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嘟摇摆不定,奕龙的狂暴还在继续。

胡灵看到奕龙那如此的模样,心里开始有一点微微的动摇,在她的意识里即使巫龛再怎么强大,在奕龙的手下,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她哪里能够想到巫龛竟然会将奕龙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啊,难道自己真的选择错了,不!胡灵剧烈地摇头。

秦源等人望向蚩嘟,他们的心里都突然升出一种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蚩嘟,倘若蚩嘟出手的话,虽然能够斩杀奕龙,但巫龛也将变成一个痴痴呆呆的人,而权衡利弊的众人,很清楚,蚩嘟现在出手对于他来说,非常有利。

毕竟能够成为洪荒双界至高的神邸,充满了莫大的诱惑。

秦源等人都清楚,蚩嘟之所以跟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只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对手奕龙罢了,现在,奕龙可以被斩杀掉,那么这同一条战线就会遭遇到土崩瓦解的破坏,到那个时候,不但巫龛会变成痴呆,他们也将受到蚩嘟的奴役,谁又能够保护这蚩嘟不是第二个奕龙呢?

可是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了。

在这里谁又能够阻止得了蚩嘟呢?

此时,众人不约而同地施展出最强的力量,准备随时跟蚩嘟拼命,只要蚩嘟有意要斩杀奕龙,那么他们不惜全体爆破,跟蚩嘟同归于尽,也不愿意看到他们预想到的事情发生。

蚩嘟也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有异,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又是何必?”

“大帝。”黄鸣说道:“我们没有办法不这么做!”

“我能够理解你们这么做的心情。”蚩嘟惨笑地道:“出手击杀奕龙,也仅仅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都活下来!我不想成为什么洪荒双界的至高神,我追求的只是力量。”

“对不起,大帝!巫龛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想他变成痴呆!”黄鸣摇了摇头。

“难道我想?”蚩嘟晃动着巨大的头颅说道:“虽然我跟巫龛这小子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身上的那份强者的气息却正是我所欣赏的,巫龛是你们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我曾经答应过他,要保护好你们,为了这个誓言,我哪怕牺牲掉巫龛,也不能够让你们有任何的损伤,就是这样!当然倘若你们愿意让这一纵即逝的机会溜走的话,我也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我们就静静地等候巫龛跟奕龙精神层面上的战斗结束,到时候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蚩嘟沉下了剑,背对着众人。

众人感觉自己的确有一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没有办法,毕竟他们不能够拿巫龛的生死冒险。

“蚩嘟,斩杀奕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里充满了虚弱,这声音竟然是从木讷的巫龛嘴里发出来的。

众人同时一惊,齐齐地望着巫龛。

巫龛始终背对着众人,依然用疲惫的语调说道:“蚩嘟,斩杀奕龙!我留在本身体里的精神力不多,只能够……只能够维护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我将完全处于呆滞的状态,如果我的精神力不能够战胜奕龙的话,那么我的精神力会被他彻底的吞噬,到时候他便会强大的能够跟战祖抗衡的地步,再想杀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精神力现在也只是能够跟奕龙达到平衡的地步,此消彼涨,彼消此涨,我跟奕龙的战斗胜负也仅仅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我们的精神力战斗就将分出胜负,而在我的感知中,已经可以清楚地判断到,我会败!所以……击杀奕龙,趁现在,不要顾忌我的生死,或者我可能变成什么模样,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

“秦源,乾诚苟同,你们是我在洪荒八州,最开始交下的朋友,为了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我们……我们该怎么做?”秦源乾诚苟同齐声说道。

“施展最强的力量向奕龙攻击!”

“这……”秦源乾诚苟同都沉默下来。

巫龛继续说道:“幽姬,乾芯,盼瑶,刺影,翎妹,茵柔!跟他们一样向奕龙攻击!我这个人不善于表达,在我对你们的感情,却深深地烙印在心底,即使我就此离去,也会深深地留在你们的心间,所以不用顾虑,攻击!”

“黎小柔,当年在黎家村的时候,你对我说过的话依然历历在目,在玉衡山的时候,你,郝香,瑶姬被不圣山的四个战圣剥夺身体,我虽然将郝香跟瑶姬救了出来,但没有办法找到你,那一直是我的遗憾,但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因为我已经将你救出!”

“若水,你我心照不宣!”

