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借助源力劫的力量,震慑住了洪荒八州各方面的力量,并且击碎了不灭战神拥有的八百零九个源力空间,巫龛也因为源力劫进入到了“归息”的状态。

乾诚带领郝香、瑶姬以及欧阳雪进行精神力的修练,并且教给她们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别看乾诚平日里粗心大意的,但对三个女人的训练,那可是格外的细心。

在教给三个女人提练至纯源魂方法后,乾诚就想到了一种非常难搞定的事情,那就是无论郝香、瑶姬还是欧阳雪都没有被巫龛开辟出新的源力空间。

也就是说,她们在提炼至纯源魂的时候,无疑用到了是本源的源力空间进行吸收杂质,储存各方面的负面情绪。三个女人在掌握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后,开始付诸于实践,可是她们都在提练第五颗至纯源魂的时候,神色出现异常。

乾诚当时吓了一跳,借助身体里战圣后期的水准,先探查了一下郝香的状态,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乾诚立即让三个女人停止提练至纯源魂,而他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寻找对策。

能够帮助三个女人开辟源力空间中,只有巫龛一个人,而现在的巫龛正在归息,根本没有办法帮忙。

乾诚也不想让修练停止下来,经过三天三夜的冥思苦想后,乾诚找到了郝香,说道:“郝香姑娘,这提炼至纯源魂实际上就是依靠精神力牵引妖兽源魂里的杂质跟负面的情绪,并且将杂质跟负面情绪吸收到源力空间中。我们在跟随巫龛修练的时候,早已经有另外的源力空间可以储存这些东西,但是你跟瑶姬姑娘以及欧阳雪妹妹身体里只有本源源力空间的存在,倘若多过地提炼跟吸收那些杂质跟负面情绪,你们很可能会变成魔啊。”

郝香皱了皱眉头说道:“那怎么办?”

乾诚凝视着郝香,缓缓地说道:“办法倒是有,但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郝香很聪明,当然明白乾诚的意思,乾城是想拿她做一个试验,心底虽然有一些犹豫,但还是点了下头说道:“既然有办法可以尝试,郝香也愿意去尝试,乾公子尽管试验就好。”

乾诚从郝香的眼神中看到了信任的神色,冲郝香感激地一笑道:“多谢姑娘信任。”

“乾公子不必客气,你帮助我提升力量,郝香该谢你才对。”郝香本就是和善的性格,说起话来更是让乾诚如沐春风。

乾诚冲郝香抱了抱拳说道:“请姑娘放心,乾诚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姑娘修炼到战圣的水准。”

郝香冲乾诚一笑。

乾诚微微有一点发愣,郝香笑得非常的温柔,整张脸像是娇艳欲滴的桃花般,投映进乾诚的眼眸,使乾诚有一点迷离的感觉,他本来就对郝香有想法,但当时也只是因为苟同都找到玉铃儿做伴,他独苦一人,而现在看到郝香那明眸璀璨的一笑,心中悄悄升起了情愫。

郝香见乾诚愣愣地望着自己,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向往跟迷离的神色,微微露出嗔怪的表情,自有心事儿。当年在玉衡宗看到无名的时候,郝香对无名很有好感,心底自然有一份亲近的意思,可是郝香却并不盲目,她在确认无名就是巫龛的时候,心情有些黯然,毕竟跟随在巫龛身边的女人,每一个都出类拔萃,不说别人,就说乾芯也不是她能够媲美的。

郝香是一个和善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理智的女人。

她很清楚巫龛的女人很多,她如果继续追逐的话,也仅仅是巫龛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况且郝香也不清楚巫龛对她的意思,在这样的情况下,郝香的心里非常的矛盾。

自从跟随乾诚修练一段时间后,郝香发现乾诚在望她的时候,眼神里总是带着火热的神色,最开始郝香的确有一些烦感,但随着接触的深入,郝香的烦感也烟消云散了,而且看到乾诚这般卖力地帮助自己修练,心里的感激到是平添了几分,如今又看到乾诚这般迷离的目光,郝香温柔地笑了笑。

男女之间的情愫非常的微妙。

有时候仅仅一个眼神的交流,或许就能够私订终身。

无疑现在的郝香跟乾诚或多或少有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郝香见乾诚那傻傻的模样,轻笑了一下说道:“乾公子,你在想什么?”

