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参见乾王!”巫龛抱了抱拳。

“战帅不必拘礼!”乾王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的笑意说道:“这一次你带领十一战帅破除秦王七十万大军,解除了我乾国边境的危难,赫赫战功啊,来来来,随我上去说话。”

说着乾王拉起了巫龛的手。

巫龛迟疑了一下,说道:“乾王,属下有要事要报。”

乾王嗯了一声说道:“你但说无妨。”

巫龛扫视了一眼大殿中的几位军机大臣说道:“乾王,这件事情我只能对您一个人说!”

听巫龛这么一句话,几位军机大臣的眼角流露出少有的冷芒。

乾王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么你跟随我到后殿去说吧。”

说着乾王带着巫龛来到后殿,让巫龛坐下来说话,巫龛并没有坐下。乾王也清除他的性格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尽管说吧,能够让战帅如此重视的事情,恐怕非比寻常。”

巫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乾王,恐怕一名源力战神即将在秦国出现!”

听巫龛这么一句话说出,乾王脸色大变,整个人的身体猛然向后抑了抑,双眼顿时圆瞪起来,他有些惊恐地望着巫龛,许久才恢复少许的平静说道:“这是真的?”

“属下不敢欺骗乾王,这一切我是通过秦王的嘴里获知的!”巫龛缓缓说道:“我曾经亲自深入到秦王的大军营中,本想刺杀秦王,可无意中听到秦王跟一些重臣的对话,他们说,秦王的三子,正在突破战圣后期的水准,即将成为一名战神!”

“秦王三子!”乾王剧烈地摇了摇头,他非常清楚秦王三子的力量,秦王的三子本来就拥有战圣后期的水准,是秦国唯一一位能够跟巫龛一战的源力战圣,那秦王三子拥有得天独厚的资质,同时修练的是风源力。

倘若一个风源力的战神出现,那么就凭藉站这么一个战神,就能够主导整个大陆的格局,只是乾王有一点不敢相信地望着巫龛说道:“那秦王三子虽然强,但却还是要弱于你,你都没有办法突破战圣后期的水准,他凭什么?另外巫龛,你该清楚的,在我们这个大陆,源力战圣后期的水准是一个屏障,千年间,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战神的啊!这会不会是秦王早就探知你的存在,故意说给你听的,为的就是扰乱你的视听?”

“起初我也这样想,不过当我听到那个消息后,便去了一趟秦国的都城,找到了秦王三子修练的地方,但那地方透露出的一股强大的气息,即使是我都不能够靠近半分,而且我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一种强横的力量出现,这股力量在气势上已经完全地压倒了我,所以我确认,那正是快要达到战神时候的气息外泄!”

听着巫龛的话乾王沉默下来!

从其他人的嘴说出,有战神将会出现,乾王不会相信,哪怕是十一战帅都这么说,只要巫龛不确认,那么他乾王都不会相信,可是如今巫龛已经这么说了,他就不能不相信,苦苦地一笑说道:“难道天真要亡我大乾吗?”

巫龛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乾王也不再说话,但脸色越来越是难看,最后咬着牙说道:“巫龛,你觉得那秦家三子还有多长的时间能够进入到战神初期的水准?”

“恐怕只有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巫龛说道。

“那么我给你二个月的时间,你能不能够进入到战神的地步,毕竟你的资质跟力量可丝毫不比那秦家三子差啊!”乾王期待地望着巫龛,巫龛却摇了摇头说道:“乾王!成为战神,不仅仅靠的是力量跟资质,还有机缘!你也清楚我从十七岁就进入到战圣后期的水准,到现在已经八年的时间过去,我依然还没有成为一名战神,不是我比秦王三子差,而是因为我还没有找到能够成为战神的机缘。”

“这么说,我大乾必灭了?”乾王剧烈地摇了摇头。

“还有希望!”巫龛平静地道。

“还有希望?”一听巫龛这样说话,乾王立即精神起来,“你说还有希望,那希望来自于哪里?你不是说你不可能在二个月内成为一名战神吗?”

“的确,我不能够,但有一个却有可能成为战神!”

“谁!”

“公主殿下!”巫龛缓缓地道。

“什么?你是说芯儿?”乾王皱起了眉头说道:“芯儿虽然也拥有战圣中期的水准,也具备能够进入十二战帅的资格,但她也仅仅是源力战圣的中期啊,她哪有希望成为战神呢?”

