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静静地望着乾芯,他没有想到,在这一次的生死大战中,最后帮助他竟然是乾芯,而在意识的对话中,巫龛也非常轻楚地了解到乾芯对自己的感情,当然巫龛很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但那些时候,他只是一味地追求变强,而刻意地忽略掉了一些东西,如今想来,巫龛了解到了一点,那就是除了追求最强横的力量外,他还需要追求一种东西。

而这种东西就是他巫龛上一世没有感觉过的——情感。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感,才使巫龛从鬼门关中逃脱出来,巫龛不善于表达,他只是用眼睛端望着乾芯,同时重重地点着头。

看到巫龛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浓浓情意,乾芯的眼泪纷纷落下,她清楚,这一次她的情感终于找到了归属。

“乾芯。”巫龛笑了笑,说道:“噢,我现在应该叫你乾芯,还是芯妹呢?”

“呀,一向冰冰冷冷的巫龛,竟然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真的很不习惯呢。”乾芯破涕为笑说道:“还是叫我乾芯吧,叫芯妹我还真的有一点不习惯。”

“好。”巫龛冲乾芯点了点头说道:“你在一旁等候,我需要做一次的恢复,同时我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源魔。”

“我明白。”乾芯说道。

巫龛盘坐在地面上,缓缓地闭上眼,内视了一番,发现自己身体里的冰与火双重源力已经溃散了,想重新聚积非常的困难,另外巫龛封印起来的光源力已经扩散到他的全身,这光源神跟巫龛的影源力相互抵抗,此消彼涨。

巫龛又试着动用了一下精神力,精神力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摧残,因为意识的强化,而迅速地恢复过来,巫龛借助精神力凝聚冰与火双力,说也奇怪,这冰与火双重源力在凝聚的时候,时间一丝丝一缕缕地分别融进影源力跟光源力之中。

此时影源力跟光源力的角逐激烈起来,痛苦的感觉席卷在巫龛的心头。

巫龛咬着牙坚持下来,动用精神力重新凝聚自己的庚金仙气,这庚金仙气在凝聚起来后,竟然分化成两道,一道进入光源力,一道进入影源力,随着庚金仙气的分化注入,巫龛顿时感觉身体里的刺痛减弱了许多。

洞察到这一情况,巫龛立即将全部的精神力投入凝聚庚金仙气的运作中。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巫龛身体里的光源力跟影源力,竟然将冰与火双重源力吸收干净,同时光与影双重源力也将巫龛的庚金仙气吸收掉了。

此时巫龛的源力空间爆破,爆破的源力空间并没有让巫龛感觉到异常的痛苦,反而让巫龛感觉到一种畅快,甚至让巫龛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他的源力空间爆破是必然的趋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巫龛源力空间爆破的力量归于安寂,而这个时候那原本互相争战的光源力跟影源力不再纠缠,如同巫龛源力空间一样各自爆破,然后各自归于虚无。

乾芯紧张地望着巫龛,她很清楚巫龛跟源魔刚刚进行了多么惨烈的战斗,那源魔竟然将巫龛逼迫濒临死亡的地步,其力量有多强,不想而知。

如今巫龛总算恢复了斗志,不过恢复了斗志后,巫龛还能不能够恢复力量,乾芯并不能够确认,况且乾芯心里还是担忧的,即使巫龛恢复全盛的力量,又未必就是那源魔的对手啊。

乾芯想了很多,她已经预感到了结局,那就是包括巫龛在内的所有人都将死在启源洞里。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巫龛的表情恢复了平静,他缓缓地睁开眼。

乾芯第一时间试探了下巫龛的力量,根本没有任何的发现,乾芯的心头一紧,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力量恢复不过来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些人能死在一起,也是不错的。”

“芯妹,活着才好。”巫龛潇洒地站起,来到乾芯的面前,用手指轻轻弹了弹乾芯的鼻梁,说道:“走吧,我们继续向前深入。”

“继续深入?”乾芯一惊,说道:“可是你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啊?”

“刚刚你不是说过,我们能够死在一起,也是不错的吗?”巫龛笑了笑说道:“走吧,还有许多的朋友在等待着我们。”

说着巫龛快步地向前闯去。

乾芯狐疑地望着巫龛的背影,摇了摇头,她刚刚在探查巫龛力量的时候,任何的源力都没有感觉得到,又想到巫龛跟源魔战斗时候受的那么多的伤,心里已经确认巫龛并没有恢复过来,可是看到巫龛那潇洒气定的态度,又让乾芯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从前那个披着神秘光环的巫龛又回来了。

也许奇迹真的会出现?

