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亲吻着李若水,内心深处的欲望蓬勃`起来,只是在脑海里闪现出乾芯,乾诚苟同等人的身影时,巫龛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欲望,收紧了一下臂膀。

李若水轻轻地睁开眼,看到巫龛正在眺望远方,李若水心知现在的巫龛心里还在惦记着他朋友们的安全,微微有一点感叹,随即一笑说道:“龛,在你的一生之中,可有遗憾?”

“遗憾?”巫龛摇了摇头,苦笑道:“如果是在以前,我会说没有任何的遗憾,只是现在,我还是有一份遗憾的。”

“那遗憾是什么呢?”李若水追问了一句。巫龛眺目远方,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女孩的影像,这个女孩便是巫龛在巫家村的时候,曾经跟他有过夫妻之缘的黎小柔。

黎小柔加入到了玉衡宗,可后来因为不圣山战圣的缘故,不圣山的几个战圣抢占了郝香,妖姬,还有黎小柔的体魄,后来在不圣山的时候,巫龛救出了郝香跟妖姬,但抢占黎小柔的不尘战圣携带着战神号角跑掉了。

据不灭战圣的说辞,战神号角一经吹响,不圣山七战圣便会死亡,而巫龛的遗憾就源自于没有救出黎小柔,虽然说他跟黎小柔之间,还没有什么情感的交着,但巫龛早已经将黎小柔当作是身边的一个朋友,如今黎小柔很可能已经死亡,而他却没有力量将黎小柔救出,这不得不说是巫龛的遗憾。

巫龛沉默了一会,低低地说出了黎小柔的名字。

李若水若有所悟地说道:“龛,黎小柔,也是你的红颜知已吧。”

巫龛轻柔地笑了笑说道:“其实并不算是吧。”说着巫龛静静地讲述起跟黎小柔之间的事情,李若水依偎在巫龛的怀里,平静地听着巫龛小时候发生的故事。。

这时,三道轻风吹拂到巫龛跟李若水的身上。

巫龛立即停止了诉说,整张脸微微有一些改变,抱着李若水站起说道:“不好,沙尘暴就要来了。”

李若水也皱了皱眉,她眺望源塔亡魂沙漠的远方,源塔亡魂沙漠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不由说道:“龛,是你太多虑了吧。”

“不。”巫龛剧烈地摇着头说道:“刚刚吹拂在我们身上的三道轻风,便是沙尘暴来临前的预兆。”

就当巫龛话音落地之时,刚刚还平静无奇的源塔亡魂沙漠,突然狂风大起,紧接着远处,铺天盖地的黄沙出现,以滚滚之势向巫龛跟李若水的方向卷来。

漫天的黄沙聚积在一起,向前推进。

巫龛抱着李若水,沿着沙尘暴相反的方向迅速跑去,倘若巫龛拥有战神的力量,对于这种级别的沙尘暴自然不会害怕,但现在他仅仅能够释放出战将后期的水准,没有办法与这么宠大的沙漠暴相抗衡,甚至巫龛感觉到那沙尘暴中隐隐透露出一纵的低啸声,虽然这阵低啸声被沙尘暴的惊响遮掩,但巫龛还是能够听得清楚,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跑,绝不能让自己跟李若水被沙尘暴卷到,因为这沙尘暴里很可隐藏着一种非常厉害的源神兽——沙虫。

沙尘暴推进的速度非常的快,晓是巫龛全力施展,但始终保持在几百米的距离之内,跑了一会儿,巫龛骤然停下了脚步,第一次如此的紧张,因为就在他的前方,另一股沙尘暴兴了起来,仿佛要跟最开始的沙尘暴对接一样。

巫龛暗叫不好,迅速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两股沙尘暴横里都有几千米的距离。

巫龛在算计能不能够从两股沙尘暴的夹缝里奔跑出去,他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抱着李若水连续几个跳跃,眼见就要闯出两股沙尘暴的夹击。

唔嗷!此时在巫龛前方的一个小沙丘,突然**起来,紧接着黄沙飞舞,一只长相丑陋的怪兽从黄沙里闪现出来,那只怪兽身高足有十几丈,全身暗黄,身上遍布着厚实的甲胄,八只触爪异常的锋利,一只硕大的眼珠,恶狠狠地盯着巫龛,嘴里流着让人作呕的粘液。

突然,他怪兽伸出一只触爪,击向巫龛。

巫龛左手抱着李若水,右手握成拳头,夹带着战将后期的力量,撞向那怪兽的触爪,怪兽的触爪跟巫龛的拳头生硬地碰撞在一起,砰的一声巨响传出。

巫龛的拳头再跟那怪兽触爪一接触的瞬间,就了解到,这怪兽施展的力量竟然拥有战王中期的水准,倘若不是他从小就开始淬炼筋骨,这一拳的接触,很可能让他筋断骨折啊。

饶是这样,巫龛也感觉胸口异常的沉闷,整个身体被那怪兽撞得后退数十步,恰恰这个时候,两股沙尘暴触碰到一起,砰砰砰,漫天的黄沙已经遮盖了整片天地,飞沙走石的力量不断地撕扯着巫龛的身体。

巫龛低俯下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将李若水保护起来,飞沙走石的力量撞击到巫龛的身上,使巫龛非常的痛苦,看到巫龛这般的模样,李若水焦急地说道:“龛,快放我下来!”