“乾王,您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一件事情吗?”巫龛缓缓地说道:“我说过公主殿下,身体里拥有一个特质,那就是她拥有双重的源力空间!这双重的源力空间,她一直都用电源力空间作为主空间修练,达到了战圣中期的水准,而她另一个源力空间却仅仅处于觉醒的状态,倘若能够使公主殿下的另一个源力空间也达到战圣的水准,并且将两个拥有战圣力量的源力空间融合在一起,或者就能够让公主殿下成为一名战神。”

“你这么说不是等于白说吗?”乾王苦闷地摇头道:“如何才能够使芯儿的另一个源力空间修练到战圣中期的水准?你刚刚也说,她另一个源力空间只是刚刚觉醒,只处于源力的最低位置,即使能够不断地修练增强,另一个源力空间不排斥的情况,二个月的时间也短了吧!”

“如果只是按照循规蹈矩的方法修练,的确是短了,但是倘若动用源水化圣大阵配合公主殿下修练的话,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巫龛说道。

“源水化圣?”乾王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很了解这源水化圣大阵,首先这源水化圣大阵需要最起码十二名源力战圣的支持,另外这十二名战圣中,必须有一个最强的作为主导,这个主导的源力战圣,能够操纵着其他战圣的战圣源力外泄出来,形成源水。

形成源水后,让修练者进入到源水之中感悟战圣级别的力量,只能够感觉顿悟,那么以战圣级别的源力形成的源水会源源不断地吸收到修练者的体内,成为修练者的一股终极力量,使其成为战圣。

然而,这个修练者成为战圣后,那十二个战圣将会失去一切的力量,变成一个个废人,还有就是这源水化圣的阵法成功率非常的低,乾王清晰地记得,八年前他的父王就是让当年的十二战帅施展这源水化圣大阵,帮助他修练到战圣的地步,可是却失败了,不但他的父王被汹涌的源力吞噬而死,连那十二个战帅也一命呜呼。

就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出现,使得秦国有了可趁之机,长驱真入,险些将乾国给灭了,而就是那个时刻,巫龛带领十一名源力战圣出现,硬是将秦国的军队击了出去。

乾王为难地望着巫龛说道:“不行,你跟另外十一名战帅,是乾国的最后壁垒,倘若你们就此死亡,乾国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乾王,我来问您!”巫龛说道:“倘若秦王三子真的成为一名战神的话,我们十二战帅能否保住乾国?”

“这……”

“退一万步讲,即使源水化圣大阵爆破,公主殿下跟我们十二战帅都就此死去,那也好过看到国破人亡的情景吧。”

“呃……”

“乾王,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公主殿下的身上,为了乾国长治久安下去,为了乾国能够继续傲立于整个大陆,为了不受他国的奴役,请乾王应允吧。”说着巫龛半跪在地。

乾王痛苦地摇了摇头,正如巫龛所说的那样,倘若秦国真的出现一个战神,而乾国并没有的话,那么乾国被灭是迟早的事情,毕竟一个战神的水准可不是几个甚至几百个战圣能够匹敌的,乾王沉默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脑海里一直在做着痛苦的决定,最后他沉沉地说道:“我想知道其他十一战帅的意思!”

“他们都是跟臣出生入死的兄弟,只要臣的一声命令,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微词,请乾王放心!”巫龛说道。

“好吧,我跟芯儿去说!明日子时,你带领其他十一名战帅,来到这里,我带你们去乾国禁地中去完成这源水化圣大阵的修练。”说着乾王挥了挥手。

巫龛抱了抱拳,退了下去。

在他退下去后,乾王的脸上明显苍老了许多,迈着有些蹒跚的脚步,向自己女儿乾芯的住处走去。

……

第二天夜晚,距离子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巫龛带领着跟他出生入死的十一个战帅兄弟,静静地伫立在偏殿中。

偏殿中没有任何的守卫跟侍女,因为那根本就不需要,倘若有十二战帅守护着的偏殿,还有人敢进来的话,那么来的人一定拥有非常强悍的实力。

乾王站在十二战帅的面前,跟在他身边的正是乾国的公主殿下乾芯,乾芯身穿一件紫蓝色的礼服,全身上下无不透露着高贵跟优雅的气质,她的双眼有一点高傲,也难怪,在整个乾国,除了巫龛跟十一战帅外,就只有乾芯能够以如此小的年纪达到战圣中期的水准,而乾芯谁都不放在眼里,但唯独只佩服巫龛。

