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号角吹响了。

巫龛等人静静地站在启源洞最深处的那棵参天大树下面,心里都感觉到无比的震撼,因为这响彻天际的战神号角,所发出来的声音,就算是在启源洞里都能够听得到。

战神号角愈来愈响,里面充满了悲鸣。

启源洞开始剧烈的晃动,巫龛等人都感觉到体内的源力受到震荡,他们全部提纵源力来抵抗这种震荡,许久,战神号角的声音消失了,一切又都恢复了安静。

巫龛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众位,战神号角已经吹响,恐怕洪荒双界跟八州之间的空间里,那些战神将会突破出来,洪荒八州将会混乱,而我们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秦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现在八州的情况如何。”在秦源心里隐藏着阵阵的担忧,毕竟洪荒八州刚刚实现了一统,正处于稳定发展的趋势,倘若这个时候那些囚禁在莫名空间里的战神出现在洪荒八州,洪荒八州将会再一次的混乱。

“事不宜迟,我们离开启源洞。”巫龛催促地道。

这时候,一道光迅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道光逐渐展露出人的相貌,正是留守在启源洞外的光神龙索。光神龙索现出真身,目光停留在巫龛的身上,眼角微微露出惊讶的颜色,因为即使他觉醒成为光神,竟然都看不透巫龛现在的真实水准,龙索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个情况?”

巫龛也望着龙索,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龙索,你在启源洞外,可曾经感觉到洪荒八州某处传来一种异常?”

“异常?”龙索若有所思地说道:“没有啊!我驻守在启源洞口,根本没有发现洪荒八州有任何的异常。我只是听到启源洞里传来一阵悲鸣的号角声,所以才闯进启源洞里查看。”

巫龛一愣,随即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洪荒八州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震荡?”

龙索点头道:“的确,唯一让我感觉到震荡的地方,就是这启源洞!巫龛,按照你的说法,战神号角一经吹响,被囚禁在双界跟八州之间空间里的战神将会降落八州,可是我用神识扫遍了整个洪荒八州,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唯一一处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就是这启源洞。”

巫龛沉思起来。

龙索想到了什么问题,问道:“巫龛,你见到了源魔?”

巫龛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他已经被我击杀了。”

龙索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道:“你说你击杀了源魔?”

再次得到巫龛的确认,龙索望向巫龛的眼光充满了不敢相信的质疑,要知道他龙索上次进入启源洞的时候,只挺进八千米的地方,就被源魔阻挡下来,源魔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龙索比谁都要清楚,听巫龛说他杀了源魔,龙索心里突然有一种哀叹。

“如果我猜得没错,很可能这启源洞就是那个被囚禁空间通往洪荒八州的地方。”巫龛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看来我们现在有必要在这里驻守了。”

“那些战神出现,我们该怎么办?”乾诚问道。

“战与和,完全取决于那些战神的想法。”巫龛说道:“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耐心的等待。”

听到巫龛的话,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个时辰……二个时辰……三个时辰!

巫龛等人足足在启源洞里呆了六个时辰的时间,但启源洞里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巫龛深深地皱起眉头,暗想,难道自己的猜测错误,那些战神并不是从这启源洞入洪荒八州的世的?

就在巫龛迷茫的时间,苟同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他目光灼灼地望着那棵参天大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你们看,这棵启源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结了果实。”

“嗯?”众人齐齐地将目光落向那棵启源树。

的确,启源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结出数十颗果实,那些果实全身散波出柔和的光芒,悬挂在启源树的树枝上,黄灿灿的,一眼望去就让人有一种想吞食的冲动。

苟同腾空跃去,手一挥,轻松抓下一颗果实,随即落到众人的面前,他仔细地凝视着那颗果实,那颗果实通体虽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但形状却非常的普通,跟梨子差不多。

苟同拿着那颗果实凑到自己的鼻吸前,闻了闻,感觉到一股特别浓郁的芳香滑入体内,精神为之一爽,“哈哈,这东西一定非常的爽口,我先吃下一个,润润嗓子。”

说着苟同就要去咬那颗果实。

巫龛腾然落到苟同的面前,一把抓住苟同的手说道:“不要冒失!”