巫龛哪会这样做,他的臂膀越收越紧,将李若水严严实实地护了起来。

两股沙尘暴剧烈地碰撞,产生的偌大劲力,连续撞击到巫龛的身上,巫龛虽然提纵出战将后期的水准,但抵抗起来非常的费劲,喊子眼一咸,差点喷吐血液。

两股沙尘暴的碰撞之力,产生一个又一个漩涡,抱着李若水的巫龛被几道漩涡卷来卷去,腾空而起,这时,从漩涡外突然伸出一只利爪,狠狠地撞击到巫龛的后背上,巫龛吃痛压制住的一口鲜血终于喷吐出来。

但巫龛说什么都不肯放手,依然处于漩涡的正中心。

砰,漩涡里连续探出七八只利爪,不断地轰击到了巫龛的后背上,巫龛哇哇地吐出几口血沫,虽然力量上无法阻挡,但巫龛却能够提纵精神力给自己清醒的意识,他一边抱着李若水旋转在漩涡之中,一边仔细地辨认那些攻击他的触爪出处,躲过几次致命的攻击后,巫龛已经感觉到非常的吃力。

不过他还是咬牙坚持着。

赤,一只利爪狠狠地击在巫龛的左臂上,从巫龛的左臂穿透而过,那利爪向回一拉,生硬地将巫龛拉出了漩涡,巫龛臂膀吃痛,流出涓涓的血液,可是他仍然不放松对李若水的保护,李若水满脸的焦急,“龛,放手……”

“我不想再有一次遗憾。”巫龛破出这句后,猛然间抬起头,眯着双眼,漫天的黄沙吹纵在他的脸颊上,使他的脸颊非常的刺痛,但他还是看清楚了那个贯穿他左臂的怪物形象,跟他最开始遇到的一样,是一只沙虫。

巫龛忍着剧烈的疼痛,用受伤的左臂紧紧地揽着李若水,战将后期的力量运转出来,咔嚓一声将沙虫的触爪折断,接着巫龛借助余力,撞向那十几丈左右的沙虫,巫龛腾出右拳,待临近那只沙虫硕大眼眸的时候,一拳轰炸出去。

这是三皇炮神拳的一招。

这一招狠狠地撞击到那沙虫硕大的眼眸上,那沙虫的单独被巫龛击个粉碎,发出剧烈的惨叫声,疯狂起来,剩下的七只触爪漫无目的地疯狂轰击,三只触爪砸到巫龛肩膀上,让巫龛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去守护李若水。

巫龛摔落到地面上,左手无力地松了开来,李若水被抛了出去,正好被一纵漩涡卷中,刹那间便被卷向远方,巫龛咬着牙从地面站起,想去追逐李若水,可是一纵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骤然响起,四只硕大的沙虫已经将巫龛团团围住。

巫龛吐出一口血沫,静静地站在四只硕大沙虫的包围圈中,嘴角流露出一丝狞笑,他哪里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这些原本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的沙虫围住,现在想逃脱出这个包围圈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巫龛并没有就此放弃,就此放弃也不是他的性格,现在的他虽然不能够使用左手,但右手却可以自由动作。

巫龛将战将后期的力量聚积到右拳上,凌空跳起,轰向挡在他前方的沙虫。

那沙虫伸展出八只触爪贯向巫龛的脑袋,巫龛这一招是虚,身体一矮,右拳变爪,一把抓住那攻击他的沙虫的触爪,借助那沙虫向回收触爪的劲力,脱离出包围圈,甩向远方。

巫龛长出了一口气,按照刚刚李若水被漩涡卷走的方向望去,可哪里还有李若水的半点踪迹,巫龛不敢停滞,继续向前飞奔,但还没有奔跑一会,在他前面的一个小沙丘,又开始**起来,紧接着另一只沙虫暴啸地出现。

巫龛一皱眉。

随着这只沙虫的出现,在巫龛的四面八方,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七只沙虫,这些沙虫将目标都锁定在巫龛的身上,不断地向巫龛靠近,而最开始攻击巫龛的四只沙虫,跟一只受伤的沙虫,也在向巫龛靠近。

