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神兽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震动着整个地域,那些向上官谋跟茵柔发起攻击的战狼纷纷退后,从全包围形势转化成半包围的形势,并且在中间让出一条道路,个个头低俯在地面上,甚至连一丁点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上官谋喘着粗气,不顾自己胳膊上的伤势,挡在茵柔的面前,持着手里的战剑,准备拼命。

茵柔横握着长笛,她现在的战神之力根本外泄不出,没有一点的战斗力,只能够观望,不过她不想丢掉上官谋独自离开,毕竟上官谋是独孤秋月的心上人,倘若上官谋死了,茵柔的心不会好过的。

远处,一头源神兽迅速地赶来,那源神兽全身长满厚实的鳞甲,鳞甲呈五色,头上的犄角锋利,在清凛的月光照射下,散出阵阵的寒气。

那源神兽恐怕有五个战狼加在一起的身躯,奔跑中轰轰作响,它从那群战狼让出的中间道路上闯了过来,但却并没有立即向上官谋攻击,它凝视着上官谋,竟然开口说出人类的话语,“喂,小子!你给我让开,让我瞧一瞧你身后的姑娘。”

上官谋吓了一跳,狐疑地望着那源神兽。

那源神兽见上官谋没有退让的意思,喝道:“小子,我让你滚开,你没有听到吗?”

上官谋依然不动,持着剑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但想伤害我身后的姑娘,我绝不会妥协!我上官谋的命就摆在这里,你随时可以来取。”

“我管你是上官谋上官略的,我让你滚开你没有听到嘛,你身后的姑娘很可能跟我有深厚的渊源,我必须确认一下,你要是再不退让的话,嘿嘿,别怪我他妈的跟你翻脸。”那源神兽咆哮一声。

站在上官谋身后的茵柔抢到上官谋的身前,凝视着那只源神兽,她感觉这只源神兽竟然如此的熟悉,不论是外貌还是声音都那么的熟悉,可是就想不起来。

“啊,茵柔,真的是你啊,哈哈,我总算找到亲人了啊,哈哈。”源神兽大笑起来。

茵柔注视着那源神兽说道:“你是?”

源神兽停止了笑声,说道:“啊,你怎么能够把我忘记了呢,真不够意思啊,哼,你心里肯定只想着你的巫少爷吧。”

“不是的,我感觉你很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了。你是……”茵柔陷入到回忆当中,努力去想,突然想到了,顿时惊讶地说道:“你……你是叶龛!”

“不就是了!”这只源神兽正是晔麒麟叶龛,他冲到茵柔的身边,上官谋冲上前去,摆起长剑就是一击,叶龛一口咬住上官谋的剑,用力一甩,就将上官谋的剑甩飞了,上官谋还想攻击,但茵柔却按住他的肩膀说道:“上官,他不会伤害我的,他是我的朋友。”

上官谋迷惑地望着茵柔。

茵柔冲上官谋一笑,然后望着叶龛说道:“叶龛,你怎么又恢复晔麒麟的模样了,要不是看到你的外貌,跟你的声音,还有你的提醒,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还是这无神空间搞的鬼啊。”叶龛在茵柔面前转了一个圈后说道:“我被拉扯到这无神空间后就被打回了原型,身体里的战神之力施展不了,又遇到一堆军士的追击,我只好躲起来,便来到这里,跟一群臭狼为伍,唉,没办法啊,想我堂堂一个神兽沦落到跟一群死狼为伍的地步,悲哀。”

“那你没有去找巫少爷吗?”茵柔问道。

“想过。”叶龛说道:“我也想找到我家主人啊,可是以我现在这个模样出现在哪里,就会遇到攻击,妈的,不管是军士,还是那些散源奴见到我,不是跑就是攻击,还有这些死狼,更是拿我当敌人一般的看待,后来被我一个个地教训了一遍后,它们才知道我神兽的神威,之后我就留在这里等候时机,没想到这群死狼出去觅食的时候,竟然遇到你们,我是听到你的笛声才过来的,要不然我才懒得管它们呢,这无神空间里的军士啊源奴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就死。”

叶龛说得有一点混乱,但茵柔还是能够明白他的意思的。

这时叶龛问道:“茵柔姑娘,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茵柔一笑说道:“去找你家主人。”

“啊,你有我家主人的消息了?”叶龛兴奋地嚎叫了一声。

“对的,他现在就在南宫城,而且成了南宫城的主人,以及成为赤云领域的大领主。”茵柔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妈的,俺家主人就是牛啊!来到这无神空间也能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哈哈,我这脸上也有光啊。”说到这里叶龛望了一眼上官谋说道:“这小子是谁?”