“黄鸣,真的很希望能够我们四大战神能够再打一场……”

“黄沫,风尘……”

巫龛仿佛在做最后的嘱托,不断地表述着从前的事情,听到众人的心里,一阵的难受,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样选择,是拼尽全力地击杀奕龙,还是就站在那里期盼奇迹的到来,而巫龛都说了,他跟奕龙的战斗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就会结束,而巫龛从来都不会说到失败,只是这一次他却说了出来。

时间在众人内心挣扎中,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距离一炷香的时间也仅仅剩下最后的三分钟而已,可是众人还是不能够给予出一个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幽姬跳落到巫龛的身边,满眼流着热泪地说道:“龛,你不能死!你可知道,我……我……”说到这里幽姬呜咽起来。

“姬儿,你?”巫龛虽然回不过头,但能够清晰地听到幽姬眼泪落到地面上的声音。

“我……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孩子!”巫龛那木讷的身体为之一震。

众人也都一震,但没有任何惊喜的感觉,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悲哀,未来是一个未知数,能不能够活下来,谁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所有人再一次地沉默下来。

而这个时候蚩嘟再一次抬起自己的魔刀,一步,一步地向奕龙靠近。

“蚩嘟,你要做什么?”黄鸣一愣,瞬间跳落到蚩嘟的面前,蚩嘟一把按到黄鸣的肩膀上,冲黄鸣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我要保护你们的安全!这是我答应巫龛的事情,我必须做到,而现在你已经听到了,幽姬怀了巫龛的孩子!这也是巫龛的一点血脉传承,他应该会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哪怕粉身碎骨也再所不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够选择击杀奕龙,不是吗?”

“这……”黄鸣沉默下来,终还是退到了一侧。

“等等!”幽姬突然喝住了蚩嘟的脚步,擦了擦自己的热泪后,望着蚩嘟说道:“再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就一分钟。”

蚩嘟点了点头。

幽姬徐徐地说道:“龛,我愿意接受你的选择!我……我一定会将孩子生下来!”

“呵呵,真的很想看看他出生时候的模样,真的很想能够亲手抱一抱他,真的很想听他叫一声父亲,可是这一切都是奢侈的,姬儿,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照顾我们的孩子长大。”

“我会的。”幽姬重重地说道:“龛,给予咱们的孩子一个名字吧。”

“名字?”巫龛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是一个男孩就让他延续我的名字,叫巫龛。如果是一个女孩,就让她叫巫姬。”说到这里巫龛的声音充满了颤抖,他逼迫着自己说出最后一句话道:“蚩嘟!杀!”

三个字从巫龛的嘴里喷吐出来,震得整个魔日宫嗡嗡作响。

蚩嘟阔步走到疯狂的奕龙面前,举起自己的魔刀,就要斩下,这时候胡灵突然出现在蚩嘟的面前,“谁都别想伤害神涧大帝半分。”

而恰恰这个时候,黄鸣瞬间出现在胡灵的面前,狠狠地一个巴掌落到胡灵的脸颊上,巴掌声异常的响亮,黄鸣一直都面带着微笑,只是这一刻双眼满是愤怒,“滚!”

胡灵被黄鸣的气势吓了一跳,胡灵咬着牙,“我说过谁都不能够动神涧大帝半分。”

“啪!”又是一个巴掌煽在胡灵的脸颊上,这一次出手的是龙索。龙索瞪着胡灵说道:“你难道还想继续执迷下去吗?”

“呵呵!”胡灵惨惨地一笑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到神涧大帝的。”

“那么,我们将你击杀!”说着黄鸣给龙索使了一个眼神。

“慢!”黄鸣跟龙索还没有行动的时候,蚩嘟突然将他们喝住,蚩嘟皱着眉头望着胡灵,说道:“你……你竟然也孕育出了一个新生命。”

“什么?”黄鸣跟龙索仿佛没有听清一般。

而胡灵苦涩地一笑说道:“不错!我也怀上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拥有一个奕姓,他是……是属于神涧大帝的。”

胡灵的话让所有人都深深的震动。

她断断续续地道:“黄鸣,还记得在洪荒八州的时候,在乾元门的启源门前,我说过的话吗?我说我会追随自己喜欢的男人,过一段平淡的生活!实际上我喜欢的那个男人,正是奕龙!”

