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冲击到八千七百米的位置,横着烈龙枪,冰冷地凝视着眼前的模糊身影。那模糊身影全身闪烁着漆黑的色调,这些漆黑的色调不变地变化,一层层的怒意从他的身上燃烧起来。

“你别逼我!”模糊身影暴怒地喝道。

“是你在逼我,而不是我在逼你。”说话间巫龛再一次施展力量,冲击模糊身影,模糊身影舞动着长枪,将巫龛的力量排散出去,巫龛立即迅速地向前飘纵一百米,接着又重新回到最开始的位置,这一次模糊身影并没有消失,他狂暴地站在那里,硬是接下了一百道强横的攻击。

这一百道攻击落到模糊身影的身上,炸得模糊身影连续发出惨烈的嚎叫,不过一百道强横的攻击并没有模糊身影炸得飞灰烟灭,将一百次攻击结束后,模糊身影依然停留在刚刚的位置上,他漆黑的面颊上竟然流下了一沫鲜血。

巫龛用烈龙枪一指模糊身影,喝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另一面,只是故弄玄虚,现出真身吧。”

“哈哈哈!”模糊身影狂笑起来,“巫龛啊巫龛,难怪你能成为进入启源洞里这些人的领袖,你的确不错,竟然能够识破我的幻象,你既然已经闯到我启源洞八千七百米的位置,我也不能再让你继续前行,我必须将你击杀。”

“我期待与你一战。”巫龛淡然地一笑。

“你还不够分量。”模糊身影冷笑道:“你所有的力量我都一清二楚,想跟我战斗,无疑就是送死。”

“我巫龛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巫龛将烈龙枪向地面一顿,凛然地说道。

“的确。”模糊身影说道:“但你却将其他人的性命看得很重!巫龛,我可以提醒你!我可以幻化成你的模样,施展你的攻击力量,同样也可以幻化成其他人的模样,掌握其他人的攻击手法!我这么说,你就应该能够猜测到,那些进入五千米洞口,继续向前冲击的所谓战圣,都同样遇到跟你一样的境遇。”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来!”巫龛把眼一瞪。

“我想说的事情便是,倘若你真的要逼我出手,逼我恢复本来的面貌,那么不但你会遇到我致命的攻击,你朋友们也都将遇到同样的攻击,你或者还能跟我一战,但你的朋友们却不能够,他们必死无疑。”模糊身影迅速地说道:“我念你是一个修练的奇才,而你的那些朋友跟伙伴都是这洪荒八州出现的英才,我不想浪费这么多的生命,倘若你现在愿意退出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都安然无恙地退出启源洞,我就是这个意思。”

“也就是说,你想实化攻击?”巫龛问道。

“不错。”模糊身影说道:“我如果真的恢复本来的面目,那么我的分身必须也会生出攻杀的念头,到时候你的那些朋友都将面对战神级别的力量,除了暗神黄鸣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抵抗,你最好想清楚,是退!还是战!”

巫龛沉默了下来。

模糊身影静静地注视着巫龛,片刻后问道:“给我你的答案!”

“我的答案就是……”巫龛沉吟了一声,忽然暴喝道:“双重枪门!”

双重枪门一出,在巫龛的面前顿然出现一个光门,巫龛瞬间闯入到光门中,重新出现的时候,他的身后同样拥有一个光门,只是现在巫龛的位置却是在启源洞第九千米的位置上,巫龛施展极限的速度跨跃了三百米的距离,而且他依靠的是双重枪门的极限推进,所以一出现的时候,三百道强横的攻击并没有立即出现。

砰砰砰!

一阵爆破在模糊身影的身上发出,模糊身影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扭曲,全身的漆黑劲力扩散出去,嘴里发出异常惨烈的嚎叫,震得启源洞剧烈晃动。

巫龛瞬间回落到八千七百米的位置,他刚刚站稳的时候,那三百道强横的攻击才闪现出来,只是这三百道的攻击同时作用到了模糊身影的身上。

模糊身影被炸得四分五散,最后消失在巫龛的面前。

巫龛咳出一口鲜血,身体剧烈地晃动起来。

此时空中传来一个异常愤怒的声音,“巫龛,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将我击杀吗?”

