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食客都不敢在观望巫龛等人,因为他们都感觉到巫龛身上流纵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强悍,即使是巫龛身边的六个女人,每一个人的实力也都不弱,况且这些食客都清楚地知道,一个人敢带六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出来招摇过市,不过背后拥有超强的靠山,就是自身拥有无所畏惧的力量。

多看一眼这些美女,惹恼了他们,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整个妖月酒馆最开始的议论纷到,到巫龛等人进来后的惊讶,再到现在这般的寂静,也没有用多少的时间,尤其处于无神空间的动荡时期,赤云领域的南宫大领主被一个叫做巫龛的源奴击杀,取而代之,而使得源塔镇这样敏感的地方,风声鹤唳。

不过寂静了一会儿,有一个食客忍不住低低地说道:“喂,老兄!你可知道今天咱们源塔镇有一个大型的拍卖会的?”

“听说了,据说是拍卖十几个姿色漂亮的女源奴吧。”对这个食客坐对面的食客回话道。

“嘿嘿,李兄就没有想法去拍卖会看看啊。”那食客低低笑道。

“唉呀,我哪有王兄有钱啊。”被称为李兄的食客说道:“我不向王兄,平日里省吃俭用的,攒了一大笔老婆本。我平日里山吃海喝的,哪有钱啊。”

“你少来了,谁不知道你李兄家财万贯啊。”最开始说话的食客嘿嘿笑了笑,瞄了一眼巫龛他们这边,感叹地说道:“唉,王兄!你了解我的,就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当作老婆,这辈子就算结束了,可惜啊,我没有那位兄台的造化,六美围绕在身边,我想,我还是找个漂亮点的源奴过过生活算了。”

“怎么的李兄有意思想去妖月拍卖会的?”王兄说道。

“我是想去啊。”李兄摇了摇头说道:“可是你要知道那妖月拍卖会的门槛非常的高啊,连个入门费都需要三块中品蓝神石,像我等这样的市井小民,三块中品蓝神石,够一年的开销了,我还真有一点舍不得的。”

“李兄,你这话就错了。”被作王兄的食客笑呵呵地说道:“留着那么多钱做什么啊,况且今天这个拍卖会拍卖的可是十几个漂亮的女源奴噢,保不准你就能够分到一杯羹的。”

“得了吧。”那李姓食客说道:“就算我舍得花三块中品蓝神石进拍卖会里,但那拍卖会里进去的人,哪一个不财在气粗的,哪能够轮到我的份儿啊。”

“轮不到好的,还轮不到差的吗?”王姓食客嘿嘿笑了笑说道:“你是讨老婆的,在拍卖会拍到一个,总比你去醉香楼要强得多吧,哈哈。”

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着。

巫龛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站起身来,缓步向那两个食客走去,两个食客立即闭上了嘴,还以为惹到巫龛的不满,神情都非常的紧张,巫龛冲两个食客拱了拱手说道:“两位兄弟,你们说的源塔拍卖会在哪里?”

“呃……”李姓食客恭敬地站起来,陪笑道:“出了妖月酒馆,沿着大街东边走,大约十来分钟的路程后,会看到一座非常气派的楼阁建筑,那便是源塔拍卖会,上写有蓝神石制作的招牌。”

巫龛谢了一句,转身回到刺影他们的身边。

刺影他们纷纷站起,李若水从怀里取出一枚中品的蓝神石放到桌子上,便跟随在巫龛的身边而去。

待巫龛等人离开酒馆的时候,这些食客又开始沸腾地议论起来。淡论最多的事情就是巫龛身边的六个美女,另外还有他们临走时候留下的那块中品蓝神石。

……

巫龛按照刚刚那个李姓食客指引的方向向前走去。

李若水问道:“龛,你是想在拍卖会里碰碰运气的?”

巫龛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也只差这源塔拍卖会我们没有寻找了,而且这源塔拍卖会会吸引很多源塔镇内的贵族跟权势前来,况且这源塔重镇本来•经常走动四大领域的人,所以我们进去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妥,另外这些人拍卖的是女源奴,我们既然遇到了,也不能不管。”

“龛,你想去抢?”李若水一惊。

“不,我还不想在这里面闹事儿。”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我们去竞拍好了。”

李若水点了点头,说道:“龛,我现在有三块上品的蓝神石,跟五十块中品的蓝神石,你拿去先用,不知道够不够竞拍的。”

巫龛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不需要,等我真正需要钱去竞拍的时候,你在给我好了。”

