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曾经在不灭战神的脑海里留下了精神力控制的力量,所以他非常清楚不灭战神的一举一动,也在那时候知道了肖阳宗幕后的指使者就是不灭战神。

巫龛也知道不灭从战圣的水准修练到了战神的级别,不过他并不在意,他需要保留不灭这个战神,因为如果不灭死掉了,那么隐藏在一个神秘地域的不尘将会吹响战神号角,而那战神号角一吹响,被囚禁在八州跟双界中间的战神们就会出现。

即使到了现在巫龛也认为带着幽姬乾诚苟同他们有跟这些战神一战的可能,况且龙索跟胡灵都还没有觉醒,所以巫龛并不准备现在就击杀不灭。

最后一道强悍的红雷滚滚落下,这一道红雷如果轰击到巫龛的身上,绝对会让他体内的不灭死亡,巫龛必须要留下不灭战神的生命,让他有一个源力空间可以保命,即使逆天也再所不惜。

巫龛聚积自己全部的力量,向前轰击出彪悍的影源力,影源力跟滚滚红雷触碰到一起,阻断了滚滚红雷向下劈落的趋势,两股力量的触碰并没有爆破,只是僵持在那里。

巫龛施展不断释放着影源力向上冲撞红雷,红雷被冲起了数百丈的高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滚滚的红云突然滑进红雷之中,带着让巫龛都无法抵抗的冲击力,不断地压迫着巫龛的影源力向下。

距离巫龛的身体也越来越近。

一百米……五十米……十米……

眼见那红雷就要轰炸到巫龛的身上,这时候黄鸣突然出现在这个狼藉的地域,看到巫龛在费力地低抗红雷,吓了一跳,面色聚变,“靠,巫龛,不要逆天!让那红雷轰到你的身体上,让不死战神替你抗下这一击,快。”

“不。”巫龛怒吼一声说道:“不死战神还不到死的时候,如果让他死亡,战神号角就会吹响,而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跟那些快要入世的战神一战,如果我们被这些战神剿灭,哪还有机会打开洪荒双界的大门跟主源者一战!”

“保命要紧!”黄鸣惊悚地道。

“废话少说,帮我!”巫龛吼道。

黄鸣咬了咬牙,将自己一直握着的羽扇扔掉,双手合在胸口,嘴角默念着一些古怪的东西,紧接着黄鸣“倏”的一下撞进巫龛的身体里,喝道:“巫龛,合击!”

“明白。”巫龛回了一声,将身体里的影源力聚积到黄鸣的身上,黄鸣猛然间化作一道暗影从巫龛的身体里冲撞出去,撞向滚滚红雷,红雷的力量受到冲撞,颜色渐渐减淡,黄鸣却惨叫一声,摔向远处,重重地落到地面上,“哇哇”地吐出两口血沫。

砰,红雷的力量虽然受到了消减,但还是轰炸到了巫龛的头上,巫龛没有站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紧接着他源空间里的乾诚苟同幽姬等人四散而飞,连不灭战神也都被红雷冲了出去。

天空中的红云已经消失了。

空气格外的清爽,幽姬乾诚苟同刺影他们同时清醒过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都看到那浑身是血的巫龛,同时跑了过来,“巫龛,你……你怎么了。”

黄鸣疲惫地站起,也凑了过来。

就连一直在巫龛源空间里昏迷的瑶姬,风易跟郝香都苏醒过来。

巫龛缓缓睁开眼,嘴角流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说道:“我没事儿,看来你们都已经苏醒了,这最好不过。”

“巫龛,你真是疯子。”黄鸣咧着嘴说道:“这一次玩大发了,我受到红雷的伤害,实力大减啊。”

“呵呵。”巫龛笑了笑道:“没关系,你只需要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说着说着巫龛剧烈地咳嗽起来,随后继续说道:“我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清醒,一炷香后就将进入到战神的归息状态,现在有些事情亟待处理,必须马上去做。”

众人齐齐的点头。

巫龛遂说道:“黄鸣,你帮我去查看一下不灭战神,最后一个源力空间的状态。”

黄鸣应了一声,迅速地跑到昏迷的不灭战神面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重新回到巫龛的面前说道:“不灭最后一个源力空间出现了裂痕,战神级别的力量退到了战圣初期的水准,恐怕不出一年,他将因为源力空间爆破而死亡。”