因为她曾经跟巫龛有过一次交手,却非常轻易地落败了,那一战也只有巫龛跟乾芯两个人知道,甚至就连乾王都不清楚。

乾王也不需要再继续确认巫龛跟十一战帅的决定,因为从他们的眼神里他已经清楚了。

同时乾王也不需要问他女儿乾芯的态度,因为昨天晚上他就有一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为了国家,我什么都愿意!”这就是乾芯的答案。

乾王的眼神在巫龛跟十一战帅的面容上扫视了一遍,最后又落到自己女儿的面容上,微微一叹,他知道一切都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乾国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他作为乾国的君王,也不能够掌握一国的命运。

“你们跟我来!”乾王率先走出偏殿,在前面带路。

巫龛跟乾芯走到一起,而十一战帅却始终保持着跟他们的距离,乾芯偷瞄了两眼巫龛,突然低低地问道:“巫龛,将全部的力量舍弃,只为了帮助我成为战神,你真的甘心吗?”

“公主殿下,我为的是整个国家。”

“真是这样吗?”乾芯反问了一句。

巫龛微微一愣,他从来都没有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却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只为乾国而生!”说着他便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行走,只是乾芯这几句话,却像一个涟漪般在巫龛的心里产生了波动。

乾王将巫龛等人带到了乾国禁地。

这乾国禁地是埋藏乾国历代君王的地方,同时也是修练最好的地方,只有君王才有资格进入到这里修练,如果不是因为秦王三子即将突破战圣后期的水准,即使乾国如此疼爱自己的女儿,如此看重巫龛等十二战帅,他也不会带他们进来的。

当确确实实站在乾国禁地之中的时候,乾王也没有任何的废话,只说了一句:“希望不会成为绝望,我会一直在大殿中等候你们的出现。”

说着乾王留恋地望了众人一眼便离开了。

待乾王离开后,巫龛示意众人退避开来,紧接着他手指轻弹,连续在空荡荡的地面上刻画着一点阵眼,在所有的一切都做好后,巫龛平静地道:“结阵。”

十一名战帅听到巫龛的话语,随即站好了位置。

四个战帅踩在四方阵眼上,七个战帅则踩在四方阵眼之中的七星阵眼之中。

“源力释放!”巫龛再一次沉喝。十一个战帅分别开始行动!

“山崩地裂的雄奇——土源力的至纯释放!”七星阵眼中的一名战帅不断提纵着自己的土源力,他将自己的土源力提纵到极限的地步,那一层层土黄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里溢出,使他的身体渐渐被消融掉。

“浴火重生的咆哮——火源力的至纯释放!”七星阵眼中的另一名战帅高声颂唱,他的全身被至纯的火焰燃烧起来,整个身体在一瞬间化成最为至纯的火源力凝结在阵眼之上。

“滋润万物的本源——水源力的至纯释放!”

“飘渺华丽的天技——风源力的至纯释放!”

“荡平邪恶的利刃——电源力的至纯释放!”

“固守一切的壁垒——金源力的至纯释放!”

“撕裂空间的法咒——雷源力的至纯释放!”

七个战帅同时将自己身体里的所有源力释放出来,并且将这些源力提到至纯的地步,在他们的七星阵眼中,这七种不同的至纯源力相互缠绕,形成一片又一片夺目的源力涟漪。

就在七个战帅将自己所有的源力提到至纯后,他们的肉身也在瞬间被至纯源力同化,而这个时候那站在四方阵眼的四个战帅,也开始释放自己的源力。

光,暗,影,灵!四种不同的源力从四个方向融入到七种源力之中,将那七种源力融合在一起,在虚空中形成一个水池,水池波动着醉人的幽光。

此时十一名战帅已经全部死亡,以死亡为代价换取了源力充溢的源水化圣大阵,但这源水化圣大阵却并不稳定,隐隐的有爆破的危险,而就在这个时候巫龛,伸出自己的手指向那源水化圣大阵一点,嘴里喝了一声:“精神驾驭!”

