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跟白水寒同时退到远处。

白水寒用手指擦了擦自己的斩神剑,嘴角流露出兴奋的笑意,“不错的力量,拥有火源属性,拥有冰源属性,还拥有影源属性!三重属性加身的你,的确拥有能够成为战神领袖的资格,不过,很不幸运的是你碰到了我。”

巫龛淡然地一笑:“幸与不幸,不是你说的算!你刚刚施展水源力,冰源力!也只是对我的一种拭探罢了!既然是你我之间的生死之战,就尽全力攻击吧,我巫龛还能够坚持住。”

“好,我很欣赏你的性格!”塔魂白水寒弹了弹斩神剑,双眼突然暴射出一道寒光,沉喝一声:“雷电风暴!”

轰隆隆!在巫龛锻造出来的影空间内,滚滚的黑云迅速聚积起来,一道道惊雷,一道道闪电凌空劈向巫龛,惊雷跟闪电交织在一起,组成一个又一个的雷电漩涡,战神级别轰杀力纷纷而落,空中,一阵电流涌击的声音,一声滚滚的雷啸声此起彼伏。

这一刻塔魂白水寒总算施展出战神层面上的力量。

巫龛紧紧地握着烈龙枪,低喝一声:闪影。

他整个身体里跟烈龙枪融合在一起,化成一道影子,这影子眨眼消失,眨眼又出现,连续闪避着空中滚滚的雷电交击。塔魂白水寒,再次挥舞着自己的斩神剑:洪荒之怒。

“忽拉”一声。

潮水般的洪荒遍布整个影空间,这洪荒在被空中的雷电劈中时,洪荒带着雷电的力量一个接着一个向空中轰击,洪荒跟雷电交织成一面攻击网,将巫龛化成的影子死死地锁在网中。

巫龛化成的影子连续闪避,将速度拉扯到极限的地步,瞬间在他跟塔魂白水寒这间设下了三重枪门。

巫龛沉喝一声:三重枪门。

六个光门同时出现,六个光门中都产生了一种强横的攻击,一道主火,一道主冰,最后一道主影。两道光门将塔魂白水寒夹在中间,巫龛透过两大光门,将火源力杀招释放出来:一重焰杀枪!

水遁!塔魂白水寒,只给自己立了一个水遁,一道水龙缠绕在他的身上,这条游龙低啸几声,接下了巫龛的第一重枪门,传出“砰”的一声巨响。

枪门灭,水龙碎。

巫龛没有任何的犹豫,第二道绝地寒冰枪门再次施展出来,塔魂白水寒手心一扬,一股寒气从他的体内逼迫出来,那寒气竟然瞬间将巫龛的枪尖冰冻起来,将巫龛在两个光门中的极限速度穿越力量阻断。

巫龛火源力缠绕在烈龙枪上,烈龙枪争鸣一声,将寒气消融,巫龛跳落到第五第六道光门之间,第三重影灭枪释放出去,攻击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但即使是这样的速度,塔魂白水寒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虚幻!”

巫龛所有的攻击都透过了白水寒的身体,三重枪门先后消失,巫龛沉枪站在空中,滚滚的惊雷再次炸落下来,巫龛祭起影冰遁,连续破除那些惊雷的轰击。

白水寒从虚幻的状态解脱出来,冷眼望着巫龛说道:“你的力量,只有这么多吗?”

巫龛没有说话,他心底的浓浓战意再已经被点燃,双手合在胸前,抱着烈龙枪,突然整个身体分化成第二个巫龛,接着两个巫龛又幻化成四个巫龛,如此变化,当巫龛的身影扩散到整个空间的时候,巫龛同时用手指擦试自己的双眼:天耀眼!

白光淡化了空中的滚滚黑云,淡化了地面上的洪流。

所有白光都聚积到白水寒的身上,照耀着白水寒,白水寒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他竟然也学着巫龛的横样擦试着自己的双眼,接着沉沉地呼喝出一声:轮回!

此时白水寒的身体消失,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巫龛施展出来的天耀眼的力量已经消失。

三千重枪门!

巫龛借助自己幻化出来的那么多分身,一次次地施展着枪门的力量,砰砰砰的爆破声不断,但白水寒却并没有一点的慌乱,能破解跟能够抵挡住巫龛攻击的,他便破解跟抵挡,破解跟抵挡不了的,他便施展“虚幻”之术躲避。

巫龛施展出的三千重枪门,也仅仅用了一秒钟的时间,而这一秒钟的时间内,连续三千次的攻击,在战神这种层面上,时间说来漫长也说来一瞬即逝。

影空间内,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巫龛依然持着烈龙枪,傲然地望着塔魂白水寒,而塔魂白水寒的嘴角始终带着那么一点的冷笑,他静静地望着巫龛说道:“倘若你没有遇到我,的确可以自认为天下无敌!但你遇到了我,你所有的力量对于我来说,都微不足道,你的天耀眼,你的枪门,你的冰与火之力,还有你的影神力,都是我非常熟悉跟了解的,甚至我还清楚地了解到,你的这些力量都没有达到一个绝对的高度,你不是我的对手!甚至在我禁神后,都没有能力伤害到我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跟那两个主源者对抗呢。”

巫龛依然是淡然地一笑说道:“那么你来告诉我,你跟主源者的对战,是多长时间的事情?”

