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的行为和话语,向巫家村的所有人证明了,他们的巫龛真的成为了一个源修士,老一辈的族人们是狂喜,而年轻一辈的族人们望向巫龛的目光则更加的崇拜了,他们的龛哥还真是无所不能,几天没见就成了洪荒大陆上最高贵的源修士了。

望着巫龛手中突然出现的长枪,洪腾眼中闪现过一丝贪婪,源器啊,他这个战师源修士还都没有了,看到洪腾的这个眼神,乾诚和苟同同时摇头,心想这个人真是不可救药自己找死。

“杀!”一抖手中的一丈杀直指洪腾,巫龛向巫家村的人下了命令。

听到巫龛的命令,巫家村的族人们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洪腾身后的那些源修士,战师几倍的源修士他们对付不了,战将一下么,这些巫家村的族人还不放在眼里。

一丈杀像一条毒蛇一般的刺向了洪腾,洪腾一阵惊诧后,狂吼一声的挥起手中的长刀劈向了巫龛,洪腾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的那些兄弟和手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巫家村了,但是身为战师级别源修士的洪腾却不认为巫家村有谁能够拦得住自己,不过在离开之前,眼前这个年轻人手中的源器却必须要夺走,有了这件源器,无论今天的损失又多大都是值得的。

长刀和一丈杀对在了一起,洪腾突然发现就像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手中的长刀变成了碎片。而那枪影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洪腾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招之中被一个比自己第一级别的源修士给杀死,洪腾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的力气好大。

“砰!”

被巫龛一枪扫在身上的洪腾变成了漫天的碎肉,可以想象巫龛这一枪的力气有多么的强大和恐怖,要知道巫龛可是没有使用一丝的源力。

这场并不公平的战斗很快就结束,对巫家村族人的战斗力有些了解的苟同和乾诚根本就没有插手的想法,没有了那个战师源修士,剩下的这些人在上千巫家村族人的手下,塞牙缝都不够,又怎么能够掀起哪怕是一点点的浪花?

不过苟同和乾诚心里也是很兴奋,如果他们要是晚回来一步。巫家村要是出了什么状况,那巫龛不发疯才怪。

巫家村的议事大厅中,老村长和几位族里的老人,巫龛的父亲巫莽,还有巫刚和巫蛮这对巫家村青年一代的代表,将巫龛紧紧的围在中间,询问着那洪腾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得到了无可能的肯定回答后,大厅里的人全都发出了一阵欢呼声,老村长吧唧这旱烟袋,脸上的皱纹再次笑成了狗尾巴花,满俩的自豪,终于在自己当村长的这段时间里,巫家村出现了一个源修士了,可以对祖宗有个交代了。

想起这个事情,老村长就想起了黎家村的那个黎小柔,黎家村的那个老不死的当初因为自己的孙女成了源修士而想要和巫龛解除婚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我们的巫龛也成了源修士,这回那老不死的孙女恐怕要配不上我们的巫龛了。

最让老村长气不过的是,你黎家村的老东西竟然搞出一个孙女被源修士带走当学徒的事情,哼哼!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老村长又起能不明白?

想到这里,老村长心想,如今巫家村也有源修士了,也就不用惧怕黎家村的那个黎小柔,是不是给黎家村的人一点教训,让他们把他们的那个宝贝孙女赶快送给来给巫龛当婆娘?

在巫家村的议事大厅里,巫龛究竟是如何成为源修士的事情自然是巫家村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在父亲的询问下,无可能将在乾元门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下,然而郑重的说了关于启源洞的事情,特别是启源洞的危险。

当这些族人听到竟然还有启源洞这种神奇的地方之后,都发出一阵深深的叹息,可也知道这启源洞绝对不是什么人能够随便进的。

听到巫龛说出了关于启源洞的事情以后,巫蛮和巫刚这两个巫家村青年一代最出色的族人眼中都露出了狂热的光芒,显然启源洞的诱惑对他们来说有多么的巨大。

如果有可能,又有谁不想成为一个源修士呢?

第八章巫家村的希望

“巫龛,你说我们族里,还有没有人有希望能够进入启源洞?”巫龛的父亲巫蛮莽,盯着巫龛问道,显然能够成为源修士对巫莽来说也是一个难以抵御的诱惑。

听到父亲的话,巫龛想了想以后说道:“父亲,对于启源洞里的情况我多少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现在又一个难题我还没有解决,但是我想这个难题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不过这要给我一点时间,如果等到我解决了这个难题,巫家村里只要是将三皇炮锤拳修炼到先天境界的人,都有希望可以成为源修士。”

“什么?只要将三皇炮锤拳修炼到先天境界就可以有希望成为源修士?”听到这句话以后所有人都震惊了,这是什么概念?这岂不是说巫家村里的大部分族人都有希望成为源修士?

要知道,现在的巫家村可是所有人都在修炼三皇炮锤拳,包括一些年轻的女人,如果是巫龛在上一世的世界,想要将内家拳修炼到先天境界,没有好的师父和拳法,没有好的天赋和刻苦的修炼是没有希望的,可是在洪荒大陆这个世界,天气元气的浓郁使得这个世界的人身体要比上一世的人强上十几倍,在这个世界的一个最普通的人,如果去巫龛上一世,绝对是一个修炼天才。可见这个世界的人身体他要比巫龛上一世的人强上多少,所以将三皇炮锤拳修炼到先天境界对巫家村的人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难度,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

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以后,老村长眨巴眨巴那浑浊的眼睛,两眼一翻就那么直挺挺的晕了过去,对老村长来说,巫家村能够出现一个源修士已经是一件十分幸运并且令他满足的事情,这整个族人全都成为源修士,老村长可是连做梦都没有想过。

所有人都用一种期盼和兴奋的目光望着巫龛,真诚的希望巫龛能够早一日解决那个所谓的,该死的难题。巫刚和巫蛮这两个巫家村男青一代的代表,望向巫龛的目光,已经经将他们心目中的神将巫龛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和巫家村的人一起呆在议事厅的苟同和乾诚相互对望了一眼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将所有的族人都变成源修士,这怎么可能?

就是那些因为遗传的原因,家族里的子弟成功觉醒源力空间几率很大的家族,也达不到所有的族人都变成源修士,能有三分之一就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全部这两个字,绝对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想,除非他是一个疯子,但是巫龛是疯子么?

苟同和乾诚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起身来,巫龛望了一眼所有的族人说道:“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如果泄露出去,巫家村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