“嗯,是我在寒潮城里的朋友,护送我去南宫城的。”茵柔解释道:“因为连续三天不停地赶路,停下来休息一下!他还能坚持,我因为外泄不出战神之力,有些吃不消。”

“哈哈,遇到我是你的福气了,这里距离南宫城多远?”叶龛问道。

“还有七百里的距离。”茵柔说道。

“七百里?”叶龛笑呵呵地说道:“那么你跟这个上官小子都跳落到我的身上吧,我轻轻松松能在三天内赶到南宫城,当然你们得给我引路。”

“那太好了。”茵柔也笑了起来,然后转过头望着上官谋,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替上官谋包扎了一下伤口后,茵柔带着上官谋跳落到叶龛的背上。

叶龛说道:“上官小子,坐稳一点噢,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迅速!”说罢叶龛长啸一声,四蹄奋起,如风一般地卷向前方,眨眼前几百米的距离已经掠过,叶龛全力施展,驮着茵柔跟上官谋奔着南宫城的方向急驰而去。

……

若水领域若水城府。

若水领域大领主轩辕明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持着一把宽刃剑,浑身是血,他一双暴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站在他面前的一个身穿紫色纱衣的女人,牙咬得嘎嘎直响。

站在轩辕明眼前的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娥眉杏眼,皮肤白晰,双眼若水,墨发飘逸,手持着一把匕首,平静地望着轩辕明,一脸的冷漠。

“李若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行刺本领主。”轩辕明尽量站直自己的身体,愤怒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吼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李若水冷漠地一笑说道:“拿我本来属于我的东西。”

“什么是属于你的!”轩辕明喝道。

“这若水领域,这领主的位置!”李若水沉声说道。

“放屁。”轩辕明暴怒道:“你掌管若水领域的时候,竟然做出释放源奴,恢复自由的事情来,好端端的一个若水领域让你弄得乌烟瘴气。你凭什么还端坐在领主的位置上?我轩辕家族身为若水领域第一大家族,本来就应该统领这若水领域的,可是因为感念你李家从前的恩惠,甘愿让你们李家一直统治若水领域,可轮到你的手里,你都做了什么?”

轩辕明喘了口粗气说道:“那些源奴就该死,就该被奴役,你竟然打破四大领域共同的意愿,释放城内所有的源奴,并且还要释放整个若水领域里的源奴,如果不是我轩辕明联合赤云领域的南宫云,夺了你的领主之位,恐怕现在的若水领域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若水,当时我并没有杀你,将你留在这若水城中,好生对待,也没有废除你的力量,没想到你居然跑到我的府邸来行刺,你忘恩负义,卑鄙!”

“呵呵。”李若水冷漠地一笑说道:“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轩辕明你应该清醒了,现在赤云领域已经形成了一股释放源奴的风潮,这股风潮正在渗透整个无神空间,就算你们这些人强行阻止,也是没有办法抵挡的,这是大势所驱。”

“你什么意思?”轩辕明冷笑道。

“我说过,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南宫城的新领主巫龛跟我做的是同样的事情。”

“所以你想跟他联合吗?”

“不错,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哈哈,好笑。”轩辕明说道:“你以为那巫龛是什么样的人?他真的只是想着解释整个无神空间的源奴这件事情吗?恐怕他想做的是统治整个无神空间吧。”

“那又怎么样?”李若水哼道:“如果能够有一个人统治整个无神空间,恢复所有源奴的自由,那么无神空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或者早就寻找到能够解脱出去的办法了!另外,巫龛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

“说什么鬼话,那巫龛是从一个源奴成长起来的,你怎么就能了解?”轩辕明横道。

“因为我们!”就在轩辕明话音落下的时候,从他的书房外,走进来五个女人,这五个女人各个漂亮美艳,随便一个都可以倾国倾城,轩辕明看得有一些眼花,压低声音说道:“她们是谁?”

“我的朋友,我的姐妹!同时,也是巫龛的朋友!”李若水淡然地道。

这五个人女人竟然就是幽姬、妖姬、盼瑶、郝香跟小冰,小冰本就冰驭凤凰的化身,来到无神空间里也被打回了原形,不过小冰在这段时间里却能够化成人形,只是她的凤尾跟凤鳞还有许多呈现在外。

幽姬进入到无神空间的时候,就掉落到李若水的府邸,被李若水收留,后来李若水帮助幽姬在整个若水城寻找其他人的踪迹,这才找到妖姬盼瑶郝香,以及找到了半化身人形的小冰。

前几天巫龛抢占赤云领域的消息传到若水城后,众女人便开始商量跟策划重新帮助李若水夺回若水领域大领主的位置,才有了今天这一次的行刺。

轩辕明沉沉地握着宽刃剑,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女人,就想改变若水领域的格局吗?你们不会太天真了吧,今天就算你们能够将我轩辕明杀了,但我轩辕家族的势力,我轩辕明的死士军团,我轩辕明这么多年精心培养起来的力量,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轩辕明,你不要忘记了我李若水曾经是这座若水城的城主,曾经是整个若水领域的大领主,你不要以为经过你这么多年的统治就能够将我的势力全部沫杀干净,我可以告诉你一句实话,即使没有南宫城事件,我也准备在这一年中反抗了。”李若水铿锵有力地说道。

“哼。”轩辕明冷喝一声。

李若水继续说道:“你说的一千死士军团,早已经渗透了我的势力,死士军团里的三位副领军便是我的人,他们早已经将你的领军架空了。你说的轩辕家族的势力,也根本不足为惧,因为现在的轩辕家族的人,长时间没有战乱的磨练,早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而且我这么多年精心策划今天的事情,早已经让我们李家的精兵,秘密围在你们轩辕家族的四周,只要你们家族有所行动,李家的精兵必会群起歼之,到时候你们轩辕家族必灭亡,你敢赌吗?”