“该死。”巫龛怒喝一声,心里连连苦笑,如果遇到一只沙虫的攻击,巫龛还有希望借助丰富的战斗经验跟它周旋一番,而如今十二只沙虫竟然同时出现,让巫龛大跌眼镜,以巫龛对于沙虫的了解来看,沙虫向来都喜欢单独行动,可现在它们竟然组成了一只沙虫战队,攻击目标。

现在的巫龛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够战斗。

虽然说这种战斗也只是徒劳的,但是巫龛却必须坚持下去,他心里并不畏惧,既然李若水被漩涡卷走了,不知去向,那么她很要能掉落到源塔亡魂沙漠的某一处,只要不遇到沙虫的攻击,应该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巫龛一下子平静起来,这是他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面对的危险越大,巫龛就越不为所动,虽然他清楚地了解到,这里的每一只沙虫的攻击力都相当于战王中期的水准,不过,巫龛却准备地判断到,这只沙虫的身躯庞大,行动稍显缓慢,而它们攻击向自己这般渺小的目标,会有一些吃力。

巫龛算准了这一点,将战将后期的力量缠绕在脚底下,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跑,就是在十二只沙虫的眼皮底下转。

砰!一只沙虫最先发起攻击,两只锋利的触爪轮番攻击向巫龛,巫龛迅速地躲避。身后另一只沙虫也向巫龛发起了攻击,这一次巫龛不退反进,瞬间退到那只沙虫的脚下,沙虫低俯下头,正欲寻找目标的时候,最开始攻击的沙虫,已经伸展出八只利爪撞向巫龛,巫龛凌空一跃,躲过至命的攻击,他正好跳纵到身后沙虫的肚皮位置。

那向他攻击的沙虫攻击失败后,见巫龛停在同伴的肚皮上,再次攻击过来,巫龛一个滚落,从停留的沙虫上摔落在地。

噗噗噗!

七八声开膛破肚的声音响起,攻击巫龛的沙虫将自己的同伴刺穿,那巨大的沙虫哀嚎两声摔倒在地,不再动弹。巫龛长喘了一口粗气,这是第一只。

他重新跳落到那被击杀的沙虫触爬前,脚用力地一踩,顿时将那只死去沙虫的触爪踩断,巫龛迅速地捡起利爪,当作武器,直视着剩下的十一只沙虫。

巫龛将目光凝视在那只曾经被他击碎眼眸的沙虫上,接着迅速地跳落到那只沙虫的肩膀处,巫龛挥舞着硕大的沙虫利爪,狠狠地勾在这只眼瞎的沙虫后背上,接着巫龛一错身形闪到沙虫的后背上,这只眼瞎的沙虫感觉后背的刺痛,不断地挥舞着利爪向后背攻击,可是它的利爪无法攻击后背,最后这只沙虫只能疯狂地向前乱转,迎向向它靠近的三只沙虫。

这些沙虫可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同伴,它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攻击异类,而那个被攻击的异类却跳落到自己同伴的后背上,这些沙虫丝毫没有任何的顾虑,纷纷挥舞着利爪攻击巫龛停留的这只沙虫。

这沙虫全身被利爪刺了一个遍,疯狂起来,翻动着八只触爪,不断地反抗,一时间沙虫对战沙虫,眼瞎的沙虫做最后的反抗,连续暴破了三只沙虫的硕大眼眸后,这只沙虫一声闷哼,摔倒在地。

巫龛就势滑到地面上,右手费力地抽出那根触爪,第二只沙虫死亡。

巫龛如法炮制,连续击杀四只沙虫后,剩下的沙虫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不再向自己的同伴攻击,而是张开大嘴,吹纵着黄沙,用黄沙的力量将巫龛从同伴的身体上吹下来。

这莫大的风劲,巫龛的确承受不了,终于把持不住沙虫的触爪从沙虫的身上跌落下来,就在他跌落的那一刹那,数十只锋利的刮爪,向巫龛如雨般的攻击过来。

巫龛在地面上打起了滚,滚到一只沙虫的脚下,双脚用力地一蹬,将那只沙虫的脚蹬离地面,沙虫向前摔倒,另外的沙虫将密集的利爪都攻击到这只摔倒的沙虫身上,这只沙虫吃痛,锁定一个同伴的目标,滚了过去,两只沙虫纠缠在一起,同时死亡。

八只了!

巫龛吐了一口浊气,现在只剩下四只沙虫跟他对战,可是巫龛却有一些吃力,连续施展战将后期的力量,使他也快要到力竭的时候,只是巫龛还没有就此喘息,他需要借助还没有力竭的时候,迅速地将剩下的四只沙虫干掉。

巫龛摇摇晃晃地站起,用右手擦了擦嘴,他的脚深陷到地面之中,一脚抬起,脚踢飞一纵黄沙,遮盖到了一只沙虫的眼眸,那只沙虫大嘴一张,喷吐出一道风劲将黄沙吹散,借助这个机会,巫龛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只锋利触爪抛向那只沙虫,沙虫眼见触爪攻来,八只锋利的触利回防,这一回防不要紧,用力过猛,八只锋利的触爪竟然狠狠地击中自己的眼眸。

沙虫吃痛,摔倒在地面,它这一摔倒,剩下的三只沙虫从这只沙虫的身上踩过,这只沙虫奋起反抗,将三只沙虫掀倒在地,但因为那被掀倒的三只沙虫踩得太过用力,使得单眼被暴的沙虫只反击了一次已经动弹不得。

只剩三只,只剩下最后的三只!

