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源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他不愿意一丈杀在自己的手里悔掉,他咆哮一声将一丈杀甩向巫龛,接着他双腿用力地踏实地面,第二源力空间里的风源力聚积到秦源的头上,秦源逼迫出风源力撞击向项天雄的大锤。

项天雄的大锤猛地砸到了秦源逼迫出来的风源力上,风源力被项天雄的大锤击破,大锤敲击到了秦源的脑门,秦源的脑门顿时迸出血液,然而秦源并没有倒下,他还活着,他并没有用手去擦自己脑门上的血液,而是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项天雄。

项天雄收了自己的大锤,望着秦源愣了愣,他心里开始有一些犹豫,该不该继续攻击,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赢了,他的对手秦源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抵抗,现在他可以非常轻松地要了秦源性命。

可是项天雄还是犹豫了。

此时秦源缓缓地抬起手,将手握着了拳头,一步步地向项天雄走去,一拳轰向项天雄的身体,项天雄并没有躲,因为他感觉不到秦源这一拳里拥有任何的力量,现在的秦源只是在用意识支撑着身体,已经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秦源的一拳落到了项天雄的胸口,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秦源还是一拳接着一拳地轰击项天雄,项天雄愣在那里,有一些迷茫。

“项天雄,你还在等什么,尽快给我结束这场战斗。”奕辉催促地道。

“他……已经没有力量再战斗下去了。”项天雄回过头望向奕辉。

“不要流露出任何的慈悲,你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干掉你的对手。”奕辉低喝地道。

项天雄还在犹豫,他转过头将目光落到奕龙的身上,奕龙嘴角依然带着笑意,说道:“项天雄,你已经破除了他的战神之力,现在的他已经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资格,倘若你能够让他投降的话,那么就留他一条性命吧。”

项天雄微微摇了摇头,重新回过头注视着秦源,低低地说道:“投降吧。”

秦源没有任何的声音,他现在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继续攻击,真到死亡来临的时候。项天雄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大喝道:“秦源,投降吧!”

秦源的身体有一些站立不稳,但还是摇摇晃晃地向项天雄攻击。

项天雄已经明白了秦源的意思,苦笑了两声说道:“秦源,你是强者!我就以你的方试来结束这场战斗吧。”说着项天雄缓缓举起双锤,将最强的力量提纵起来,咬着牙大喝一声:“战神锤啸!”

这战神锤啸是项天雄最强的攻击招术,他跟秦源刚刚的战斗中并没有施展过,他也根本不需要动用这么强的力量,因为秦源的力量对于他来说,还非常的弱,可是项天雄感觉到秦源宁死也不屈服顽强斗志,他将用最强的攻击力,来对秦源这种斗志的献礼。

双锤如龙蛇般地砸向秦源的脑门。

乾诚苟同已经不忍再继续观看下去。

胖子黄鸣也苦笑了两声,虽然他非常清楚,来到这洪荒双界,死亡是随时都会来临的,这里面的每一个战神都拥有秒杀的力量。

幽姬等人眼圈红了。

南宫语嫣只能够默默地注视着秦源的背影,她突然化出一把匕首紧紧地握在手中,她自己已经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在秦源倒下去的时候,她愿意跟随秦源而去。

巫龛手里握着秦源甩过来的一丈杀,咬着牙,他很想冲出去救下秦源的性命,可是他又不想破坏秦源最后的坚持,他知道一个甘愿以性命作为代价,不屈不挠的战士,是绝不会投降跟屈服的,也不会想到有人能够救下他的,所以巫龛只能够静静地观望。

滋呜!一丈杀**起来,剧烈的**让巫龛都有一点不能够把挂,巫龛松开了手,一丈杀化作一道劲光迅速地出现在秦源的上空,阻挡下了项天雄的双锤。

砰!一丈杀爆破了。

在一丈杀爆破的时候,形成一层又一层防御光环,这些防御光环将项天雄的双锤跟一丈杀自身的爆破力量全部阻挡在外,防御光环瞬间坍塌,坍塌后化成一股超强的劲力,推动着秦源的身体,落到巫龛的面前。

