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丘冷漠地望着巫龛跟梁娜,咧了咧嘴说道:“你们两个还真的很幸运,不过作为我的源奴,我可不会让你们过得那么舒坦,来人啊,给我每人抽二十鞭后,押回牢房。”

说完皮丘晃着身体,非常悠闲地刚刚扔进源奴的源神兽洞走去。

两个卫兵从腰身上抽出皮带,晃晃悠悠地来到巫龛跟梁娜的面前,双目圆瞪,举着鞭子就要抽下,梁娜忽然破旧不堪的衣物里掏出两枚闪闪发光的蓝色石头递了上去。

两个卫兵放下皮带,一个抓了一颗蓝色石头,在手里掂了两下,其中一个瘦高个卫兵,凑到梁娜的身边,一手勾起梁娜的下巴,邪邪地笑道:“小娘们,你还真挺识相的,这两颗蓝神石的品质还错,想要你也内练了一段时间,看在这两颗蓝神石的面子上,你这顿鞭子就免了吧。”

“能……能不能把他的也免了。”梁娜望了一眼巫龛。

“噢?”那卫兵拉长了声音,啧啧地笑了起来,“看来你也很难耐得住寂寞啊,这三十年的源奴生涯,你也想找一个**的伙伴吗?啧啧,好,这顿鞭子我就给你们免了,记住了,一内练出蓝神石,就孝敬孝敬我们两个,日后有你们的好处,走吧!回牢房。”

说着那卫兵推拉着梁娜向前走去。

另一个卫兵满意地将蓝神石收入怀里,推了一把巫龛,凑到巫龛的耳边,邪邪地说道:“你这家伙的确够幸运的,刚刚被抓成源奴,就能够被安排到一个女源奴的牢房里,这生理上的需求自然是可以解决的了,小子,记住了,能行乐时,一定要行乐。也别想着逃出去,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晚上我们哥儿俩给你们准备点好东西吃吃,有了体力,你们行那云雨之乐的时候,才能欲仙欲死嘛。嘿嘿。”

巫龛始终皱着眉头,就静静地听这个卫兵的闲言碎语。

两个卫兵将巫龛跟梁娜重新押回牢房,准备一篮子刚出锅的镘头,又弄了几样小菜,并且准备了两坛酒,送到了牢房里,之后就走了。

“吃些吧。”梁娜将一个馒头递给巫龛。

巫龛也的确饿了,接过馒头一阵的狼吞虎咽。

梁娜将一坛酒递给巫龛,巫龛抓起酒坛一阵狂灌,梁娜拿着一个馒头跟一坛酒,跟巫龛一起并肩依靠在潮湿的墙壁上,默默地吃着,巫龛吃饱喝足,用带着手铐的手擦了擦嘴,然后将目光转向梁娜,轻声地问道:“你真的被困在这里三十年的时间?”

“还能有假吗?”梁娜喃喃地说道。

“看来,你还真是幸运的。”巫龛说道。

“幸运?”梁娜自嘲地笑了笑说道:“被困在这里还能称得上幸运的吗?”

“当然。”巫龛说道:“你既然被困在这里三十年的时间,而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你应该经历过许多久被捆绑在那所谓的源神石上吧,我感觉到,那源神石上有吸食体内源力的力量,今天我看到那些人没有几个能够承受得了的,而你却坚持了三十年,这与其说是幸运,还不如说是奇迹吧。”

“呵呵,奇迹!我还真的很希望奇迹发生。”梁娜咬了一口馒头,再一次沉默下来。

巫龛望着她那失神的模样,徐徐地问道:“你想过逃跑吗?”

