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的最后两个兄弟赶回到了南宫城,让巫龛等人长长地松了口一粗气。而此时距离无神空间一万年爆破的时间也仅仅剩下三天的时间。

巫龛等人带着乾诚跟苟同返回南宫城,大摆筵席替乾诚跟苟同接风洗尘,这场筵席足足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时候,众人都没有怎么休息,而是早早地赶到了南宫城外。

巫龛今天特地换了一件衣物,一身湛蓝湛蓝的战甲,脚下蹬着一双披靴,手里持着烈龙枪,身后披着一件大趟,短发干静利落,双眼灼灼有神,当巫龛以这种精神面貌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众人都为之一愣。

巫龛嘴解依然流露出着特有的,淡然的微笑,说道:“所有人都到齐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

巫龛凝视着秦源说道:“秦源,南宫城内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秦源应了一声说道:“都已经安排妥当,我让梁娜,夏青,谢凌三人掌握南宫城,并且让五大侍卫分别领军。”

巫龛一笑说道:“那就好,现在我们立即动身赶往源之塔。”

巫龛的话音刚落,远处行来一个女人,这女人正是若水领域现任的大领主李若水,李若水今天穿得也格外的隆重,她来到巫龛等人的面前,冲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望着巫龛说道:“我随你们去源之塔!”

“若水,你应该留在若水领域的,这一去十分的危险!”巫龛有些顾虑地说道。

李若水莞尔一笑地道:“你今天要赶到源之塔跟塔魂一战,无数胜败,无神空间都要毁灭掉,在这种情况下,我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呀!”

巫龛想想也是,遂点了点头。

“呵呵,我独孤寒也来凑凑热闹!”就在巫龛等人跟李若水聊天的时候,寒潮领域的大领主独孤寒也带领独孤秋月跟上官谋赶到了这里。

巫龛微微皱眉地说道:“独孤领主,你怎么也来了?”

独孤寒笑了笑说道:“无神空间即将发生重大的事情,我作为寒潮领域的大领主怎么可能错过的,而且我也很想揭开,三十年前那个神秘老者留下的谜团,所以我是非去不可的。”

说到这里独孤寒顿了顿,低低地问巫龛说道:“巫兄弟,现在的你跟塔魂一战有多大的把握?”

巫龛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到三成的把握。”

独孤寒一愣,说道:“怎么这么低?”

巫龛说道:“这三年来的时间内,我跟众兄弟们虽然一直都搜索乾诚跟苟同的下落,但也并没有放弃修练,但即使这样,我也只感觉有三成的把握,因为我能够感觉到现在的塔魂力量在不断的聚积之中,或者他现在也正在吸收源之塔里的力量,爆破整个无神空间。”

“那么说,这一战将会非常的凶险?”独孤寒沉吟了两声说道:“我们能够帮助做此什么?”

巫龛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整个无神空间里恢复战神之力的,就只有我一个!而我也是唯一能够跟那塔魂一战的人,我跟他的一战再所难免,败,我们这些人都将死亡!胜,我们也需要面对源之塔爆破后的强决力量,我这三年的时间内,虽然也参悟到了那神秘老者留下的图腾,但这图腾中的方法也非常的危险。”

“噢,可以说出来听听吗?”独孤寒问道。

独孤寒的问题也是现在所有人的问题,巫龛本来不打算将这些事情说出来的,不过他扫视了一眼秦源等人,还是缓缓地说道:“好,我就说给你们听吧!能够借助源之塔爆破的力量冲击洪荒双界跟无神空间之间的障碍,就必须改变源之塔爆破冲击的基点!无神空间里拥有两个基点,第一个便是无神空间跟洪荒八州相联系的基点,而第二个便是无神空间跟洪荒双界联系的基点。当年七十八个战神应该将两个基点都找到了,只是他们却愿意攻击第一个基点,而不愿意跟洪荒双界里的主源者碰面。”

独孤寒接道:“既然七十八个战神已经找到了两个基点,为什么不在当时冲击呢?”