“这怎么可能?”黄鸣无法相信地摇着头。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那是事实。”胡灵喘了一口气说道:“奕龙虽然在洪荒双界中,但他一直都想突破神圣之门的阻断,所以……所以修练出一种利用空间源力分化真身的方法,他利用这种方法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投放到空间之中,穿越了神圣之门的禁制,到了洪荒八州,而到了洪荒八州后,神涧大帝奕龙分化出来的分身经过千万年的投胎转世,最后终于塑造出了真实的身体跟思想,而我便遇到了那个时候的他,并且将所有的感觉情都交给了他,直到战神号角吹响的那一刹那,他觉醒了,并且将事实的真相告诉给了我,用分身跟真身创造出来的四维空间力量,带着我回到了洪荒双界……”

谁又能够想到胡灵竟然跟奕龙之间,拥有这么样的缘。

黄鸣跟龙索再一次对望。

黄鸣苦笑地摇了摇头,对胡灵说道:“胡灵,对不起!即使你孕育出一个新生命,但我还是会对你出手,哪怕背负上道义上的谴责,我也不能够看到我的兄弟巫龛的骨肉无法存活下来,暗灭!”

巨大的黑暗力量如潮般地向胡灵撞击过去。

胡灵瞬间动用自己灵源力的力量,召唤出万千的生灵大军,而恰恰在这个时候,龙索也开始行动,长啸一声:光无界!

一个光无界,彻彻底底地将胡灵的生灵大军困了起来。

而黄鸣的黑暗力量笼罩到了胡灵的身上,胡灵想继续施展力量,可是她突然感觉到腹中一痛,仿佛肚子里怀着的孩子就要出生一样,剧烈的疼痛让胡灵一下子瘫倒在地面上。

看到胡灵这种情况,黄鸣还是不忍心下手,撤掉了所有的力量,叹了口气,双手划出一道黑光缠绕在胡灵的身上,将胡灵的身体拖到幽姬等女人的面前,说道:“她……要临盆了,你们帮她一下吧。毕竟是一个生命,我下不了手……”

幽姬跟乾芯对望了一眼,同时将目光落到茵柔的身上,茵柔微微摇了摇头,她的确不能够置一个新生命的生死不顾,走到胡灵的面前,说道:“胡灵,解去你伪装的力量,让身体松弛下来,我帮助你顺产……”

胡灵诧异地望着茵柔,但随即就收敛了表情,因为她知道巫龛这边的人,没有恶念的,她撤掉了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肚子恢复到原本应该有的怀胎模样。

……

蚩嘟再一次聚积着自己的力量,魔刀生硬地劈砍到了奕龙的身上,顺着奕龙的头颅直没到他的脚底,魔刀里激荡出来的源力不断地震荡着奕龙的脑海里正在跟巫龛激烈战斗的精神力,同时巫龛的精神力也受到了魔刀的震荡。

砰!

砰砰砰!

巫龛跟奕龙受到蚩嘟魔刀的震荡,同时溃散起来,此时巫龛的溃散的精神力又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但溃散的状态却没有一丝的改变。

巫龛那原本木讷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脑海里仿佛有万根针般地刺击着,剧烈的疼痛让巫龛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嘶吼声,疯狂的力量在巫龛的身体上宣泄,巫龛仅有的最后一点清醒意识,操纵着这些疯狂的力量,撞击向奕龙。

奕龙的精神力也在剧烈的溃散着,又承受着巫龛疯狂的攻击,整个肉身被炸得片甲不留,源力空间几番爆破,但都被溃散的精神力吞噬。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光芒迅速地出现,一道贯穿了巫龛的脑海,另一道则穿透了奕龙的精神力。

巫龛的精神力竟然不再继续溃散下去,渐渐的,竟然重新地凝结起来。

而奕龙的精神力也在凝结,只是因为他的肉身被爆破掉了,所以精神力凝结成了一颗闪烁着妖异白光的圆球。

“什么人!”一旁的蚩嘟大喝一声。

一道人影缓缓出现在虚空之中,那人影身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满头的白发,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慈祥感觉,手里拿着一件非常古怪的武器,正饶有兴趣地望着众人。

这人影一出现,蚩嘟的脸色顿变,刚想说话的时候,那老者突然伸长了自己的手臂握向了奕龙精神力形成的圆球之上,紧接着他大嘴一张,顿时将那圆球吞噬到腹中,接着他的大手再一次抓向巫龛。