塔魂白水寒似乎在回忆,片刻后说道:“恐怕也只是一秒钟的事情吧。”

“一秒钟?”巫龛微微摇了摇头。

“是不是感觉非常的惊讶?”塔魂白水寒说道:“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你跟两大主源者的差距吧!两大主源者能够在一秒钟内将我制服,而那个时候是我力量最强横的时候!而现在的你,我如果解开禁神,也只会用一秒钟的时间就能够将你制服,虽然一上一下都是一秒钟的时间,但这里面的差距你应该会了解到的,上下一秒,相差万年都有可能的。”

“呵呵,你说得不错!”巫龛笑了笑,“不过,你有一个错误!”

“错误?”白水寒凝视着巫龛问道。

“不过,你说能够一秒钟内解决掉我,这便是一个错误。”巫龛缓缓地说道:“如果按照你的推算来说的话,我想我还真有能够跟两大主源者一战的资格。”

“自信便是自大!”塔魂白水寒冷笑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大到了极点,便是拥有绝对的自信。”巫龛说道:“你我的战斗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天一夜的时间,到时候无论胜与负,你都需要做的事情便是爆破源之塔,冲击第一基点,不是吗?”

“呵呵,的确是这样的。”塔魂白水寒确认地道。

“那也就是说,如果我败了,你会冲击第一基点,无神空间爆破,这里的人全部死亡,七十八个战神将在洪荒八州里复活,你也会灭亡。”

塔魂打断了巫龛的话,说道:“如果你赢了。整个无神空间依然会毁灭掉,你再也没有力量阻止无神空间的爆破,而无神空间的爆破没有冲击第一基点的话,整个无神空间里的人也都会死亡,到时候无神空间就成了洪荒八州跟双界的一条永恒的屏障,彻底转化成两个空间的异世界。所以无论你胜还是败,你都要面对同样的结果,而你今天跟我的战斗,也仅仅是死亡前最后的吟唱了。”

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我有件事情想来问你。”

塔魂白水寒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说!”

巫龛继续说道:“如你刚刚所说的那样,如果你的力量全开,会在一秒钟内击杀掉我,你确认吗?”

塔魂白水寒确认地点了点头。

巫龛说道:“而我也拥有同样的信心,也能够在一秒钟内将你解决掉。”

塔魂白水寒耸了耸肩膀,“那不过是你的自以为是罢了。”

“不!我确认我的判断没有错。”巫龛说道:“现在既然你跟我都相信自己能够在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内解决掉对方,那么接下来也没有必要激战了,我们就用一秒钟的时间来论一个输赢好了,我们就等到一万年的时限只要一分钟的时间再战斗好了,借助这段时间,你可以全开你的战力,而我也需要做一种准备,怎么样?”

“你是想拖延时间?”白水寒冷笑道。

“的确,我就是想拖延时间。”巫龛平静地说道:“而且你也需要一段时间准备冲击第一基点!倘若你跟我缠斗起来,你便没有充足的时间去聚积力量,这显然不是你所希望的事情,不是吗?倘若你真的拥有能够一秒钟击杀我的力量,也不再乎多留着我一天一夜的性命,不是吗?”

塔魂白水寒沉吟了一会儿,咧了咧嘴说道:“既然你想一招定输赢,那么我就接受你的条件好了,不过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内,你要经历的痛苦远远要高于我,因为你将看到你带来的兄弟们都将被四大战偶击杀,虽然说你用影无疆的力量阻断了我跟四大战偶的联系,可是他们的身体已经被我改造成了,现在的四大战偶都拥有战圣级别的力量,你带来的那些人面对四个战圣的攻击,他们会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去。”

“呵,我们拭目以待吧。”说着巫龛不再说话,静静地盘坐在塔魂白水寒的面前。

塔魂白水寒疑惑地望着巫龛,他有些猜不错,巫龛为什么非要跟他在一秒钟之内论胜负,他虽然感觉这里一定隐藏着某种未知的东西,但塔魂却并不以为然,他断定,他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制巫龛与死地,这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他并不着急,而且他的确需要一段时间来聚积冲击第一基点的力量。

