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拍了一下巫龛的脑袋,巫莽嘴里发出一阵欢快的‘啧啧’声:“你这个傻小子还真幸运,小时候给你预定的婆娘竟然成了一个源力战士,这可是我们苍茫山脉脚下几十个村庄部落上千年来唯一的一个源力战士,就被你小子这么幸运的碰到了,听说那女娃娃不仅是一个源力战士,而且长得还很标致呢。”

说道这里,巫莽伸手狠狠的扯了扯自己坚硬的胡须:“恩!还是老村长说得对,那女娃娃还是尽快娶回来的好,不然以后说不准要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还是娶回家里先生上几个娃娃保险些。”

被巫莽拎在手中向村子里走去,巫龛翻了一个白眼,自己从小就被自己的父母在邻村定了一个所谓的娃娃亲这件事情巫龛是知道的,不过巫龛从来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而已。

怎么突然间就要让自己去娶媳妇了?巫龛仔细的想了想,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丫头今年好像刚满十二岁吧?十二岁就要取回来给自己当媳妇,这还是一个孩子啊,自己下得了手么?按照这个世界的规矩,女娃子不是十四岁才算成年么?

被巫莽拎到村子里时,在村子的中央已经聚集几十个族人,看到被巫莽拎在手中的巫龛,这些族人全都大笑起来。

“巫龛这娃娃虽然有些呆傻,但是运气还真不错,听说黎家的那个丫头可是水灵的很。”

“不错,不错,最重要的是那女娃娃还是一个源力战士,一个普通人能够娶到一个源力战士当婆娘,真是应该感谢山神呃恩赐。”

“嘿嘿!黎家那些人现在应该后悔的要吐血了吧?村子里上千年才出现的一个源力战士,竟然要眼巴巴的送给我们村落当婆娘,他们应该很不甘心呢,哈哈!”

“哼哼!等到巫龛这傻小子娶回黎家的那个女娃娃,我们村里出了拥有巫龛这个小怪物意外,又有了一个源力战士,倒要看看那些强盗们还敢不敢在来我们村子里。”

听着这些村名不住的夸奖自己的儿子和即将进门的儿媳妇,巫莽的高兴的咧开大嘴呵呵傻笑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巫龛的脑袋,表达着自己兴奋的心情。

狠狠的吸了一口老烟,老村长眯着眼睛慢吞吞的说道:“不要光想着好事,黎家的那个老家伙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将他那宝贝孙女嫁到我们村落里来。”

将烟斗在一块石头上用力的敲了几下,老村长那慈祥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狠辣和狰狞:“哼哼!无论黎家的那个老家伙愿不愿意把孙女嫁过来,但是他们也不能破坏了苍茫山脉的规矩,要是敢在这件事情上推三阻四或者是想要悔婚,那就是对我们巫家村的最大侮辱,如果真要是这样,我们巫家村不介意和他们发动一场种族战争,来守护我们巫家村的尊严。”

听到老村长的话,在场的所有巫家村大汉们都发出一阵‘嗷嗷’的怪叫声,显然,如果黎家村的人真敢做出什么让巫家村不高兴的事情,巫家村的人不介意和他们兵刃相见,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巫家村的实力可是要比黎家村强大的多呢。

在老村长的指挥下,几十个大汉赶着十辆牲口车向十几里外的黎家村走去,巫家村的人心里也很明白,这次要娶的是黎家村里唯一的源力战士,所以彩礼足足装满了十大车,如果少了的话还真有些那不出手。

在这些族里长辈们的面前,显然是轮不到巫龛这个傻子说话,一副痴呆的表情坐在牲口车上,巫龛感觉自己有些头疼。

娶婆娘?这离巫龛的计划好像还真遥远,特别还是自己的这个婆娘只有十二岁的女娃娃,这让巫龛感觉无比的怪异。

“父亲,究竟什么是源力战士,他们很强大么?”坐在装莽货物的木车上,巫龛表情呆滞的向父亲问道。

源力战士这几个字,巫龛已经听过无数遍,但是究竟什么是源力战士巫龛却完全不知道,和自己修炼魔王练体术产生的先天罡气比起来有孰强孰弱?