说着巫龛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的确看到一个蓝神石打造的牌匾,上面写着“源塔拍卖会”几个大字,这蓝神石打造的牌匾镶嵌在一座三楼高的楼阁上,显得异常的刺眼。

源塔拍卖会前停靠了许多战车,这些战士都是用人力推动的,在战车的四周遍布着许多持刀持枪的侍卫。

一个接着一个身穿潇洒服饰,公子哥打扮的人向拍卖会的门口走去,不过他们带的人并不多,也就二三个罢了,而走到拍卖会前,都会掏出八九块中品蓝神石递到拍卖会的掌事手中。

拍卖会的掌事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大约在五十多岁的年纪,身穿一件泛灰色的长衫,长衫很是干净。

看到这个掌事儿,李若水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掌事她认事,正是源塔拍卖会的刘掌事,十年前李若水还掌管若水领域的时候,曾经来过一次这个拍卖会,当时她买到了一件非常漂亮的收藏品,也跟这个刘掌事碰过面儿。

李若水怕她的身份暴露,凑到刺影的身边,轻声说道:“刺影姑娘,你最开始在源塔沙漠里戴着的布巾,现在还有带在身边吗?”

刺影哦了一声,从怀里取出布巾递给李若水。

李若水将布巾蒙在自己的脸上,对于李若水的举动,巫龛倒并没有多想什么,他知道李若水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同时也怕引起什么**的,所以只顾向前走去。

而走到拍卖会的门口,那个刘掌事便将巫龛等人拦了下来,恭敬地抱了抱拳说道:“欢迎来到源塔拍卖会,嗯,看几位应该是外地人,不知道懂不懂我这源塔拍卖会的规矩。”

巫龛知道这个刘掌事就是要钱,手暗地里一抖,便从源空间取出一块上品蓝神石递向那刘掌事,说道:“我们还需要听一听规矩吗?”

“啊……”刘掌事被上品蓝神石晃得眼有一点儿花,俐落地从巫龛的手里接过那上品蓝神石,满脸堆笑地说道:“看来几位非常懂得规矩,请请请!需要让小的,给你们找几个雅座吗?”

“这个就不需要了。”巫龛说道:“我们随便坐坐便可以了。”说着巫龛也不理会那刘掌事,跟李若水刺影他们使了一个眼色,便大踏步走进了拍卖会场。

“龛,你给我蓝神石,是不是有点多了呢?”李若水微微皱眉说道:“一块上品的蓝神石可以换一百块中品的蓝神石的呀!我们就算七个人,入场的费用也不用是二十一个中品蓝神石,如今我们想用钱来解救那些源奴,还不知道够不够用呢。”

巫龛一笑说道:“放心,我带来的蓝神石,还算充溢。”

说着巫龛带着六个漂亮的女人找到一个相对靠前的座位,坐了下来。

拍卖会里的光线有一点暗,但再暗的光线也抵挡不住李若水跟刺影他们这倾国倾城的容貌,许多人虽然没有看清李若水跟刺影他们的相貌,但就算看到她们的身材,也都不襟流露出一种轻浮的遐想起来。

尤其是坐在巫龛后面的一个胖子,他胖得几乎可以占据两个座位的地方,正好可以瞧见刺影的容貌,顿时张开了嘴,流出了口水,不过感觉到刺影那一眼的寒冷之时,这胖子又收敛了表情,端详了一下坐在面前的巫龛,心里嘀咕起来,看模样那几个女人,应该是这个家伙的婢女。

嘿嘿,给他几个蓝神石能不能买到一个呢?

胖子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样的想法,毕竟想从一个主人的手里买到他的婢女,非常的困难,一般来说,没有一个主人愿意去卖自己的婢女的,这跟面子有很大程度上的关系,倘若直意说去买人家的婢女,这无疑是一种挑衅。

胖子端详了巫龛半天,感觉到巫龛身上流纵的气息非常的霸道,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就忍住了心中的遐想,但看到刺影等人的容貌他心里非常的痒痒。

妈的,今天一定要弄回去一个漂亮的女源,搞她三天三夜。

抱着如此的想法胖子安静下来。

巫龛也不动声色,他对四周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完全忽视,同时将自己身体里的战神之力控制到战王后期的水准,他静静地端坐在那里,等候着拍卖会的开始。

拍卖会的时间到了,一个中年的拍卖师缓缓登上了拍卖台,先是冲众人深深地施了一礼,随后笑眯眯地说道:“女士们,先生们!首先,请让我们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紫风领域的,慕容家族第一大公子,慕容华的到来。”