“呃……”听到郝香的话,乾诚尴尬地回过神来,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郝香姑娘笑起来,非常的好看。”

“乾公子不会对每一个姑娘都这么说吧?”郝香语气中带着一点嗔怪,这自然是女人撒娇的心态,但乾诚却异常的紧张,脸腾地一下子红了起来,连连挥手解释道:“姑娘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没有任何的不敬,只是实话实说。”

看乾诚的窘态,郝香轻轻笑了起来。

乾诚挠了挠头,说道:“我们开始修练吧。”

郝香点头,做了一个万福道:“请乾公子指教修练的方法。”

乾诚喘了口粗气,说道:“姑娘身体里只有一个源力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提炼至纯源魂非常的危险!因为那些杂质跟负面的情绪对于源力空间的侵蚀非常的厉害,所以,我想到的方法是,在姑娘提炼至纯源魂的时候,由我以掌按到姑娘的娇躯上,让我来吸收那些负面的东西,这样姑娘即可以掌握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也可以净化出至纯源魂吸收,加以时日自然能够提升自己的力量。”

听着乾诚循规蹈矩的解释,郝香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公子在吸收那些负面东西的时候,难道就不会有危险吗?”

乾诚呵呵一笑道:“不会,我的源力劫已经渡过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吸收再多的负面情绪,只需要用源力空间里的力量净化跟去除就可以了。”

郝香盘坐在乾诚的面前。

乾诚凝视着郝香的背影,又有一点痴了,郝香见乾诚始终没有动作,轻轻回过头说道:“乾公子,可以开始了吗?”

“呃,开始,开始,呵呵!”乾诚一屁股坐在郝香的身后,没想到有一个石子硌在他的屁股上,乾诚吃痛,发出“唉哟”的一声,郝香顿时笑了起来。

郝香取出一个源魂放在额头上,按照乾诚交给他的方法提炼,待源魂里的杂质跟负面情绪快要流入到郝香源力空间里的时候,乾诚的单掌已经落到郝香的娇躯上,乾诚施展精神力跟源力牵引那些负面的东西进入自己的体内,并且用一个源力空间进行吸收,在吸收完后,乾诚再用自己的源力对负面情绪进行净化,净化不了的,直接排出体内。

这个方法的确可行。

乾诚帮助郝香提练出了七颗至纯源魂,郝香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的不妥。

结束了一天的修练后,乾诚准备也将这种方法推广到瑶姬跟欧阳雪的身上,他带着郝香、瑶姬以及欧阳雪回到巫家村,看众人都围坐在院子里闲聊。

乾诚立即凑了过来,将自己遇到的问题,跟解决的方法说给众人听过。

盼瑶听过乾诚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她望向风尘跟风易说道:“风尘公子,风易公子!你们在提练至纯源魂的时候,可曾遇到过跟郝香姐姐一样的事情?”

风尘说道:“我身体里拥有双重的源力空间,我刻意地将负面的东西吸收进火源力空间,也的确感觉到有一些异常,当时并没有说,刚刚听乾诚说来,恐怕我想要继续修练跟提炼,就需要废弃掉这个火源力空间了。”

风易也说道:“我跟风尘一样,都是将负面的东西吸收进火源力空间,也出现跟风尘一般的状态。”

盼瑶点了下头。

一旁的苟同笑眯眯地说道:“我觉得乾诚的方法很不错,不过也有一点费事。”

众人齐齐地望着苟同。

苟同被这么多人注视,心花怒放,卖弄起来说道:“郝香姑娘,瑶姬小姐以及欧阳雪妹妹,噢,还有风尘跟风易两位公子,都没有经过巫龛那妖兽的源力空间改造,自然无法吸收那么多的负面东西,与期让他们做提练,还不如直接让他们吸收。”

乾诚望着苟同说道:“你的意思是?”

苟同“嘿嘿”一笑道:“别以为咱们的妖兽巫龛,凡事都聪明,凡事都想到别人之前。当初他在训练我们的时候让我们自己提炼至纯源魂,无疑是想偷懒,要知道他这个妖兽一个人能够提炼出来的至纯源魂,是能够源源不断供给给我们的,只需要提炼出至纯的源魂,让我们直接干净的吸收,我们的实力自然也能够晋级到战圣后期的水准,哪里还会遭遇到源力劫。”

“还以为你颇有见解,结果就是一个猪脑子。”乾诚瞪了一眼苟同说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巫龛那妖兽的确能够帮助我们提炼到源源不断的至纯源魂来吸收,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让我们单独修练,单独提炼呢?”

