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的战圣依然在僵持着。

秦源不能理解,为什么巫龛不动用影源力来攻杀六个战圣,他在心里暗自思讨的时候,竟然忽略了自己爷爷的声音。

秦放看到秦源如此的状态,拍了拍秦源的肩膀,秦源这才缓过神来,疑问地叫了一声“爷爷?”

“巫龛可能已经坚持不住,他如果败了,我们将全盘皆输,你去帮助他一下。”秦放担忧地说道。

秦源点了下头,刚想飞纵到高空帮助巫龛,耳边却突然传来巫龛的声音,“秦源,我不需要帮助!当我施展影源力的时候,你……你立即带领所有的人退出这个地域,记住走得越远越好!”

秦源皱起了眉头,他紧紧地握着一丈杀传音给巫龛说道:“你还能坚持?”

“放心,我不会被这几个家伙干掉。”

秦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抬着头凝视着巫龛,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这时候秦源的右眼突然跳动几下,秦源微微闭上了眼,再次抬起头向空中注视,却发现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积了许许多多的,红色的云朵。

这些云朵里时不时闪烁出红色雷光。

秦源的心微微有些触动,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注意到有红云的出现,当时他以为是因为巫龛跟六大战圣的力量扩散出去形成的,可现在秦源却感觉到非常的奇怪,因为这些红云仿佛跟力量的扩散没有多大的关系,似乎是独自形成的。

“秦源,你还愣着做什么?”秦放再一次焦急地催促。

秦源望着自己的爷爷秦放说道:“他不需要我的帮助。”

“什么?”秦放一愣说道:“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是他的意思,他说他还可以坚持!”秦源苦笑了两声说道。

“还能坚持?”秦放把目光转向空中的巫龛,一脸的莫名其妙。

此时巫龛已经连续承受六大战圣近万次的攻击,三个防御遁眼见就要炸裂,巫龛的嘴角也流出血液,他剧烈地喘着粗气,双眼的神色微微有一点黯淡。

砰!六大战圣的力量再一次触碰到巫龛最外围的蓝冰遁上,蓝冰遁爆破开来,巫龛的身体剧烈的摇晃,猛地喷出一道鲜血。

砰!六大战圣的第二波攻击来到,犀利的力量顿时将巫龛第二层的烈焰遁轰散。

砰!六大战圣的第三波攻击又至,生硬地将巫龛最后一层防御庚金仙遁瓦解掉。

此时的巫龛浑身是血,持着烈龙枪的手在剧烈的颤抖,他身体里那股刺痛愈来愈是明显,使得巫龛在提纵灵火冰气以及庚金仙气的时候,都有一些滞带。

眼见六大战圣的第四波攻击已经来到,恰在这个时候,一个诡异的身影突然闪现到巫龛的面前,那诡异的身影双手合在胸前,接着缠绕着一团死气,狠狠地轰到巫龛的胸口。

不灭法咒!

这诡异身影施展的不灭法咒轰到巫龛的胸口上,一道道泛着黑色光泽的咒文铺满了巫龛的全身,巫龛的身体被冲撞出去数十丈,身子一沉,从空中掉落到地面上。

随着巫龛的掉落,浑浊的源力撞击着地面,在一瞬间就将地面轰出深数十米的坑洼,坑洼中滚滚的硝烟弥漫,遮盖了巫龛的影像,四散的灰尘向周边的源修士发起猛然攻击,周边的源修士实力稍弱的,被瞬间秒杀,实力强一点的,为了自保连续后退,并且提起全部的力量。

秦源破解掉灰尘的扑击,惊愕于那个诡异身影的突然出现,随即想到被轰到胸口的巫龛,他猛然间跳落向坑洼,想将巫龛抱出来,然而就在这时,那诡异的身影出现在秦源的面前,一掌拍向秦源,秦源横起一丈杀将自己的火源力如数释放出来,他的火源力刚刚接触那诡异身影的时候,立即感觉到不秒,连续给自己施展了几个防御,这几个防御被连续地破解掉,秦源的胸口也被诡异身影的力量炸到,倒飞出去。

风尘眼见秦源受伤,身形一展跳落到秦源的身后,抱住了秦源,在抱住秦源的一刹那间,也感觉到那诡异身影的力量竟然如此的恐怖,他拼命提起火源力跟风源力抵挡,带着秦源退到一棵参天大树之前,“哇”的一口吐出血沫。

“好……好强的力量!”风尘咧大了嘴。

秦源从风尘的怀里挣脱出来,在吐出几口鲜血后,用一丈杀指着那诡异的身影喝道:“你是谁?”