“干嘛,难道这颗果实还有毒不成?”苟同咧了咧嘴。

“能够在启源洞最深处的启源树上结出的果实,一定非同一般。”巫龛说道:“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

“那么谨慎做什么?”苟同嘿嘿笑道:“这启源洞里拥有非常充溢的精神力跟肉体拉扯力!这些黄梨般的果实能够结在启源树上,说不定就是精神力跟肉体拉扯力的凝聚,吃上一颗,或者还能够帮助我们提升力量呢。我们现在虽然都达到了战圣后期的水准,但始终没有能够进阶到战神的地步,倘若吃下这果实能够补充我们体内的精神力跟源力,或者我们就都能够突破到战神的地步,到时候再跟那些出现的战神一战,不是更有把握吗?”

苟同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巫龛总是感觉事情有一些蹊跷,他还是冲苟同摇了摇头。

“怕啥!”苟同甩开了巫龛的手臂,一口咬到那颗果实上,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那颗实入口即化,唇齿留香,在进入苟同嘴里的时候,苟同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得到非常大的补充,同时,身体里的源力也在迅速的提升。

苟同狼吞虎咽,体内一阵的清爽。

这时候,他的身体上竟然呈现出一道浅白色的光芒,待苟同将整颗果实吞下去的时候,苟同的脸突然扭曲起来。

“苟同!”巫龛眼看到苟同的这种情况,刚想制止,苟同兴奋的声音突然传说道:“不要理我,哈哈,我……我快要突破战圣后期的水准了!”

巫龛退到龙索的身边,一脸疑惑地望着苟同。

其他人也都在看着苟同。

苟同的脸最开始扭曲,最后渐渐地恢复过来,他的双眼渐渐闭了起来,在一炷香的时候后,苟同突然睁开双眼,大嘴一张,“哈哈”地狂笑起来,“我成神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用源力探索着苟同的修为。

除了巫龛、龙索以及黄鸣外,其他人都感觉不到苟同现在的真实实力,但是这些人却能够从苟同的身上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压迫力,无疑苟同在吞食掉那颗果实后,实力提升了。

难道这家伙真的成了战神?

乾诚心里暗暗嘀咕,他可不想落后苟同半分,也径直跳起,从启源树上摘下一颗果实,迅速地吃了起来,乾诚的身体几乎跟苟同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脸色扭曲后,他也兴奋地跳了起来,“哈,成神了耶!”

现在除了巫龛,龙索,黄鸣外的所有人都齐齐地将目光落到启源树的果实上,当然这些人远比苟同跟乾诚来得谨慎一些,他们在凝视过那些果实后,都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希望从巫龛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启源树上的果实能吃,还是不能吃。

巫龛也有一些迷惑,虽然乾诚跟苟同吃掉果实后,的确突破了战圣后期的水准,成为了战神初期的源修士,但巫龛还是有二点不能理解。

第一点便是为什么战神号角吹响后,启源树上会突然结出这么多的果实来?

第二点就是如果说启源树上的果实,只要吞食进去一颗就能够成为战神的话,那这战神也太不值钱了吧。

因为有两个疑点,巫龛始终没有给众人一个确切的答案,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们先等等,先看看苟同跟乾诚吃下果实,成为战神后的一段时间内,有没有什么不良的表现。”

众人无比的相信巫龛,虽然能够成为战神,拥有极大的诱惑,可是果实已经摆在他们的面前,只要确认是安全的,自然就可以服用,急也不急在一时。

众人安静地停留在启源树下,观望着苟同跟乾诚。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苟同跟乾诚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甚至他们都感觉到身体里的战神之力不断地充溢起来,这种充溢的感觉并不是急速提升的,可是一种平缓的过度。

“哈,已经一个时辰了,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尽情地享用吧,诸位。”苟同笑眯眯地道。

“就是,我现在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非常的舒爽。”乾诚也催促地道:“大家不要再有任何的迟疑,都来享受一下成为战神的美好感觉吧。”

众人再次凝视着巫龛。

这一次巫龛终于点了下头。

众人连续飞纵而起,每一个都从启源树上摘掉一颗果实,像乾诚跟苟同那样吞食,他们遇到的情况跟乾诚苟同如出一辙,都从战圣后期的水准突破到了战神初期的地步,此时众人脸上流露出来的气势跟光芒,都跟以前有着莫大的差距。

虽然说战圣后期跟战神初期只相差一个台阶,但在力量跟心态的层面上,却相差千里。

用神眼看世界,自有一份居高凌下,捕捉细微的洞察感。

乾芯再一次取下一颗果实,递给巫龛,“你也吃一个吧。”