“怎么?他还有目的?”苟同咧了咧嘴。

“自然有目的的。”乾诚接道:“让我们单独提炼至纯源魂,除了帮助龙索获得更多的至纯光源魂外,同时我们在提炼的时候,还可以强化自己的精神力,这是巫龛的第一个目的。而第二个目的我猜想,他就是让我们遭遇源力劫。”

“他脑子进水了吗?”苟同反驳道:“为什么让我们遭遇源力劫,你别告诉我说,巫龛那妖兽早已经算到,洪荒八州的势力会在那一天都聚积在苍茫山脉脚下,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是神了。”

“他不是神,难道你是?”乾诚瞪了一眼苟同,继续反驳道:“我虽然无法猜测到巫龛为什么让我们遭遇源力劫,但我确认他一定有更深的目的。”

“你说有就有啊,你以为自己是谁?”苟同哼道。

“怎么的?”乾诚气道:“要不等巫龛那妖兽醒来的时候,我们去问一问,看看谁说得对。”

众人看到乾诚跟苟同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都同时摇了摇头,这两位一见面就吵,而且越吵越是激烈,他们自然无法相劝,都将目光落到乾芯的身上,在这群之中,除了“归息”的巫龛外,就只有乾大小姐能够制得了他们。

乾芯给乾诚跟苟同,一个一个电流的攻击,两个人全身酥麻,都乖乖地退到一旁。

乾芯狠狠地瞪了乾诚跟苟同两眼说道:“你们有完没完?”

乾芯在乾诚跟苟同的眼里,那是非常有份量的,毕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的性格摸得都非常的透,而且乾诚跟苟同都非常照顾这个妹妹,当然不照顾那是不行的,乾芯只要火暴的脾气一出现,他们是要吃苦头的。

乾芯他们惹不起的。

乾诚跟苟同乖乖地站在一旁。

盼瑶忽然说道:“乾公子苟公子,主人让你们自己提炼至纯源魂,的确有深意的。因为提炼至纯源魂一方面可以强化你们的精神力,另一方面也可以训练你们对于精神力的控制,这在进入启源洞后,是非常有帮助的。至于让你们遭遇到源力劫,主人应该已经算到了,我想他之所以冒险让你们遭遇源力劫的攻击,也是自己的想法的,他或者早已经想要帮助你们吸收源力劫的。”

盼瑶的分析很透彻,众人静静地聆听。

盼瑶继续说道:“我也经历了源力劫,当时各方面负责的情绪占满了我的一个源力空间,滚滚红雷劈下来的时候,我就用那个源力空间迎接,那个源力空间被红雷劈碎,迫使我吸收的各种不好的负面情绪流到体外,形成力量的龙卷风。而在这一过程中,我的精神力不但提升了不少,同时对于精神力的控制又提到了一个台阶。而且因为遭遇到红雷的劈击,使得我的源力又聚积了一大截,所以主人愿意让我们遭遇源力劫,就是想让我们获得这些力量,好为进入启源洞做准备。”

“另一方面主人也不想让我们受到任何的损伤,所以甘愿冒险吸收掉了所有我们负责情绪组成的数十股力量龙卷风。”盼瑶继续说道:“当时主人或许没有算计到会有那么多的势力,应该我们的源力劫赶到苍茫山脉脚下,后来的事情无疑是一个巧合。”

说到这里盼瑶顿了顿道:“如果让我们直接吸收至纯源魂,反而减少了对精神力跟精神力控制的修练,所以乾诚刚刚说的方法,是可行的。”

听盼瑶这么一说,乾诚立即来了精神,瞪着苟同说道:“听到没,我的方法是可行的。”

“得了吧,你不过是想假公济私罢了。”苟同气道。

“我假什么公,济什么私,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要不然我跟你决斗。”

看模样这两个活宝又要开吵。

秦源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啊,有什么好吵的,都给闭嘴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倘若你们真的觉得手痒痒,想要找人战斗的话,那么四个月后,你们就跟随我跟翎妹,到洪荒八州转一转,我正愁没有人手帮忙呢。”

“哈哈,那就一言为定!”乾诚跟苟同竟然同时笑了起来。

秦源也真拿他们没有办法。

……

一晃四个月的时间过去。

盼瑶带领秦源、风尘、风易修练精神力,同时掌握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并且吸收至纯源魂的能量,三个月的时间内,力量提升最为显著的自然就属于风尘了,毕竟他们三个源修士中,就属风尘的实力最差,当时也只不过是战宗中期的水准。

而在三个月后,风尘的水准直线提到战圣后期的地步,这无疑跟他吸收了近千颗至纯源魂有着莫大的关系。

秦源风尘以及风易,几乎同时迎来了源力劫,幸好盼瑶及时发现,将幽姬等人叫来,一起帮助秦源他们渡过源力劫,相安无事儿。

另一方面乾诚,玉铃儿,以及刺影分别帮助郝香,瑶姬跟欧阳雪做提炼源魂的修炼,在四个月的时间内,郝香她们的水准虽然没有达到战圣后期的地步,但也晋级到了战圣中期的水准,还没有到将源力劫引来的时候。