巫龛解释道:“在那个神秘老者留给我的图腾中,我找到了答案!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的实力不够,所以他们在创建出了源之塔,并且将自己的力量转化到源之塔控制范围以外的地界,形成无神空间的洪流,这些洪流就是七十八个战神力量不断聚积的结果。换句话说,源之塔并没有在守护无神空间,而是在帮助七十八个战神滋养洪流。而一万年的滋养正好可以使七十八个战神的洪荒力量冲破第一个基点。”

众人纷纷乍舌。

巫龛继续说道:“七十八个战神复活了来到无神空间第一个战神的灵魂,并且操纵了它,让他成为引爆源之塔的力量。而在引爆源之塔的时候,正好是洪荒八州吹响战神号角的时间,两个不同空间的时间,在这个时候重合,便会产生撕裂空间的力量,而撕裂空间后,整个无神空间内的所有人都将死亡。”

“等等!”秦源疑惑地问道:“整个无神空间里所有人都将死亡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只要源之塔爆破后,冲破第一个基点,那么整个无神空间里的战神都将回到洪荒八州之中吗?怎么会都死亡呢?”

“是啊,这些掌握在我们四大家族,世代相传的秘密,难道有假?”独孤寒也摇着头问道。

众人齐齐地望着巫龛,巫龛平静地说道:“的确,四大家族一直固守的这个秘密,是假的!七十八个战神非常清楚,既然选择了四个家族来守护这样的秘密,这秘密也会流转出去,而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整个无神空间里的人相信,只要冲破第一基点,他们就能够回到洪荒八州去,可事实上……”

“事实上怎么样?”众人问道。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骗局。”巫龛摇了摇头说道:“我从那个神秘老者留下的图腾里参悟到,无神空间的爆破力量如果冲击第一个基点,那么整个无神空间里的战神们都会死亡,而这些战神们在死的时候,他们的力量都将被洪流吸收,而洪流最终的去向便是战神号角,战神号角储存了洪流的力量,便会流落到洪荒八州之中,落在不尘战圣的手里,当不尘战圣再一次吹响战神号角,那时候七十八个战神将会复活。”

“啊,你的意思是说,七十八个战神用一万年的时间来做出这么样一个阴谋?”独孤寒心中泛起一阵的寒意。

“是的,七十八个战神的真正目的就是这样的。”巫龛缓缓说道:“其实他们非常清楚,倘若以爆破的力量冲击第二基点的话,无神空间里的战神也会死伤无数,但并不是全军覆没的,只是七十八个战神将永远无法复活,所以他们才会选择第一个基点冲击。”

“冲击第二基点会死伤无数?”独孤寒皱了皱眉头说道。

巫龛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正是我要跟你们说的事情!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战胜塔魂,并且恢复他的记忆,使他愿意帮助我们搜索到第二基点的位置,用源之塔爆破的力量冲击第二基点。而第二基点受到冲击的时候,洪流会肆意地流纵进无神空间,疯狂地屠戮无神空间里的战神。”

“我有点糊涂。”秦源问道:“听你这么一说,无论冲击哪一个基点我们都是死路一条的啊!洪流的力量或者连战神都没有办法抵挡,别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就算彻底恢复又怎么样呢?”

“你们听我说!”巫龛说道:“双界跟无神空间的基点被冲击,三次后便会爆破,那时候的洪流不会流纵到无神空间之内,而只会对基点冲撞,第二基点的位置现在还是一个谜,我也不清楚。但只要第二基点被冲击到,那么第二基点方圆数百里的人物都将灭亡,这是必不可少的代价。”

众人抽了一口凉气。

巫龛继续说道:“而第二基点将会被洪流冲击三次后爆破,开辟出一道通往洪荒双界的大门,这个大门开辟的时间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一到,大门关闭,无神空间受到洪流的肆意打击,便会将无神空间毁灭掉,到时候双界跟八州之间将形成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形成两个空间世界,所以一旦大门打开,我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进入洪荒双界,赶不及进入的,又伤死去无数。”

众人都沉默下来。

巫龛喘了口气说道:“空间之门打开后,无神空间里所有人的战神之力都将恢复!而能不能够抵挡洪流冲击,找到空间之门,进入里面,就需要看我们的造化了,找不到空间之门的人,必死无疑!找到空间大门的人,在进入空间大门之中,也需要承受空间穿梭里的撕裂力量,所以在无神空间这数十万战神中,能够活着达到洪荒双界的人,估计也只有千分之一……”

“也就是说,一千个人里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够进入洪荒双界?”乾诚乍了乍舌头,他忽然用力地揽了揽郝香的细腰,低声说道:“香儿,只要爆破开始,就绝对不允许离开我半步,要死咱们死在一起,可不能被冲散了。”