随着巫龛的话音落地,梁娜立即扭转过了头,眼里突然流露出一丝光泽,但随即就消失了,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逃?逃往哪里?这赤云领地,方圆一千里,到处遍布着源奴捕捉者,想逃跑根本没有可能的。”

“源奴捕捉者?”巫龛十分的好奇,他的确很了解这个无神空间里的一切,而梁娜被困在这个牢房里三十多年,应该已经很清楚这无神空间里的事情,遂继续地追问道:“这无神空间,究竟是怎么样的?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知道了也没有用处。”梁娜灌了一口酒,擦了擦嘴巴,还是说道:“无神空间拥有四大领域一个禁区!每一个领域都有一个领主执掌,我们所属的这个领域名为赤云领域,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在赤云领域,空中的浮云都是赤红的,太阳绝对不会落下,一直斜斜地挂在西方的山角!而赤云领域的大领主名叫南宫云,他的领主驻地,就在这座赤云山外,三百里的地方。”

“那个赤云领主很强吗?”巫龛问道。

“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是强的。”梁娜解释道:“在无神空间,我们身体里的源力都施展不出去,要么继续无休无止的内修,要么用身体里的源力锻造蓝神石。”

“蓝神石?就是你刚才给那两个卫兵的东西吗?”

“是的。”梁娜说道:“用身体里战神级别的源力,经过周而复始的锻造,便能够结成蓝神石,蓝神石一结成自然脱离体外,蓝神石分为上中下三个阶段的品质,我刚刚给那两个卫兵的蓝神石属于中品,按照无神空间里的货币计算,相当于一千个云币。”

“噫。”巫龛轻呼一声说道:“难道这无神空间里也有货币这种东西流通?”

“自然是有的。”梁娜继续说道:“战圣后期水准的源修士,达到战神的地步,要么受到洪荒双界的特殊召唤,直接飞升到洪荒双界里,要么就被拉扯到这个无神空间之中,而到了无神空间中,战神的力量承受着某种诅咒,无法外泄出去,造成了即使体内拥有战神级别的力量,也跟一个凡人差不多,而凡人是要喝饭的,所以无神空间内便拥有了像凡人一样的城,镇,以及城镇中的酒馆,旅店等吧。”

“我有一点不明白。”巫龛问道:“既然一来到这无神空间,就要被捕捉成为源奴,那怎么又会出现什么城镇之类的东西,难道说这无神空间里还有居民?”

梁娜点头道:“是的!我听皮丘跟卫兵们闲聊的时候说过,无神空间的制度创建于一万年前,当时无神空间的面积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小,那时候的无神空间,无边无际,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无神空间就缩小到现在的规模,听说只有纵横一万公里的大小,至于无神空间的居民,一方面是由源奴产生的,另一方面则由一些受到特殊保护的战神组成的,当然这些战神都不能够外泄力量。”

“源奴可以变成平通的居民?”

“嗯,源奴要想变成平通的居民,需要具血一个条件,那就是内里锻造出来的神石,要是红神石中阶的品质,只要达成这个标准,源奴就会获得解放,批准进入城镇生活,成为一名普通的居民。我……我的神石品质只是蓝神石中阶,一直都没有锻造出具有红色品质的神石,所以一直被囚禁了三十年之久。”

巫龛心里一寒,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么红神石跟源神石之间有联系吗?”

“有的。”梁娜说道:“红神石是最低级的源神石,准备地说是无阶的源神石。这些无阶的源神石投入到特定的锻造炉中,有一定的几率会成为一阶的源神石,虽然几率很小,但那些掌权者,还里愿意却锻造,因为源神石一方面拥有能够巩固战神力量的效力,另一方面,还有希望能够帮助突破源力不能外泄的效果,当然千万年来,能够借助源神石突破诅咒的,寥寥无几。”

“这么说来,那四个领域的领主,都已经战神之力外泄了?”巫龛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梁娜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赤云领域的南宫云成功吸收了一颗四阶的源神石后,战神之力能够运转到拳头上,可以轻松地劈碎,一块碑石!虽然这种程度的力量对于我们这些曾经的战神来说,非常的弱,可是在这个无神空间里,这样的力量已经算是强大了。”

巫龛渐渐有所了解,从梁娜的说话中,他了解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一进入无神空间,战神之力就会被禁制起来,就是受到了所谓的诅咒,在这种诅咒的作用下,使得战神没有办法呼风唤雨,而只能够依靠肉体的强度来攻击。

巫龛若有所思,肉体能够劈碎一块石碑的力量,在他的上一世,那也算是高手了,他心里苦笑不已,修练了这么多年,竟然一下子回落到最开始的地步,心寒啊。

不过巫龛却并没有绝望,如果真的是以肉体的力量来攻击的他,他巫龛可不弱,毕竟上一世他就是地下拳王,练的就是肉体的力量,进入洪荒大陆以来,虽然小时候自封了意识,强化精神力,但肉体的强度可丝毫没有减弱。

当然巫龛也需要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现在的肉体能够达到的强度究竟有多大,他觉得需要找一个时间试探一下,巫龛脑海里的精神力一直在探查着战神之力受到了什么样的诅咒,现在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但仍然没有任何的发现。

不过,巫龛并不着急,借助这一段时间他正好可以从梁娜里的嘴里了解一些无神空间的事情。

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巫龛还是能够忍受得住的,毕竟什么样的苦他没有吃过呢?