乾芯不敢多想,紧紧地跟随在巫龛的身后,继续向启源洞里探索。

……

黄鸣带着黄沫已经闯入到了启源洞第七千米的位置,达到七千米的位置时候,黄沫已经没有力量继续前行,黄鸣凭藉暗神的力量相对还很轻松,他看出了黄沫的窘迫,将黄沫收到自己的源空间中,继续向前踏步,刚刚跨出脚步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挡在了黄鸣的面前。

“又是你!”黄鸣挥舞着自己的扇子,冰冷地注视着眼前出现的模糊身影,这个模糊身影跟黄鸣的身影如出一辙,当然就是源魔化成的,源魔望着黄鸣轻松地笑道:“我也不想再故弄玄虚,就恢复本来的相貌吧。”

说罢源魔恢复到了他那怪物的模样。

黄鸣静静地注视着源魔问道:“你究竟是谁?”

源魔笑道:“我吗?就是这启源洞里的主宰者源魔。黄鸣你是暗神,已经拥有战神级别的力量,根本不需要继续再向启源洞里探索,以你现在的力量威慑整个洪荒八州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又何必一味地强求力量呢。”

“战神并不是最终极的力量。”黄鸣平静地说道。

“你也想挑战洪荒双界里的主源者?”源魔问道。

“当然。”黄鸣说道:“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来这启源洞中,我虽然是战神,但这战神也分三六九等,像那洪荒双界里的两大主源者,无疑是站在战神最高层面上的力量,倘若我居安于现在的状态,不跟那主源者一较长短的话,恐怕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遗憾?”源魔冷笑道:“应该说不自量力吧。你跟巫龛那个疯子,都不清楚主源者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的,以你们现在的力量想跟主源者一战,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要知道你们跟两大主源者的差距,就像洪荒八州里的源力战士跟你们之间的差距一样,你们永远都无法战胜得了他们的。”

“呵呵,胖子我就是有那种不畏强悍的意志。”黄鸣摇动着羽扇。

“别勉强了。”源魔冷笑道:“我来问你。你跟那巫龛谁更强一些?”

“不分上下吧。”黄鸣回道。

“这是你自以为是的判断吧。”源魔嘲笑地望着黄鸣。

黄鸣皱了皱眉说道:“你说是,那就是吧。如果巫龛真的是影神的话,那么我的确跟他不分上下,但巫龛融合的只是影神的力量,再加上他的修为,我的确会输上一分。”

说到这里黄鸣顿了顿道:“你三番两次幻化成我的轮廓,就是想阻止我继续向启源洞深入是吧。”

“没有错。”源魔笑了笑说道。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这启源洞我必须要走到最深处,倘若你还想继续阻止的话,那么我暗神黄鸣就惜跟你一战了,虽然我感觉到你的力量非常的强,强得连我这个战神都有种畏惧,不过我还不能放弃。”黄鸣低低地说道。

“呵呵。”源魔狂笑起来,道:“你跟巫龛都是倔强的人,不走到这启源洞的尽头是绝对不会退缩的。巫龛已经在我的力量下倒了,现在轮到了你。”

“什么?你说巫龛败给了你?”黄鸣赫然一惊。

“不错。”源魔停止了笑声,郑重地说道:“他的确败给了我,而且现在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不可能!”黄鸣怒喝道:“以巫龛的力量,怎么可能败给你?”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源魔蔑视地望着黄鸣道:“巫龛在你们这些人的心里已经奠定了不败的形象。这种形象深深地烙印在你们的心里,让你们甘愿追随他的脚步,跟他一起去触碰洪荒双界的力量,甚至同样身为战神的你,也渐渐将巫龛当成自己的标榜,所以你在听到巫龛败给我的时候,不是不相信,是不能接受。”

“就算你说的是事实,那又如何?”黄鸣反驳道:“巫龛绝不会败在你的手里。”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既然不相信,那么就在我跟你战斗之前,先看一看我跟巫龛的战斗吧。”说罢源魔一挥手,在他的面前顿时出现一面流动着战斗画面的镜子,那镜子里播放着的情景,正是巫龛跟源魔战斗的情景。