“呵呵。”巫龛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说道:“我并这样认为。”

“你如此逼我,休怪我不客气!我要杀光你的朋友报仇!”那愤怒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大可以做那样的选择。”巫龛持着烈龙枪凛然地说道:“不过你最好考虑清楚,我在刚刚施展双重枪门攻击你的时候,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精神力,这精神力共鸣了启源洞里的精神力,如果你想击杀我朋友的话,我大可以自爆身体,凭藉爆破的力量唤取跟留在你身体里的精神力的联系,跟你同归于尽。”

“你敢吗?”愤怒的声音说道。

“有什么不敢。”巫龛冷笑道:“用我的一条性命,换取那么多朋友的存活,这怎么算怎么值。”

“我不信,你既然已经修练到了战神的级别,甘心为了那么多的人送掉自己的性命。”

“你若不信,大可以一试,看我巫龛说过的话算不算数。”巫龛龙吟地说道:“现在该我问你一句,你敢吗?你敢跟我同归于尽吗?”

“别逼我!”

“我就是要逼你。”巫龛冷傲地说道:“如果你不敢的话,就将所有的分身都收回,恢复自己的力量或许还能够清除我留在你身体里的精神力!到时候我跟你一对一的单挑,我输了,所有人的生命自然任你去取。”

“你在激我?”愤怒的声音狂笑了几声。

“激你也好,将你也罢,我的态度已经非常的明白,要么你跟我全力一战,要么我们同归于尽,除了这二条路外,你根本没有任何的选择,如何选择那是你的事情,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思考。三分钟一过,你如果还没有任何决定的话,那么巫龛就跟你以命换命了。”说到这里巫龛不再继续下去。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赫赫威风。

愤怒的声音没有再次响起,整个启源洞一阵的寂静。

巫龛一直向启源洞的深处观望,他知道只要解决那个故弄玄虚的人,那么他们这些人就能够到达启源洞的最深处,到于启源洞的最深处到底有什么,巫龛并不清楚。

当然巫龛也不是随口说说要跟那个故弄玄虚的人同归于尽,倘若那人真的想杀乾诚苟同他们泄愤,巫龛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乾诚苟同他们的安然无恙。

虽然巫龛一直都拥有站到这洪荒力量最巅峰的位置上,可是现在他的不是前一世的地下拳王,他不可能将自己的梦想建立在那么多朋友阵亡的基础上。

巫龛也并没有静静地等候那人的回答,他依然不间断地施展着精神力锁定着那人的身影,在这种锁定的时候,巫龛能够清楚地了解到乾诚他们每一个人的状态,虽然乾诚苟同他们都不同程度受了伤,但却并没有伤到根本。

而巫龛也判断出,除了黄鸣外,其他的人都停留在启源洞六千五百米的地方,正如那人所说的一样,他们都碰到跟巫龛同样的事情……

一分钟……二分钟……

巫龛计算着时间,同时也在观注着那人分身的动作,只要判断出那人有击杀乾诚等人的迹象,巫龛就会触碰精神力做一种爆破前的准备。

三分钟终于到了,巫龛二话不说,将全部的精神力提纵起来,准备爆破,恰恰在这个紧关结要的时候,在巫龛面前的地方一阵的剧烈的波动,接着传来一个无比愤怒的声音,“巫龛,你既然愿意跟我一斗,那么我就成全于你!”

巫龛冷眼注视着启源洞的前方,前方五颜六色的气劲流转开来,渐渐的一个全身满是荆棘的怪物闪现出来,那怪物足有数十个触爪,它的触爪更像是一根一根的藤条,这些藤条纷纷舞动,舞动中夹带着极期强的木源力。

怪物仿佛就是一根根由藤条组成的,虽然有脸有眼有嘴,可怎么看怎么觉得丑陋。

那怪物一出现,巫龛顿时感觉到战神以上的压迫感,脑海里的精神力随即对他发出预警,眼见的这个怪物非常的强,强大的连巫龛隐隐有一种想要低头的感觉。

随着五颜六色的气劲全部收敛进那怪物的体内,那怪物竟然幻化出人的模样,这个人身高在九尺以上,全身呈现出青褐色,细看之下那并不是铠甲,而是由许许多多精细的藤条编织起来衣装,这人的脸颊四方,浓眉大眼,最为显著的特征是鼻子上挂着一个铜环,他怒视着巫龛说道:“千万年来,也只有一个人见过我的相貌,而你是第二个。”

“见过你相貌的人,应该就是光神龙索吧。”巫龛问道。

怪物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巫龛则继续说道:“既然光神龙索遇到过你,也应该跟你有一场激烈的战斗,他既然能够走到启源洞的最深处,我巫龛为什么就不能?”

