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高一瘦两个人影出现在源魔、黄鸣、黄沫的眼帘之中,这两个的出现,带给三人巨大的震憾,尤其是源魔,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出现的这两个人,一个是乾芯,而另一个正是巫龛。

巫龛凛然地走在前面,凝视着源魔,喝道:“我们又见面了。”

“你居然没有死?”源魔怒喝道。

“我曾经说过,在没有进入到洪荒双界之前,我不会死。”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很幸运,我并没有说大话。我的确没有死,而且我依然站在你的面前。”

源魔瞪着硕大的眼珠古怪地望着巫龛,脑海里满是疑惑跟不解,语调有些颤抖地说道:“你被我轰碎了源力空间,被我刺中了心脏,被我打得丝毫没有反抗之力,可是你竟然没有死。”

“因为你的自以为是,所以我才有命活过来。”巫龛冷笑道:“倘若你在用战枪刺破我心脏后,将我的肉身跟意识直接摧毁的话,那么我巫龛就算在天大的能耐也活不成了,很明显你没有那么做,你是想让我慢慢地死去,或者让我仅存的最后一点意志来苦尝我自己的失败,你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想折磨于我。可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那点意识,才让我活了过来,才让我能够再一次站在你的面前,跟你再战一场,而这一次死的不会再是我巫龛,而是你源魔。”

“哼,就算你没有死,也没有力量再跟我一战了,我丝毫感觉不到你拥有任何的源力,你拿什么跟我斗,又凭什么说我会被你击杀?”愤怒地源魔邪恶地盯着巫龛。

“你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巫龛冷笑道:“你别忘记了,是你把我推到了启源洞的入口,从启源洞的入口到这七千米的位置上,启源洞里依然流动着强横的精神力跟肉体的拉扯力,倘若我真的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动用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这……”源魔被巫龛说得一愣。

“黄鸣,黄沫,你们都退后吧,这一战交给我巫龛。”说话间巫龛飘落到源魔的面前,源魔大吃一惊,立即将光源力释放出来,犀利的光源力将巫龛笼罩起来,毁天灭地的力量不断地冲击着巫龛的身体,可是巫龛却丝毫没有做任何的防御,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手向前一握,化成拳头,一拳轰到源魔的胸口。

源魔惨叫起来,蹬蹬蹬退后数十步,他错愕地望着巫龛,一脸的茫然,他刚刚施展的光源力竟然没有对巫龛造成任何的伤害,仿佛他施展出来的光源力,就像太阳的光芒一样,极其温柔地普照在巫龛的身上。

而巫龛给他的一拳里,也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源力,好像这一拳在触碰到他源魔身上的时候,他顿时感觉体内一阵的震荡,在这种震荡的感觉下,源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异常的刺痛。

巫龛抬起自己刚刚攻击的右拳,凝视了一番笑道:“这是第一拳。”说完他再一次欺身在源魔的面前,源魔想迅速地躲闪,但巫龛的左手却突然按到他的身上,将他死死地定格在那里。

源魔一脸惊愕,“这……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巫龛右拳再一次轰击到源魔的胸口,笑道:“拳头的力量。”

啊……源魔剧烈地惨叫,一脸的铁青,那怪物的脸颊扭曲不堪,一股股青褐色的汁液从源魔的嘴里流出,巫龛重新收回拳头,淡然地说道:“这是第二拳,接下来便是这第三拳。”

说话间巫龛轰击出第三拳,这一拳落到源魔的身上,源魔数十根枝藤触爪断碎了七八根。

巫龛抬起右脚,一脚踹在源魔的胸口,源魔的身体倒飞出去三百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但源魔拼力地站起,满脸惊恐地望着巫龛,古怪地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躲闪不过你的攻击,为什么……为什么你变得这么强?”

“因为我已经了解了你的秘密。”巫龛冷笑道。

“哼,不要故弄玄虚,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秘密,我是无敌的,无敌的!!”源魔咧着嘴,丝毫不理会嘴里流淌出来的青褐色汁液,怒视着巫龛,动用全部的力量,暴怒道:“我杀了你。”

层层的白光似乎可以淡化一切。

但巫龛却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的笑意,喃喃地道:“有光的地方就有影,有影的地方必然有光的普照,眼前的一切都可以追本溯源,这些攻击过来的白光,就应该被启源洞里的黑暗取代,消失吧。”

这一段古怪的话从巫龛的嘴里说出,仿佛一连串的咒语,那些攻击过来的白光在这咒语之中,被泯灭掉了,启源洞又恢复最开始的宁静。

巫龛也已经走到了源魔的面前,他一根手指按到了源魔的脑门上,“一指千击。”

“不……”源魔惨叫一声,整个身体被炸得粉碎,粉碎后夹带着的力量不断地向巫龛冲击过来,巫龛手指一弹,“都消无吧。”

随着巫龛的话语落地,因为源魔爆破所产生的力量,在瞬间消失,巫龛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转过了身,望着嘴巴张得奇大的黄鸣跟黄沫,还有乾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结……结束了?”好半天黄鸣才回过神来,一脸不敢相信地问道。

“结束了!源魔已经死亡!”巫龛笑了笑说道。

“你竟然如此轻松地将源魔干掉了,这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黄鸣剧烈地摇着头,说道:“如果按照你刚刚攻击源魔的力量判断,我这个胖子跟你打,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吧。”

“未必。”巫龛笑了笑说道:“我能够如此轻松地击败源魔,只是因为了解到了他的秘密。”