巫龛又跟梁娜闲聊了一阵子,从梁娜嘴里他了解到,整个无神空间分为四个领域,一个禁地。这个四个领域除了西方的赤云领域外,还有东方的若水领域,南方的紫风领域以及最北方的寒潮领域。

唯一个禁地,在四大领域之中,叫做源之塔。

至于源之塔究竟做什么用的,梁娜并不清楚,所以巫龛也并不了解。

这四个领域中只有若水领域有两个大的城镇,其他的都是一个城镇,每一个城镇中的人口数量并不多,就说赤云领域,总人口数量不超过十万,这十万人口中,源奴的数量是最多的,占总人口数量的七分之五,平民占总人口数量的七分之一,另外的七分之一就是无神空间里的贵族。

这些贵族,多半都由最开始进无神空间里的战神后代,身体里流着他们的血液。

当然最开始进入无神空间的战神也没有多少,仅仅几百个而已,虽然经过数万年的时间,也没有繁殖多少,毕竟在无神空间里,婴儿的出生率,几乎跟红神石锻造成源神石一样低。

其他三个领域跟赤云领域差不多,人口数量基本保持平衡。

这些巫龛都能够理解,毕竟能够成为战神的人,少之又少,而能够在无神空间里活下来的战神也不多,无神空间里加起来拥有四五十万的人,这个数字其实想想,也够恐怖了。

也就是说,一万多年来,还是有四五十万个人成为战神!

对于无神空间巫龛也了解了一个大概。

他最想要问的问题是源奴监狱的事情,咳嗽了两声,对梁娜说道:“你知道这座监狱里拥有多少源奴吗?”

“一千左右。”梁娜干脆地回答道。

“守卫呢?”巫龛继续问道。

梁娜扭过了头望着巫龛缓缓地说道:“五百左右。”

巫龛几乎没有犹豫地问道:“他们的实力如何?”

梁娜脸上流露出微微的诧异,苦笑了两声说道:“其实我最开始来到这里跟你拥有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想从这个监狱里逃脱出去,不过还是算了吧,那五百名守卫虽然力量并不算强,也经过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力量削减了不少,但也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的,一句话,就算他们是五百只蚂蚁,你是一只健壮的蝗虫,他们也能够将啃死的。”

“呵呵。”巫龛笑了起来,对于梁娜的比喻,他就是想笑,笑了一会儿巫龛低下声音,沉沉地问道:“梁娜,这个监狱里可曾出现过*?”

梁娜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从来都没有过!况且也绝对不会有。”

“为什么?”巫龛不解地问。

“因为没有人愿意去冒险的。”梁娜解释道:“在牢房里呆着,还有机会保住性命,*的话无疑会加快死亡的脚步,毕竟在赤云山附近,还驻扎着领主的一支军队,虽然只有三百人,但这三百人跟这些守卫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大都受到严格的训练,肉身攻击的技能非常的娴熟,这监狱里拥有一千个源奴,即使*起来,加上守卫的镇压,加上被惊扰的三百个军人,也难逃出去,况且一旦*形成,被重新镇压下来,全部会被处死,我听皮丘跟两个守卫闲聊的时候说过,在若水领域里,的确有一次三千名源奴的大规模*,结果被一千名军人全部格杀,一个都没有留下。”

巫龛微微点头。

梁娜叹了口气说道:“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虽然说呆在监狱里随时都有可能被拉出去锻造源神石,可源神石出现的几率并不高,我来到这个监狱三十年,也仅仅碰到过十次提炼源神石的,而这十次虽然死掉了一百多名源奴,但还有许多存活下来的,而且……有一点很奇怪,那些被捆绑在源神石上坚持下来的源奴,虽然因为当时虚脱而昏迷,但醒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竟然有十分之一内里锻造出了下阶的红神石,而锻造出下阶红神石的源奴,基本上不会再被拉出去让源神石吸收战神力量了,所以他们有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跟锻造,成功将自己下阶红神石锻造成为中阶的红神石,交出红源石,就获得了自由。”