“一年?”巫龛想了想说道:“够用了。黄鸣你帮助我,将不灭送到一个隐密的地方,并且给他施展禁制的源力,将他囚禁起来,他的生死决定着我们有没有时间去修练。”

“我明白。”黄鸣重重地点头。

巫龛咳嗽了两声,示意幽姬将他扶起。

幽姬将巫龛扶了起来,巫龛望着风易跟瑶姬等人说道:“我们的事情,会有人跟你们三个说的,你们现在不需要问任何的事情。”说到这里巫龛又望向盼瑶说道:“盼瑶,你对精神力方面最来了解,半年内帮助秦源修练精神力,并且让他也跟你们一样每天都吸收五十只火妖兽的至纯源魂,按照我的推断,秦源按照这样的方法修练,四个月后必会出现源力劫,到时候你带着幽姬他们一起帮助秦源度过劫难,明白吗?”

“请主人放心,盼瑶知道该怎么做。”盼瑶点头道。

巫龛笑了笑,说道:“翎妹!”

燕蓝翎凑到巫龛的身前。

巫龛说道:“我已经替你们九翎鸟商会击溃了暗月商会跟梦泽商会,他们三个月内会将所有财产跟力量转到九翎鸟商会,你这三个月内就帮助你父亲燕南一处理商会里的事情吧。”

燕蓝翎感激地望着巫龛。

巫龛又咳嗽了两声说道:“众位,你们在帮助秦源度过源力劫后,立即着手帮助秦家处理一统洪荒八州的事情,我希望在我苏醒的时候,洪荒八州已经归于秦家的势力范围,而这件事情做成,我们在洪荒八州的事情就已经结束了,我们就必须进入到启源洞中修练,到时候才能够有资格跟力量跟那些战神战斗。”

众人纷纷点头。

巫龛想到了龙索跟胡灵的事情,遂望向黄鸣说道:“黄鸣,你还有信心觉醒胡灵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等我苏醒后,由我来觉醒她吧。”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想办法。”黄鸣一笑道:“你还是关心一下龙索的事情比较好。”

“呵呵,我在苏醒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助龙索觉醒,他已经达到了那种地步。”说到这里巫龛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再一次转向盼瑶说道:“盼瑶在帮助秦源掌握精神力的同时,你也帮助风尘,风易,欧阳雪,瑶姬跟郝香姑娘一起修炼吧。”

随着盼瑶的应声。

巫龛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最后说道:“我将会在半年后苏醒,这一段时间你们就留在巫家村里生活吧……”说完巫龛一声闷哼,昏迷过去。

幽姬将巫龛抱了起来,望向一旁的黄鸣说道:“黄鸣,巫龛说他要归息半年的时间,是真的吗?”

黄鸣知道幽姬是担心巫龛的安全,遂说道:“在战神这个级别的源修士的确有一种叫做归息的修练方法。巫龛刚刚遭遇到源力劫,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承受了八百一十道红雷轰炸,可实际上作用到他身上的红雷仅仅是最后的一道,其他的八百零九道很不幸运地落到了不死战神的身上。”

“八百多道红雷轰炸?”苟同乍了乍舌头说道:“巫龛这家伙干了多少亏心事啊,竟然受到这样的惩罚。”

乾诚一个响指敲到苟同的脑袋上,接着瞪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苟同,你说话最好小心点,你没瞧见咱们的乾大小姐,盼瑶姑娘,茵柔姑娘……幽姬宫主……刺影小姐……”

说到这里乾诚停了下来,他忽然发现多出两个不认识的女人,仔细打量这两个女人,一个略显成熟,但那份风韵味却非常的浓烈,长得那是异常的漂亮,正是郝香。

郝香被乾诚痴痴的打量有一点嗔怪,微微转过了头。

乾诚咧了咧嘴,将目光落到瑶姬的身上,这瑶姬本来就是玉衡宗的弟子,后被巫龛收服,但她骨子里透露出的凉冷,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抵挡的,虽然乾诚已经修练到战圣后期的水准,源力劫也已经渡过了,但瑶姬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寒意,还是让乾诚打了一个哆嗦,这女人太阴了。

“喂,你的口水都他妈的快要流出来了,别给哥儿们丢脸行不行?”一旁的苟同看到乾诚那花痴的模样,一脚踢在乾诚的屁股上,乾诚吃痛清醒过来,竟然哈哈地大笑起来。

众人古怪地望着乾诚。

乾诚一阵的尴尬。

经常跟乾诚混在一起的苟同,自然非常乾诚到底在想什么,用拳手撞了撞乾诚说道:“咋地,有目标了?”