巫龛接下秦源,感觉到他的战神之力已经溃散,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即使是他巫龛,都没有办法救治过来,巫龛用自己的力量延缓了秦源死亡的脚步,静静地将秦源抱到南宫语嫣的面前,“照顾好他。”

南宫语嫣流下热泪,重重地点头,从巫龛的手里接过秦源,她用自己的侧脸贴到秦源满是鲜血的侧脸上,手紧紧地握着秦源的手。

秦源仿佛能够感觉到南宫语嫣的温度,费力地睁开双眼,感觉到是南宫语嫣的时候,秦源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下一个是谁?”一旁高高在上的奕龙似笑非笑地说着。

那个蒙面的女人跳落到对战的中心位置。

奕龙冷漠的话语再一次响起,“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情况,两个对战的选手,必死其一!”

“是,主神!”蒙面女人回了一句,接着望了一眼巫龛,她的双眼微微地闪烁,随后又将目光从巫龛的身上移开,说道:“谁来跟我一战。”

“我!”刺影飘落到蒙面女人的面前,幻出自己的匕首,目光灼灼地望着蒙面女人,就准备战斗,这时候巫龛的声音响起,“刺影!你退下吧!”

“主人……”刺影回过了头,望着巫龛,“这一战交给我吧。”

“不!”巫龛剧烈地摇了摇头。

刺影还想说什么,但是巫龛的目光却非常的坚决,刺影从来都不违抗巫龛的命令,她有些不甘地从蒙面女人的面前退了回来,而就在她退回来的时候,黄鸣缓缓走了出去。

“黄鸣,你也回来。”巫龛再次说道。

黄鸣一愣,不解地望向巫龛。

巫龛唤出自己的烈龙枪跳落到蒙面女人的面前,他望向奕龙说道:“奕龙!你说要玩一场游戏,我巫龛奉陪到底!现在我巫龛愿意以一战三,你那边的人可敢应战?”

“以一敌三?”奕龙饶有兴趣地望着巫龛说道:“虽然你是这群人里,除了蚩嘟外最强的,不过你想以一敌三,估计还没有那个本领吧!我想玩一场游戏,那么这游戏必须由我来定,呵呵,你如果真想以一敌三的话,就必须接受一个条件!”

“你说!”巫龛铿锵有力地道。

“这个条件就是,我会分别派出自己这边剩下的三个人,轮流跟你一战,倘若你输掉一场,便彻底输掉了整场游戏,到时候我手里的女人必死,而你带来的这些人,也都将死亡,你可愿意接受。”

“我接受!”不待奕龙的话音落地,巫龛重重地说道。

“好,果然有魄力,那么开始吧。”奕龙不再说话。

蒙面女人向前踏出两步,望着巫龛说道:“你这又是何必,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跟力量跟主源者一战,又为什么非要这么坚持跟顽固呢,难道非得让所有人都丧命,你才会甘心吗?”

“我们的想法,你又岂会了解?”巫龛冷眼望着蒙面女人说道。

“我的确不了解。”蒙面女人冷笑一声说道:“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的废话了,战斗吧。我不认为你有力量能够战胜我。”

巫龛也不想再多说了什么,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本来他想着让黄鸣等人先跟这奕龙的手下打打,可是在黄沫如此惨烈地赢下比赛,秦源如此痛苦地挣扎着输掉比赛后,巫龛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独战剩下的三个人,赢得比赛,将黎小柔从奕龙的魔掌中救出来。

黎小柔一直是巫龛的一个遗憾,就算从奕龙手中将黎小柔救出来后,有没有力量再跟奕龙对战,现在的巫龛也不想再考虑了。

巫龛荡了荡手里的烈龙枪,沉声一喝:影焰枪!

