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领着巫龛向外走去。将巫龛带到一个浴盆前,里面早已经放满了温水。霜羽和雪研开始将这个像一跟木头似的巫龛衣服全部脱下,直到这个巫龛身上一丝不挂,看了一眼巫龛的身体,两个侍女脸上一红,虽然自从被安排到这里伺候巫龛以后,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情景,可是怎么说两个侍女也是未经人道的女孩,见到成年男子的身体有些异样也是难免,还好这样的事情已经慢慢的变为习惯,已经不向刚开始那样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将这个巫龛带进浴盆,二女熟练的将巫龛的身体清洗干净。将巫龛从新哄回床以后,已经疲惫不堪的四个女孩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惊险刺激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夏天的烈日已经慢慢的落到了山脚下,傍晚的微风带着一丝丝凉爽。在巫龛独立住处的一个小花园中,伺候巫龛子的四个侍女正在嬉戏。而呆滞的巫龛子则傻傻的看的在花丛中的几个侍女。玩的正高兴的几个侍女谁也没有注意到,巫龛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浑身的肌肉更是有规律的蠕动着。

身上更是散发出惊人的气势,随后便一头栽倒。

听见栽倒响声的四个侍女回头看见了晕倒的巫龛,并没有显示出惊慌。四个女孩而是从容的来到巫龛的身边。两个拎胳膊两个拎腿的就那么将巫龛拎了起来。动作从容而又熟练。看来这种事情几个女孩没少做过。

将昏迷的巫龛抬到了**,四个女孩拍了拍手,已经没有心情在去嬉闹,又做到了床前的桌子周围。用手支着下巴等待巫龛的醒来。

巫龛从昏迷中醒来,感觉浑身有些疼痛。除了疼痛还是疼痛疼痛?自己什么时候又有感觉了?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明白色的帘布。转头一看四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一副晕沉沉要睡过去的样子。其中一个看起来最少的女孩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仔细观察自己周围的一切,巫龛脑袋里已经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

忍着身上的疼痛,巫龛坐了起来。动作的声音惊醒四个已经要睡过去的女孩。看见巫龛醒了过来,几女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将已经准备好的食物拿了过来。扶起巫龛便将食物放进了巫龛的嘴里,机械着品尝着嘴里的东西,恩,味道不错,巫龛心理想。

可是这几个明显应该是下人的几个小丫头,见自己醒了过来怎么连问候什么的都没有?甚至连话都不和自己说一句?

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味道这种感觉了,这一顿巫龛吃的是饱和。如果这个时候要是让巫龛去死的话,那么巫龛一定回对老天说:“我已经知足了。”

巫龛吃完东西便在四女的服侍下躺在了**。见四个女孩不说话,巫龛也没有说什么,奇怪的看着这四个长的眉清目秀,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心想这里一定乾元门内,在自己昏迷以后将自己带了回来,只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

“霜羽姐,巫少爷今天好象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你看他的眼睛,我怎么感觉比以前清亮了很多,而且还很有神,不象平时那呆滞的样子,和正常人一样,还要比正常人亮了好多。一点都不象一个傻子。”凝蓝看着巫龛的眼睛奇怪的说道。

听到凝蓝的话,其他几女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巫少爷好象有点不一样了,一时间开始探讨议论起来。几个小姑娘在那里唧唧喳喳的说着。而巫龛也从她们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事情。

原来擂台比试以后,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傻子?听到这个消息,巫龛一阵愕然,醒来以后巫龛还可以自己只是昏睡了一段时间呢。

望了一眼用一副奇怪眼神看着自己的四个小姑娘。巫龛有一种想要笑的冲动,因为四个小姑娘的表情实在是太有意思。

“乾诚和苟同在哪里?我想见他们两个。”巫龛轻轻的问道。

“啊………………!!”听到巫龛突然出声,四个小姑娘象是看见怪物一样的惊呼出声。

皱眉,就怕把几个小姑娘吓到,巫龛感觉自己的语气够温柔了,可还是把几个小丫头吓了一跳。

“霜羽姐,我……我没有听错吧?巫少爷他,,他刚才说话了。”凝蓝一副吃惊的表情象其他几个姐妹问道。

听见这个小丫头的话,巫龛险些一头栽到床底下去,原来自己竟然傻到这个程度,连话都不会说。

看见巫龛皱起了眉头,聪颖的霜羽好象想明白了什么,连忙跪在地上参拜道:“奴婢霜羽参见巫少爷,恭喜巫少爷已经康复。”参拜完,见其他结果丫头还傻傻的站在那里,霜羽连忙打眼色。这时其他几个侍女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学着霜羽跪在地上说着恭喜的话。