巫龛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乾芯手中的果实,轻咬了一口,感觉这果实入口即化,化成的果汁转化成了精神力,化成的果肉转化成了肉体的强度,并没有其他负面的东西。

巫龛将整整一颗果实吃掉,虽然级别上并没有提升,但却感觉非常的舒爽,毕竟他早已经是战神的级别。

黄鸣跟龙索也不再迟疑,分别摘下果实享用。

胖子黄鸣赞不绝口。

龙索的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笑容。

此时启源树上的果实只剩下七颗,苟同抬起头,像是欣赏一个脱衣**,盯着七颗果实,喃喃地说道:“这么好的东西,能够结在启源树上,估计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吧,可不能浪费掉,兄弟就不客气,剩下的神果归我。”

不过苟同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乾诚早已经跳跃而起,来了一个最简单的猴子偷桃手法,已经将剩下的神果,全部囊括在自己的怀里,掉落下来之时,猛然间将所有的果实都扔进自己的源空间之内,乾诚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眯眯地望着苟同说道:“兄弟,不好意思啦哈,你晚了一步。”

“我操!”苟同大怒,跳落到乾诚的身边,一把揪起乾诚的衣领,怒吼道:“把果实给我交出来。”

“有果实没有,要命只有一条。”乾诚一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模样。

苟同气得哇哇大叫,最后语气一弱地道:“是兄弟,就不能独吞。”

“当然!”乾诚嘿嘿笑道:“我可以将吃剩下的果实核,留给你!”

“你还要脸不?”苟同一拳轰到乾诚的胸口。

乾诚没有躲,也没有做任何的防御,轻轻松松地接下了苟同的一拳,当然苟同也没有施展任何的力量,他只是有一些不甘心罢了,乾诚握住苟同的手腕,笑道:“苟同啊,你要知道那果实的核,也是至宝啊。”

“我呸!”苟同气呼呼地瞪着乾诚,还想再继续说些什么,但这个时候巫龛的脸色大变,长啸一声:“不好!”

然而已经晚了。

那棵启源树原本散波着柔和的光芒,此时却突然暗淡下来,忽明忽暗的色调在整个启源洞里闪烁着,启源洞九千米到一万米之间的距离,原本生长着许许多多的花草植被,而此时竟然全部枯竭而死。

这异变突生,顿时让巫龛心感不妙,“所有人,退出启源洞!”

就在巫龛说话的时候,启源洞上的枝藤一道道伸向它下面的众人。

“风刃斩!”苟同第一个反应过来,施展出战神的力量,准备向缠绕他的枝藤攻击。

什么,施展不出力量?

苟同赫然心惊,他感觉到自己体内虽然拥有战神级别的力量,但就是没有办法对那棵伸向他的枝藤施展出任何的攻击,枝藤瞬间缠绕在苟同的腰身上,将苟同猛地拖起。

“苟同!”站在最近于苟同位置上的乾诚,飞身跃起,想将苟同救下来,可是攻击他的枝藤,同样将他缠绕起来,高高地拖起。

其他人都微微一愣。

巫龛暴喝一声,破出一道黑影撞击到向他伸展过来的枝藤上,同时跃到了苟同跟乾城的中间,巫龛左手拉着苟同的脚踝,右手抓住乾诚的肩膀。

战神级别的力量猛然间释放出来,生硬地将苟同跟乾诚扯下一段距离。

可是,一道道凶猛的枝藤密集地出现在巫龛的眼前,巫龛大嘴一张,嘴里喷吐出战神级别的源力,想将那些枝藤冲散,但那些枝藤虽然断掉数根,其他的技藤却死死地将巫龛缠绕起来。

砰!巫龛的身体竟然化作一道白烟,彻底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巫龛!”众人齐声呼喝。

然而话刚刚喷出嘴唇,他们身体上都被枝藤缠绕起来,此时那暗淡的启源树像疯狂舞动的妖魔,挥舞着缠绕起来的众人,众人虽然都在拼力地施展力量抵挡,但身体里的战神力量就是无法宣泄到体外。

砰砰砰!

乾诚,苟同,乾芯跟巫龛一样化作白烟消失而去。

砰砰砰!幽姬,小冰,燕蓝翎,盼瑶,茵柔同样消失在启源洞中!