一道影焰飞纵向蒙面女人。

蒙面女人没有动作任何的武器,只是双手合在胸前,嘴里喷吐出一道浊气,紧接着在她面前的地面一阵的**,一声妖兽的嘶吼声从地面传波出来,一只硕大的白色的骨龙的头颅出现。

接着这只骨龙猛然间窜出地面,飞纵到高空,赫然竟是一只风骨龙。

这只风骨龙出现后,嘴里立即喷吐出一道风劲,将巫龛的影焰吹散,巫龛没有继续攻击下去,他静静地凝视着那只风骨龙,瞬间便判断出这只风骨龙竟然拥有万年的妖龄,巫龛冷漠地望着这只风骨龙,腾身而起,满腔的愤怒集中在烈龙枪上,一枪刺向那风骨龙的头颅。

这只风骨龙不避不让,硬接下巫龛的烈龙枪。

风骨龙的骨头非常的坚硬,这是巫龛知道的,巫龛的枪跟风骨龙的头生硬地触碰到一起,传出一阵的巨响,巫龛的枪虽然没有刺进风骨龙的头颅中,却将风骨龙击飞出去。

此时蒙面女人伸手向空中一握,她竟然握住了风骨龙的一只脚,蒙面女人就拿这只风骨龙作为武器,狠狠地砸向巫龛,狂绝的战神力量不断地从风骨龙的身上流纵出来,彪悍的风源力跟蒙面女人自身诡异的未知源力,摧残着能够摧残的一切。

滚滚的威压让黄鸣等人都感觉到惊讶,他们一退再退,最后蚩嘟挡在众人的面前,将所有的威压驱散开来,蚩嘟怒视着那蒙面女人,嘴里低低地说道:“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如此的强悍啊。”

黄鸣的眼神也闪烁了一下,他在判断自己的力量跟这个蒙面女人的力量对战起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蒙面女人持着风骨龙砸向巫龛。

巫龛凌空跳落到地面上,左手向烈龙枪向后一荡,右手化成拳头,一拳轰向那只风骨龙,巫龛这一拳撞击到风骨龙的头颅上,风骨龙嘶嚎一声,被震退回去,蒙面女人的脚步微微有一些晃动,她咬了咬牙,没有想到巫龛竟然能够用拳头就将自己的风骨龙震回来。

蒙面女人娇喝一声,凌空跳起。

她另一只手抓到风骨龙的另一只爪子上,双手用力地向下一砸,咆哮的力量狠狠地贯向巫龛。

巫龛将烈龙枪插入到地面,右拳再一次地挥舞起来,向前轰了出去:影碎!

轰,巫龛的一拳再一次撞击到风骨龙的头颅上,风骨龙竟然无法承受巫龛拳头的冲击力,硕大的身体被反震回去,甚至带着蒙面女人,退出百余丈。

蒙面女人重新闪现到巫龛的头顶,再一次挥舞着风骨龙砸击,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挥舞出风骨龙后,那风骨龙的身体上竟然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动,蒙面女人一惊,收了攻击的姿势,从空中跳落到地面上,当她刚刚站稳在地面上的时候,她手里抓着的风骨龙的脚竟然碎了,而且随着风骨龙脚的破碎,风骨龙身体上的骨头,一根根都在碎裂,最后那蒙面女人召唤出来的风骨龙化成一堆骨沙,被风吹散。

巫龛双拳磕到一起,向蒙面女人走来。

蒙面女人冷笑一声,双手连续地变幻着,接着她将自己的一根手指咬到嘴边,滴出了鲜血,鲜血掉落到地面上,蒙面女人用带血的手指,在空中点动了一下。

“嗷唔……谁在呼唤我……”虚空中,一只硕大的头颅冒了出来,那头颅血红血红的,全身巨大,却并没有脚,两只强有力的手臂抱在胸前,霸气十足地凝视着眼前的一切,只是当这只人不人,鬼不鬼的妖兽扫视到奕龙跟蚩嘟的时候,他那狂傲的气息瞬间收敛起来,他甚至不敢接触奕龙跟蚩嘟的目光。

他低下头望着蒙面女人,“又是你?没事把我弄出来做什么?”

“少废话,给我攻击!”蒙面女人一声娇喝,那妖兽浑身一颤,伸展开自己的双臂,逼出一道黑光撞向巫龛:地狱炎!