“嘿嘿。”乾诚坏笑了两声。

苟同将目光从郝香跟瑶姬的身上扫视了一遍,随即低低地说道:“兄弟,你选择的是哪一个?”

“我两个都选,两个都着重地培养!”乾诚也低低地回话。

这两个人在一起鬼鬼祟祟的闲聊,哪里知道乾芯乾大小姐就站在他们的身后,乾大小姐的电源力那可是非常的强悍,双手分别按到乾诚跟苟同的肩膀上,乾诚跟苟同顿时打起了激灵,满头的黑发根根竖立,全身一阵的酥麻。

两个人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回过头看着乾芯那咄咄逼人的气势,都嘿嘿地笑了起来。

黄鸣冲众人抱拳道:“这里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我了,我先带不灭战神离开,随后去找胡灵,各位告辞。”

众人跟黄鸣打过招呼,黄鸣将昏迷的不死战神扔到自己的源空间中,身形一展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就在黄鸣离开的时候,秦源风尘跟欧阳雪又重新折回,他们很担心巫龛的安全。

秦源一眼就看到幽姬抱着的巫龛,焦急地问道:“幽姬,巫龛怎么样?”

幽姬回道:“刚刚虽然遭遇到了源力劫,但没有性命之忧。龛说需要半年的时间归息调理,让我们都留在巫家村。”

听到巫龛没事儿,秦源总算放下了心。

盼瑶来到秦源的面前,先是施了一礼,随后说道:“主人交代过盼瑶,让盼瑶带领秦公子,风尘公子,风易公子,欧阳雪姑娘,以及瑶姬跟郝香姑娘进行精神力的修练。”

“精神力的修练?”秦源皱了皱眉头。

苟同跳到秦源的身边,笑眯眯地说道:“兄弟啊,你有得苦吃了,祝你好运。”

苟同刚说完,乾诚也凑了过来,他不是来找秦源的,而是找盼瑶,他对盼瑶说道:“盼瑶姑娘,你一个人带领那么多人修练,一定会非常的累吧。不如就由盼瑶姑娘带领秦源,风尘还有那个风易一起修练,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

盼瑶一笑,默许地点了点头。

乾诚心里笑开了花。

欧阳雪来到秦源的面前,问道:“秦源哥哥,刚刚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曾经说过无名炼器师另有其人,那到底是谁呢?”

秦源先是一愣,随即指了指幽姬抱着的巫龛。

欧阳雪一惊说道:“无名就是巫龛吗?”

众人纷纷点头,欧阳雪喃喃地说道:“难怪见到巫龛的时候,感觉那么眼熟,原来他就是无名炼器师啊,哼,讨厌的家伙瞒了我这么久。”

“呵呵,这也不能怪他,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秦源解释道:“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大家的安全。”

“我觉得吧,他非常的欠揍。”风尘公子气呼呼地道:“当年在接受七星半任务的时候,无名炼器师曾经救过我一次,还跟说什么我的力量太弱,原来就是巫龛这个该死的家伙。”

“你本来就挺弱的嘛。”苟同打击风尘说道。

“你什么意思?”风尘瞪着苟同道:“当年你的力量在我的眼里无疑就是蝼蚁。”

“好汉不提当年勇。”苟同白了一眼风尘说道:“人嘛,还是应该看现在,看未来的!现在我一个手指头都能够捻死你风尘,你信是不信?”

风尘咬牙切齿地望着苟同。

苟同来到风尘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鬼,还需要努力啊。”

“滚!”风尘怒吼了一声。

秦源等人看到他们斗嘴都摇了摇头。

众人在一起闲聊了一段时间,盼瑶等人将巫龛交代下来的事情,跟秦源风尘等人说了一遍,同时乾诚跟苟同又将在苍茫山脉中呆了三个月,屠杀近十万妖兽的事情汇报了一遍,让准备跟随盼瑶跟乾诚修练精神力的众人都深深地抽着冷气。