砰砰砰……人一个个的消失。

砰砰,最后两声轻微的爆破响过,就连龙索跟黄鸣也都同时消失而去。

砰!最后一声爆破响起,那棵疯狂舞动着的启源树也化作白烟消散,此时启源洞剧烈的晃动起来,洞内的石壁,一点点崩塌,滚滚的石块掉落。

这些滚滚掉落的石块,瞬间将启源洞添满。

乾元本就留在启源洞外,一脸兴奋跟激动地等候着巫龛等人的出现,可是等了许多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毕竟启源洞里的时间跟外面的时间并不对等。

等得实在不耐烦的乾元,索性就将一队战王级别的源修士召唤过来,守护启源洞,虽然说启源洞已经被战神龙索设下了阻止进入的源阵,但乾元觉得还需要做一些事情。

一晃十年匆匆而过。

巫龛跟乾诚等人都没有出现,乾元感觉到深深的疑虑,虽然现在的洪荒八州都已经稳定下来,以秦家跟九翎鸟商会为首的势力,扩充到了整个八州之内,造就了一个一统的局面,而乾元门一直作为秦家最要好的门派,也无疑披上许多的荣光。

但这段时间洪荒八州太过安静,安静得有一些怪异。

终于,第十个年头的时候,乾元门禁地里的启源洞口竟然开始深陷,一层一层,一米一米,这种深陷惊扰到了那些看守启源洞的乾元门弟子,他们迅速地通知给了乾元。

乾元在看到启源洞里情况的时候,做出的唯一指令就是“撤”。

乾元带着所有弟子撤出了乾元府。

而乾元府内的禁地启源洞深陷出一个硕大的坑洼,坑洼被滚滚土石填充,里面只有硝烟,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这种塌陷足足持续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将乾元重新回到自己府底的时候,自己的府底因为启源洞的塌陷,而全部毁掉。

现在的乾元府邸,被一层浓得透不出阳光的雾遮盖,久久不散。

乾元悲凉地站在府邸前,喃喃地自语,“诚儿,芯儿,同儿,巫龛,你们难道真的死在里面了吗?”

……

疼!非常的疼!

一种穿透心扉的疼!

巫龛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体会到这种疼痛了,当他的意识再一次清醒的时候,伴随着他的就是这种疼痛。这种疼痛不是来自精神,是来自于肉体的,仿佛肉体正在被鞭笞。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

让巫龛刚刚清醒的意识,陷入到迷茫的境界中,他拥有战神级别的力量,肉体上早已经不会传来任何的疼痛了,唯一能够让他感觉到疼痛的事情,无疑来自于同级别战神的攻击,可是现在的巫龛却真真正正地感觉到肉体的疼痛。

这种疼痛,就像他做地下拳王的时候,肉体被带刺的鞭子抽击到一样。

巫龛忍受着这种疼痛,耳边,仿佛能够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是铁链!是铁链摩擦地面发出来的声响。巫龛努力想睁开双眼,可是却仿佛没有丝毫的力量一般,他努力探查自己的力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战神之力还存在,但就是使不出来。

而且巫龛也感觉到自己在向前移动,一步一步地移动。

每移动一步,他的身上都承受着一道痛彻心扉的感觉,而且每移动一步,铁链与地面摩擦的响声就会兴起,“滋滋喀喀!”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巫龛脑海里一阵的迷茫,他睁不开眼,无法看清事物,他想用战神的神识探查,可是神识竟然激发不出去。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意识刚刚觉醒,还没能完全地恢复过来?

不,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啊。

因为巫龛分明感觉到自己脑海里的精神力,非常的充溢,甚至比起在启源洞里的时候还要充溢,可是怎么就没有办法施展神识呢,巫龛被这种感觉到深深地迷惑了,他感觉自己正在一步步地向前走。

“快点,妈的,再磨磨蹭踏的,要你的狗命!”这时,在巫龛的耳边传来一声低喝。

这声音异常的响亮,震得巫龛耳朵发疼。

紧接巫龛显然感觉到身上又挨了一计鞭击。

刺骨的疼痛使巫龛发出一声低叫。

巫龛停下脚步,猛然间睁开眼,在还没有看清楚眼前一切的时候,眼前一道鞭影落到他抽了过来,巫龛想躲,但竟然没有躲过去,那鞭子抽到他肩膀上的时候,他咬着牙发出“啊”的一声,仔细望着自己的肩膀,竟然留下了一道血痕。

巫龛猛然间抬起头,头就一阵的发晕,迷迷糊糊间只看到一个手持着长鞭的男人,正凶猛地望着自己,巫龛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男人背后的景色便昏迷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