当巫龛的精神力投入到源水化圣大阵中的时候,源水化圣大阵才逐渐平静下来。

“公主殿下,请进入阵中!”巫龛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不再继续下去,他需要用自己最强的精神力来操纵着源水化圣大阵的稳定状态。

乾芯看了一眼巫龛,虽然有一些迟疑,但双手还是放到自己礼服的丝扣边缘,轻轻地解开丝扣,礼服从她的身上滑落,乾芯那雪白的身体顿时展露在巫龛的面前,乾芯虽然有一点窘迫,但还是望向了巫龛。

巫龛的双眼平静如水,仿佛眼前**的美女根本对他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一般。

乾芯的神色微微一黯,纵身飘落到那源水化圣大阵的上空,在她的脚下,闪烁起蔚蓝的光泽,这些光泽随着乾芯的身躯打转,逐渐安寂下来。

乾芯纤细修长的**,细腻光滑的玉足轻轻点解在源水的水面上,双手缓缓托起,微微地闭上了双眼,感觉到源水之中各种复杂的源力波动正通过她的脚不断地向体内涌入。

乾芯瞬间关闭了自己的电源力空间,同开启了那个刚刚觉醒的空间,她的身躯一格一格地进入到源水之中,一对傲然的双峰被水渍包裹,长发随之飘舞起来。

一旁的巫龛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对于眼前的一切视若不见。

刚浸入到这源水当中的乾芯顿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水渍浸泡她的全身,十一种不同的源力都争先恐后地向她那个源力空间涌去,而乾芯就像一个贪婪的婴儿在不断地吸收着母体的滋润。

现在她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顿悟,用顿悟获得来的力量,同化十一种不同的至纯源力,使这些至纯源力归为一种,充满她的源力空间。

一旦顿悟,乾芯将成为战神,而失败,整个源水化圣大阵将会爆破,随着它的爆破,不但十二战帅,她自己,甚至整个乾国都城都要毁灭。

在乾芯进入到源水化圣大阵里的第一天,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寂,安寂得整个地界仿佛没有任何的人跟事物一样。

巫龛一直靠自己的精神力维持着源水化圣大阵,他心里没有任何的杂念,而乾芯也没有。

在乾芯进入到源水化圣大阵里的第二天,巫龛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他感觉到在源水里浸泡的乾芯思想中,竟然有一些的杂质出现,这杂质的出现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很可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

巫龛强化了自己的精神力,逼迫乾芯思想集中,幸好他还能够压制得住。

只是第三天的时候,乾芯思想里面的杂质再一次的出现,而且愈加的强大,巫龛的精神力一方面需要支撑着源水化圣大阵,另一方面需要帮助乾芯去除那些思想的杂质,显得非常吃力。

这样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五天的时间。

在乾芯进入到源水化阵的第七天,巫龛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在溃散,仿佛有某种力量正在渗透,他逼迫着自己的精神力,想将那种力量逼迫出自己的脑海,可是竟然没有成功。

此时,巫龛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感觉精神力中断了一下,他立即意识到糟糕,因为只要他的精神力中断三秒钟的时间,那么源水化圣大阵就会爆破,正当巫龛准备用全部的精神力重新架构跟那源水化圣大阵联系的时候,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巫龛,你真的觉得你愿意为乾国奉献自己的一切吗?”

“谁?”巫龛在脑海里反问。

“我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意识,所以你即使拥有再强大的精神力都不能够将我排斥出去,只是我一直都在被你压迫着,也只有你释放出全部的精神力去操纵那源水化圣大阵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出现。”那声音说道。

“我内心最深处的意识?”巫龛茫然地道。

“巫龛,你真的觉得你愿意为乾国奉献自己的一切吗?”那声音再一次抛出同样的问题。

“我自然愿意!”巫龛坚决地回答道。

“是吗?”那声音依然似笑非笑地道:“你只是在欺骗自己罢了,你该知道倘若你帮助乾芯成为一个战神后,你跟你的十一个兄弟都将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你哪道就没有一点留恋?”

“不要拿这种东西来迷惑跟诱惑我,我甘愿为这个国家奉献一切!”

“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便是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意识,你的本性是贪婪的,是充满了欲望的,你只是在尽力压制着这些贪婪跟欲望,只是带着一张虚假的面具,当将这一层面具剥开后,才能够看到你的本质,你的本质是邪恶的,是充满占有欲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