四个月后燕蓝翎跟秦源同时接到秦家跟九翎鸟商会的信函。

九翎鸟商会的确迎来了暗月商会跟梦泽商会的合并书,并且收到了几笔庞大的财产。

按照燕蓝翎跟秦源当初商议的方法,九翎鸟商会收下了这些财产,并且将暗月商会跟梦泽商会更改为九翎鸟分会,任命韩云跟武梦泽为分会的会长,同时燕南一也将自己的两批心腹同时派到韩云跟武梦泽的身边做副会长,名义上是辅助韩云跟武梦泽,实际上却是为了熟悉跟掌握两个商会的脉络网,为日后做分化做准备。

九翎鸟商会进行得非常的顺利,四个月内已经基本完成了对暗月商会跟梦泽商会的合并跟收纳。

秦家方面!秦放回到秦战城后,亲自拟下了一份八州联盟的号召书,分散到各大州之中,在这份号召书中,秦家开出的条件非常的霸气,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这个八州联盟分要结成不可的气势,同时也透露出,秦家为总盟主,这个不可动摇的条件。

几乎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秦家八州联盟的号召书,已经流遍了整个洪荒八州。

四个月的时间内,洪荒八州内的十五大宗派,八十个中型宗派,跟一百七十个小宗派都纷纷向秦家递交了愿意结成联盟的意向书,同时表示无条件接受号召书里的条款。

当然正如秦源跟燕蓝翎担忧的一样,炼器师工会跟炼丹师工会却迟迟没有表态,而且两大工会掌握的三个中型宗派跟三十几个小门派,也都在观望的态度。

秦源跟燕蓝翎收到这样的信函,也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简单地商议之下,秦源跟燕蓝翎决定带着乾诚苟同前往炼器师跟炼丹师工会现在的聚积地,便是坎州的克希城。

这也是最后在洪荒八州的一场战役。

秦源调动了秦家十二万铁甲军,燕蓝翎召集了九翎鸟商会三千九翎断翼团,并且将九翎鸟商旗下的二十支佣兵团调用过来,这二十支佣兵团无疑是九翎鸟商会最精锐的力量,每一个佣兵团都拥有一千个源修士,实力自是不弱。

当然剿灭两大工会,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的人,只需要秦源燕蓝翎乾诚跟苟同就足够了,秦源跟燕蓝翎带这么多人前来,无疑只是造一个声势,表明自己的态度。

明摆着告诉那些还在观望着的宗派,要么投降,要么被灭!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可有实力跟秦家跟九翎鸟商会一战?

当然秦源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他在调动秦家十二万铁甲军后,又让自己的爷爷秦放,以八州联盟总盟主的身份给各个愿意归顺的宗派发出信函,让各大宗派派人一起跟随秦源剿灭两大工会。

这无疑是一种试水。

各大宗派的宗主哪有不明白秦家这么做的意思,纷纷派出自己的人马赶往克希城,一时间克希城成为了众矢之的,十二万秦家铁甲军将克希城围得连一只苍蝇都不能够飞过,而燕蓝翎带来的佣兵团跟断翼团配合,早已经侵入到了克希城城里,将克希城城里的百姓带出城外。

受到信函赶来的各大宗派的人马也有三万之多,而且有不少都是宗主亲自带队,他们看到克希城被围得这个模样,心里都非常的触碰,都清楚地知道,洪荒八州的未来将会掌握到秦家跟九翎鸟商公的手里,在洪荒八州内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跟这两家抗衡了。

炼器师跟炼丹师工会的精锐力量都聚积在克希城,其中五焰的,拥有七百多名,六焰的有一百个,七焰跟七焰级别以上的则有二十三个。

至于五焰以及的则有三千多。

虽然说两大工会人数相较于秦源跟燕蓝翎的势力要少,可是整体的实力却不容小觑,如果真正混战起来,死亡自然无数。

秦源跟燕蓝翎等人自然不想造成这样的结果,他带这么多人只是为了造声势的,如今声势已经造出,他们也就没有任何的顾虑,秦源燕蓝翎乾诚苟同,四个战圣闯入到克希城,以彪悍的力量跟雷厉风行的气势,将两大工会的炼器跟炼丹师打得人仰马翻。

这一场丝毫没有悬念的战役,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结束。

不愿意归降的炼器跟炼丹师全部被格杀,愿意归降的,编排进秦家跟九翎鸟商会。

在克希城战役结束后的第三天,那些持观望态度的宗派全部归降于秦家,至此洪荒八州的动乱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