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无穷无尽的痛苦,这是巫龛现在唯一的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无数钢刀割裂一般,刚刚消耗完的精神力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巫龛顿时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在最后的那一刻,巫龛想的却是自己还是大意了,显然这个大意是源自于对源修士的不了解。

当巫龛从昏迷之中清醒,赫然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奇异的世界中,一个没有光的世界。身体如没有质量一般地悬停在黑暗虚空中,双脚下明明就是那无尽的黑暗,却踏之如有实物一般。虚空之中会突然产生一些银白色的小光点,这些光点在虚空之中产生后朝着黑暗的虚空之中飞去,仿佛那里有着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就像是所有的河流最后都要汇聚到大海中一样,仿佛直到黑暗的尽处。

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轻了,好像变得毫无重量,随后整个天地好像变成了巨大的漩涡,他被巨大的吸引力卷进了无边的黑暗。黑暗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他就像一片树叶顺着那些银色光点的洪流飘向无尽黑暗的中心。

随着那些银白色的光点漂浮着,这里只有虚空,没有时间,巫龛感觉自己的思想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禁锢了,让自己无法思考,仿佛只是本能的随着这些银白色的光点飘荡着,飘向那无尽黑暗的中心。

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一万年,当周围的银白色光点越来越密集的时候,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青黑色的光芒,而发出这青黑色光芒的竟然是一块石头,一块小小的,并不巨大青黑色石头,所有的银白色光点被巨鲸溪水一般的吸进了那青黑色的石头中,让本来有些暗淡无光的石头有了那么一点光泽的感觉。

“这是什么?这不是戴森送给我的那块石头么?他什么会在这里?”脑海之中充满的疑问。当看到这块石头的时候,巫龛想起了很多,禁锢自己思想的力量仿佛破碎了一般。

然而当巫龛想要靠近那块青黑色的石头时,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巫龛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第八章白痴

烈日的阳光照射在一片宏伟的建筑群中。书房内乾元门门主乾元正在观看各地发来的谍报,书房内放满了冰块,虽然现在正是燃热的夏季中午,但书房内却是凉气袭人,使人倍感舒适。

一阵脚步声传进了乾元的耳朵,不用猜乾元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在这个时候不通报就敢进入书房的人除了自己的儿子乾诚不会有别人

走进书房的乾诚,看见父亲那疲劳的面色,乾诚理一阵黯然。虽然有心帮助父亲处理门派中的事情,可是又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自从一年前自己接管了门派内的黑旗军事情以后,自己就已经被军队事情弄的焦头烂额。更不要说以后要门主之位处理门派的大小事情了。想一想就让这位乾元门的少门主感觉到恐怖。不用说别的,眼前就有很好的例子,看看自己这位精明的父亲都被门派事弄的疲惫不堪,几乎连宠幸自己的老婆时间都没有,何其不幸呀!!

“父亲,午膳的时间到了,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行了个礼,乾诚劝说到。

放下手里的谍报,乾元活动了一下自己麻木的身体,看了自己的爱子一眼,摇了摇头。自己的这个儿子不是不好,待人诚恳,对长辈也是孝敬,可就是不适合当一个门派的门主,少了一些的霸气和威严。到象个白面小书生。而最主要的是这个儿子对门派内的事情并不关心,可是天不做美,乾元就这么一个儿子能接门主之位,如若不然的话,这门主之位就会落入长老会里那几个老不死的手中,这可是乾元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巫龛现在怎么如何了?”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乾元向乾诚问道。

摇了摇头,乾诚叹息道:“还是老样子,每天都是浑浑噩噩,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也是凭本能的在生存。”

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头痛,如果是在遇见巫龛之前,要问乾元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那么乾元一定会说是和大罗门争夺源力晶石矿脉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后,乾元最关心却是巫龛,或许说是他身上神奇的修炼功法。

如果要是让乾元有一个选择,乾元宁愿放弃那些源力晶石也,也不希望巫龛有什么事情,可是事情却和愿望有了分歧,到现在乾元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如果事先知道结果是这个样子,乾元宁愿丢失掉那些源力晶石矿脉也不原巫龛出事。

可是乾元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大罗门的长老竟然使用秘法自爆,使得巫龛受了重伤,竟然变成了一个白痴,每天浑浑噩噩。