李若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精心培养的力量,应该是一万名重甲军士吧!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一万名重甲军士多半都已经是我李若水的人了,他们一直在做着同化其他重甲军士的事情,你如果想调动那股力量,他们会在瞬间将其他的重甲军士拉到我们的战队中,现在,轩辕明,你还有什么实力跟我斗?”

轩辕明越听越是心惊,愈听愈是暴怒,他持着宽刃剑指着李若水吼道:“殿前侍卫何在?!”

“不用叫了。”小冰突然说话道:“你的那些侍卫早已经被我解决掉了。”

“你……”轩辕明狐疑地望着小冰,“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根本没有那种力跟解决掉我的殿前侍卫。”

“我现在这个模样自然解决不了,不过你是否想看看我变身的模样。”说话间小冰立即恢复了冰驭凤凰的体貌,这冰驭凤凰的体貌一出,顿时将整个书房充满,小冰奋起嘶鸣,将整个书房掀破,它硕大的翅膀一展,横里铺纵出去五十米,她以高傲的姿态望着轩辕明说道:“我的战神之力虽然释放不出去,但就用我的本体跟你的殿中的侍卫一战,你认为他们有赢的希望吗?”

“该死!”轩辕明暴喝一声,有一些轩辕明的心腹,本想冲过来救轩辕明,可是他们在看到小冰那巨大身躯的时候,都被惊呆了,无疑小冰是一只源神兽,而且是一只非常强悍的源神兽,别说这只源神兽攻击,就算挥舞两下翅膀,煽起来的风劲儿都能够将他们刮跑。

杀!这时,轩辕明的府外传来一阵厮杀声,紧接着,一批手持战枪的军士,在一名身穿战甲的领军带领下冲入到轩辕明的府中,那领军长得非常的英俊,持着一把长枪,吩咐手下的军士将轩辕明府中的一切人员制服,他独自来到李若水的面前,说道:“姐,轩辕明府外的三千军士被我们收服。”

李若水点了点头说道:“城内的情况怎么样?”

这领军是李若水的亲弟弟,名叫李拭,他高亢地说道:“左将军带领三千军士将整个轩辕家族围得水泄不通。右将军带领五千甲士已经控制住了整个若水城的军士,并且关紧了城门,将轩辕明外面驻守的八千重甲军士阻挡在外。”

李若水松了口气,“城外如何?”

李拭说道:“城外五十里外,轩辕明的一万驻军已经彻底被同化,正赶向若水城,准备跟那些重甲军士开战,只要他们打起来,若水城就已经被我们掌控了。”

李若水转过头,望着满脸震惊的轩辕明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轩辕明苦笑一声,“我……我跟你拼了!”

说话间轩辕明跳落到李若水的面前,挥舞着宽刃剑斩向李若水,李若水速度非常的快,身体向前一滑,匕首瞬间划过轩辕明的脖颈,一颗滚烫的人头滚到远处。

李若水扔掉匕首,对李拭说道:“拭弟,吩咐人将轩辕明的人头悬挂在若水城的城楼上,让那八千重甲军士看到,这一场战争能不打就不打。”

“明白!”李拭唤来两个亲信,让他们拿着轩辕明的人头赶往城楼上,高挂起来。

这时候幽姬走到李若水的面前说道:“若水,我想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想来龛等得也很着急了。”

“好,我跟你们一起去!”李若水说道。

“你?”幽姬犹豫起来说道:“这若水城刚刚发生变动,你应该留下来处理后续的事情。”

“不需要我处理了。”李若水笑了笑说道:“由我的拭弟坐镇就可以了,他有那份才能。现在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南宫城跟巫龛汇合,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说,而且也希望让赤云领域跟若水领域联合起来,一起进行解救源奴的行动。”

听李若水这么一说,幽姬也不再坚持,问道:“若水城距离南宫城多远?”

“二千五百里的距离。”李若水回道。

幽姬转过头望着化身为冰驭凤凰的小冰说道:“小冰,你有力量能够驮着我们五人吗?”

“主人,没问题的。”小冰回答道:“我虽然施展不出战神之力,但是我毕竟是一只凤凰,飞行的速度不会慢的,我想二千五百里的距离,三天就可以赶到了吧。”

“好,我们立即行动。”幽姬说着,走向小冰。

小冰将长长的翅膀放低,让幽姬等人踩到上面,她用力地将众人拖起,并且示意众人抓紧她的羽毛,接着小冰双翅震动起来,大风骤起,凤凰腾空,再次震动翅膀的时候,小冰已经带着幽姬,李若水,盼瑶,妖姬,郝香离开了若水城,赶往南宫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