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的声音充满了焦急跟危险的预警,众人甚至连思考的时候都没有,就被巫龛施展出来的源力牵引到他的身后,巫龛瞬间将烈龙枪收回,他双手擦试着双眼,长啸一声道:“落神眼——天耀!”

淡化一切的白光顺着巫龛的双眼透射出去,这白光沾染到了龙索被冲散出去的光体。

所有的光体都聚积到一起,跟巫龛这天耀眼下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光体跟白光凝聚成一条长长的光线,这道光线越收越短,渐渐地凝聚成一个异常刺眼的小光点,这个小光点迅速地膨胀起来,在膨胀的时候**不安。

“龙索,你还不觉醒,更待何时!”巫龛怒吼了一声,声波如浪。那迅速膨胀的光点在顷刻间消失无迹,此时空中回荡出一个异常飘渺的声音,“影神,暗神!我终于回来了。”

这声音还没有落地,一个全身闪烁着白光的人飘落到众人的眼前,这人刚刚站稳身上的白光便消失干净,随着白光的消散,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个满头长发,一脸威严,正是龙索的模样。

只是现在的龙索双眼透露出来的况利,远比原先的龙索强上千倍万倍,他在一呼一息间透露出来的气息,甚至让除了巫龛跟黄鸣外的众人,都感觉到莫大的压迫。

因为有这种莫大的压迫存在,让众人都确认,那号称四大战神之一的光神龙索,的的确确是回来了。

龙索露出一丝笑容,凝视着巫龛说道:“没想到我们再一次见面,竟然是在这启源洞中。”

“你来过这启源洞?”巫龛问道。

“是的。”光神龙索说道:“当年我们四大战神之中,就只有我进入到启源洞,也正是因为进入过启源洞,所以才让我能够站到跟你们同样的高度。”

巫龛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你应该对这启源洞非常的熟悉。”

光神龙索微微点头道:“不错,这启源洞里的一切我的确非常的熟悉。”

说到这里光神龙索转移了话题,他望了一眼巫龛,又看了一下黄鸣说道:“当年我们四大战神争战了万年之久,最后设下赌局,分出胜负。在我们的战斗中,无疑你影神跟暗神处于同一条战线上,而我跟灵神也算是朋友吧,我们再一次碰面本来应该争个你死我活,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的确没有必要了。”黄鸣摇了摇羽扇说道:“光神,你可以愿意跟随我们一起对战洪荒双界?”

“呵呵。”光神龙索笑了笑说道:“那是自然!不过神圣之门想要打开,必须需要我们四大战神合力,而胡灵并没有觉醒,已经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想要挑战洪荒双界,必然会非常的坎坷,我有一点想不通的是,影神为什么让放走胡灵呢?”

说到这里光神望向巫龛。

巫龛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所有人都梦想着要跟洪荒双界开战!胡灵她有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法阻止。”

“你应该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胡灵觉醒的吧?”光神龙索问道。

巫龛没有回避问题地道:“我的确可以帮助胡灵觉醒,但她现在还没有跟洪荒双界争战的意思,我如果将她觉醒,她也心不甘情不愿,那又何必,所以我宁愿让她离开,至于破解神圣之门的方法,也未必没有的吧。”

现在所有人都清楚,巫龛并没有觉醒胡灵失败,只是他不想觉醒胡灵罢了。

这里面的事情众人都不清楚,但光神龙索却似乎知道一些事情,摇了摇头说道:“也罢!你尊重胡灵的想法,也预示着我们四大战神之间的争端化解掉了,其实我们四个战神也根本没有必要非要争个长短,论个高低,我们只是因为在战神平台上呆得时间太久,百无聊赖罢了,现在除了胡灵外,我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进入洪荒双界,也就没有任何的矛盾了。”

巫龛点了下头。

光神龙索笑了笑说道:“没想到我光神以力量入世,最后却要依赖于你影神的帮助才能够觉醒。而更为奇妙的是,你竟然成为了我的师父,呵呵。”

“这些事情也没必要过多的计较。”巫龛说道。

“不。”光神龙索剧烈地摇着头说道:“影神巫龛,我在跟随你修练的这段时间,了解了一些东西,我现在倒是非常愿意做你的徒弟,呵呵,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并不需要为我觉醒而改变。”

巫龛笑了下说道:“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既然已经觉醒了,我们也需要继续向启源洞里深入。”

“你们去吧,我就不参与了。”光神龙索说道。

巫龛疑惑地望了一眼光神龙索道:“你不想探一探这启源洞的底吗?”