地狱火的力量落到巫龛的身上,巫龛就任由那火焰燃烧。

那妖兽看到巫龛如此的模样,大吃一惊:“操,这家伙不怕火啊。”

巫龛大嘴一张,喷吐出一道影焰击向那妖兽,那妖兽异常的惊讶,硕大的身体竟然缩小到跟正常人一般的模样,飘到蒙面女人的头顶,抱怨的地说道:“女人!那是一个用火的祖宗,我打不过,我还是退吧。”

蒙面女人大气,手指继续向前一点。

虚空中,另一只硕大的身躯展现出来,这身躯全身墨绿的颜色,嘴角滴着让人恶心的唾液,他嘴里喷出来的气味非常的难闻,一出现,便将攻击的目光锁定到巫龛的身上,大嘴一张,一道绿色的**卷向巫龛。

巫龛双手擦拭着自己的双眼:天耀!

白光一道融入到绿色的**中,绿色的**瞬间就被淡化干净,那墨绿的妖兽同样惊愕起来,躲到蒙面女人的身后,“不好,这家伙能够破解我的毒!”

蒙面女人又气又恼,娇喝道:“给我攻击!否则,你们永远都要被困于地狱。”

两个妖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再退缩,疯狂地向巫龛攻来,那没有脚的妖兽连续喷吐出自己的地狱炎,那全身墨绿的妖兽一道一道地喷吐出自己的毒液。

巫龛完全无视没有脚的妖兽火焰攻击,一次次地施展着天耀眼破解全身墨绿妖兽的毒液,渐渐地,就要走到蒙面女人的面前。

蒙面女人一脸的震惊,瞬间暴退出数十丈。

两个妖兽也在瞬间挡在蒙面女人跟巫龛的中间。

巫龛长喝一声:“滚!”

两个妖兽似乎害怕极了巫龛,全身微微有一点哆嗦。

“攻击!”蒙面女人喝令道。

两个妖兽咬了咬牙,准备继续向巫龛攻击,可是巫龛只轻轻弹了弹手指,他手指上立即释放出一道漆黑的火焰,这漆黑的火焰一出现,那没有脚的妖兽顿时瞪大了双眼,“啊……黑莲之火!”

说话的时候,那没有脚的妖兽便停下了脚步,不肯向前踏出一步。

巫龛左手用烈龙枪一点,一道刺眼的白光出现在枪尖上,随即巫龛怒喝道:“再不滚走!我以黑莲之火灭你地狱烈焰,让你魂飞魄散!再不滚走,我以天耀之芒清除你身体里所有毒素,让你万劫不复!滚!”

“你们胆敢退后一步,我彻底囚禁你们的灵魂,让你们日日承受痛苦,给我攻击。”蒙面女人再次娇喝。

两个妖兽同时剧烈地晃动着脑袋,他们的目光在巫龛手里的黑莲之火天耀之芒以及蒙面女人的身上流转,最后两个妖兽同时钻入地底,很明显他们选择了滚!

在他们的思想意识里,承受黑莲之火的焚烧,遭受天耀之芒的清除,远比日日承受痛苦的折磨要厉害。

巫龛收了两种不同的源力,冷漠地望着蒙面女人,说道:“还有什么,都使出来吧。”

蒙面女人银牙紧咬,虽然蒙着面,但她的面容扭曲的表情,还是可以看得很清楚,她手指继续向前点指,嘴里长啸一声:万千风骨。

随着蒙面女人的吟唱,一只又一只的风骨龙破空而出,迅猛地撞向巫龛。巫龛将天耀之芒缠绕在烈龙枪上,一枪接着一枪地刺击。

砰砰砰的爆破声不断,一只接着一只的风骨龙被巫龛刺碎,可是风骨龙仿佛层出不穷,巫龛再一枪碎掉十只风骨龙后,大喝一声,逼迫出自己烈龙枪上的天耀之芒,射向蒙面女人。

蒙面女人不敢硬接,连续闪避,她在闪避的时候,手指依然在空中点指,刹那间,一支手持大斧的骷髅大军从地面嚣张地窜出,一支由成千上万只雷鸟组成的战队,疯狂地暴破出闪电,一支由七千年妖龄组成的沙虫,疯狂地喷吐出狂沙,缠绕向巫龛。