郝香冲乾城一笑,没有说什么。

苟同也紧紧拉起了玉铃儿的手。

其他人虽然都有点震惊,但心底却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反正总要一死。

巫龛冲众人一笑地说道:“众位,不必太过担心!要死大家都死在一块,要进入洪荒双界,就一起进去!现在我们立即赶往源之塔,去完成我们在无神空间里最后一场战役,无论胜负如何,无论死与活,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我巫龛在洪荒八州结交了这么多的朋友,来到这无神空间里又有遇到这么多的兄弟,我的一生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我相信我能力战胜塔魂,我还相信我有能力让我们都进入洪荒双界,我更相信,我们这些人都有资格跟洪荒双界里的战神们论高低!现在,我们出发。”

随着巫龛一阵慷慨阵词落地,他大踏步地向源之塔的方向赶去。

幽姬燕蓝翎跟乾芯陪伴在巫龛的左右,盼瑶、刺影、妖姬、茵柔紧跟在巫龛的身后。

小冰化身成冰驭凤凰盘旋在空中。

叶龛幻出晔麒麟的真身,踏着空空的脚步向前迈进。

乾诚始终揽着郝香的腰肢,一步步地向前走。

苟同牵着玉玲儿温柔细腻的小手,嘴角带笑,黄沫扛着大斧,脑海里在想着,一旦能够恢复战神之力,他便立即将一直锁在源空间里的小风骨龙唤出来,生死与共。

黄沫这三年的时间内也自己做出一把扇子摇来摇去的。

秦源也并不孤单,他将南宫语嫣带在了身边,这三年的时间内,秦源跟南宫语嫣之间少了介蒂,多出一种情愫,虽然彼此还保持着一点距离,但秦源也早已经将南宫语嫣当成自己的红颜知已跟妻子,他一直陪在南宫语嫣的左右。

李若水心底对巫龛自然拥有一份爱慕之情,虽然并没有跟幽姬她们走在一起,但那双眼眸却始终望着巫龛的背影,她觉得只要能够跟随在巫龛的身边,这辈子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风易一直独来独往的,不怎么跟人接触,但对于巫龛等人,从心底里有一种敬佩跟臣服。

风尘跟欧阳雪一直在一起,两个人之间也形成着某种默契。

至于独孤寒,他愿意跟随着巫龛等人,除了想亲身体会一下,无神空间的大事件,还想破解那个困扰了他三十年的谜题。

独孤秋月跟上官谋已经在三个月前成婚,在这些人当中,她们算是最早举行婚礼的一对了。

剩下的风姿绰影四大长老,也都追随在巫龛跟刺影的左右。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源之塔进发。

虽然源之塔距离南宫城有很远的路程,但巫龛让小冰承载起众人,他自己端坐在叶龛的身上,从清晨赶到黄昏,终于来到了源之塔之前。

源之塔虽然只有九层,但却拥有三四十丈的高度。

它傲然地立于无神空间的正中央,在源之塔的四周拥有一些石块堆积而成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里住着四大家族的驻军,他们日夜守护着源之塔,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除非是四大家族的领主。

当然因为有了李若水跟独孤寒的存在,使众人并没有跟驻军发生什么冲突,众人很顺利地进入到了源之塔的范围内。

刚刚进入到源之塔的范围内,四个抱着长剑的黑衣人傲然立于源之塔的大门前。

此时在源之塔的上空,出现一个硕大的虚影,那虚影藐视着巫龛等人,沉重地说道:“巫龛,你终于来了。”

巫龛腾空而起,跳落空中,凝视着那硕大的虚影说道:“三年前我们有一个约定,如今正是我巫龛来履行这个约定的时候,现在距离源之塔爆破还剩下不到二天的时间,开始吧。”

“你不该来的。”那虚影便是塔魂,他沉声地说道:“你应该清楚,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来到这里也只是为我冲击第一基点而奉献的一股力量罢了。”

巫龛嘴角流露出淡然地一笑,他战神之力全开,凛然地望着塔魂说道:“我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抱定了必然战胜你的信心。倘若我连你都战胜不了,自然没有力量跟洪荒双界里的主源者一战。”

“呵呵,你就那么想跟他们战斗吗?”塔魂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不战不生!这便是我的人生格言!”巫龛持着烈龙枪一指塔魂说道:“况且我们都已经达到战神这种高度,如果不继续向上挑战的话,那么就在无神空间苟活一世好了。”

“即使你能够战胜我,战胜洪荒双界里的两大主源者,那又怎么样?当你真正站到金字塔的顶端,你就会发现,你会很寂寞,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远比面对一个超强的对手还要痛苦。”

“如果在以前,我非常赞同你说的话。”巫龛说道:“但现在不同,现在我有那么多兄弟陪我一起战斗,在战斗中能够找寻到我们的快乐。我不寂寞,更不孤独。哪怕我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我也一样不寂寞,不孤独,因为能够站在那个位置的,绝不仅是我一个,还有我那么多的兄弟朋友跟爱人!”