“不需要了,因为我上次进入启源洞的时候,已经达到了最底层。”光神龙索说道:“我现在从启源洞出去,在启源洞口等候你们的出来。”

“喂,龙索大神,你到是说一说,我们还需要走多久才能够到达最深处?”苟同问道。

“呵呵,这个你们自己达到便知,我也不想多说。”光神笑了摇,然后走到巫龛的面前说道:“师父,保重。”

巫龛也不想跟光神龙索客气,挥了挥手。

光神龙索化作一道白光走了。

巫龛回过头望着众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启源洞五千米的位置,再往下走,我们这些人就需要分开了。这五千米的位置出现了九个洞口,我们二人一组进入分别进入,记住支撑不下来的时候,不要硬闯,按原路返回。”

“既然要探查到洞底,返回来做什么,直接闯进去便是了。”苟同自信满满地说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乾诚瞪着苟同说道:“硬闯个屁啊,有命才能够有继续向前的资格。”

“我觉得你有点贫生怕死。”苟同反驳道。

“谁他妈的怕死啊。”乾诚气道:“要不这样,咱俩打一个赌,看谁先到达启源洞底。”

“输了怎么说?”苟同是跟乾诚扛上了。

“输的人,给所有人洗脚!”

“啊哈,还有这种好事儿。”苟同双眼里流露出一种非常兴奋的光泽,扫视了一下众人。乾诚哪里不清楚苟同那点心思,咧着嘴说道:“你别想美事儿,我说的所有人自然不包括美女。况且你想给幽姬她们洗脚,也得问问咱们的妖兽愿不愿意啊。”

“也是!”苟同耸了耸肩膀,然后望向巫龛说道:“妖兽,你同意不?”

“你说呢?”巫龛瞪了一眼苟同。

苟同咧了咧嘴跳到玉铃儿的面前,笑道:“美女,走!咱们俩一起。”说着苟同拉着玉玲儿第一批闯进九个洞口中的一个人。

乾诚也不想落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拉起郝香的手,便向另一个洞口赶去。

幽姬带着小冰第三组进入。

待所有人都差不多进入洞口后,巫龛才摇了摇头,嘴里猛然间喷吐出一口血沫,他随即盘坐在地,调动身体里的冰火两重源力以及精神力来调息。

刚刚为了帮助龙索觉醒,巫龛施展落神眼里的天耀,跟龙索的光体对碰了一下,虽然天耀拥有极强的力量,但当时巫龛并没有掺杂影源力的力量,况且巫龛也没有想到光神龙索觉醒时候的爆破力竟然拥有那么强的力量,他受了重创。

这重创损伤到了巫龛的源力空间,如果不尽快地恢复,恐怕真的探查不到启源洞的底儿,当然这样的事情巫龛也不会对众人说,另外巫龛也清楚龙索也应该受到了重创,很可能回到启源洞口的时候,也在恢复吧。

巫龛盘坐在启源洞五千米的位置恢复,只感觉有许多的光在自己的身体里流窜,他虽然调动冰火两重源力排斥这些光,但竟然无法追踪到光的去向。

光神的光太过迅速,让巫龛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捕捉,索性巫龛施展起影源力,并且打开自己的落神眼,用影源力追逐光神的光,影源力的速度的确能够追赶到光神的光,但追赶到的时候,巫龛的影源力竟然跟光神的光源力缠绕在一起,互相的碰撞,这般的碰撞使得巫龛剧烈地颤抖,一股股刺痛传来,让巫龛的脸色惨白。

噗,巫龛连续喷吐出几口血液,身子一软摔倒在地面上,他费力地坐起,继续恢复。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把光神的光源力驱逐出自己的身体,他的力量将会大打折扣,虽然拥有战神的力量,但力量一旦打折扣,那么他就会失去进入启源洞的意义。

同时巫龛隐隐感觉到一种不安。

这种不安来自于神秘的启源洞,同时也来自于光神临走时候望他的那一眼,巫龛阅人无数,能够感觉到光神留下的这一眼神,一定隐藏着某种深意。

或者继续向启源洞深入,将会迎来一场灾难。

巫龛不敢多想,他必须尽快地恢复过来,以防止乾城幽姬他们遇到什么危难。

正在巫龛焦急地恢复之时,一个倩丽的身影从洞口跳了出来,正是乾芯。乾芯原本跟秦源一起进入一个洞口,秦源向里深入,可乾芯却停留在洞口,她想看看巫龛跟随分在一组,所以迟迟没有深入,没想到看到众人都离开的时候,巫龛竟然口吐鲜血。

