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刚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不卑不亢,声音尤如九天惊雷,一派凛然之气。

韩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面色顿变,随后他嘴角流露出一阵阵的冷笑。

一旁的韩凤竟然狂笑起来,尖声尖气地说道:“你们这些杂碎,还真不自力量,竟然让姑奶奶留下一条手臂!好,姑奶奶我就站在这里,你们谁想要我的手臂,就过来取吧。”

韩凤摆开了架势,藐视着巫刚等人。

巫刚缓缓向前迈出两步,提纵起身体里战尊级别的源力,并且唤出自己的源器刀。

韩云虽然还不想因为巫家村的事情跟秦家产生正面的冲突,但听到巫刚刚刚的话,他心里也暴怒非常,看情形如果韩凤不交出一只手臂,这巫家村的野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本想率领众人离开这里,可这面子上却过不去。

韩云望了一眼徐天仁。

徐天仁也满脸的阴冷,他们堂堂七州联盟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村落给纠缠上来,这是什么道理?徐天仁已经心生出屠灭巫家村的想法,看到韩云投来的目光,他微微点了点头。

韩凤捕捉到了徐天仁跟自己父亲交换的眼神,心里更是有底,她心思本就细腻跟狠毒,况且被巫刚咄咄相逼已经动了杀气,咧角一咧,站在那里哼道:“巫家村,就此在苍茫山脉下消失。”

“噢,这是谁家的大小姐如此的嚣张!”苍老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膜里,紧接着一个六十七岁的老者闪落到众人之间,这老者身穿一件长袍,长袍上绘制着一幅鸟兽追逐的图腾,满头的白发,一脸的干练。

这老者一出现,韩云跟韩凤的心头都为之震,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出现的竟然是九翎商会的会长燕南一。

随着燕南一的赶到,周围的丛林里传出一阵“沙沙”的声响,紧接着一批又一批身穿黑色劲装,抱着剑的男人涌现出来,足有五百名,他们双眼空洞仿佛是死尸,浑身虽然散发出来的源力只有战帝初期的地步,但在这些源力之中却隐藏着浑厚的杀气,无疑这五百人便是九翎鸟商会的九翎断翼团的死士。

仇人见面分外的眼红。

暗月商会跟九翎鸟商会的恩怨早已经根深蒂固,如今两大商会的会长碰到一起,这火药味再一次浓烈起来。

燕南一望了一眼韩凤,说道:“噢,原来是暗月商会总会长韩云老头的独女韩凤啊!难怪这般飞扬跋扈的。”

“燕南一,你难道想插手这里的事情?”韩凤漠然地道。

“我可不敢。”燕南一笑了笑说道:“想你们暗月商会高手如云,如今又组成什么七州联盟的,这实力更是如日中天。我小小的一个九翎鸟商会哪敢触碰,况且我今天也没有带够人马啊,可不敢跟你们这些战尊啊战宗啊什么的对抗。不过呢,这巫家村区区弹丸之地,也要你们七州联盟的人劳师动众的,我倒是真想看看热闹,你们该怎么做事,就怎么做,我们九翎鸟商会的人绝不会插手的。”

不待韩凤接话,韩云冷笑道:“燕老头,你不在自己的地盘颐养天年,跑到这苍茫山脉里做什么。”

“韩老头,你这话说得就很奇怪,这洪荒之大,任人走动,我去哪里,去做什么,难道还需要向你韩老头请示一下,莫非这洪荒八州已经属于你暗月商会的地盘了吗?”燕南一笑了笑,望了韩云两眼。

韩云冷漠地一笑说道:“我只是怕你遇到什么意外。”

燕南一哈哈笑道:“那就有劳韩老头费心了。”说到这里燕南一将目光落到徐天仁的身上,拱了拱手说道:“没想到巽州无法宗的徐天仁宗主也在,噢,是燕某的疏忽,现在应该叫徐宗主为七州联盟总盟主了吧。”

徐天仁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燕南一继续说道:“徐总盟主,九翎鸟商会不才,能不能进联盟里混口饭吃?”