众人按照巫龛昏迷前的嘱咐,来到巫家村。

巫家村现在非常的热闹,巫刚虽然听从巫龛的吩咐率领上万的村民去三百里外的地方避难,行至半路的时候,忽然听到巫家村的方向雷声不断,还有异常惨烈的哀嚎声。

巫家村的村民对村子都有留恋,所以又重新折回。

重新折回后,巫刚碰到了秦源的爷爷秦放,九翎鸟商会的会长燕南一,本来燕南一只是乾州九翎鸟分会的会长,后来因为燕蓝翎的抢眼表现,又因为秦家一统了乾州,使得九翎鸟乾州分会一时间名声大震。

九翎鸟商会的总会长遂将位置让给了燕南一。

燕南一也当仁不让地担当起九翎鸟商会的总会长一职,同时几个高层合议后,将燕蓝翎也推到了九翎鸟商会副会长的位置,可以说现在的九翎鸟商会专属于燕家。

跟随秦放的除了燕南一外,还有风家的家主风雪,以及风雪的三儿子风清。

巫刚他们虽然聚集在一起,但心头都压着一块石头,无疑是担心巫龛能否战胜不死战神的事情。

当秦源带着乾诚等人回来,将发生的事情重复一遍后,众人心头的石头都落了下来。

巫刚号召全村的村民拿出酒肉食物,热情地招待来的客人,现在的巫家村已经不比从前,以前他们喝的是酸酒,吃的是腊肉,而现在拿出来的酒丝毫不比秦战城内酒楼里供应的美酒差。

黑夜悄悄来临,巫家村灯火通明。

女眷们除了燕蓝翎外,都回到巫龛特意安排的房间休息。

男人们勾肩搭背痛快地畅饮,喝得性起,还做出各种滑稽搞笑的事情来。

深夜时分巫家村的村民们已经进入到了梦乡。

秦源的头脑非常的清醒,他见巫家村的村民都进入梦乡的时候,将秦家、风家、九翎鸟商会的人聚集在一个火堆前商量事情。

秦源将目光望向自己的爷爷秦放。

秦放轻笑,说道:“源儿,这里也没有旁人,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便是。”

秦源又看了看风家的家主风雪,风雪淡然一笑冲秦源点了下头。

秦源再一次将目光落到燕南一的身上,燕南一当然清楚秦源跟自己女儿燕蓝翎的关系,同时燕南一也了解,秦家现在的家主虽然还是秦放,真正促使秦家壮大起来的人物却正是眼前这个秦源,无形中,秦源已经成了三股势力的领头人物。

秦源见燕南一投入确认的目光,遂说道:“众位,秦源不才,将大家集中在一起商量一下日后的事情。经过今天的一场战斗,使得洪荒八州的格局有所改变,洪荒八州各方面的势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土崩瓦解,现在也正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燕南一接道:“不错,今天的这场战役,破除了七州联盟的势力,推倒了肖阳宗背后的大山,同时让炼器炼丹两个工会的人受伤惨重,现在的确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机。”

风雪家主笑道:“洪荒八州归一的趋势已经明显了,无疑落到秦家跟九翎鸟商会的头上,现在就看你们怎么动作了。”

“风家不想参与进来吗?”燕南一望着风雪说道。

风雪一笑说道:“风家向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只是碍于跟秦家的交情愿意跟其他势力拼斗,如果其他势力的麻烦已经解决,风家宁愿安于一方,过着清修的生活,不想再理会势力的争夺;只是希望秦家跟九翎商会在一统洪荒八州后,给风家留一块居住地。”

听过风雪的话,秦源说道:“洪荒八州的任何一州,都供风家选择。”

“不需那么辽阔。”风雪笑道:“风家依然愿意留在现在的领地中。”

秦源点了下头继续说道:“虽然洪荒八州的局势已经非常的明朗,但真正要一统起来,恐怕还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毕竟洪荒八州地域辽阔,各大宗派混杂,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秦源,你打算怎么做?”一直没有说话的燕蓝翎问道。

“翎妹。”秦源说道:“巫龛已经帮助我们开辟出了这样的格局,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内,我们虽然不能够一统洪荒八州,但必须要让这种趋势再明显一些,必须尽可能让洪荒八州不要发生大规模的动乱,所以我觉得还需要制订出一个非常清晰跟实用的计划出来,方便执行。”

燕蓝翎点了下头说道:“实际上巫龛已经给我们一些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