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侍女小兰的事情,三个显然都不想再评论,都将目光望向了战场上。

当几个人看到竟然有一对平民军队并不惧怕那些由源修士组成军队,平且还主动出击的时候,除了苟同以外,这一对年轻的男女都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这是哪个村子里的平民,竟然试图以一百个平民的力量去对抗那二百多个源力战士,看来先要被灭掉的就是这些人了。”望着战场上的情景,青年开口说道。

听到青年的话,苟同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向那青年和少女说道:“乾诚师兄乾芯师妹,结果恐怕不会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听到苟同的话,那叫乾诚的少年愕然回头想苟同问道:“苟同师弟,难你认为这些平民能够战胜那些源力战士么?”

说到这里,乾诚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师兄,你还记得不上次我和你说过的,一个叫巫家村的地方?”没有回答乾诚的话,苟同却向乾诚问道。

“巫家村?”微微有些疑惑,乾诚立刻恍然不误道:“难道战场上冲出的那一对平民军队,就是你上次和我说过的,那些可以和源力战士相抗衡的巫家村人?”

点了点头,苟同笑道:“不错,这些人就是那巫家村的族人,上次在巫家村里,我带去的几个侍卫都在败在了巫家村这些普通的村民手中,就连我都败给了他们当中一个叫巫龛的少男,这些巫家村的人实力可不比普通的源力战士差,甚至能够和源力战将级别的源修士一战,大罗门这些源力战士想要屠杀这些平民,恐怕愿望要落空了。”“呵呵”心里想到;一会就不可想象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听完苟同的话,乾诚和乾芯都露出大感情趣的表情,目光紧紧的盯着战场上的情景,虽然两个人都有些不能相信一个普通的凡人竟然能够跟源力战士相对抗,但是两个人当然十分的清楚苟同绝对不在这种事情上夸大其词。这让两个人更加的好奇。

坐在刚刚得到的青铜角龙马上,王虎可谓是意气风发,虽然天赋并不什么好,但是经过二十多年的修炼,终于达到了源力战将级别的源修士,有幸成为了大罗门里的一个中队长。

可是让王虎没有想到的是,在成为源力战将级别的源修士以后,自己接到的第一个任务竟然是率领自己的源力战士中队去屠杀一些已经筋疲力尽的平民。

王虎绝对这绝对是对自己这个源力战将级别的源修士的侮辱,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给自己穿了小鞋想要用这件事情来侮辱自己,即便是在战场上,王虎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寻思是谁在背后作践自己,自语战场的上的这些敌人,王虎并没有放在眼里,在强大的源力战士面前,这些平民战士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分别。

在心里想了一遍几个和自己有过节的人,王虎还是不确定究竟是谁在背后算计了自己。

虽然对派自己屠杀平民这件事情心里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对门派下达的任务王虎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刚刚成为源力战将的王虎知道自己还没有选择任务的权利,虽然这件任务很有可能给自己留下终身的笑柄。

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狠辣,王虎的心理已经恨上了这些乾元门的平民,责怪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在刚才的战斗中却不死掉,弄得需要自己这个源力战将来收尾。

更让王虎恼怒的是,这些乾元门的平民战士在看到自己率领源力战士出战以后,不仅没有乖乖的引颈待死,竟然还胆大包天的主动向自己率领的源力战士出击,这是在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叫王虎这个刚刚修炼到源力战将级别的源修士大怒。

王虎已经决定,乾元门这些敢主动出击的平民战士将全部被分尸,这是对他们不尊重自己的惩罚。

拔出腰间的一柄长刀,王虎露出狰狞残忍的笑容,源力通过手臂进入长刀之中,狠狠的劈向了冲在最前面一个拿着长枪的青年,王虎在这个时候甚至已经开始在心里想象这个青年被自己劈成两半后眼睛里的恐惧和绝望。

不过让王虎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平民青年手中拿着的长枪竟然是一柄源修士使用的源器,这让王虎十分的恼怒和嫉妒,要知道身为源力战将的他还有机会得到一件源器呢,源器在源修士群里也是很珍贵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见到这个青年平民使用是源器以后,王虎的双目之中闪过了贪婪的目光,王虎已经决定将这个青年杀死以后,这件源器就是自己的了。