诡异身影没有再次攻击,他狰狞的面容,冷傲地望着秦源说道:“不灭!”

秦源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诧的问道:“你,你就是不圣山七武圣之一的不灭战圣?”

诡异身影正是不灭,他冷笑了两声说道:“现在应该称呼我为不灭战神。”

这“战神”两个字从不灭的嘴里说出来,异常的响亮,所有听到这两个字的源修士脸色都变了,战神啊,那是传说中的存在,那是巅峰力量的代名词,那是一种毁天灭地的实力啊。

秦放,燕南一,风雪,风尘,欧阳雪,四战宗,甚至是秦源都惊恐起来。

能够跟战神触碰的人,无疑就是巫龛。

可是巫龛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

秦源虽然拥有战圣中期的水准,但面对战圣他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秦源现在最希望的事情就是乾诚苟同他们赶到,他们十几个战圣共战这不灭战神还有一点的机会,他自己根本不行,可是秦源不知道乾诚苟同等人受到源力劫的摧残,已经昏迷过去,都在巫龛的源空间里恢复。

当绝对的力量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需要低头。

现在秦放等人已经陷入到了绝望的地步,他们的命运因为一个战神的出现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们在看到六战圣落到那叫不灭战神身前,口呼圣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清楚,这一次的较量,他们已经输了,输得非常的彻底。

他们的心底已经出现了挫败感,为了保留实力,他们已经没有出路可以寻找,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低头,就是归顺跟投降。

四战宗的心绪再一次被动荡起来,他们原本以为巫龛等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巫龛败了,当神被拉下神位的时候,四战宗又开始选择他们新的神邸。

现在持反抗意识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秦源,风尘跟欧阳雪。

秦源说什么都不过归顺跟投降,即使战死。

而风尘虽然仅仅战宗中期的水准,可是他跟秦源跟巫龛是兄弟,他不可能做出背叛兄弟的事情。

至于欧阳雪的命运早已经跟秦源等人联系到一起,即使面对战神,她也不能倒戈相向。

不灭战神冷漠地盯着秦源等人说道:“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是降是死!”

秦源把一丈杀顿在自己的身前,洪声说道:“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懦夫。”

不死战神狂笑起来,说道:“你又何必如此坚持,你所依靠的巫龛已经被我的不死法咒囚禁了力量,不出半个时辰将会掉落进无极的黑暗深渊里,永远承受万箭穿心的痛苦,而你们在我战神的实力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说是做一名勇士,实际上却是在做最愚蠢的选择。”

“愚蠢吗?”秦源狂笑起来,“来吧,我宁愿做愚蠢的家伙,也不愿意归降于你这个人的手里。”

“杀你,根本不需要我动手。”不灭战神给身边的血策使了一个眼神,血策会意跳落到秦源的面前,一道呼啸的血龙顿时撞向秦源的胸口。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巫龛竟然闪现到了秦源的面前,一枪破掉了血策的血龙,枪里透出一道暗影,暗影撞进了血策的身体里,血策哀嚎一声,七窍流血,紧接着身体爆破开来。

“巫龛!”秦源风尘跟欧阳雪同时惊呼起来。

就连不死战神也诧异地喝了一声。

所有围观的源修士都惊恐万分,这巫龛承受了不死战神一击重击,还能够活着出现,并且在瞬间击杀了血策战圣,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啊。

巫龛回过头冲秦源头说道:“秦源记住我一直跟你说过的话。”

秦源重重地点了下头,他握起一丈杀,长喝道:“所有秦家的朋友,随我速速撤离这个地方。”

说着秦源冲巫龛道了一声“保重”,便第一个向远处飘去,秦放等人也知道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纷纷后退。

风尘跟欧阳雪打过招呼后,也跟跟随秦源等人退去。

肖阳宗主眼见秦家的势力想要逃离,想出去追击,却被不死战神喝住,道:“不必了!只要将眼前这个小子解决掉,那些人根本不足为虑。”

肖阳宗主停下了脚步。

巫龛哼了一声说道:“不灭,你还真看得起我巫龛。”

不灭战神冷笑道:“我自然要高看你一眼,毕竟在不圣殿的时候,是你将我击败,并且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控制的力量,不过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可以从战圣后期的水准提升到战神的地步,正是因为这样的提升使我将你控制的力量解除了。”

“那我巫龛是不是还要说一声恭喜?”巫龛凛然地道。

“我觉得你在说这一句恭喜的时候,应该会带着后悔的心情吧。”不灭战神冷笑道。

“后悔?”巫龛高傲地望着不死战神说道:“在我巫龛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的存在。你只要知道我当时不杀你,并不是因为心慈手软就可以了。”

“这一点我倒是相信。”不灭战神说道:“我有一点奇怪,在面对六大战圣攻击的时候,你本不应该呈现出那种狼狈的模样,你在刻意保留着什么?”

