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一战

“奕龙,我们一战!”巫龛苦闷地从地面上站起,摇了摇头,静静地凝视着奕龙,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

藐视一切的奕龙,好笑地打量着巫龛说道:“我刚刚说过,给予你们一天的时间团圆,一天后,你们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需要。”巫龛紧紧地握着自己的烈龙枪,他很清楚,有没有那一天的时间团圆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倘若他真的不能够战胜眼前这个主源者的话,那么他跟他的这些朋友兄弟,也就永远的消失了。

现在的巫龛虽然还没有参悟到孕育之源的真谛,但却掌握了时间跟空间的源力。

他缓缓地向前奕龙靠近两步,再一次洪亮地说道:“奕龙,我们一战!”

奕龙没有说话,用好奇的目光望着巫龛,咧了咧嘴,他有点琢磨不透,眼前这个叫巫龛的家伙,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居然敢站在自己的面前叫嚣,不过奕龙通过刚刚巫龛的战斗,已经了解到,巫龛是那种在战斗中,能够瞬间吸收战斗经验,并且拥有强悍的源力悟性,他提醒了一下自己,不能够太大意。

“巫龛,这一战还是交给我比较好。”说话的人正是蚩嘟,同是主源者,蚩嘟的确比巫龛更清楚主源者层面上的力量,而且蚩嘟跟奕龙的战斗已经不止一次了,他们对彼比非常的了解,而且蚩嘟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洪荒双界里的一大主源者,总不能够让新结交的朋友挡在面前吧。

巫龛看着蚩嘟,接着摇了摇头。

蚩嘟一阵的窘迫,火道:“巫龛小子,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认为我打不过那奕龙老贼吗?或者说,我不够资格?”

“倘若连你都不够资格跟奕龙一战的话,那么我们也不够资格了。”巫龛一如继往地淡然一笑说道。

“那么,你就给我退开,让我去打!”蚩嘟喷了一口浊气,晃了晃手里的魔刀。

“不。”巫龛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蚩嘟被巫龛搞得有一点火大。

“这一战还是由我来打。”巫龛坚持地说道。

“为什么?”蚩嘟剧烈地摇头道:“难道你认为自己的力量能够抵得上我们,巫龛,我不得不提醒你一点,在洪荒双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奕龙老贼的实力跟水准,有一够俗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认为让我出战是最好的选择吗?虽然说那奕龙老贼吸收了禁祖之门里的力量,吸收了奕辉的坠落源力,但我还是有足够的信心将他击败的。”

说到这里,蚩嘟耸了耸肩膀,他明明白白地知道,现在的他跟奕龙之间的力量水准已经拉开了距离,即使能够跟奕龙一战,败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蚩嘟在决定跟现在的奕龙对战的时候,就已经暗下了决心,难道毁掉自己一身的修为,也要跟奕龙同归于尽,所以才会如此的坚持。

巫龛自然能够探查得到奕龙的心思,的确,让蚩嘟爆破自己的力量,是能够跟奕龙一定程度上的伤害,而受到伤害的奕龙他再去战斗的话,就多了一成的把握,不过巫龛在来到这洪荒双界里的时候,跟蚩嘟短暂的接触后,巫龛了解到,蚩嘟虽然身为魔日大帝,但他为战斗而生的信仰,却是巫龛值得尊敬的,所以巫龛将蚩嘟当作自己的兄弟,朋友。

在这种情况下,巫龛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兄弟跟朋友死亡。

巫龛一直都拥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无论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都要将自己的兄弟朋友爱人,保护周全,他静静地望着蚩嘟的脸颊说道:“正是因为你非常了解奕龙的力量,所以我才不想让你出战的。”

“嗯?这是什么道理?”蚩嘟一愣。巫龛说道:“你了解奕龙的力量,同样奕龙也了解你的!现在的奕龙吸收了禁祖之门中的力量,吸收了奕辉的堕落源力,他已经将你蚩嘟的力量特点牢牢地掌握住了,在这种情况下,魔日大帝,你跟奕龙一战,连一丁点希望都不会有。”

“……”蚩嘟瞪大了双眼。

“不要震怒,这是事实,不是吗?”巫龛反问道。

蚩嘟沉默下来,事实的确如巫龛说得那样。

巫龛也不再跟蚩嘟说话,他扫视了一眼秦源等人,接着再一次将目光落到蚩嘟的身上,说道:“魔日大帝,倘若可以的话,我希望由你来保护他们的安全。”

“嗯?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一名守护者!”