说着那拍卖师一指坐在会场第一排,正中央的一个俊秀的少年,那少年大约十八九岁的模样,一脸的傲气,腰下佩着一把长剑,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他便是紫风领域大领主慕容紫风的亲侄子,名叫慕容华,剑术厉害,人也高傲,而且这慕容华深受慕容紫风的喜爱,让他统领慕容紫风的五百禁卫军,所以慕容华向来不把别人放到眼里。

慕容华好色,可以说嗜色如命。

他本来应该在紫风城内的,可是这慕容华早就跟源塔拍卖会打过招呼,只要有漂亮的源奴拍卖,第一个就要请到他。

所以在这次拍卖会还没有招开的时候,慕容华就获得了消息,早早地赶到这里来。

拍卖师介绍过慕容华后,立即宏声说道:“接下来,让我们来欢迎来自寒潮领域的独孤秋林。”

人群的视线再一次望向最前排,右侧的一个身穿毛绒大趟的男子,这男子也二十来岁的模样,他是慕容华的死对头,凡是慕容华想要的东西,他独孤秋林就要掺上一脚,而且独孤秋林跟慕容华的身份很相象,独孤秋林也是寒潮领域大领主独孤寒的亲侄子,也深受独孤寒的喜爱。

毕竟独孤寒只有一个女儿独孤秋月,虽然对独孤秋月百般的疼爱,但没有儿子,也一直是独孤寒的一个遗憾,所以独孤寒才非常疼爱这个亲弟弟家的儿子独孤秋林。

紧接着拍卖师又介绍了源塔镇几个有名气的贵族子弟,之后,才拿起手里的拍卖锤,敲了敲拍卖桌说道:“今天拍卖的东西有一点特别,我想来到这里的朋友们都已经清楚了,没错!今天要拍卖的东西就是女源奴,众位都应该清楚我们源塔拍卖会一直以拍卖精品著称,所以即使拍卖这最低等的女源奴,我们都会选择姿色绝艳的美女拍卖,现在就拍卖第一个女源奴——项小月。”

说话间拍卖师重重地敲了一下拍卖锤。

他的锤音落地,几个大汉押着一个只穿着内衣内裤的漂亮的女人登上了拍卖台。

这全身几近**的漂亮女人,低着头,手跟脚上都有枷锁,一个大汉生硬地抬起了项小月的头,项小月的脸颊被聚积过来的蓝石光映照,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项小月眉细眼清,皮肤白晰,嘴不大不小,满脸的销魂,只是神色有一些黯淡,眼神有些幽怨。这项小月很漂亮,虽然比起刺影,比起风姿绰影,比起李若水来说,还差了几分姿色,但在这些登徒子的眼里,项小月的出现,顿时让他们群起呼声,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拍卖师面带微笑,砸了砸拍卖锤说道:“项小月,底价十块中品蓝神石,每次加价五块中品蓝神石,竞拍开始。”拍卖师一锤落地,坐在巫龛身后的胖子已经按耐不住,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在慕容华跟独孤秋林的面前,根本微不足道,而拍卖会向来都是最好的压轴,所以第一个出手,也是为了避免给两大领主的亲侄女争夺的尴尬场面,胖子气喘如牛地沉声说道:“十五中品蓝神石!”

这胖子刚刚拍完,一个瘦高个咧了咧嘴喊道:“二十中品蓝神石!”

胖子瞪了一眼那个瘦高个,喊道:“二十五!”

瘦高个当仁不让,“三十!”

胖子本来带来的蓝神石就不多,也就五十块左右,他只是想弄到一个女源奴暖暖床而已,哪里想到会有人跟自己如此抬价,气恼的胖子咬了咬牙说道:“我出四十!”

瘦高个也跟胖子一般的想法,带的中品蓝神石也并不多,咬了咬牙说道:“我出四十五!”

“我操,我五十!”胖子真是火了,将全部的身家都押了上来。瘦高个儿一脸的窘迫,剧烈地摇了摇头,又恶狠狠地望了一眼胖子,不再知声。

拍卖师用锤子砸了砸拍卖桌,说道:“五十第一次……五十第二次……”

当拍卖师快要喊到第三次的时候,一直不动声色的慕容华嘴角流露出一沫冷笑,缓缓举起了手,说道:“我出六十!”这慕容华打定了主意,这一次的拍卖会他要将所有漂亮的女源奴都拍到手,那样他就可以风流快活一阵子了,所以哪一个都不能够放过,他这六十的价码一喊出来,胖子颓废地坐在那里,哑巴吃黄莲有苦也难言,别说他现在没有钱,即使有钱,也不敢跟慕容华争来夺去的,他只能够忍住。