摇了摇头的塔魂白水寒,也盘坐在空中,不断地聚积着自己的力量。

……

源之塔前,四大战偶抽出自己的佩剑,迅速地向秦源等人攻击过去,四把闪烁着阴森森光芒的长剑,斩出千重剑影纷纷落向秦源等人,秦源深深地皱起眉头,因为这四个人的力量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了的,因为他感觉到了战圣级别的力量。

现在秦源他们虽然都能够外泄战神之力,可是却仅仅达到战帝初期的水准,而众人之中唯一一个突破战帝达到战尊级别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沫。

黄沫眼见四个人围攻过来,拎起大斧冲了出去,黄沫低啸一声,将大斧舞动起来,形成一道由气劲组成的气墙,这气墙接下了千重剑影。

四大战偶同时停落到黄沫的面前。

黄沫微微喘了口粗气,将大斧沉落在地,咧了咧嘴说道:“来,我跟你们战斗。”

四大战偶突然分散,只有一个黑衣战偶向黄沫攻来,那黑衣战偶一剑引向黄沫的脖子,黄沫大斧向前一荡,一股彪悍的气劲卷向那黑衣战偶,黑衣战偶不避不让,急速向黄沫靠近,剑已经斩落到黄沫的脖子上。

当。一声脆响。

黑衣战偶的剑虽然斩落到黄沫的脖子上,但却并没有斩落进去,黄沫双眼暴寒,大斧劈头盖脸地向那黑衣战偶砍去,黑衣战偶全身顿时笼罩上了一层火光,火光幻化出一只硕大的手掌,将黄沫的大斧生硬地接下。

大斧跟那只硕大的手掌触碰到一起,硕大的手掌被击得粉碎,而黄沫的大斧也被弹了开来,此时黑衣战偶连续暴出七剑,每一剑都落到黄沫的身体上,只是却击伤不了黄沫。

黄沫虽然仅仅恢复到战尊初级的水准,但却能够将身体里的战神之力扩散到全身各处,制造出终极的防御,但他的攻击力却相当于战尊的级别,现在的情况是黄沫的大斧无论怎么砍击,都没有办法击杀黑衣战偶,而黑衣战偶的剑再怎么犀利也没有办法破解黄沫的终极防御。

黄沫接下了一个黑衣战偶,但其他三个黑衣战偶却向秦源等人攻去。

李若水眉毛一挑,跳到秦源的面前,伸出手指一指其中的一个黑衣战偶说道:“李冰!我命令你退下。”

跳落到李若水面前的一个黑衣战神,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微微愣了愣神,双眼也微微闪动了一下,但随即就一剑斩向李若水,速度非常的快,李若水大吃一惊,想闪躲却根本来不及了,脑海里也只有一个死亡的念头。

攻击李若水的黑衣战偶叫作李冰,是李家的一个绝地剑士,是李家用来镇守源之塔的战偶,而作为镇守战偶,他们也只会听从家族族长的命令,李若水本想以家族族长的身份喝令李冰停止攻击,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四个战偶都已经被塔魂白水寒操纵了意识,他们现在只是杀戮的机器。

就在李若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胖子跳落到李若水的面前,替李若水接下了一剑。

“黄鸣……”李若水惊呼一声。

李冰的剑从黄鸣的头顶劈下,竟然将黄鸣劈成了两半,一旁的秦源等人怒不可遏,虽然明知道上前也是送死,但都纷纷冲了过来,这时一个笑眯眯的声音响起,“不要紧张,我还死不了。”

这声音分明就是黄鸣的。

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只见黄鸣被劈成两半的身体同时站起,“哈哈,被劈成两半,竟然能够提升外泄的力量,不错,不错!来,李冰是吧,咱们继续。”

说着黄鸣的两个半身体同时向李冰攻去,众人惊愕地看着黄鸣的攻击力,最开始黄鸣也仅仅恢复到战帝初期的水准,可是如今被斩成两半的黄鸣竟然触发了战尊初期的力量,虽然这种级别的力量依然无法对李冰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力量的瞬间提升,却让众人惊讶不已。

刷刷刷!

