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的巫龛三人就坐在了二楼靠窗户的桌前品尝着松元楼的美味。放下手里的筷子巫龛说道:“这里的菜好象也不比我们那里强,怎么所有人都来这里凑热闹?”

“少爷,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吃的菜,那是宋一勺的徒弟做的,想要品尝宋一勺亲自做的菜肴,那要到包厢中才可以。”听见巫龛的话,王争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这宋一勺还真有点本事,教出来的徒弟手艺就不差。”巫龛点了点头,一边欣赏外面的喧闹,一边品尝着桌上的菜肴。

端起酒杯刚想要将最后的一口酒喝下去,楼上一阵喝骂声和脚步声传了下来。将要进口的酒杯放了下来,巫龛看着三楼的楼梯口。一个长相英俊,身材修长,却满脸傲气,衣着华贵的青年在十几个身着一样服饰,手拿长剑的源力战士保护下走到了二楼。一路上碰到的人纷纷低头躲避。躲避不急的人则被拿剑的源力战士连踢带打的赶到了一边。其横行嚣张的气焰无人敢惹。一行人就这么扬扬而去。看的巫龛眉头大皱,杀机隐现。

见巫龛询问的表情,王争左右看了一眼小声的说道:“少爷,刚才带头的人是二长老的孙子展都。展都身后的人是‘悬云道场’的人。”

“哦,二长老的孙子?那个什么悬云道场又是什么东西?”巫龛不置可否的问道。

“回少爷,悬云道场是乾元门最大的道场,场主陈建良是一个王级高手。道场收徒有五百多人,在乾元城的势力十分的大。在加上有二长老的支持,更是如虎添翼。所以道场的人平时都嚣张跋扈,很少有人敢招惹。去年城北的沈大贵因为和道场起了点小冲突,结果一夜之间被灭了满门。听说家产全部被二长老的人低价购买。所以从那以后无人在敢招惹悬云道场。”说到这里,王争小心的看了一眼巫龛,见巫龛没有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用手指敲着桌子,巫龛慢慢的说道:“一个道场有五百多的门徒,且都是源力战士,这还是表面的实力。你们说要是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攻打乾元门的话,有几分胜算?”

听了巫龛的话,刘强,王争二人立时满头大汗,底着头不敢说话。因为二人明白,巫龛已经对“悬云道场”动了杀机。一旦巫龛动手,恐怕受牵连的人将会不少。虽然巫龛向二人询问,但这种事情又那里是他们这种小侍卫可以回答的。巫龛的实力两人可是清楚的很,在没有成为源修士之前就已经能够击杀一个战皇级别的源修士,何况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门主对这个巫少爷异常的信任,这让很多人都感到疑惑。

靠在椅子上,巫龛低声道:“悬云道场,陈建良,王级源修士。看来应该找个机会去会一会这个王级高手。”说完起身道:“走吧,还有很多地方我们没有去呢。”

夜晚的乾元城更是热闹,街上行人不断。而乾元城第一青楼‘宁馨楼’更是灯火通明。门前小轿马车不断。三排大红灯笼照的‘宁馨楼’一片红光增加了一些喜气。巫龛三人刚走进宁馨楼便迎来了一个风韵犹存,不到三十岁的鸨母,只看这鸨母的姿色,就知道这‘宁馨楼’绝对不会叫人失望。

看见巫龛等三个人进来,鸨母眼睛一亮,已经快要练成的火眼精精的眼睛就能看出了巫龛等三人身份不一般。连忙走上前来对着巫龛三人笑语道:“这三位公子,你们一定是第一次来‘宁馨楼’吧?要不是奴家给你们介绍几个姐儿先乐和乐和?”

看了眼前的鸨母一眼,巫龛笑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说不定我们以前来过几次,只是你忘了而已?”