乾芯吓了一跳,一时间愣在那里。

再看到巫龛拼命恢复的时候,乾芯总算缓过神来,闪落到巫龛的身边,并没有敢出声打扰巫龛。乾芯静静地守候在巫龛的身边,寸步不离,静静地等候巫龛恢复过来的那一刻。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巫龛睁开双眼,又喷出一道血液。

“巫龛,你怎么受伤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乾芯见巫龛苏醒,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巫龛见是乾芯,诧异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乾芯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想看巫龛跟随一起进入洞口的,说道:“你先不要问我,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受伤了呢?”

“没什么!”巫龛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因为刚刚觉醒龙索,施展落神眼里的天耀之术,稍稍疏忽了一下,让龙索觉醒时候的力量进入到了身体里,现在只需要排除就可以了。”

“真的吗?”乾芯心里一阵的慌乱,巫龛说得轻松,但乾芯却并不这么认为。巫龛拥有战神的水准,刚刚也做了几次的恢复,可是并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从这一点上来判断,乾芯就知道巫龛遇到了麻烦。

巫龛笑了笑说道:“当然是真的,我没有任何的事情,你大可以放心的!既然你还没有深入,就等我片刻吧,到时候我带你一起进入便是。”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乾芯嗔怪地道:“刚刚那么多人在场,为什么不说自己受伤的时候,现在人都走光了,你却独自进行恢复,让人担心是吗?”

“他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我的,还不如我自己恢复的好。”巫龛说道。

“哼,你就是太逞强了,一副大男人的模样。”乾芯跺了跺脚,说道:“你是我们这些人的主心骨,倘若你要是有什么不测的话,谁带领我们去挑战洪荒双界呢?”

虽然乾芯气恼他巫龛,但是巫龛听得出来里面的关切之意,他温柔地冲乾芯笑了笑说道:“我死不了,嗯,现在继续恢复。”

“好,你恢复你的,我替你守护!”乾芯努了努嘴道。

“那我巫龛这条命就交给你乾大小姐了。”巫龛呵呵笑了起来,凝视着乾芯。乾芯很漂亮,虽然性格很是泼辣,但巫龛深知,在这种泼辣的性格背后,却隐藏着对自己绵绵的情意,而且巫龛第一次见到乾芯的时候,乾芯并不像现在这般的凌厉,那时候的乾芯,还是乾元门的大小姐,也拥有似水般的柔情。

可是因为自己的出现,使乾芯锋芒毕露,那似水柔情的性格逐渐被一些情感宣泄的方式所取代,实际上巫龛懂得的,那是因为乾芯想获得自己的注意,特意做出来的样子。

巫龛的心里有些惋惜,当时他只顾着追寻力量,而忽略了乾芯,才会造成乾芯如此的状态,想一想巫龛觉得对乾芯有愧,当然他并不善于表露,只能冲乾芯笑一笑,然后缓缓地睁上双眼,进入到恢复的阶段。

乾芯注视着巫龛的脸颊,这男人的脸颊已经深深地刻在她的心底,她对巫龛即爱又恨,爱的是巫龛那种潇洒的气魄,那种永不言败的信仰,那种顶天立地的霸气;恨的却是巫龛对她乾芯这般的痴情,很是忽视。

像巫龛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陪伴的,这一点乾芯也清楚,但在乾芯的思想意识早已经认定自己是巫龛的第一个女人,可是巫龛的第一个女人却并不是她乾芯,而是幽姬。乾芯不知道巫龛跟幽姬之间到底有没有肌肤上的事实,但从幽姬看巫龛的眼神,从幽姬称呼巫龛为“龛”这一点来判断,乾芯就已经明白,巫龛的第一个女人是幽姬。