“什么秘密?”三人齐声问道。

“源魔之所以这么强,是因为他身体里拥有九百九十九个源力空间,这些源力空间都具备不同的源力属性,所以源魔可以施展出任何一种源力,同时这些源力空间里的源力储备,都达到了战神的层面上,如果跟他硬碰硬地战斗,恐怕现在的我也将遇到非常大的麻烦。”说到这里巫龛顿了顿。

他咳嗽了两声说道:“所以我再次跟源魔碰面的时候,让他认为我最强的攻击力来自于影源力,正是因为这种判断使得源魔始终用光源力跟我战斗,而在启源洞口的时候,我已经探索到了光源力跟影源力的实质跟奥义,自然能够轻松地破解,我的一根手指按到源魔身上的时候,实际上同时触动了光与影近千次的攻击,这千次的攻击,毁掉了源魔的那些源力空间,所以他死掉了。”

“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我感觉非常的耳熟!”黄鸣收敛了惊愕地表情说道。

“的确,不死战神也拥有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巫龛说道:“不过不死战神的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只是为了保命的,他只有七个主源空间来做攻击,剩下的都是转移跟储存那七个主源空间里的源力而升出来的。源魔的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却并不一样,他这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每一个都拥有充溢的源力储备,自然要强不死战圣百倍千倍。”

“看来你是领悟了某种力量。”黄鸣问道。

“算是吧。”巫龛淡然地一笑道。

“那究竟是何种的力量?”黄沫问道。

“现在我的还不能够准确地说出来,我只是能够感觉到那股新的力量的存在。”巫龛愣了愣神,暗暗想着在启源洞口的领悟,光与影两种源力将他的冰与火两种源力吸收干净,同时又将他的庚金仙气吸干,之后光与影两种源力也不再纠缠跟碰撞,静静地爆破,爆破后又静静地布满巫龛的身体。

当时巫龛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空灵,以前他修练源力的时候,总是想要聚积越来越多的源力帮助自己提升力量,从战士到战将,从战王到战帝,从战圣到战神,仿佛每一个阶段都是源力的累计,可是当他身体里所有的源力都消失后,他不但没有任何缺乏力量的感觉,相反却拥有一种随心所欲施展的快感。

那时候在巫龛的脑海里,久久地回荡着两个字“无为”。

巫龛不明白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无为”两个字,但却感觉非常的熟悉,仿佛这两个字早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就等待出现的这么一天。

巫龛的思想不会局限于这个洪荒世界,毕竟他来自于上一世,上一世曾经出现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名为老子。

老子创建了道教。

道教里最尊崇的两个字,就是“无为!”

以前巫龛并不明白这“无为”究竟是什么,可是现在却若有所悟,当时巫龛也跟其他人一样,认为老子就是一个传说,就是后人渲染出来的,可是现在巫龛确有另外的见识,老子绝对不是一个传说,而是一个修练到绝高境界的神。

虽然说这个世界跟上一世的世界完全是两个概念,但巫龛就是能够将上一世道教提到的东西彻彻底底地镶嵌在这个洪荒世界的力量概念上。

甚至没有一点的瑕疵。

朝闻道,夕可死。

巫龛也总算明白这句话的深义,他不再想这些事情,望着黄鸣等人说道:“我们走吧,启源洞的最深处在一万米,那里有一棵启源树,而现在的启源洞里已经没有任何精神力跟肉体拉扯力的力量了,这启源洞已经废弃了。”

众人听巫龛这么一说,都惊愕起来。

巫龛一笑说道:“走吧,乾诚苟同他们已经达到了一万米的地方,正那里无聊地等待着我们。”

说着巫龛继续向里深入。

黄鸣他们虽然感觉有一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紧跟着巫龛,最开始非常的小心谨慎,或走出几百米的距离后,众人才清楚巫龛说得没有错,启源洞里一切的攻击力量仿佛随着源魔的泯灭而泯灭了,现在的启源洞的确废弃了。

巫龛带着黄鸣黄沫等人跨过第九千米的时候,启源洞里的一切都改变了,眼前是一片的绿光游动,洞里生机勃勃,原本启源洞里的阴冷跟诡异在这里荡然无存。

在第九千米后的启源洞,跟前九千米的启源洞截然不同,这里生长着奇花异草,游荡着一团团的香气,闻着香气,感受着那些绿光,众人都感觉到异常的舒爽。

在众人眼前的的确确出现一棵参天大树,那大树伸展着自己的枝藤,将九千米跟一万米之间的距离遮盖,绿油油的一片。

此时乾诚苟同幽姬等等,所有进入启源洞里的源修士都依靠在那棵树前休息,在看到巫龛等人来到的时候,众人纷纷迎了过来。

“哈哈,巫龛,这一次你没有走到我们的前头,我们最先到达了启源洞的洞底,哈哈,我们终于有一件事情可以超越你了喽。”苟同兴奋地跳了起来。

乾诚也流露出无比激烈的神色,“想超越你这个妖兽一次,还真是不容易啊。”

巫龛刚想说话,忽然一纵战意昂然的号角声响起。

这号角声久久不断,回荡在众人的耳膜中,巫龛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号角声应该是从战神号角里传出来的,而战神号角一旦吹响,就代表不死战神已经死亡,同时那被囚禁在洪荒双界跟八州里的战神们就要来到洪荒八州。

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巫龛知道,他跟这么多朋友的战斗才刚刚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