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米高的石洞,红色而又妖异的洞壁,仿佛就这样可以走到世界的尽头,已经在洞里有了足有将近百米的巫龛除了这些没有丝毫的感觉。

可是越是这样巫龛更加的小心翼翼,细细的感受着洞内的每一丝变化。

再次走进百米之后,对周身环境异常敏感的巫龛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同,巫龛发现越往洞内走去,地下的吸力就越大,走动起来就多了一丝困难,并且洞内仿佛有一种压力,就像是沉入深海一样,浑身都有着被挤压的感觉,然而这些都不是巫龛最在意的,最让巫龛感到惊奇的是,越往洞内的深处走去,周围竟然有了一丝淡淡的精神威压,虽然这些变化都不是那么的明显,但是很显然都在增加。

五百米。

地底的吸力,周身的挤压还有那精神威压,已经明显的强烈起来,能够让人很清晰的感觉到,如果是个普通人的话,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举步艰难。

八百米。

在这个距离,就算是巫龛,也已经感到了一丝不舒服。

一千米。

巫龛已经感觉到了呼吸困难。

一千三百米。

走进洞口这个距离以后,地底的吸力,空气对身体的挤压,还有那精神威压都已经很强烈,当然了,这是对普通人而言,在这个距离,虽然对巫龛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些困难已经达到了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极限。

两千米。

走到这个距离,巫龛的脸上已经满是凝重,虽然随着各种困难的加大,但是巫龛开始能够坚持,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这个距离已经绝可以说得上是绝地。同时,竟然每过几分钟洞内就会刮起一阵罡风,威力绝对不次于源修士的风刃,也让巫龛同时明白为什么在洞内看不到尸骨。

两千五百米。

在这个距离,即便是强如巫龛,也已经感到异常的吃力,脸上带着疑惑,巫龛是在是很难想象,在这之前成功从启源洞中走出去的,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难道他们也有着和自己相同强悍如钢铁的身体和强大的精神力?

对这一点巫龛感到怀疑。

两千米。

每挪动一次脚步,以巫龛拥有二十万斤巨力的力量,仿佛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空气中的挤压完全可以将一个铁人挤压成一个铁球,如果不是体内先天罡气的防护,即便巫龛那强悍到变态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变成一团肉泥。然而这些还不是最大的困难,最然巫龛难以抵抗的是那越来越重的精神威压,拼劲全力的巫龛,已经开始在眼前产生了幻想,如果不是巫龛的意志力比钢铁还要坚硬,早就已经迷思在洞内。

很显然,一旦精神力迷失在这里,最后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

两千四百米。

“变态。”这个时候,巫龛的脑海里已经只有这两个字,这个启源洞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完的,而变态这两个人是巫龛送给在他之前成功走出启源洞的那四个前辈,巫龛是在是无法想象这四个究竟都有些什么样的能力,竟然能成功的走完这启源洞。洞内刮起的罡风更是几乎可以撕裂一切。

两千四百九十三米。

汗水如同水流一般的在身上流淌,浑身的衣物早已经被那汗水给湿透,已经连一步都卖不动的巫龛,精神已经快要陷入了昏迷,如果不是看到前方不远处就是这个山洞的出口,强如巫龛也已经想要放弃,这不是人能坚持下来的,因为他已经超出了人类能够承受的极限。

只有不到七米的距离,然而这个距离对现在的巫龛来说,困难绝对要比让一只乌龟爬七万米还要艰难。

坚持,坚持,在坚持,坚持七米。

在心里不时的告诫自己一定让自己坚持下去,生和死就在自己一念之间,走过去就是成为源修士中的一员,可以增加上千年的寿命,如果能够将源力修炼到最高级,而走不过,则是死亡。

“砰!”当他出洞口的最后一步,巫龛软软的倒了下去,在昏迷过去的最后一刻,巫龛看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水池当中,一个全部是红色的**,仿佛是血液一样的红色水池当中。