“呦,不是我夸三位大爷,就凭三位大爷的风度气质和让姐儿们痴迷的长相。我眉娘敢保证见了一次就一辈子都望不了。”鸨母夸张的说道。

“哈哈”一笑,巫龛捏了鸨母那还算丰满的胸脯一下说道:“好个嘴甜的鸨母,王争打赏。”

听见巫龛的吩咐,王争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块五两重的黄金赏给了鸨母。接过赏钱的鸨母眼睛都快眯到了一起,如此大方的客人一年也遇不到几回。见钱眼开的鸨母立刻把巫龛当成了恩客。”

“大爷,你第一次来,定是没有相好的姑娘,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位怎么样?”鸨母腻在巫龛的身边说道。

“恩,听说你们这里有三个头牌花旦,就叫她们三个来伺候我们吧。”巫龛说道。

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鸨母说道:“大爷这不是为难我吗?那三个丫头早就被人预订了。大爷还是换几个别的姑娘吧?我们宁馨楼的姑娘各个都是绝色,不会叫大爷你失望的。”

说道这里见巫龛的脸色不好看,鸨母连忙说道:“大爷,要不这样好不好,我抽空让那三个丫头和大爷见个面,大爷要是看中的话,就定个时间让她们好好的伺候大爷。”

听到这里,巫龛也知道象‘宁馨楼’这种名楼的头牌姑娘,没有预定是不可能见得到的,也就不在为难这个鸨母的说道:“那就麻烦眉娘给我们找三个姿色好一点的姑娘了。”

“谢大爷了,我马上就给你们安排三个姿色上等的个姑娘。”说完就要离去。

“等等。”将想要离去的眉娘叫住,巫龛说道:“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要欣赏盼瑶姑娘的技艺,不知道眉娘能不能为我们安排?”

转过身搂住巫龛的胳膊,眉娘娇笑道:“大爷,我们盼瑶可是不单独见客的,大爷如果想要见盼瑶就要到二楼的大厅去,今天晚上盼瑶会出来见客给众人弹上两曲。不过想要到二楼,花费可是不菲哦。”

“哈哈”一笑,巫龛说道:“你只管去安排就是,其他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眉娘刚想要说什么,一边的刘强瞪了一眼眉娘说道:“我家少爷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无论多少金子,我们都少不了你的。”

吃吃的笑了两声,眉娘连忙答应一声的安排去了。老,鸨离去后,巫龛才有机会打量这个“宁馨楼”里的装饰。宁馨楼整体给人的感觉是清新明亮。毫无**靡的感觉。一楼的大厅十分的热闹,巫龛竟然还看见了几个留着长须的老头。看的巫龛摇了摇脑袋,不知道这几位老人家还有没有能力爬上这些千人骑妓女的肚皮上。

没有等多少时间,那鸨母便领着三个花枝招展的妓女来到了巫龛的身边。“宁馨楼”里的货色果然不错,随便叫个妓女姿色都可以说的上是上上之选。

可是巫龛却对这些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的女人毫无兴趣。巫龛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想要看看那被刘强和王争说的快要成仙女的盼瑶是怎么个绝色?

但是来到青楼却不找女人似呼说不过去。只好随意的叫几个了。不过刘强王争二人可是大大的高兴。三个妓女一人一个,刘强和王争二人立刻搂着自己的女人开始调笑起来。可是巫龛却发现二人虽然在和妓女调笑,但是眼睛却清明的很,耳朵也立的老高,眼珠四处乱转,显然没有被女色个迷糊住,还知道自己的任务。

看到这里,巫龛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乾元交给自己的人果然不错,能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头脑的清醒,二人已经算的上是合格的侍卫了.

“宁馨楼”的二楼要比一楼豪华的多也安静的多,能够走进二楼的人不是富商就达官贵人。大厅中摆了几排茶几。把巫龛等人安排到一个茶几前坐好,领了赏钱的鸨母欢笑着去了一楼接待别的客人了。

刘强和王争二人搂着两个妓女调笑,而陪巫龛的妓女却是郁闷非常,无论她怎么讨好巫龛,巫龛都不为所动,对他不理不采。弄的这个妓女坐在那里满是委屈的表情。

巫龛看了身边的妓女一眼,对她说道:“我们几天来只是想听一听曲,而叫你们只是应应景而已,你不用理会我,放心,走后赏钱是不会少了你的。”

听到到巫龛的话,那妓女展言一笑,对巫龛说道:“奴家就听公子的吩咐。”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心理却在骂巫龛假正经,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不过巫龛不用她伺候,到是让妓女很是高兴。强装笑脸伺候人,其实真的很累,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不用伺候还给银子的家伙,这个妓女到也识相的不在纠缠巫龛,在一边休息起来。

大厅中除了一些富商等人外,大部分都是一些源修士,其中还有几个高手。而这几个人则是刘强和王争主要的关注对象。可是巫龛在观察了几个人一眼后便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因为这几个人在乾元城虽然可以说的上是好手,可是在巫龛的眼里,他们和垃圾没有多大的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