徐天仁一笑说道:“自然可以,你要进来,我可以给你一个联盟分舵主的职位。”

“唉呀!”燕南一双眼含笑地道:“原来我一个小小的九翎鸟商会的会长,进入七州联盟还能够混上一个分舵主的位置,徐总盟主真是客气啊。”

此时众人言语中激讽不断,虽然没有力量上的碰撞,但话语间已经暗潮涌动,刚刚韩凤跟巫家村间的争斗,算做是一场小小的意外,而现在因为有燕南一的出现,使得这意外升级了,变成九翎鸟商会跟暗月商会以及七州联盟的碰撞。

巫刚身来一村之长,又跟随巫龛一段的时间,并且带领巫家村成长为苍茫山脉脚下第一大村,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使得巫刚的心性有了十足的成长,他非常清晰地判断出当前的情况,燕南一的九翎鸟商会出现,是为了帮助他们巫家村的。

毕竟巫刚很清楚巫龛跟九翎鸟商会的关系。

巫刚知道现在也没有他说话的份儿,就默默地退后了几步,继续聆听燕南一跟韩云等人的针锋相对,当然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巫刚也会召集所有巫家村能够参战的力量加入战局,毕竟这件事情的起因还是由巫家村的巫龙引起来的。

哪怕巫家村的村民全部战死,巫刚也再所不惜,他知道巫家村的村民都会拥有这样的想法的。

燕南一凝视着徐天仁,笑了笑,随后他拍了拍巴掌,冲远处说道:“秦老头!刚刚的事情你已经听到了,我觉得做七州联盟的分舵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秦家是否愿意也参与进来,这样一来,洪荒八州,不就只剩下一个肖阳宗,一个梦泽商会,一个炼器师工会跟一个炼丹师工会没有联合了嘛。”

“我秦家倒是很愿意进入七州联盟,也很愿意实现洪荒八州的一统,创建一个超级的大帝国。”远处的丛林里走出二个男人,为首的一人正是秦源的爷爷秦放,在秦放右边的正是秦家的管家秦风。

秦放的出现让徐天仁韩云父女心惊不已。

他们都在探查着秦放跟秦风的实力,秦放竟然达到战宗后期的地步,只差一格就能够成长为战圣。而那秦风虽然弱了一点,但也拥有战尊的水准。

秦放跟秦风自然不会两个人独自前来。

无论是徐天仁或者是韩云父女都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秦家三千铁甲军,二千秦家侍卫隐藏在丛林里的各个角落,逞半包围的姿势将他们围了起来。

徐天仁漠然地笑了笑说道:“这里还真是热闹,没想到乾州的秦家竟然也来到这里。”

“在乾州那巴掌大的地方呆久了,总需要出来透透气吧。”秦放搂了搂自己的胡须,先是冲徐天仁拱了拱手,随后又冲韩云抱了抱拳,接着又跟徐天仁身后的一些源修士打过招呼,然后站在燕南一的身边笑眯眯地说道:“燕老头,我觉得你的提议的确不错,我秦放倒是很愿意将乾州那巴掌大的地方归入七州联盟,做一个分舵主也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七州联盟一统洪荒八州,建立一个超级的大帝国后,能给我们秦家一块多大的领地,多大的权位!”

“这个无须你秦老头担心。”燕南一说道:“你本来就拥有乾州那巴掌大的地域,归入七州联盟后,徐天仁总盟主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绝对会给予你超过乾州地域的领地,说不定还让你统领乾州,坎州,巽州呢。”

“这样倒真的不错。”

燕南一跟秦放一唱一和,气得韩云双眼圆瞪,徐天仁更是面色阴寒,他们都是涉世很深的老油条,哪里听不出秦放跟燕南一的讽刺言语,都在思考要不要在这苍茫山脉脚下跟秦家,跟九翎鸟商会一决雌雄。

秦家的铁甲军跟燕南一的九翎断翼团,徐天仁跟韩云都没有放在心上,秦家铁甲军里的军士充其量都是战帝中期的水准,虽然有三千之众,但他们七州联盟里随便挑出一个人都能够解决,至于燕南一的九翎断翼团虽然有些难缠,但二个战宗便能够处理,另外的巫家村也都是污合之众,上不了台面。

唯一需要正视的自然就是燕南一跟秦放的这两个人。

当然徐天仁有那份自信能够以一敌二。

这场战斗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七州联盟有着绝对的胜算,可是徐天仁跟韩云却有顾虑,这种顾虑便是其他四股力量。现在的情况谁都清楚,各方面的势力都在向苍茫山脉赶来,而如今开战他们七州联盟跟秦家以及九翎鸟的人战在一起,如果被闻讯赶来的其他势力看到,这些势力绝对会冷眼观瞧。

现在徐天仁跟韩云都不想太过的展露实力,毕竟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秦家跟九翎鸟商会,还有觊觎整个洪荒八州的事情。

