有些艰难的说道。

摇了摇头,巫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乾诚和苟同说道:“就是他了,这只一千三百年的铁臂猿我很满意,听说这铁臂猿双臂力大无比,成年铁臂猿的双臂更是拥有十万斤的巨力,而且浑身刀枪不入,我到是要看看究竟是他强一些还是我强上一些。”

说完,巫龛不在理会两个人,飞身而起一脚踢向了这只正在进食的铁臂猿,在那铁臂猿微微疑惑的眼神中,巫龛的一只脚已经踢在了铁臂猿的腹部。

“砰!”

铁臂猿那庞大的身躯被巫龛一脚踢的凌空而起,狠狠的撞在了不远处的山壁上,整个身躯陷入山壁足有十米深,可见巫龛这一脚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而铁臂猿那强悍的身躯也让巫龛十分的感叹,不愧是出了名的刀枪不入铁臂猿。

“吼!”

被它认为十分弱小的人类踢了一脚,而且还如此的狼狈和疼痛,铁臂猿异常的暴怒,凶狠的望着巫龛,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不要看这只铁臂猿的身躯异常庞大,但却灵活的很,不过想要击杀巫龛这个人类,铁臂猿并没有打算发挥它灵魂的特长,二十直接的伸出双手抓向了巫龛,想要将巫龛这个人类撕成两半,这也是铁臂猿最喜欢击杀猎物的方式。

然而当这只铁臂猿的双臂被巫龛的双手挡住之后,这只铁臂猿惊恐的发现,这个在他眼里弱小的人类竟然要比它的力气还要大,从来都没有遇见过比它力气更大的敌人,铁臂猿在这时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妖兽的本能,让这只铁臂猿想要挣开巫龛的束缚转身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