自从巫龛擂台战胜以后,乾元门门主变嘱咐道说;他已经把巫龛当做自己的孩子了,而下人们已经明门主的意思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个小女孩,对于一个有着现代人思想的巫龛来说是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可是巫龛也知道这都是这个时代的礼节。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如果可能的话,只好以后慢慢的调教了。不过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你们几个先起来吧,我有话问你们。”巫龛对四个女孩说道。

等四个女孩起身后,一问一答便在巫龛和四个侍女之间展开,经过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问答,巫龛终于对擂台以后的事情有了大致的了解。

虽然天色已经黑暗,可是书房内却灯火通明。乾元正和几个堂主商量着门派内的一些事情。一阵惊天呼地的高喊声传进了书房里所有人的耳朵。使得书房内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这是那里?这是乾元门的议事大厅,启容他人如此的大呼小叫。无论这个尖嗓子的侍卫通报的是什么事情,书房内的堂主都相信,这个侍卫少说也要挨上几十大扳子了。最重要的是这个侍卫还在这个时候来大呼小叫。

“门主,门主,大喜呀………………。”声音慢慢的从远到近。

书房内的人都在奇怪,什么样的喜事能让这个侍卫如兴奋到如此的失礼。难道是大罗门的门主突然暴毙?还是大罗门发生了内乱?

虽然听见外面侍卫高喊着什么大喜,可是乾元却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因为乾元已经决定,无论这个侍卫通报的是什么喜事,他都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没有规矩的侍卫。

或许是真的兴奋过度,这个侍卫,一个源修士在高喊着“门主大喜”时没有注意。在进书房的时候,还被书房门口的门拦绊了个跟头。然后连滚带爬的来到了乾元的身前。这个时候众堂主发现门主脸色更不好看了。

那侍卫抬头看见门主脸色发黑的看着自己。也明白自己刚才确实是十分的不懂规矩,重了可以说是坏了门派的体面。可是这侍卫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他知道门主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一定不会惩罚自己。想来奖赏恐怕都跑不掉。因为现在整个乾元门的人都知道,现在门主对那巫少爷是异常的看重,好像整个门派的事情都没有那巫龛一个人的事情重要。

可惜,还没等这个侍卫向乾元通报呢,乾元已经气愤的喊道:“来人呀,先把这个不懂规矩的东西拉出去打四十大扳,然后在听他通报的是什么事情。”乾元的话刚落,外面便进来了两个绝对有战将实力的源修士侍卫。

这侍卫看见这一出,立刻吓的冷汗直流。这四十大扳要是打了下去,那自己还不丢掉半条命。连忙对着门主求饶道:“门主饶命,请听我通报后在打我也不迟呀。”

说完又往前走了几步,一脸兴奋的说道:“门主,刚刚从巫少爷那里传来的消息,巫少爷的病已经好了。”

“什么??你在说一便。”乾元站了起来,快步来到这侍卫的身前,拎起了侍卫的衣襟失声问到。

听到这侍卫的话,乾诚和苟同也紧张的看着这个侍卫,恐怕自己刚才是听错了。众堂主也都瞪着眼睛看着这个侍卫,因为这些堂主都清楚,门主对这个巫少爷十分的看重,而且这巫龛也确实为乾元门立下了大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大了。

“门主,我刚才说的是,是巫少爷的病已经好了,现在和正常人一样。”侍卫小声的说道。

在一次听到侍卫的通报。乾元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上有点发抖。那是兴奋的颤抖。将侍卫甩到了一边,乾元已经向书房外快速走去。嘴里同时吩咐道:“赏这个侍卫一百两黄金。”

乾诚和苟同也都兴奋的拍了一下这侍卫的肩膀,也追着自己的乾元去了,众堂主自然也跟在了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