“哼哼,你认为他走到了启源洞的最深处吗?没有!当年他仅仅走到八千米的地方,就被我阻挡下来。”怪物说道:“无可否认那光神龙索也是一个修练的奇才,当年也逼迫我现出了真身,不过最后他还是败给了我,我念在他是修练奇才的份儿上,饶了他一命,将他逼出启源洞,后来那龙索成为了光神,去往了战神平台。”

“呵呵,难道他不愿意提起启源洞里的事情。”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

“巫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必了。我意已决,必定要探查到启源洞的底,当年光神龙索败给了你,我巫龛也想尝试一下,倘若我连你都没有办法战胜的话,也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什么洪荒双界,去挑战什么主源者了。”

“哈哈哈!”怪物狂笑起来,蔑视地望着巫龛说道:“就凭你也想挑战主源者,简直是痴人说梦,你永远都不会了解的那主源者的力量的。”

“我一直相信这世界上没有无法战胜的神!”

“那么也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开战吧,就让我这启源洞里的源魔来会会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疯子。”说话间那自称是源魔的怪物,飞身落到巫龛的面前,左手向前一探,一道细长的藤条顿时将巫龛缠绕起来。

逐月杀——蒸腾灵火!

待藤条缠绕在巫龛身上的时候,巫龛立即将自己的灵火释放出来,妖异的火焰顷刻间便将源魔的藤条烧毁,巫龛倒退出去数十步,烈龙枪向前一掷:逐月杀——月华!

八十一道火龙从巫龛的烈龙枪里释放出来,这些火龙同时喷吐出自己的龙息,龙息向前推进,添满了前面的启源洞,将源魔前进的步伐阻断下来。

源魔冷漠地一笑,左手再一次向前探抓,一道道细长的藤条带着冲击力,冲撞到八十一道火龙喷吐出来的龙息上,砰砰砰,随着一阵阵的爆破响起后,细长的藤条将密不透风的龙息破出了一个圆洞,源魔的身形向前一纵,从圆洞出现,跳落到巫龛的面前,密集的藤条从他的身体里攻出,像是一根根的标枪。

眼见那些标枪就要刺到巫龛的身上,巫龛烈龙枪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不退反进,在向前行进的过程中,直接将自己的蓝冰遁立了起来。

源魔的标枪撞击到巫龛的蓝冰遁上,传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巫龛的蓝冰遁一层层地脱落,他的蓝冰遁无法抵挡源魔的藤条攻击,但巫龛并没有丝毫的退缩,待蓝冰遁被源魔力量瓦解的时候,他的庚金仙遁同时立起,卸载掉了源魔大半的力量。

这时,巫龛怒喝一声,烈龙枪夹带着冰与火双重的源力,刺向源魔的左眼。

源魔并没有躲,腾出一只手臂,竟然紧紧地握住了巫龛的烈龙枪,当源魔的手握住烈龙枪的时候,巫龛立即感觉到脑海里受到了非常强的精神力攻击。

巫龛调动精神力冲撞源魔的精神力,两股精神力碰撞一起,在巫龛的脑海里形成了漩涡,这个漩涡让巫龛蹬蹬蹬连续暴退了数十步,视线渐渐有一点模糊,他手里的烈龙枪已经被源魔夺了过去,巫龛一愣,源魔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源魔持着巫龛的烈龙枪,狠狠地向巫龛砸来。

巫龛不敢硬接,身形再退。

源魔的攻击落到启源洞的地面上,立即掀起一阵的尘土,这些尘土随即被源魔化成攻击的力量,丝毫不留余地地击杀巫龛,巫龛受到精神攻击的摧残,脑海里的精神漩涡虽然只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但这几秒钟的时间内,源魔的攻击却如潮水一般,当源魔卷起一地的尘土向巫龛冲撞的时候,巫龛才从精神漩涡中解脱出来,已经没有时间去躲,甚至他连立起防御遁的时间都没有。

巫龛咬了咬牙,硬撑着自己的身体向前踏出一步,用血肉之身硬接下了那些向他攻击来的尘土,那些尘土仿佛针一般地镶嵌在巫龛的身体里,让巫龛感觉一阵阵的刺痛,全身飞溅出一道道的血液。

藤绞!源魔丝毫不给巫龛任何的机会,左右手同时化成一根粗粗的藤条卷向巫龛,巫龛自感躲不过去,将蓝冰遁跟烈焰遁同时立起,源魔的两根藤条缠绕在巫龛的身上,纠缠起来,越缠越紧,最后砰的一声断裂。

在断裂的时候产生战神级别的力量,直接将巫龛两个护遁绞碎,巫龛“哇哇”地吐出鲜血,似乎已经到了力竭的地步,源魔冷漠地盯着巫龛,说道:“你比光神龙索还要弱,就这样的水准,谈什么闯入洪荒双界对战两大主源者。”

源魔的话语异常的讽刺,但巫龛充耳不闻,他虽然清楚这一场战斗的重要性,可是巫龛在面对战斗的时候,只会想着战败对手,其他的事情他根本不会考虑,在被源魔异常强横的力量破解掉冰火两重防御后,巫龛并没有束手待毙,他飞纵起来,直接施展出破神杀里的神灭杀!