当巫龛恢复思想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来到了那个奇异的世界中,一个没有光的世界。身体如没有质量一般地悬停在黑暗虚空中,双脚下明明就是那无尽的黑暗,却踏之如有实物一般。虚空之中会突然产生一些银白色的小光点,这些光点在虚空之中产生后朝着黑暗的虚空之中飞去,仿佛那里有着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就像是所有的河流最后都要汇聚到大海中一样,仿佛直到黑暗的尽处。

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轻了,好像变得毫无重量,随后整个天地好像变成了巨大的漩涡,他被巨大的吸引力卷进了无边的黑暗。黑暗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他就像一片树叶顺着那些银色光点的洪流飘向无尽黑暗的中心。

随着那些银白色的光点漂浮着,这里只有虚空,没有时间,再次来到那块青色的石头前,看着周围产生的银白色光点被这块青色的石头吸收,到了这个时候,巫龛已经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在死亡之后来到这个世界,都是眼前这块请青色小石头的原因,但是这块石头究竟是什么,对自己与什么作用巫龛却不得而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无尽的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血红色光点,这些血红色光点越来越多,最让巫龛惊奇的这些血红色的光点竟然和那些银白色的光点结合着,或者说这些银白色的光点和血红色的光点在围绕着自己这一缕思想,互相吞噬结合,包括巫龛这一缕思想。

最后,银白色的光点,血红色的光点和巫龛那一缕思想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杂色小球,然而让巫龛有些惊恐的是,和自己最后一缕思想结合在一起的小球竟然在慢慢的靠近那块青黑的的石头,就像是一滴水渗近了泥土中,和那个青黑色的石头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当巫龛的思想小球和石头彻底融合的那一刻,青黑色石头散发出强烈的光芒。

启源洞最深处,一个大约有百十平米,十几米深的一个血红色水池中,巫龛的身体正漂浮在那里。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水池,水池中的那些红色**散发着血腥气,但是在这血腥气中又夹杂着强力的草药味。

而这个时候的巫龛,浑身的肌肉都在蠕动着,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做出各种动作,一些血红色的**更是通过口鼻进入到了巫龛的身体之内。

如果了解的人在这里看到巫龛,一定可以发现昏迷中的巫龛正在本能的修炼魔王练体术,并且疯狂的吸收着这水池内的那些**的能量。这些血红色的**,就像是巫龛平时所泡的那些药汁,被巫龛本能的吸收着。

启源洞外,乾诚和苟同神情异常沮丧站在那里,两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颓废,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好像长时间没有得到休息。

“已经十天了,巫龛还没有出来,苟同,你说巫龛能不能活着走出启源洞。”双瞳望着那仿佛乐意吞噬一切的血红色洞口,乾诚喃喃的问道。

“你已经问过我几千遍了,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巫龛他一定能成功。”听到乾诚再次询问自己,苟同暴躁的怒吼道。

没有精神去在意苟同对自己的怒吼,乾诚知道苟同和自己同样烦躁,而且现在精神有些不太好,无论是什么人十天不吃不喝的站在那里,精神都不会很好,如果不是两个人都是源修士,要是普通人的话,早就已经饿死困死。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迟,绝望的情绪开始笼罩在两个的人内心之中。

虽然明知道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巫龛走出启源洞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但是两个人还是抱着一分希望在这里坚持的守候着。

“哈哈,你们这两个笨蛋,竟然到这个时候了还守在这里,你们这里等什么?难道是在等那个笨蛋的尸体自己走出来么?你们两个不是等傻了吧,要知道进入启源洞以后,可是连尸体都会消失的。”就在这时,徐正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出现在乾诚和苟同的耳边。

看都不看徐正一眼,乾诚和苟同的目光始终盯着启源洞,把徐正当成了一只在耳边狂叫的野狗。

见到两个人竟然不理会自己,徐正更加的恼怒,更加恶毒的说道:“你们两个白痴,巫龛蠢货更是一个白痴,一个山沟里的贱民,凭着有几分蛮力,竟然企图想要成为一个源修士,真是痴心梦想,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源修士其实他这种贱民能够祈望的?这不,源修士没有当成,结果却把那条贱命搭了进去,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