“我出六十五!”一旁的独孤秋林沉声说道。

独孤秋林向来跟慕容华是死对头,向来不合,按理说,一个女源奴的市价也仅仅就是一个蓝神石罢了,这次源塔拍卖会拍出来的女源奴姿色的确不错,才将底价提到十个中品蓝神石的地步,如今一番哄价,竟然抬到六十五这么一个天价的地步,使是拍卖师乐得合不拢嘴。

慕容华冷眼望着独孤秋林,冷笑道:“独孤,六十五个中品蓝神石买一个源奴,你好大的手笔啊。”

独孤秋木白了一眼慕容华,那模样分明在说,老子有钱,你管得着嘛,你要有钱继续加价便是。慕容华心里一阵的恼怒,哼了一声说道:“我出八十!”

哗,全场议论纷纷。

独孤秋林一阵的脸寒,他算计了一下自己带来的蓝神石,中品的有三百个,上品的有五个,他咬了咬牙说道:“我出八十五!”

“我出九十!”慕容华一直往上提价,现在已经不是买一个女源奴那么简单了,而是保住面子,慕容华注视着独孤秋林,独孤秋林哼了一声,犹豫起来,该不该继续叫上去,转念一想今天拍卖的是十几个女源奴,犯不着为了第一个就将价钱抬到那么高。

独孤秋林冲慕容华阴冷地一笑,不再抬价。

拍卖师正准喊有没有人加价的时候,巫龛举起了手,声音很轻,但全场都能够听清的地说道:“我出二个蓝神石!”

拍卖师一愣,随即把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说道:“这位朋友,价格已经提到九十块中品蓝神石的地步,你出二个蓝神石,是什么意思?”

巫龛懒得理他,直接从李若水的手里接过两个上品的蓝神石扔到拍卖会场的地面上,“你自己看。”

数百双眼睛,包括那拍卖师的眼睛都直了,因为他们都确认,那两块蓝神石是上品的蓝神石,两块上品的蓝神石那可是二百块中品蓝神石啊,甚至以上品蓝神石的市价,要比二百块中品蓝神石还要高的。

巫龛抛出两块上品蓝神石后,便不再说话。

拍卖师收敛惊愕的表情,举起拍卖锤,一锤落地,说道:“二块上品蓝神石一次……”

说完他将目光落到慕容华跟独孤秋林的身上,毕竟能够愿意出大价钱买女源奴的除了扔出两块上品蓝神石的主儿,就只有这么两位财大气粗的人物了。

独孤秋林一阵幸灾乐祸,他拍不拍到无所谓,主要是慕容华有没有拍到,如今那个无名的男人扔出两块上品蓝神石,无疑像是抽了慕容华两个耳光,就看慕容华应不应战了。

慕容华一脸的阴寒,眼眸里流露出浓浓的杀气,不过他也并不愚蠢,知道能够随手抛出两块上品蓝神石买一个女源奴的人,一定不简单,还是少惹事儿为妙。

慕容华第一次吃鳖,心里非常的不爽,但也只能够强行忍下,拍以后的源奴了。

拍卖师三次叫喊后,再没有人应答,他宣布拍卖成功。

几个大汉将项小月押到巫龛的身边,巫龛凝视着项小月,沉声说道:“把她的枷锁解除。”

“这……”一个大汉犯难地说道:“解开枷锁万一她跑了怎么办?”

“怎么,你们偌大的一个拍卖会,连这点保安措施都做不到位吗?”

大汉被巫龛这么一说,立即麻利地替项小月解开了枷锁,项小月也知道跑不出去,就黯然地站在巫龛的身边。

这时李若水提醒地说道:“龛,你随手就是两个上品蓝神石,下面的怎么拍呀?”

巫龛只是淡然地一笑,没有搭话。

这时拍卖师再次举锤,又有几个大汉押上一个身穿内衣内裤的女人上来,拍卖师宏声说道:“第二个拍卖的女源奴名叫潘迎雪,底价二十中品蓝神石。”

随着拍卖师的一锤落地,接着传来两声响动,在拍卖师的桌面上,竟然又出现两颗上品的蓝神石,拍卖师愣了愣,巫龛说道:“我出两个蓝神石。”

哗,人群炸开锅了!

都将目光投向巫龛,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出手也太他妈的阔气了吧,乖乖,光上品蓝神石就扔出了四颗,连眼睛都不眨,怎么感觉那上品蓝神石就像白菜一样不值钱啊。

巫龛一脸的淡定,他也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冲那拍卖师点了点头,拍卖师回过神来,喊道:“还有没有人加价……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