巫龛持着烈龙枪傲然地站在包围圈中。

他枪上连续暴出九条游龙,这九条游龙中的三条卷向骷髅军团,三条火焰游龙杀入骷髅军团之中,立即爆破,爆破的力量将那些骷髅炸得粉碎。

紧接着,另外三条冰焰游龙飞舞地撞入空中的雷鸟战队之中,蔓延出来的冰源力将那些雷鸟彻底地冰封起来,接着爆破开来。

最后三条影焰游龙落入到沙虫之中,影缠绕起千层沙,万重浪!千层沙万重浪狠狠地砸下,再一次将沙虫淹没在地面之上。

“无限复活!”蒙面女人破出一点光芒笼罩在那些被炸得粉身碎骨的骷髅军团的骨头碎渣上,那些碎渣竟然重新凝结起来,又形成一只骷髅大军。

“雷鸣吟唱!”蒙面女人嘴里喷出一道浊气,浊气将那些被冰封爆破力量炸得粉碎的雷鸟复活过来,重新施展着闪电击向巫龛。

“沙虫之怒!”

蒙面女人再一次吟唱起来。

那刚刚被巫龛用影焰游龙砸到地底的沙虫妖兽再一次出现。

巫龛连续抵挡着那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那一道一道的骷髅砍击,那一次又一次的沙尘风暴的洗礼。

蒙面女人长出了一口气,冷笑道:“巫龛,你该清楚的,我拥有能够操纵这些生灵无限复活的力量,无论你多么的强大,都没有办法将它们毁灭的,你无法将它们杀光,但它们却能够将你的力量磨光,你认命吧!你该清醒了,你反抗主神只能够落得这样的下场。”

巫龛不再去抵挡那些攻击,任由那些力量撞击到自己的身上,那些力量还不足对巫龛造成伤害,只是却阻挡了巫龛向蒙面女人靠近的脚步。

巫龛冷冷一笑地对蒙面女人说道:“如果你的力量真的有那么强,那么你就不会甘心归于奕龙这个主源者的手下!而如果你拥有能够将奕龙磨光的力量,那么你便成为了新的主源者,可事实上我看不到这一些,我只看到你甘愿作为主源者的奴仆,甘愿替他卖命罢了。”

“哼!”蒙面女人没有接话。

巫龛继续说道:“倘若你真的认为,凭藉这些力量都能够将消耗干净的话,那只能证明的你的浅显跟无知。”

“我只是好意提醒。”蒙面女人说道:“没想到你这么的固执,我倒想看看你如何破解我这最终极的三重攻击!你如果能够将我释放出来的这些生灵消灭掉,那么我就承认自己的失败好了。”

“你看清楚了!”巫龛也懒得废话,长枪向前一荡,向下一划,空间竟然在巫龛这么一荡一划之下,被撕开一个裂缝,巫龛向后退出几步,右手向前一探一抓,空中成千上万的雷鸟,被他这么一探一抓之下,发出惨烈的嚎叫声,紧接着成千上万的雷鸟被送入到空间裂缝的面前,被空间裂缝吸了进去。

看到这样的情况蒙面女人大惊失色。

甚至就连奕龙跟蚩嘟都吓了一跳,他们哪里能够想到,这巫龛竟然拥有能够撕裂空间的力量啊,这种层面的力量已经可以跟他们当年,在没有了解到主源力量时候的力量在伯仲之间了。

蚩嘟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的神识传向奕龙,说道:“奕龙老匹夫,你现在看到了吧,一个能够跟我们平起平坐的人,正在孕育。”

奕龙同样以神识回答道:“有意思,非常的有意思!我倒还真想看看那巫龛,究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水准,啧啧,仅仅能够撕裂空间,也并不能够战胜你跟我的,那种撕裂空间的力量,我们都可以掌握,只是你蚩嘟应该很清楚,那种撕裂空间的力量,在洪荒双界里,只能够小规模地施展罢了,别忘记了,禁祖之门的空间枷锁守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