乾芯也不是那种容不下别人的女人,可毕竟她跟巫龛最先认识,到头来别的女人却抢先一步,这种小女人般的心思一直占据乾芯的情里,所以乾芯对幽姬的态度即羡慕,又嫉妒。

当然乾芯本性善良,不可能私下里找幽姬的麻烦,她只是将这种气恼的心情留在心底,等到巫龛接纳她的时候,她才会将一肚子里的苦水往外倒。

乾芯静静地坐在巫龛的身边,久久地凝视着巫龛的脸颊,她意外地发现巫龛的脸色愈来愈是难看,仿佛正承受着千般的痛苦跟万般的折磨。

此时乾芯放下了胡思乱想,一门心思担心着巫龛的安全。

巫龛的确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他现在施展影源力不断追逐着光源力,追逐上影源力跟光源力便缠斗在一起,那种战斗丝毫不弱于两个战圣后期的源修士在现实世界里的激战,可想而知巫龛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

连续七天巫龛都在这种痛苦中度过,幸运的是他总算将光源力消减到威胁不到他的地步,但还是没有彻底的清除,巫龛只能够动用一部分影源力将剩下的光源力禁制在,距离他源力空间不远的一个地界,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

“巫龛,你敢感觉怎么样?”乾芯在这七天里根本就没有合过眼,眼睛都熬红了,看到巫龛睁开眼的时候,乾芯立即凑上前来,焦急地询问。

看到乾芯那般的模样,巫龛很是心疼,他不是铁石心肠,只是刻意地将自己的情感隐藏在内心深处,如今乾芯这般关心自己,触碰到了巫龛心底那最脆弱的地方,他冲乾芯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的,倒是你……这几天辛苦了。”

“你管我做什么。”乾芯哼道:“我是战圣后期的源修士,几天不睡觉没有任何的关系,况且我也没有像你那样受了伤,还死撑着,你就是太要强了,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是神,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一个人承担,不让别人去关心,哼。”

听乾芯这一番的气话,巫龛笑了笑道:“我都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温柔?哼!”乾芯跺脚道:“你去找幽姬姐姐吧,她比我温柔多了,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看你的模样,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走了,我自己继续深入。”

说着乾芯就要离开。

巫龛一愣,随即说道:“等一下。”这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巫龛又吐出一口鲜血。

乾芯听到巫龛喷吐血液的声音,立即回过头,迅速地来到巫龛的面前,一把扶住巫龛,“你到底怎么样啊,不要吓我。”

“呵呵。”巫龛惨淡地一笑道:“看来,没有你的帮助,我还真不能够继续往下深入了。”

“你都这样的状态了,还深入什么,乖乖地留在这里恢复啊。”乾芯嗔怪地道。

“不行。”巫龛剧烈地摇着头道:“我预感到在启源洞里将会在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有你的性命重要!”乾芯气道。

“乾芯。”巫龛唤了一声说道:“光神龙索在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暗示的眼神!在我们这些人之中,他最了解启源洞的,他那个暗示的眼神一定预示着什么危险,如果我不尽快往下深入的话,是不能够判断出启源洞里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危险,不能判断,我就没有办法给乾诚苟同他们提示……”

“他们都是战圣后期的源修士了,还怕什么危险?”乾芯反驳道。

“不是的,他们虽然都是战圣后期的水准,但却并代表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诛杀他们。”巫龛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倘若他们之中有谁因为这危险而断送了性命,无疑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啊。”

“巫龛。”乾芯重重地唤了巫龛一声说道:“你一直帮助我们成长,使我们了解到最强的力量,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些人都达到了战圣后期的水准,这在以前是我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我们都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了,难道你还要一直带着我们成长吗?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独自面对危险的机会呢,要知道未来我们挑战的洪荒双界,有多么强横的力量?我们总不能一直躲在你的僻护中吧,如你所说,启源洞的前方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那么就让他们独自面对的,也许闯过了那层危险,再面对洪荒双界战神的时候,才会多了一份安全,不是吗?”

“呃……”巫龛一愣,他哪里想到乾芯竟然拥有如此精辟的见解,不由得对乾芯刮目相看,的确如乾芯说得那样,他不能总是替这些人挡风遮雨啊,而且巫龛也非常清楚,面对洪荒双界里的战神,死伤再所难免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够活着从洪荒双界里出来,还有什么力量去保护这些朋友亲人爱人呢?

巫龛虽然在借助没有去往洪荒双界之前,最大地强化自己的力量,可是在替光神龙索觉醒的时候,巫龛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力量还是很弱,即使是战神,也还是弱。

能够从启源洞出来,能不能够战胜洪荒双界的战神,还是一个未知数,那么他想保护所有的人不受到伤害,就必须将所有人都拥有可以自保的能力。

这一层意义上说,乾芯说的没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