“我在等你!”

“等我?”不死战神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早就知道我会来到这里?”

“不错。”巫龛淡然地说道:“如今我已经把全部的事情搞明白了,不尘战圣创建了炼器师跟炼丹师工会,而你不灭则创建了肖阳宗,并且统领着梦泽商会,也就是说,你们不圣山的七武圣早已经抢占了洪荒八州一半的势力,只待那些跟你们取得联系的,被困在洪荒八州跟洪荒双界之间战神们的指令,你们便可以将洪荒八州一统。”

“呵呵。”不灭战神笑道:“这只是第一步,你有没有兴趣知道第二步?”

“没有那个兴趣。”巫龛沉着烈龙枪说道:“那些战神们想做的事情,我日后自然会了解,而现在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再一次将你击败,再一次控制于你,并且我倒是很乐意实现洪荒八州的一统,当然统治洪荒八州的人,不是你不灭战神,而是秦源!”

“那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不灭战神不再说话,一团死气缠绕在他的手掌上,他的身形猛然间落到巫龛的面前,一掌轰向巫龛,死气如海潮般地将巫龛浸泡其中,巫龛没有防守也没有反击,他只是抬起头观望着空中越积越厚的红云。

黑暗法咒——莽灭!

如海潮般的死气像是绞绳一样瞬间就将巫龛的身体绞碎,可是绞碎的仅仅是巫龛的影子,巫龛出现在不灭战神的身后,一样没有攻击,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不灭战神猛然间转身,身体化作一道黑烟扑向巫龛,巫龛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任由那黑烟笼罩着自己,他的身体微微颤抖,黑烟缠绕在他的身上,使他全身的刺痛提升,嘴角流出的血液竟然变得浓黑,不死战神从巫龛的身体里闪现出来,跳落到正对着巫龛的位置,冰冷地说道:“你为什么不反击!”

“时辰未到!”巫龛道出四个字来。

不死战神咧了咧嘴,说道:“你真的认为我没有办法将你轰杀吗?”

“呵呵。”巫龛笑了起来说道:“你两次的战神攻击,都没有将我杀死,我为什么会认为你能够杀得了我。”

“那就试试吧。”不灭战神将双手摆在胸口,向前一推:“黑魔附体!”

说话间不灭战神再一次闯进了巫龛的身体,施展战神级别的力量肆意破坏着巫龛的五脏六腑,巫龛嘴角不断地流出黑血,身体剧烈地颤抖,摇摇欲坠。

这种情况看在肖阳宗主及雷云等战圣的眼里,异常的恐怖。

那些没有离开战场,想看看战神级别实力的源修士都惊愕得合不拢嘴。

现在整个地域就只剩下肖阳宗的人马,加起来有近千人。

不灭战神闯进巫龛的身体里,不断地破坏巫龛的五脏六腑,同时借助黑魔的力量搜索着巫龛的源力空间,在确认巫龛的源力空间所在的时候,不灭战神将全部的力量聚积起来,冲撞击巫龛的源力空间,一次……二次……三次……

八十一次的碰撞,让巫龛的源力空间出现裂痕,他源力空间里透露出一股股的杀伐之气,不灭战神在感觉到这一股股杀伐之气的时候,心中微微所动,这巫龛的确是千万年来罕见的修练奇才,他动用战神级别的力量还需要费这么大的周折才能够撞破巫龛的源力空间,如果换做别人,恐怕只需要一次的冲击就可以了。

即使是这样,不灭战神也已经在巫龛的心底流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他知道他赢了。

不灭战神肆意地在巫龛的身体里狞笑着,以藐视的语气声声说道:“巫龛,你是战圣也好,战神也罢!只要源力空间被我的力量轰碎,你就会死掉,认命吧。”

黑魔——极限冲击。

在不灭战神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最强的力量对巫龛已经泄漏的源力空间进行了最后一次轰炸,巫龛的源力空间爆破开来,里面滚滚的气劲释放出来。

巫龛嘶吼着,他全身的衣衫鼓荡,眼角满是杀戮的凶光,整个人的双手向高空抬起,紧接着一道黑气直冲入滚滚红云之中,巫龛肆意地宣泄着自己的力量,因为身体里源力空间的爆破,他周身四散出来的源力,将那近千人的源修士炸得人仰马翻,甚至有的被掀起到万米长空。