李冰连续斩出三剑,黄鸣被斩成了八块。

可是他依然没有任何的痛苦跟哀嚎,始终带着笑嘻嘻的腔调说着,“来,继续!”而每被斩击一次的黄鸣,力量都会提升不少,现在的黄鸣竟然拥有了战尊后期的力量。

“主人,小心!”就在这时,另外两个战偶中的一个,向幽姬发起了攻击,冰驭凤凰小冰眼见自己的女人要被击中,瞬间变化成冰驭凤凰的模样,冰驭凤凰鸣唱一声,用自己两只硕大的翅膀接下黑衣战偶的斩击。

刺耳的哀嚎声从小冰的嘴里发出,她的两个翅膀被斩断,流出涓涓的血液,但是她却挡在幽姬的面前,丝毫不肯退让一步,看得幽姬一阵的心疼。

“我曰你姥姥的。”一旁的叶龛也瞬间变化成晔麒麟的真身,咆哮两声,撞向黑衣战偶,黑衣战偶想躲,但晚了一步,他的胸口被叶龛的麒麟角撞到,但黑衣战偶的身体里立即释放出防御的冰层,叶龛的麒麟角撞到冰层上,发出沉重的爆破声,砰的一声,黑衣战偶的冰层防御爆破,而叶龛的麒麟角也折断,剧烈的疼痛让叶龛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但还是奋力地站起,咆哮两声,继续冲向黑衣战偶,叶龛准备拼命。

战圣之击!

黑衣战偶抱起剑,对准叶龛的麒麟头就是一剑,这一剑是叶龛根本无法抵挡的,但是叶龛抱定必死的意念,继续向前冲击,他准备跟黑衣战偶同归于尽,恰恰这个时候,受伤的小冰甩出自己的凤尾,缠绕在叶龛的身体上,生硬地将叶龛拉回到幽姬的身边,而她用身体接下了黑衣战偶的战圣之击。

噗,黑衣战偶的剑刺入到了小冰的身体里,小冰的凤凰嘴里流淌出血液,没有翅膀的小冰用肉身牵引住黑衣战偶的剑,让黑衣战偶抽不出剑来,她用尽全部的力量砸向那黑衣战偶,将黑衣战偶砸到自己的身体上。

这时,小冰吟唱起来。

她的身体一点点地冻洁起来,最后形成一块巨形冰凌,小冰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将黑衣战偶死死地困于冰凌之中,被困于冰凌内的黑衣战偶不断地释放出战圣的力量来冲击,但没有丝毫的效果。

一旁的幽姬跟叶龛双眼红了起来。

因为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只要冰凌爆破掉,小冰就死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现在小冰正在用流逝生命的方法压制住黑衣战偶,她在为这些人争取时间。

叶龛满头的鲜血,但他不管不顾,因为现在他没有任何时间去伤悲,还有一个黑衣战偶在向风尘风易跟欧阳雪攻击,已经将风尘风易跟欧阳雪的衣襟划破。

“叶龛,你退下去。”这时盼瑶突然盘坐在地,取出一张扶琴,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波动到扶琴上,顿时将一曲《巫调》释放出来,盼瑶也恢复到战帝初期的水准,而她最擅长的还是跟巫龛学来的精神力,只是盼瑶非常的清楚,以自己现在的水准想弹奏出《巫调》里的高级杀招,是万万做不到的,她现在只要用《巫调》牵引住那个黑衣战偶。

此时盼瑶的精神力全开,一纵纵从扶琴里流动出来的音符,掺夹着战帝水准的精神力,侵入到黑衣战偶的脑海里,黑衣战偶脚步越来越沉,最后他停了下来,全身瑟瑟地发抖,他扭过头,邪恶地望向盼瑶,转过身,费力地抬起剑,一步一步地向盼瑶走来。

十步杀!

盼瑶用手指勾起一道琴弦,随即迅速释放开。

琴弦归位,密集的音符如潮水般地涌入到那黑衣战偶的脑海里,黑衣战偶脑海异常的刺痛,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掉落在他,他疯狂地用手捂着脑袋,一阵阵的嘶嚎。

盼瑶嘴里喷出一股鲜血,全身顿时无力,想再一次波动琴弦却感觉十分的费力,而且她脑海里的精神力,正在形成一小股的意识漩涡,倘若这个意识漩涡聚积起来,那么盼瑶的精神力将会被这股意识漩涡侵噬掉,轻则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躯体,重刚直接爆破掉,灰飞烟灭,可是盼瑶知道自己不能够住手,因为那个黑衣战偶虽然受到《巫调》的刺激,可却在用战圣级别的力量拼命地排斥着。

此时黑衣战偶双眼暴戾,蹲到地面上,重新拾起长剑,再次向盼瑶走进,距离盼瑶也仅仅剩下五步的距离。

五步杀!

盼瑶费力地勾起五根琴弦,一拉一放,五道犀利的音符再一次撞入到那黑衣战偶的脑海里,黑衣战偶再次痛苦地哀嚎起来,突然间,那黑衣战偶用剑狠狠地刺了刺自己的肩膀,用剧烈的刺痛来恢复自己的意识,紧接着又向前踏出四步。

黑衣人持着剑,对准盼瑶,颤抖的手涌起战圣级别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