此时巫龛的手里失去了烈龙枪,可是巫龛在施展神灭杀的时候,他的手里竟然出现一把由冰与火组成的战枪,巫龛拼尽全力将这把战枪向源魔投掷过去。

源魔轻描淡写地一挥手,磅礴的劝力直接将巫龛战枪粉碎掉了,可战枪刚刚粉碎,一道暗影顿时撞进了源魔的身体里,源魔赫然一惊,倒退出去几步,调动身体里的力量瞬间就将巫龛隐藏在战枪里的影源力逼迫到体外。

而影源力刚刚离开源魔的身体,就突然爆破起来,将源魔炸了一个跟头。巫龛也没有停止自己的攻击,双手向前一推:影枪!此时,万千的影枪从巫龛的双手里鱼贯出去,一道一道地轰炸着源魔,源魔连续躲闪过七十八枪的攻击,但身上还是中了三枪,这三枪刺进源魔的身体,源魔的脸色大变,不断提纵自己最强的力量将身体里的影枪逼迫到体内,而影枪一被逼迫到源魔的体外,就立即爆破,又连续炸翻源魔几次。

“影龙枪!”巫龛自然不会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双手合在一起,一道游龙般的影枪呼啸地炸向源魔,源魔怒喝一声,精神力铺纵出来,融进那影龙枪之中,那影龙枪剧烈地**起来,停留在那里隐隐掉头向巫龛攻击的趋势。

精神驾驭!

巫龛也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到影龙枪里,影龙枪获得了两个不同的指令,一会进,一会退,枪身不断地颤抖。而巫龛跟源魔两个似乎非要在精神力方面一较高低,不间断地释放精神力,一炷香的时间内,巫龛渐渐地站立不稳,身体向后退出三步,而源魔的身体虽然微微打晃,但却并没有退后一步。

“巫龛,你应该清楚这里是启源洞,而在启源洞里我拥有无与伦比的精神力可以使用,你想跟我拼精神力?哼,这是你错误的选择,死吧。”说着源魔怒吼一声,双手向后一挥,顿时启源洞中源源不断地精神力融合进源魔的脑海中,接着源魔控制着影龙枪倒转过了头,缓缓地向巫龛的心脏刺了过来。

巫龛费力地站在那里,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被源魔推了回来,倘若刚刚施展那影龙枪真的刺中他的心脏,那么他必死无疑,巫龛将精神力提到极限,生硬地抵抗,可正如源魔所说的那样,源魔拥有启源洞源源不断的供给,这些精神力受到源魔的指挥,不断地推动巫龛的精神力向后退。

巫龛立即陷入到了困境,影龙枪穿透巫龛的心脏,巫龛必死无疑,倘若他释放出去的精神力被顶回脑海里,巫龛也将因为精神力在脑海里的狂暴而葬灭。

无论哪一股力量轰击到巫龛的身上,巫龛都无力回天。

巫龛缓缓地闭上双眼,随即迅速地睁开,他的双眼里闪烁出白炽的光芒,那光芒立即将影龙枪淡化掉了,可是正因为巫龛施展出天耀眼的力量将影龙枪淡化掉,使得源魔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对付巫龛的精神力上,又生硬地推动着巫龛的精神力退回十五米的距离,距离巫龛的脑门只剩下那么短短的一寸距离。

“任命吧,你强者的道路,到头了。”源魔啧啧地狂笑起来,在狂笑的时间将施展出来的精神力再次增强,随着源魔精神力的强化,那距离巫龛脑门一寸距离的精神力,刺破了巫龛的脑门,渐渐地向巫龛脑海深处贯去。

砰,巫龛的身体爆破开来。

源魔跟巫龛施展出来的精神力同时将巫龛炸得粉碎,那些精神力撞破巫龛的脑海,粉碎巫龛的身体后,带着极强的冲击力,向启源洞后冲去。

顷刻间启源洞里一阵精神风暴席卷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