巫龛一遍遍地提醒自己,可是他的脚越来越沉,隐隐的,自己的战将后期力量就要力竭,但巫龛还必须得坚持,他不能有一点的松懈,十二只沙虫同时出现,巫龛还可以借助混乱的攻击,使它们互相惨杀,可如今剩下三只,这种互相惨杀的几率就小了许多,现在巫龛需要寻找到更好的办法,让三只沙虫互相攻击。

三只沙虫现在以包围的形势向巫龛跑过来。

巫龛咬了咬牙,能不能够活下去,只看这最后的反击了,他腾的一下子借助最后一点战将后期的力量,将自己隐入黄沙之中,深陷进三米的距离。

三只围过来的沙虫见巫龛遁入到地底,同时发起最狠烈的攻击,三只沙虫,二十四只触爪齐齐地向一个地点攻击,二十四只触爪交缠在一起,咔嚓咔嚓,一根根的脆断。

三只沙虫狂暴起来,恶狠狠地望着彼此,触爪折断的剧烈疼痛,让它们分外的暴怒,就在这个时候巫龛从地底跳了出来,三只沙虫看到巫龛的出现,同时用硕大的头颅撞了过去。

砰!一声巨响传出。

三只沙虫的头颅碰撞到了一起,头骨粉碎,两只直接死亡,剩下的一只也摇摇晃晃,一阵的眩晕,接着也扑通摔倒在地,而巫龛早已经跳落到地面上。

可是巫龛已经力竭了,那只最后摔倒的沙虫正砸到巫龛的身上,将巫龛砸入到了黄沙之上,巫龛用手一点点的刨着黄沙,从地底钻了出来。

他吐出一口血沫,便昏迷过去。

一天……二天……三天的时间过去,巫龛总算清醒过来,但他身体里的战将后期水准却没有一点点的恢复,他费力地站起,扫视着这片地界,看到十二只沙虫的尸体,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管脱离这个地方,去搜索李若水的踪迹。

巫龛费力地,一点一点地向远处走去,每走一步浑身都微微的颤抖,三天三夜的时间过去,巫龛总算脱离了沙虫尸体地域,距离那片地域,也有数十里的距离,而现在的巫龛再没有任何的力气,甚至他连源空间的水跟食物都没有取出来。

巫龛的嘴唇干得能够着火,他摔倒在地,眼视着前方,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里,正是李若水的身影,可是现在的李若水处于昏迷的状态,静静地躺在一座小沙丘上,巫龛一点点爬向李若水,耗费了二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爬到了李若水的身边。

此时李若水面如死灰,嘴唇干裂,娥眉紧皱,并没有死,而是处于极度虚脱的状态,缺水。

现在的巫龛哪里还顾虑到自己的生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救下李若水,他费力地将右臂抬到自己的嘴边,用牙将自己的右臂咬破,接着他疲惫地将右臂出血处,放到李若水的嘴唇边上,接着巫龛昏迷过去。

李若水的嘴感觉到了巫龛的血液,贪婪地吸食着。

……

沙虫的尸体处,飞纵而来五个倩丽的身影,这五个身影每一个都异常的漂亮,都用布巾蒙着面,她们静静地凝视着那些沙虫的尸体,眼里都流露出惊讶的感觉。

“圣主,这里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一个曲线傲人的女人在探查了一遍那些沙虫的尸体后,轻声说道:“这些沙虫死亡的时间恐怕有一个星期左右,而跟它们战斗的应该是一个人类。”

“圣主,从现场的混乱情况可以看出,那个人类依靠着丰富的战斗经验,顽强地将十二只沙虫杀死。”另一个女人接话道:“看来那个人类受伤也非常的严重,恐怕这一个星期来,已经死掉了……”

被称为圣主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跟十二只沙虫战斗的人,应该可以外泄战神之力达到战将后期的水准。”

“谁能够拥有这么强的力量啊。”另一个蒙面的女人咋了咋舌头说道:“即使拥有战将后期的水准,要跟这些攻击力处于战王中期水准的沙虫一战,希望很是渺茫啊,而且还要面对十二只,他到底是谁呢?有没有可能是我们的神啊?”

听这个女人一句话,那为首的女人动了动容,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分头搜索,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我们的神,我们必须要找到,绝不能够让他再遭遇到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