原本还因为门派叫自己出来屠杀平民而不满的心情立刻消失不见,如果能够得到一件源器,即便是被人耻笑几回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王虎手中的大刀又加重了几分力气,可是让王虎感到意外的是,预期中对手应该被自己劈成两半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而让王虎感到意外,惊惧和无法相信的是,在自己的大刀还没有劈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体里之前,这个年轻人的长枪就已经在一种闪电般的速度中冲破了自己的防御,将那血红色的枪头刺进的自己的胸膛,而自己的身体也随后飞向了半空中。

王虎这一生看到的最后一个情景就是那个青年将自己的身体甩向了半空中以后,腾身而起的坐在了自己那匹刚刚得到的青铜角龙马上,很显然这匹角龙马已经易主了。

而王虎的最后一个意思便是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那个击杀了自己的青年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他是什么击杀自己的?

王虎心里十分的不甘心,自己就是死了以后,恐怕也会被很多人嘲笑吧?一个源力战将竟然死在了一个普通的平民手里,这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和笑话。

一枪击杀了大罗门这些源修士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源力战将,巫龛很不客气的霸占了这个源修士的**的角龙马。由于手中长枪过重的原因,巫龛一直都想寻找一匹可以承受自己重量的坐骑,很显然这青铜角龙马虽然算不上什么多珍贵的坐骑,但是暂时却已经能够满足巫龛现在小小的要求。

击杀了带头的源力战将,这些大罗门的源修士对巫家村的族人基本上就构不成什么威胁,心里担忧大罗门还会派出更高级的源修士,巫龛决定速战速决,手中的长枪瞬间连环刺出,每一下都会有一个源力战士死在巫龛的枪下。

二百多个大罗门的源力战士和一百巫家村的族人终于混战在了一起。

巫家村族人身体里的先天罡气和大罗门这些源力战士的源力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但是很显然,战士级别的源修士体内的源力并不是先天罡气的对手,咋一接触就损失惨重。

站在城墙上观看战场内情景的乾诚和乾芯都露出的震惊的神色,望着被巫家村族人屠杀的大罗门源力战士,两个人几乎都难以相信眼前这个情景是真实的。

乾诚的嘴角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想来大罗门的人现在应该很难过吧,派出的源力战士竟然被一些平明给击杀了,数量上还是对方的两倍。

乾芯的目光中也是异彩连连,巫家村的人确实给她带来的很大的惊奇,担心巫家村人的安全,乾芯连忙向乾诚提醒道:“哥,我们还是派一些人去接应他们吧,不然的话,一会大罗门见到这情景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无耻的事情来。”

听到乾芯的话,乾诚也连忙点头,立刻命令一队源力战士去接应巫家村的族人,同时大罗门的方向也吹响了撤退的号角。

大罗门两百个源力战士最终能够逃回去的不到五十人,而最让大罗门和乾元门这些源修士气恼的是,这些巫家村的人不去追击逃跑的大罗门源力战士,而是满战场的去追那些因为惊吓而在战场上飞奔的角龙马,很显然在这些巫家村人的眼里,这些角龙马要比那些源力战士值钱的多也重要的多。并且已经把这些角龙马当成了自己的战利品。

伸手拍了拍这匹已经被制服的青铜角龙马,巫龛十分的满意,长枪‘一丈杀’重一千多斤,加上巫龛的体重全部落在这匹角龙马上,这匹角龙马竟然还能上下跳跃的想要将巫龛从自己的后背上翻下去,可见这匹角龙马对这些重量并不吃力。

让巫龛十分的感叹,这个世界的人变态,而牲口则更加的变态,前一世的世界,可没有哪一种动物而能够拥有这种力量。

“龛哥,一共杀了一百四十六个源力战士,这种叫做角龙马的坐骑也已经全部被我们抓获。”来到巫龛的身边,巫蛮满脸的兴奋,**同样骑着一匹角龙马,不过巫蛮**的角龙马却是铁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