“是的。”巫龛点了点头道:“我不清楚跟奕龙的战斗将会推拉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不希望看到因为我跟奕龙战斗时候流纵出来的余劲伤害到他们,而能够阻挡住这余劲的人,现在也只有你了。”

蚩嘟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地问道:“巫龛小子,你有把握吗?”

巫龛笑了,说道:“你觉得呢?我只知道自己有战斗到底的信念,其他的也不想多想。”

“我明白了。”蚩嘟重重地点头道:“放手去战吧,在你没有跟奕龙分出高低之前,你带来的这群朋友,我不会让他们有任何的损伤的。”

“多谢!”说着巫龛重新望向奕龙。

奕龙一直不动声色,就静静听巫龛跟蚩嘟间的对话,待看到巫龛重新将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方说道:“临死前的嘱托,虽然很苍白,但的确有一点感人。现在说出你的决定,是现在一战,还是一天后?”

“现在!”巫龛腾到高空中,用手挥了挥烈龙枪,提纵着全身的源力,双眼顿时被一层浓浓的战意笼罩起来。

地面上秦源,燕蓝翎,幽姬等人都从紧张的情绪中解脱出来,现在紧张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结果无非就是两种,一种巫龛败,他们全部死亡,一种巫龛胜,他们将继续面对战祖。

现在所有人的心底都在默默地为巫龛加着油。

而刚刚回到巫龛阵营中的黎小柔用满含深情的眼眸注视着巫龛那高大的身影,她的思绪不仅回到几年前,还在巫家村的时候,她想到了对巫龛说过的一番话。

“我可以嫁给你,但是我是一名觉醒的源力战士,可以活好多好多年的,而你呢,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会有死亡的时候哦,到时候我还是会选择离开巫家村,追求修练源力的大道的……”

前尘往事如同一梦。

黎小柔从来都没有想过,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巫龛已经站到了一种她无法企及的高度,他引领着战神们冲击着主源者,想想那时候的话语,黎小柔有一些惭愧,原本以为巫龛会那么地鄙视她。

可是当巫龛固执地,顽强地,将她从奕龙的手里救出来的时候,黎小柔突然感觉到自己错了,那凌空站着的男人,拥有着天空海阔的胸怀,而且他并没有记恨自己,甚至在自己危险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出手相救。

此时黎小柔的眼里满含着泪水,喃喃地道:“巫龛,现在我还能够嫁给你吗?”

这样的话语也许只有黎小柔自己能够听到。

巫龛紧紧地握着烈龙枪,注视着缓缓向他飘过来的奕龙,同时,巫龛的余光还扫视到了位列于奕龙战营里的灵神胡灵。

胡灵一直都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她不相信在洪荒八州里来的战神拥有能够超越主源者的力量,所以她坚定不移地站到了奕龙这一边。

现在的她,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让奕龙跟巫龛的战斗,来证明她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她确认巫龛必败,奕龙必将带领她们冲破洪荒双界,达到战祖之地。

魔日宫,一阵的寂静。

一场殊死大战即将拉开帷幕,只是在距离魔日宫数万里的地方,一道光门突然开辟出来,那光门中透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迸射出一缕光芒,照耀到前面不远的地方,光芒凝聚成了一片,渐渐地变成了幽蓝的颜色,幽蓝仿佛冻结成了冰,形成一面冰镜,冰镜中,出现了魔日宫的景物。

巫龛挂着烈龙枪,向奕龙一步步的靠近,而奕龙始终没有任何的动作。

当巫龛距离奕龙只有五十米的位置时,巫龛荡起烈龙枪,向前一刺,接着断喝一声:时间驾驭——横。

一波波的力量涟漪从巫龛的身体上扩散出来,铺向奕龙。

时间拥有两个层面上的力量,第一横,第二纵。

横出的时间可以将一切定格起来,并且在定格之中搜索着,在这一个时间内所能够利用的所有力量,当巫龛施展出时间驾驭的时候,一道道超越战神级别的源力迅猛地冲击向奕龙。

奕龙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他微微抬起手:空间驾驭——破!

一个空间出现在奕龙的面前,将巫龛横出来的所有力量全部收容在那个空间中,紧接着空间爆破开来,四散的狂绝力量不断在空中飞舞,接着陨落。

啊啊啊!一阵阵的惨叫从奕龙方面的阵营传出,除了胡灵跟几个实力强劲的战神外,其他的战神们不堪承受奕龙跟巫龛第一次交手扩散出来的余劲,而源力空间受损,他们只能够选择一退再退,退到安全的地界之中。

只是在巫龛跟奕龙所施展的力量范围内,除非退回到神涧峰,否则同样被锁定。

而巫龛阵营那一边,蚩嘟将魔刀释放出去,插落到众人的面前,蚩嘟嘶吼一声:魔日照耀。

密集的魔光顿时将秦源等人跟蚩嘟笼罩起来。

巫龛跟奕龙扩散出来的余劲在冲击到魔光防御的时候,全部被淡化。

奕龙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这边的战神受到迫害,而流露出任何怜悯的表情,只是冷漠地望着巫龛说道:“在时间驾驭的源力层面上,我了解的比你要深。”

时间驾驭——纵!