“不!”众人齐声呼喝。

就连蚩嘟都挥舞着魔刀冲向那个神秘的老者,那老者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手掌不再向巫龛探去,而是化掌为拳,竟然迅速地轰到了蚩嘟的胸口上。

“噗!”一口鲜血从蚩嘟的嘴里喷射出来,他硕大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摔落到众人的面前,而就在蚩嘟摔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一个婴儿的啼哭声骤然想起,胡灵生下了自己的孩子,是一个男孩。

但即使有新生命的降世,众人也没有心思去留意,也只有茵柔在照看着。

众人都将目光望着虚空中的老者,他们不敢相信,这老者竟然一拳之下就能够将洪荒双界里的主源者之一,拥有魔日大帝称号的蚩嘟击伤。

“你……”蚩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虚空中的老者,费力地道:“你……你从……从禁祖之门中出来了……”

“呵呵,奕龙自以为吸收了禁祖之门中的力量,但能够天下无敌,这无疑于镜中之花月,很不真实。”老者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说道:“事实上,奕龙的确拥有能够达到我这般水准的潜质,不过他太过急功近利,太过疯狂,虽然能够分出上善之身,却始终没有达到大乘的地步,如今我收了奕龙的精神力,并且我需要将巫龛带走,你们就留在这洪荒双界之中吧。”

“不,将巫龛留下!”蚩嘟显然受了重创,但还是持着魔刀,跳落到距离虚空中的老者很近的位置。

“蚩嘟,我的真身跟化身已经突然双界跟战祖空间的屏障,已经没有人能够跟我一战了,即使你蚩嘟拥有主源者的水准,但我若想灭掉你,也只是吹口气间的事情,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你带着巫龛的这些兄弟朋友跟爱人,留在洪荒双界之中,我准许你成为这里的至高之中,并且,我可以帮助你打通洪荒双界跟洪荒八州的神圣之门,成为高居跟凌驾于洪荒八州上的神邸,以后,有人觉醒到战神的地步,你自己亲自封神。”

“留下巫龛!”蚩嘟坚持地道。

“呵呵,大梦已醒,是时候完成最后的事情了。”老者不再理会蚩嘟,再次伸手擦到巫龛的肩膀上,一把将巫龛从地面拉到他的面前,紧接着消失而去。

“巫龛!”地面上的众人疯狂地呼喊着,可是虚空中已经没有任何的身影。

末日暗潮!

天地极光!

火神怒焰!

……

地面上的众人疯狂地迸发着自己最强的力量,冲击着刚刚虚空中的老者所停留的位置,只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住手吧!”蚩嘟垂头丧气地说道:“那老者便是战祖空间里的战祖,如今他的真身跟分身已经合在一起,已经没有人能够超越他的力量了,就算是我,在承受他刚刚的一拳下,也感觉到,他并没有拖大,他的确可以在吹口气间将我灭掉,这就是战祖的实力,我们再怎么不甘心,也无际于事,现在我们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照顾好幽姬姑娘,以及巫龛跟幽姬姑娘的孩子,然后静静地呆在这洪荒双界中,终老而已。”

说到这里,蚩嘟走向奕龙那边仅剩下的八十九名战神,他以肃穆的声音说道:“你们还想继续战斗吗?”

那八十九名战神在看到奕龙都被击杀的情况下,哪里还敢继续跟蚩嘟拼战,纷纷跪倒在地,“我们愿意投降。”

“滚吧,滚回神涧峰,永远不要踏入到魔日峰地界半步!”蚩嘟也不高兴跟这些战神为难。

这些战神都感觉到一阵的庆幸,迅速地退离了魔日宫。

蚩嘟丝毫不愿意将任何的目光浪费到那些战神的身上,而是望向因为生下孩子而非常虚弱的胡灵,耸了耸肩膀说道:“胡灵,奕龙跟巫龛都被老战祖带走,生死未卜,而你跟我们这些人,也不再有任何的恩怨,倘若你愿意就留在我的魔日宫内,如果不愿意等你恢复过来后,可以离开这里回到神涧峰去。”

胡灵目光呆滞,没有说话。

蚩嘟望向其他人,现在幽姬,刺影,黎小柔,秦源,盼瑶,茵柔,乾芯,乾城,苟同,黄鸣,龙索,黄沫,李若水,燕蓝翎,风尘,风易,欧阳雪等人都静静地在那里,将目光望着巫龛离开的方向。

蚩嘟感觉到他们仿佛都在说着同样的一句话:巫龛,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