这些战斗的画面,一幅幅流淌在暗神黄鸣的眼前,看得黄鸣抽出许多口凉气,他的眼神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些战斗的画面,越看越是心惊,当源魔幻出战枪,一枪冲入昏倒在地面上的巫龛心脏之中的时候,黄鸣身子倒退了两步,“这……这不可能。”

“我跟巫龛的战斗,你都已经看到了。”源魔撤掉了镜子,冷漠跟鄙视地望着黄鸣说道:“你说不可能无疑还是不愿意相信巫龛会败给我的事实,而从你反应的情况来看,你已经失去了跟我一战的信心,我跟你之间的战斗,胜负已经出现了,那么你现在还要继续战斗吗?”

源魔的这一番话,像刀子一样插入到了黄鸣的心中。

刚刚那镜子里流动的每一幅画面,都流淌在黄鸣的脑海里,他愣愣地站在那里回想着巫龛跟源魔的战斗,他可以确认巫龛动用了影转乾坤,动用了影域,动用了冰与火双重源力的最强攻击,同时也动用了庚金仙气。

可以说巫龛几乎将能够施展的,全部的,最强的力量都动用出来,但这依然没有地源魔造成任何至命的伤害。

到后来源魔竟然将巫龛逼到了启源洞入口的位置,他的确是赢了,而且从启源洞八千七百米的位置将巫龛推到入口一米的位置,无疑源魔在摧残巫龛的信念。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源魔冰冷地问道。

黄鸣沉默起来。

源魔继续逼迫地说道:“我同样给你两条路来选择,一条是退出启源洞,继续做你的暗神。第二条跟我一战,被我杀死,灰飞烟灭。该怎么选择,我只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一到,如果你还没有答案的话,那么我就会出手了。”

“哈哈哈!”暗神黄鸣狂笑起来。

源魔依然冰冷地望着他,待黄鸣笑声停止下来的时候,源魔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跟巫龛做了同样的选择。”

“你应该早就知道我会有这样的答案吧。”黄鸣反问道。

“虽然知道,但我还需要确认。”源魔接道。

“不需要了。”黄鸣说道:“即使我不是战神,在面对你这般咄咄相逼的气势面前,我也不会低头!”

“你可以想清楚一些。”源魔说道:“你战神的水准得来不易,那可是穷尽了多少万年的修练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付之东流吗?”

“哈哈,我黄鸣如果太在意那些东西,又怎么能够走到战神的地步。”黄鸣凛然地笑了起来说道:“源魔!你不要以为越是修练到高级别的源修士就越害怕失去力量。巫龛选择与你一战,我黄鸣同样做这样的选择,是生是死,我无怨无悔,出招吧。”

说完黄鸣便将自己暗源力全部提纵起来,他手里的羽扇化成一把战剑握在手中,不再有任何的言语,凛凛地盯着源魔。

源魔冷笑了两声,说道:“看来,我也不需要再将同样的问题说给那些进入到启源洞里的源修士听了,我想他们都会做跟你跟巫龛一样的选择吧,既然是这样,我就将你干掉,然后将那些拿巫龛当作标榜的蝼蚁们全部灭掉,恢复启源洞以往的太平。”

说着源魔将自己数十根枝藤的触手化成一把战戟,他操纵着这把战戟,凝视着黄鸣,说道:“我也不想将时间拖得太久,就一招之下解决掉你吧。”

“呵呵,跟你一战,胜负也只在一招的时间内的。”黄鸣道了一声,挥舞着手里的长剑,向前一刺,看似简单的剑式里却隐藏着黄鸣这一生的修为,暗源力缠绕在黄鸣的剑身上,剑身突然分出数十道,黄鸣操纵着这数十道的剑,怒喝一声:暗剑图腾。

随着黄鸣的一声怒喝,那数十道都变成妖兽的模样,这些妖兽都拥有五千年的妖龄,它们张牙舞爪地向源魔冲撞过去,每只妖兽都夹带着自己最强的攻击。

源魔微微有些动容,操纵着自己的战戟,直接攻击向黄鸣,战戟还没有落到黄鸣的身前,黄鸣竟然也幻化成一只妖兽的模样,瞬间就将源魔的战戟吞噬下去。

眼见自己的战戟被黄鸣吞噬掉,源魔一愣,紧接着五只妖兽已经撞击到了他的身上,那五只妖兽动用全部的力量仅仅将源魔撞出去十米。

源魔怒吼一声,“七源荡破!”