厚实的红云因为有了巫龛黑气的注入,滚滚下向沉落,紧接着一道石破天惊的红色闪电从红云中鱼贯而出,径直炸到了巫龛的身上,巫龛身子一个趔趄,喷出一口黑血,隐藏在他身体里的不灭战神突然感觉到不妙,想从巫龛的身体里冲出,可是巫龛那里肯给他这样的机会,动用影源力的力量将不灭战神死死地锁在自己的身体里。

轰,又是一道惊雷落到巫龛的身上,巫龛再次喷吐出黑色的血液,隐藏在他身体里的不灭战神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不灭战神,好好享受我为你准备的红雷大餐吧。”巫龛晃动着身体,落到肖阳宗主的面前,空中的红雷再次劈向巫龛,巫龛一闪一躲,那道红雷直接劈中肖阳宗主,一下子就将肖阳宗主的源力空间击碎,直接惨死。

其他的四名战圣眼见肖阳宗主的惨状,哪里还敢继续停留,想施展源力逃窜。

“影驭苍穹!”巫龛瞬间释放出影源力,将方圆十里封锁,紧接着他连续不断地向雷云、惜舞、溪红身前闪烁,一道道滚滚红雷落到这些人战圣的身上,让他们被红雷击得烟消云散。

巫龛不做任何的停滞,不断地闪烁到其他的源修士身边,那滚滚的惊雷劈得那些源修士鬼哭狼嚎,七州联盟的总盟主徐天仁跟几个副盟主都被红雷轰杀。

巫龛停下身形,凝视着韩云父女,韩云父女已经被吓坏了,扑通扑通地跪倒在地,拼命地求饶。

巫龛又承受了七道红雷的直接轰击,嘴里不断地流出黑血,而他每喷吐出一口黑血,身体里的不灭战圣就惨叫一声,巫龛怒视着韩云父女,洪声说道:“韩云韩凤,我今天饶你们一命,三个月内,将你们暗月商会的全部财产分割给九翎鸟商会,否则我不但摧毁你们父女,而且荡平你们暗月商会。”

“小人知道,小人该死,小人这……这就带着女儿去办。”活命跟钱财碰撞到了一起,无疑韩云选择了活命,他全身颤抖地跪在那里,连滚带爬地带着吓得面色铁青的韩凤,逃了。

巫龛又连续承受了十一道红雷,随后怒视着梦泽商会的总会长武梦泽。

武梦泽双腿发软,也跪倒在地,“饶命啊!我……我愿意交出梦泽商会给……给九翎鸟商会,饶命……”

“滚!”巫龛暴喝一声,一道影源力冲撞到武梦泽的身上,武梦泽哀嚎一声,被送到了几百里开外的地方,昏死过去。

巫龛扫视了一些没有被轰杀的源修士,喝道:“要么帮助秦家一统洪荒八州,要么去死,你们自己选择。”

这些源修士中有不少是洪荒八州宗派的宗主,听到巫龛这么一声断喝,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那里还敢有反抗的意识,如潮水般地跪倒,拼命地磕着响头,接着蜂拥地逃窜。

巫龛的身体摇摇欲坠,红云中的滚滚惊雷不断地轰击着他的身体,让他不断地喷吐出浓黑的血液,而隐藏在巫龛身体里的不灭战神,源力空间受到莫大的冲击,修练到战神级别的不灭战神,拥有八百一十个源力空间,而滚滚的惊雷每轰炸到巫龛的身体一次,不灭战神的源力空间就爆破一个。

此时的不灭战神全身受到重创,痛苦不堪。

红朵中的惊雷轰炸到巫龛身上的有已经有八百零九道了,巫龛嘴里喷出来的黑血,也在第八百道的时候转成了红色,巫龛清楚地知道再承受一次红雷的劈击,不灭战神就将彻底死亡,但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

巫龛曾经跟秦源说过,在动用影源力的时候,让秦源带着众人离开,实际上巫龛就是预料到自己的源力劫快来了。本来巫龛拥有强横的精神力,身体里也拥有影神的影源力,源力劫是不会找到他身上的,但因为乾诚苟同等人吸食妖兽的至纯源魂,并且为了觉醒龙索,三个月斩杀了近十万妖兽,他们都获得了源力劫。

源力劫一出现,数十道力量龙卷夹带着各种负责跟复杂的情绪,巫龛将这些负责的情绪跟力量全部吸收,这才招来了八百一十道源力红雷的轰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