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巫莽有些苦恼的想了好一会后才说道:“源力战士么,恩!意思就是说,每一个人在出生后都会有一种本源力量,这种力量有很多种,最常见的好像就是地,风,水,火四大本源力量,其余的还有什么雷,植物,妖兽什么的,在十二岁之前,如果一个人的源力空间能够觉醒,就会在脑袋里形成一个源力空间,在源力空间中形成一种叫做‘本源灵种’的东西,这种叫做‘本源灵种’的东西类似于有形和无形之间,人的‘本源灵种’无论是在属性上还是在形状上都有很大的不同,而源力战士就可以通过吸收天地元气或者和‘本源灵种’相同属性的元力来修炼壮大这种本源力量,恩!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说到这里,知道自己说的有些云里雾里的,并没有说得很明白,巫莽黑黑的脸上泛起一丝红色,有些恼怒的拍了一下巫龛的脑袋怒道:“小崽子打听这些做什么?源力战士可是极其强大的存在,每一万个人里才有可能出现一个源力战士,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离我们遥远的很,你已经过了十二岁源力空间没有觉醒,不可能成为一个源力战士的,打听这些对你没有好处。”

嘿嘿一笑,巫莽轻柔的抚摸着巫龛的脑袋,用极其少有的温柔语气对巫龛说道:“龛啊,你的脑袋从小就不怎么灵光,与其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还不如好好想一想把黎家那个丫头娶回家以后,怎么才能多生几个娃娃出来实际些,要知道黎家那女娃娃可是一个已经觉醒的源力战士,你们以后生出的娃娃很有可能也会源力空间觉醒,成为一个源力战士呢,要是你能和黎家的那个女娃娃生出几个源力空间觉醒的崽子,对我们巫家村可是太重要了。”

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巫龛望了一眼这个已经把自己当成种猪父亲,无力的耸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想说,同时也在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摆脱当种猪的命运。

用力的吧唧一口老旱烟,和巫龛坐在一个车上的老村长有些不满巫莽对巫龛的态度,出口教训道:“巫莽,我看巫龛这孩子比起以前来脑袋瓜子要灵光很多,和那些正常的孩子也相差不了多少,对一些事情有好奇心这是好事情,要是巫龛能够变的和正常娃娃们一样,巫家村的未来可就全靠这个娃娃了。”

听到老村长的话巫莽嘿嘿一笑,望了一眼表情有些呆滞的巫龛,巫莽并不觉得自己的儿子和别家娃娃有区别,只不过是脸上的表情少了一点,话也少了一点而已,比起捕猎的本事整个村子里又有那家的崽子比得了自己的娃娃?

“村长爷爷,源力战士究竟有多强大?”在父亲那里得不到答案,巫龛向老村长询问,对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巫龛抱有无比的好奇心,虽然自己没有希望成为一个源力战士,但是巫龛了解自己的性格,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一直是自己的目标,自己少不了以后要和源力战士对上,巫龛可没有永远待在巫家村当一个种猪的觉悟。

对巫龛这个在整个巫家村贡献最大的娃娃,老村长可是喜欢的很,虽然老村长并不觉得巫龛能够听懂自己说的是什么,但还是对巫龛解释道:“其实所有源力空间觉醒的人他们都一个统称叫做‘源修士’而源力战士只是源修士当中最低级的,在源力战士之上还有战将,战师,战王,战皇,战帝,战尊,战宗,战圣,战神几个级别。”

在车沿上敲了敲烟杆后老村长继续对巫龛说道“至于源力战圣和源力战神那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他们离我们实在是太遥远了,达到这个级别的源修士都拥有翻江倒海的大威能,恩!听说一个源力战皇,全力一击的力量就能摧毁一座上千米高的山峰,真是难以想象啊。”

吧唧吧唧嘴,巫龛感觉自己的嘴里很苦,源修士真的有这么强大么?那传说中的源力战神全力一击岂不是要比一颗原子弹的威力还要大?

巫龛心里很清楚,修炼魔王练体术可达不到这种威力,难道自己这个上一世的天下第一高手在这个世界真的只能当一个普通的种猪?

几十个巫氏族人赶着十辆大车走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了一个只有五百多户的小村落前。

整个村落占地大约不到百亩的山坳里,村口处立起了一道一丈多高的木篱笆。

远远的看到巫氏这一行人,木篱笆上一个瞭望台里的大汉高声呼喝道:“来的是什么人,报上名字来,为什么要来我们黎家村?”

来到村扣的木篱笆前,巫莽放声狂笑道:“我们是巫家村的族人,今天来到这里可是好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