奕龙手指一弹,时间源力在迅速地跳跃着,冲向巫龛。这时间驾驭纵的力量,能够将时间向纵面跳跃,推拉到千年的流逝地步。

时间驾驭——一逝千年!这是奕龙第二次施展时间驾驭的力量,两股重叠的时间纵线缠绕向巫龛,巫龛将烈龙枪一个回转,脚向空中一震:空间驾驭——锁!

巫龛的空间虽然锁定到了奕龙的一逝千年力量,但还是有少许掉落到地面上,那些没有受到防御的战神承受千年的拉扯力,有的源力空间真接爆破,有的身体越来越是衰老,有的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提到了千年的提升。

这是巫龛跟奕龙的第二次交手。

虽然两次交手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但里面拥有多么大的凶险,跟多么强大的源力操纵,蚩嘟最清楚。他更清楚一点的是,倘若巫龛用时间跟空间的源力力量跟奕龙交手,绝对没有赢的可能,因为早在他们成为主源者之时,就已经了解到了这两种源力的力量。

巫龛能够施展时间跟空间的源力,也仅仅最近才了解到的。而奕龙对这两种源力的施展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一战注定要失败!

蚩嘟叹了口气。

奕龙没有继续攻击,望着巫龛说道:“巫龛,你的确是一个奇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掌握时间跟空间源力的奥秘,确是让我刮目相看,不过,我说过你想用这两种源力战胜我的话,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忘记了,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了解了这两种源力。”

“达者为先!”巫龛冰冷地说道:“空间驾驭——穿越!”

在巫龛说完话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消失了。

而在巫龛施展这种力量的时候,无论是蚩嘟还是奕龙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讶声,空间驾驭的力量中,的确有一种空间穿越的技能,而这种技能想要施展出来,没有对空间深刻的认识,没有对空间源的深层次了解是不可能施展出来。

奕龙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点畏惧,从踏入到洪荒双界到跟自己一战,也只有这么短暂的一段时间而已,而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巫龛竟然就能够了解到空间深层次的东西,的确让人惊愕,倘若让他发展起来,那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虽然奕龙感觉到一点点的畏惧,但还是冷静下来,拖起自己的斩神剑,静静地闭上双眼。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摇了摇头说道:“巫龛,你败了!空间穿越的力量虽然强悍,但只要了解到了它的本质,便能够轻松地确解,现在我就将你困在空间的穿越甬道中,让你永远留在那里,空间驾驭——禁!”

噼里啪啦!

在奕龙周边的传来一阵响动,三个光点突然闪现出来,奕龙跳落到第一个光点的位置,用手指点到那个光点上,接着拖着那个光点向另一个光点靠近,他将两个光点重叠在一起,并且向下一个光点移动过去。

“糟糕!”蚩嘟一身的冷汗,他很清楚奕龙现在做的是什么事情,那奕龙将巫龛穿越的三维空间出口的那个光点全部浮现出来,接着将三个空间出口重叠在一起,淡化掉,那么巫龛将永远被锁在三维空间之内。

这一刻蚩嘟不敢犹豫,也顾不上给秦源等人守护,单手一挥,牵引住自己的魔刀,嘶吼一声:空间震荡。

魔刀迅猛地冲向奕龙。

奕龙猛地一回头,又眼满是锐利地瞪了一眼蚩嘟,接着放出自己的斩神剑,冲击向蚩嘟的魔刀,斩神剑跟魔刀撞击到一起,巨大的爆破漩涡连续在空中闪烁出来,七道漩涡冲向胡灵他们,另外七道漩涡冲击向秦源他们。

蚩嘟咬了咬牙,收回魔刀,身体一个强力的旋转,不断释放出自己身体里的源力,形成七重源力墙,源力墙挡着一道又一道的爆破漩涡,当所有的源力墙跟爆破漩涡都消失干净的时候,蚩嘟也忍不住喘了一口粗气,只是当他再一次观望奕龙的时候,奕龙已经将三个空间出口的光点重叠在一起,并且手指从光点中抽了出来。