塔魂不再望向巫龛,而是用目光望着秦源等人,嘴角流露微微的冷笑说道:“巫龛,你跟他们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跟你在一起的。”

“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巫龛冰冷地道。

“无关吗?”塔魂冷漠地一笑说道:“那么就让我先将让这些,不让你寂寞孤独的人击杀掉,让你也尝到我这一万年来忍受的滋味吧。”说话间塔魂手指一点,一道光炸落到四个黑衣人的中间,四个黑衣人顿时抬起了头,双眼流露出灼灼的杀气。

他们分别抽出手里抱着的长剑,迅速地秦源等人攻击。

巫龛一愣,想去制止,却突然发现,一股浑然的力量已经将自己牵制住了,巫龛愤怒地咬了咬牙说道:“塔魂!这是我跟你之间的战斗,你不必牵连到别人。”

“你该清楚的,我跟你都拥有战神的力量,这战神的力量碰撞起来,那些人根本没有办法承受,所以他们早晚都是一死,如今我动用了源之塔内的四个战偶击杀他们,让你不会有后顾之忧,而我跟你的战斗结束后,因为爆破源之塔而灰飞烟灭,便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这高处的孤独跟寂寞,已经折磨了我万年之久,在我死亡之前,我的确需要一场大战,我已经快要忘记战斗的味道了。”

塔魂喃喃地说道。

巫龛咬着牙,突然大喝一声:“影无疆!”

瞬间他身体里的战神之力铺纵开来,接着一道道的黑影不断地涌起,形成一个非常诡异的影空间,完全遮挡了他跟塔魂的视线,塔魂一皱眉头,“你这又是何苦,你浪费了自己一成的力量,锻造出一个影空间,切断我给予四大战偶的力量,并且想通过这个影空间来做一个保护,使得我跟你对战的力量不至于波及到那些人的身上,你有没有想过,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而如此的消耗,你还有资格跟我一战吗?”

“我只知道我在为什么而战斗。”巫龛冷笑道。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跟你的战斗也就开始吧。当然我不想占你的便宜,既然你掉落到那样的水准,我也禁制自己一部分的力量吧,我倒想看看,我在一万年前的力量跟你这个一万年后出现的战神领军人物谁更强一些。”

说到这里塔魂嘴里破出两个字:禁神!

随着这两个字的释放,塔魂的虚影竟然实化成了一个人,一个相貌英俊,风流倜傥的人。

这人身穿一件洁白的长衫,手里横握着一把细剑,剑身上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他的长发飘逸起来,嘴角流露出一沫的笑意,全身非常的干净利落,他用手挥了挥自己手中的剑,喃喃地说道:“这把斩神剑,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用了,一剑握在手里,那种战意立即沸腾起来,这种感觉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拥有了,这把剑让我记起了我早已经被遗忘的姓名,白水寒!”

说到这里塔魂抬起头望着巫龛,荡了荡自己的斩神剑。

巫龛横着烈龙枪,他凝视着这个名叫做白水寒的塔魂,徐徐说道:“我会逼迫你使出所有的力量。”一句话说完,巫龛烈龙枪一抖,一道火龙猛然撞向塔魂白水寒。

白水寒轻轻地抖了抖斩神剑,斩神剑立即释放出一道蓝光,那道蓝光融进巫龛的烈火游龙之中,顿时让烈火游龙分散开来,白水寒身形一展,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巫龛的面前,剑顺势一划,破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巫龛抽身后退,但白水寒剑里迸发出来的余劲,卷向巫龛。

巫龛大喝一声:影冰遁。

三道影光将巫龛缠绕起来,当白水寒斩神剑上的余劲击落到巫龛的影冰遁上时,余劲被三道影光彻底吸收,巫龛从影光中解脱出来,一枪点向白水寒的眼睛。

塔魂白水寒用剑向上一挡,挑开巫龛的枪尖,他脚下向上一踢:水寒爆!

砰砰砰!

战神级别的踢技施展出来,这白水寒连续踢出八十几脚,每一脚都拥有诛圣杀神的力量,可是巫龛再次沉喝一声:影焰遁!三道影焰骤然出现,接下了白水寒所有的踢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