七种不同的源力从源魔的身体里流淌出来,顿时在他的面前形成一道仿佛如同彩虹般的人虹墙,那虹墙将黄鸣唤出来的数十只妖兽全部阻挡在外。

黄鸣化成的妖兽,头顶有一根长长的犄角,他低下头,用那长长的犄角冲撞向源魔组成的虹墙,虹墙被撞破,黄鸣的速度不减,狠狠地将自己的犄角刺入源魔的身体里,紧接着那些疯狂向源魔攻击的妖兽们,都在同一瞬间对源魔发起了最强的攻击。

但见源魔的身体一阵阵的爆破,最后炸得粉碎。

黄鸣重新恢得那胖子的模样,手指向空中一弹,所有的妖兽都在瞬间消失,那把暗暗的战剑又重出现在黄鸣的手心中,黄鸣吐出一口血沫,微体剧烈地晃动着,意念一闪,在他源空间里的黄沫被放了出来。

黄沫虽然在黄鸣的源空间里,但却能够清楚地看到黄鸣跟源魔的战斗,他一出现,立即来到黄鸣的面前说道:“那源魔说的是真的吗?巫龛死了吗?”

“应该不假!”黄鸣一阵苦笑。

“我不相信,巫龛是那么的强,不可能死的吧。”黄沫剧烈地摇着头,凝视着启源洞的前方,又问道:“那源魔被你击杀了吗?倘若连你都能够战胜源魔的话,巫龛也不会败啊?虽然我刚刚也看到了源魔释放出来的流动画面,但我还不相信巫龛会死。”

“黄沫,我并不确认源魔已死。我能够在这一次的对攻中赢下来,是因为我一直隐藏着的这把剑,这把剑叫做暗妖剑,里面储存了五百只五千年的妖兽,而以我现在的力量,一次最多仅仅能够动用五十只,如果没有这暗妖剑的相助,我恐怕会在这第一次跟源魔的交锋中,就倒下。”黄鸣解释道。

“那么说源魔还没有死?”黄沫一阵的唏嘘,他刚刚已经看到过那些妖兽,也清楚地解到那些妖兽拥有什么样的攻击,那些妖兽里的每一只妖兽只要跟他黄沫对战上,他黄沫恐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可是源魔承受了数十只妖兽的攻击,刚刚已经爆破了,倘若源魔还没有死掉的话,那么在这里还有谁能够战胜得了他啊?

“呵呵,没有想到你竟然拥有能够伤我的暗妖剑。”源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黄鸣,你这把暗妖剑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个重要吗?”黄鸣问道。

“当然重要,你可知道这暗妖剑的来历?”源魔再次现出真身,就停留在黄鸣跟黄沫的面前,不过他却并没有攻击,似乎对暗妖剑非常的有兴趣。

黄鸣荡了荡暗妖剑说道:“我现在没有兴趣听什么暗妖剑的来历,你既然在我的一次攻击下没有死掉,就代表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跟你抗衡,动手吧,我黄鸣宁愿灰飞烟灭,也不愿意再跟你说一句废话。”

“你既然不想说,我也不强求。”源魔冷笑道:“这把暗妖剑不是你能够使用的,我杀了你们后,会把暗妖剑留在启源洞中,拥有了这把暗妖剑的守护,也就再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到启源洞里了。”

源魔伸展出两道枝藤,一道缠绕在黄鸣的脖子上,一道缠绕在黄沫的脖子上,接着一层光源力跟一层木源力分别向黄鸣跟黄沫攻击过来。

黄鸣不想继续反抗,连暗妖剑里的妖兽都没有办法将源魔击杀,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跟源魔拼战了。

黄沫虽然想反抗,但脖子被源魔缠绕住,他连动都不能动弹半分,即使拥有反抗的想法,也没有力量去实行。

就在这紧关结要的时候,一声吼喝传来,紧接着一木一光两种源力分别跟源魔施展出来的两种源力碰撞在一起,砰砰,两声脆响后,源魔倒退了三步。

黄鸣跟黄沫也都晃动起来,剧烈地咳嗽着。

一会过后,所有人都同时转过了身,一高一瘦两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