听梁娜这么一说,巫龛摇了摇头说道:“我明白了!那些获得自由的源奴给了我们一种希望,让我们根本放弃了*跟逃狱的可能,呵呵。”

“事实就是这样。”梁娜说道:“噢,对了!认识这长时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嘛,叫做巫龛!”在洪荒八州的时候,提到巫龛两个字,整个八州都得颤抖,可在这个无神空间里,没有人会专注于这个名字,更何况巫龛现在也是阶下囚,说完了自己的名字,巫龛漫不经心地问道:“这赤云山四周都是什么样的环境,梁娜!你了解吗?”

梁娜能够猜到巫龛这么说的意思,分明并没有放弃逃狱的想法,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赤云山南麓是悬崖峭壁,也就是我们监狱背靠着的地方,从那里跳下去没有任何可能生还。北麓是一片赤艳的火云网,那地方谁都不敢进入,别说进,就连站在近于它十米范围内,都会感觉到全身炽热,像是要着火一样。东麓是一片弱水,水呈混浊,里面涌动着被水冲起的浓浓泥沙,连根羽毛都浮不起来,跳进去也是死路一条。西麓是唯一条下山的道路,但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半山腰拥有三百名军士的把守。”

“呵呵,你真的从来都没有逃狱的想法。”巫龛淡然地一笑,并不怎么关心这个监狱四周的一切,他把灼灼的眼光落到梁娜的身上,按照他的想法,梁娜绝对不会甘心一直留在这个监狱里,毕竟梁娜只能够锻造蓝神石,永远只能够留在这个监狱里过日子,她没有希望,而且巫龛还确认一点,那就是梁娜似乎非常不愿意却触碰源神石,她刚刚有说过,十几次触碰源神石的机会,梁娜都用自己提炼出来的蓝神石,或者运气度过了,这里面一定还隐藏着什么样的事情,只是梁娜并不愿意说罢了。

“谁都希望获得自由!”梁娜黯然地说道。

“那么,你有没有勾勒出一副赤云山四周的地形图?”

“你真的想逃狱?”梁娜并没有直接回答巫龛的话,而是望着他古怪的问道:“你还没有尝试过捆绑在源神石上,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锻造出红神石,你没有必要去涉险的。”

“不,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尝试。”巫龛郑重地道。

“为什么?”梁娜追问道。

“因为,时间拖得越久,跟我一起进入无神空间的兄弟姐妹们,就越可能受到伤害,是我将他们带进来的,我有责任跟义务带他们出去,即使前面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但我必须去拭,如果我真的逃不掉,死了,那也没有遗憾了,至少我尽力了。”

听着巫龛这一段的述说,梁娜的眼神闪烁起来。

过了一会儿梁娜才低声地说道:“我没有地形图,但是皮丘有,他是这个监狱的牢头,曾经从一个想要逃跑的源奴手里拿到过,当时监狱长要他销毁,他并没有这么做,一直藏在他的皮带里。”

“他为什么要留那地形图?”巫龛不解地问道。

“因为那地形图里隐藏着一个秘密的地点,在那个地点里储存着一些数十个想逃出监狱的源奴留下的蓝神石。”梁娜解释道:“皮丘一直想获得那些财富,毕竟他还有一年的时间就可以脱离这所监狱,去往城镇生活,在想在城镇生活,没有大笔的蓝神石是不行的。他做牢头,一年也就十二个蓝神石的俸禄。”

“他不可以搜刮你们吗?”

“当然可以,但却不敢搜刮得太多。”梁娜说道:“毕竟一个牢头需要在一个监狱守护三年的时间,而三年内,他们只允许携带一百颗以内的蓝神石,多了,必须扣留。因为战神的力量被诅咒,源空间是用不了的,又因为牢头只要在一个监狱呆足三年,就永远不得再回来,所以皮丘一直在算计如何拥有更多的财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