才进等四战宗都在细心地留意事情的发展。

他们都在心底暗自揣测,他们曾经都得到巫龛的授意,一定要帮助秦家跟九翎鸟商会,如果真的开战,他们隐藏在七州联盟的身份也就会泄漏了。

当然才进等人并不害怕泄漏身份,他们担心的是秦家跟九翎鸟的实力。

他们虽然知道秦放拥有战宗后期的水准,燕南一也差不多是这个级别,但秦放燕南一带来的人的水准却很差,对战徐天仁这一方面丝毫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才进等人非常清楚,徐天仁跟韩云带来的这四百多名源修士,战尊初期有一百五十个,战尊中期的是有一百个,而战尊后期的则有五十名。战宗级别的源修士,战宗初期的有七十个,战宗中级的有五十个,至于战宗后期的则有七个。

这么强大的一股力量,可不是秦放跟燕南一两个人可以解决,即使加上他们四个战宗,最后的结果也是被消灭。才进等人自然看出了徐天仁跟韩云的想法,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他们担心炼器炼丹两大工会以及有肖阳宗撑腰的梦泽商会赶到。

不过才进等人更有一种错觉,他们既然能够判断出这种实力悬殊的差距,秦放跟燕南一难道就不能够了?秦放跟燕南一既然明知出来就是送死,还敢出来,莫非他们有持无恐。

这时才进等人想到了秦源。

而想到了秦源他们的心底就有了底,毕竟秦源的实力他们是清楚,那可是战圣中期的水准啊。

……

徐天仁的确不想将事情闹大,或者说要闹大,就要瞬间轻松地干掉秦放跟燕南一,并且迅速地解决秦家的铁甲军跟侍卫,以及燕南一的死士团,还有就是巫家村的村民。

徐天仁给韩云使了一个眼神。

韩云会意,说道:“秦老头,燕老头!你们想加入七州联盟的事情,日后再说。现在我需要解决一下跟巫家村的事情,刚刚这巫家村的野民狂妄地说,要我留下凤儿的手臂,这件事情如果落到两位的头上,也是无法忍受的。”

“韩老头,你想说什么?”秦放问道。

“我的意思嘛,就是先让我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跟你们叙旧。”说着韩云给韩凤使了一个眼色,韩凤跳落到巫刚的面前,刚想说话,突然一个头戴斗笠,身穿披风的人挡在巫刚的面前,这人沉声说道:“谁要动巫家村的兄弟,就得先过我这一关。”

“你是谁?”韩凤被出现的男人惊扰道,脸色聚变,蹬蹬蹬退出几步娇喝道。

“我是谁重要吗?”来人压低了自己的斗笠说道:“你只需要将自己的一只手臂留下来便是。”

“找死。”韩凤娇喝一声,战宗初期的源力猛然间欺进那身穿披风的男人,仿佛脱匣的猛虎,带着愤怒跟野性的嘶吼宣泄而来,强悍的力量席卷着地面上的尘土跟碎石,赤红色的火焰肆意地攻击着戴斗笠的男人。

男人隐藏在斗笠下的嘴角一咧,发出轻蔑的笑声,食指向前一弹,一道源力注入到那汹涌而来的火焰狂潮中,火焰源力顿时熄灭干净,而韩凤的躯体倒退出去数十步,方才能够站稳,站稳的时候一声惨叫,嘴角喷吐出一柱血沫。

韩云迅速地来到自己女儿的身边,源力释放进韩凤的身体,检查她的伤势,随即韩云一脸的惊愕,他发现自己女儿韩凤的源力空间动荡不堪,隐隐有要爆破的危险。

“凤儿,你,你怎么样?”韩云焦急地问道。

“我……”韩凤再一次喷吐出血液,脸色异常的苍白,她甚至没有力气再继续说话。

看到女儿如此的状态,韩云勃然大怒,本想出手跟出现的斗笠男人对战,但还是忍住了,他压迫住心底里的愤怒,古怪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心里非常的震憾。

韩凤拥有战宗初期的水准,攻击出来的力量石破天惊,可被眼前的男人轻松一指破解掉,而且伤了源力空间,这男人的实力可见一斑,而且韩云感觉眼前男人周身流转的气息,他竟然探查不到这气息到底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心底的触动愈加的激烈。

徐天仁等人也都心惊于斗笠男人的恐怖实力。

尤其是徐天仁,他距离战圣级别最近,在看到斗笠男人出手的一瞬间,就头皮发麻,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战圣的力量在释放,而一个战圣出手解决眼前的事情,他该怎么面对?