奕龙收回自己的斩神剑,一剑抹到那重叠起来的光点上,光点被斩神剑的力量直接抹去,奕龙沉下斩神剑,冷漠地望着地面上的蚩嘟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不,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这声音从虚空中传出,让奕龙全身一震,这声音分明就是巫龛的声音啊,这怎么可能?三维空间的所有出口都已经被消灭掉,巫龛是不可能从里面逃脱出来的啊。

正在惊愕的奕龙突然感觉到胸口正在承受着一股强悍力量的冲击,大惊之下奕龙挥舞着斩神剑,削向胸口。砰砰砰!斩神剑斩跟某种东西强硬地接触,连续引动源力的爆破,而就在这个时候,巫龛突然闪现出自己的身边,他挥舞着烈龙枪,一枪快似一枪地刺向奕龙。

奕龙挥舞着斩神剑,一次一次地破解着巫龛的攻击,在这个时刻,巫龛将跟奕龙的战斗推到了近战的地步,巫龛施展的是九游烈龙枪法,一枪九龙,九龙交织组成密集的枪刺网,将奕龙的身体笼罩在一片光影当中。

而巫龛每刺出一枪,便夹带着影源力,冰源力,火源力,三重源力的力量,同时看到奕龙将三重源力破解的时候,巫龛随即施展出时间跟空间的力量。

影刺!

冰火之源!

时间驾驶——纵横!

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从巫龛的烈龙枪上破击出来,让烈龙枪都在发出争鸣的嗡鸣声,奕龙飘动着自己的身体,一剑又一剑地破解着巫龛的攻击,同时凭藉着自己的速度跟巫龛抢攻,奕龙一直都在不解,巫龛究竟是怎么样才从没有出路的空间中逃脱出来的,在攻击的时候并没有集中精神。

恰恰正是因为这一点给予巫龛机会,巫龛再施展出一道影灭之后,已经跳落到奕龙的面前,距离奕龙也仅仅只有一米的距离,巫龛双眼圆瞪起来,在一瞬间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到极限:精神驾驭!

巫龛全部的精神在这一刻闯进到了奕龙的脑海中,他的身体从空中掉落到地面上,而奕龙突然狂暴起来,手中的斩神剑掉落到地面上。

巫龛的身体摔倒在地面上,接着爬起。

奕龙也从空中陨落下来,他双手捂着自己的头,发出一纵纵痛苦的惨叫声,不断地扩散出自己的力量向四周轰炸,胡灵等人虽然躲得很远,但还是有一大批再次受到波及,十来名战神源力空间爆破掉了。

看到这种情况蚩嘟跳落到有些木讷的巫龛面前,扫荡开奕龙扩散出来的所有力量。

一旁的秦源低声问向黄鸣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黄鸣皱了皱眉头说道:“可能是巫龛应用了精神力方面的攻击,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注入到奕龙的脑海里,正在奕龙的脑海里跟他的意识进行对战吧。”

蚩嘟一边破解奕龙扩散出来的余劲,一边听着秦源跟黄鸣的对话,咬着牙说道:“众位,现在是击杀奕龙最好的时机!他的精神力跟巫龛的精神力在交战,在这种情况下,本身的源力水准大幅度地下降,只要我施展终极的一击,便能够解决掉他,只是……只是巫龛也将永远变成现在这般的模样,你们觉得,我该如何的选择!”

“不行!”秦源第一个反对地道:“只为了斩杀奕龙,就要让巫龛变成白痴,这样的事情我绝不同意。”

“魔日大帝,我也反对这样做。”黄鸣摇了摇头。

幽姬也紧咬着牙,望着魔日大帝蚩嘟说道:“不,不能这样做!”说到这里的时候,幽姬突然面色骤变,有一些站立不稳,一旁的乾芯看到幽姬如此的模样,迅速地扶住了她,道:“幽姬姐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幽姬尽量让自己站直身体,摇了摇头说道:“魔日大帝,哪怕不能够斩杀奕龙,哪怕我们这些人都死亡,我们也都不愿意看到巫龛成为痴痴呆呆的模样,所以那样的提议,我们坚决不同意,请不要那么做……”

“这……”蚩嘟沉下了魔刀,心底一阵的犹豫,虽然他是洪荒双界的主源者,虽然拥有魔的外衣,但魔日大帝蚩嘟却并不是那些自私自利之辈,虽然说他现在的确能够一剑结果了奕龙,成为洪荒双界最强的人物,可是他却一阵的犯难,虽然跟巫龛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跟巫龛同样是为战斗而生的狂人,彼此之间自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是杀,还是不杀?

这是一个问题!

蚩嘟不知道巫龛还能够坚持多久,恐怕巫龛跟奕龙在精神力方面的对战,便是他们最后的战斗,一旦这场战斗结束后,那么胜负也就分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