正当两父子想着心事的时候,一个侍卫冲冲忙忙的跑了进来跪在乾元的面前焦急的说道:“门主,不好了,巫龛少爷......他....他又犯病了。”说完已经是满头的大汗。

听到这侍卫的话,乾元急忙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乾诚也快步的跟了上去。侍卫在前面带路,还没有到地方,“砰,砰”的声音就传进了乾元的耳朵,穿过一个月牙门,映如眼帘的是一片混乱。光着上身的巫龛轮起拳头毫无章法的攻击着周围的所有物体。石头堆成的假山在巫龛的拳头下和豆腐没有什么分别。在巫龛的拳头下变的粉碎。一人粗的树干在巫龛的攻击下一拳便从中折段。吓的周围侍卫和侍女等惊叫出声狼狈的到处躲避。

周围的人看见乾元到来,全都连忙拜见门主。而这个时候的乾元那里有闲心理会这些人,看着庭院里壮若疯狂的巫龛,乾元心理一阵悲苦,不知道巫龛这个神奇的青年还有没有清醒过来的机会。

转过头,乾元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上去制止住他,千万不要伤了巫龛。”

听完乾元的吩咐,四个人影向还在破坏周围事物的巫龛冲了上去,四个乾元门顶级高手在一个吐血,两个重伤,一个轻伤的情况下才将巫龛制服。巫龛如野兽一般愤怒的挣扎不断后,竟然就那么的晕了过去。庭院终于恢复了安静。周围的侍卫和侍女都在暗中叹息,着巫龛实在有些不负责任。

来到已经晕过去的巫龛身边,乾元看了一眼吩咐道:“好好照顾巫龛。”然后转身离去,眼不见,心不烦,省得自己看到巫龛那个样而心理后悔。

看父亲离去后,乾诚知道这午膳父亲又没有心情吃下去了。看着躺在地上的巫龛,乾诚对周围的人说道:“将巫少爷送回房间吧。”

四个乾元门高手将巫龛这个行尸走肉抬了起来送回了房间,几个侍女连忙打水去掉了巫龛身上的泥物,恢复了巫龛的本来面目。

命令几个侍女要好好照顾巫龛以后,乾诚起身离开。

乾诚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平时伺候巫龛的四个侍女。看着熟睡中的巫龛,四个侍女都大大出了一口气,心想这位祖宗终于安静了。

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四个侍女最小的凝蓝说道:“这位巫少爷真是可怜,为了我们乾元门立了大功,却被伤成了一个傻子。”

“小丫头,修要嘴碎,无论巫少爷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门主和少门主看中的人,那里是我们这些身份低下的奴婢可以议论的,小心让那些管事们听到打你的板子。”四个侍女中最大的霜羽敲了一下凝蓝的小脑袋,教训道。

吐了一下小舌头,凝蓝巡视了一下四周,一副怕怕样子的拍了拍胸脯。

看了看躺在**的巫龛,四侍女中的若水小声说道:“霜羽姐,巫少爷这次好象要比上一次严重上好多,还好巫少爷发病的时候从来不对我们出手,不然我们就是有九条命也完了。”

听到若水的话,几个侍女一副又庆幸又怕怕的表情。

“好了,大家就不要在说了,能够在这里伺候巫少爷,我们几个也算幸运的了,如果碰上一个不好伺候的主子,不仅要受凌辱,一不小心连命都没有了。我们几个应该知足了。凝蓝和雪研去准备点吃的,巫少爷一会就会醒来,要是见没有吃的东西,巫少爷又会闹的,巫少爷现在的脑子不怎么灵光,但是胃口可是不小呢。”霜羽对着两个侍女吩咐道。

四个侍女围在桌子边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桌子上放了大量烤肉等食物,几个侍女现在就等着巫龛醒来。

一声轻响,几个侍女都惊醒过来,看到巫龛已经睁开了眼睛,几个侍女俩忙将食物拿起,虽然现在脑子不什么灵光,但是凭着本能,巫龛的胃口大的让人心惊。

将食物消耗掉大半,见巫龛已经不在下咽食物,霜羽对若水和凝蓝说道:“我和雪研去给巫少爷洗浴,你们两个把房间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