如果刚刚他们七州联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那么因为有一个战圣级别的源修士出现,他们的优势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徐天仁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位朋友,你拥有那么强悍的力量本不该插手我们这些人的事情。”

“不该吗?”戴斗笠的男人笑了起来说道:“我只是想说,这巫家村的村民是我兄弟的兄弟。既然是我兄弟的兄弟受到责难,我自然要出面的。”

徐天仁一愣。

戴斗笠的男人继续说道:“我现在给你们两种选择,一种是留下那韩凤的右手;另一种是你们群起向我攻击;我给予你们一炷香的时间选择,该怎么决定,你们商议过后再来跟我对话。我需要提醒你们的一件事情是,如果你们选择后者,交会付出异常惨烈的代价。”

说着戴斗笠的男人退到巫刚的面前,微微抬起头,然后笑呵呵地拍了拍巫刚的肩膀。

“是你?”巫刚一愣,随即露出笑容。

“嗯,兄弟最近可好?”戴斗笠的男人问道。

“一切都好,只是不知道我大哥最近如何了?”巫刚摇了摇头。

戴斗笠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源。

秦源知道巫刚说的人是巫龛,遂一笑道:“你不能记挂那个妖兽,他一切都好。”

“那就好。”巫刚笑了起来,有秦源的出现,巫刚心里的底气十足,他现在也没有任何好担忧的了,气势比刚刚更加的强横。

徐天仁跟韩云彼此互视。

韩云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的独女在别人的威迫下,自断一条手臂,暗地里传音给徐天仁说道:“盟主!我知道现在出现的这个戴斗笠的男人是个战圣,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让小女失云一条臂膀啊。”

徐天仁也暗地传音说道:“老韩!我自然也不忍心看到侄女受到如此的摧残,可是……可是没有办法啊!”

“盟主,拼尽我们这些人的力量也未必不能够战胜那个战圣吧。”韩云说道。

“的确。”徐天仁说道:“合我们四百多名源修士的力量跟那个战圣一战,还是有赢的把握的,但是老韩,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即使能够战胜那战圣,付出的代价却会非常的惨重,我们带来的源修士很可能会损失一大批,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带来的这些源修士都是七州联盟的中流砥柱,倘若失去了他们,我们拿什么力量来跟其他的势力拼斗?”

“这……”韩云犹豫起来。

“老韩,小凤失云一条手臂,如果能够换回我们保存实力,当真正一统洪荒八州的时候,我自然会替她做一次补偿的。”徐天仁继续传音道:“如今这个战圣的出现,实在不是我们能硬碰的人物。我拥有战宗后期的水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能够晋级到战圣的地步,只要晋级到战圣,我便能够了解到眼前这个战圣的弱点,到时候再施展妙计替小凤报仇,不是更好?”

说到这里徐天仁顿了顿,继续道:“我知道小凤是你的独女,也是你一直宠爱的女儿,她损失一条手臂,你心里无比的刺痛!但成大事者,必须要付出常人无法忍受的代价,老韩为了一统洪荒八州的伟业,只能够委屈小凤了。”

韩云沉默起来,最后咬了咬牙。

韩凤也看到了父亲跟徐天仁的神色,突然娇喝一声,再一次向秦源攻击而去,秦源一掌按到韩凤的肩膀上,韩凤战宗初期的水准被禁制起来,她蹬蹬蹬地退出几步,身体虚弱不堪。

这时秦源说道:“巫刚兄弟,斩她一条手臂,结束这件事情。”

巫刚拎着源器刀缓缓向韩凤靠近。韩凤一脸的愤怒,接着这种愤怒转化成无助,她以祈求的目光望向自己的父亲韩云,韩云缓缓地闭上双眼,接着飘落到韩凤的面前,怒视着巫刚,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想要小女的一条手臂是吗?”

“韩云,看来你想选择跟我一战是吧?”秦源哼了一声说道。

“呵呵。”韩云狂笑起来,“你是战圣!甘愿插手今天的事情,我们的实力的确不如于你,今天我们认栽了,不过你需要记住一点,并不是只有你能够达到战圣的级别,日后我们定然也会有机会成长的,今天老夫就代替女儿小凤赔偿给你们一条手臂,这件事情到此结束。”说话间韩云源力充溢到自己的右手上,他的右手“砰”的一声爆破掉了。

韩云忍着剧烈的疼痛,倒退几步。

韩凤泪流满面,终于呼喊出一句:“爹!”

韩云的眼角带着笑意,用手捂着伤口,喃喃地说道:“凤儿,我等你喊我这个称呼已经多少年了。失去了这条手臂换你一次这样的呼叫,也是值了。”

“刷刷”的汗水顺着韩云的额头滑落,这一刻的韩云苍老了数十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