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这才继续说道:“现在我就将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跟你们说一下,大家仔细听来,至纯源魂的提炼,需要用到精神力!而提炼至纯源魂需要做的事情,便是以精神力投入到源魂之中,不断地用精神力去吸食源魂中的杂质以及各种负面的情绪,将这些杂质跟负面情绪全部吸收后,自然就留下至纯的源魂了。”

“等一下。”乾诚插话道:“倘若提炼至纯源魂,就需要吸收妖兽源魂中的杂质跟极其负面的情绪,那么如果无法将这些东西排除掉,我们不会被这些东西感染,而成为如妖兽一般嗜血成性的狂人嘛。”

“没错。”巫龛确认地点头道:“这正是我需要特别交代的地方,吸食越多的负面情绪,受到负面情绪的感染,精神力不但不能够提升,反而要被渲染成嗜血的魔精力,这自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找到能够排除这种负面东西的方法,至于这种方法,我无意中已经找到了,呵呵。”

巫龛笑了笑。

幽姬疑惑地问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方法?”

巫龛望着幽姬说道:“方法就是用源力空间储存这些负面的东西,然后将源力空间牵引到外界,爆破掉。”

“这……”幽姬面色一黯地道:“爆破源力空间,不是等同于死亡吗?”

不待巫龛说话,苟同笑眯眯地道:“嫂子你不知道!巫龛这家伙当年曾经替我们每一个人都开劈出新的源力空间,也就是说,我,乾芯,盼瑶姑娘,乾诚,秦源,翎妹,还有茵柔姑娘都拥有双重源力空间的,爆破掉一个,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

苟同将幽姬唤作嫂子,引起乾芯极大的不满,乾芯很想用自己的电源力给苟同一个雷电审判,封上他的嘴,但碍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没有动手,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苟同。

苟同打了一个寒战,不再继续说话。

巫龛说道:“正如苟同说的那样,他们的身体里都拥有双重的源力空间,而为了提升精神力跟提炼至纯源力,现在只能舍弃掉一个了,而这个星期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再次帮助你们开辟新的源力空间,为了稳妥起见,我决定给你们每一个人都开壁出三个源力空间,然后再替你们演示一下,如何提炼至纯源魂,同时如何将从源魂里提炼出来的杂质跟负责情绪承载进一个源力空间中封藏,达到一定的极限后,再将封藏的源力空间从体内引出,爆破掉。”

众人也明白了巫龛的意思。

巫龛不再多废口舌,带着众人寻找他们各自本源的妖兽进行击杀,取得源魂后,巫龛一边将源魂提炼成至纯源魂,一边先简单地讲解提炼的方法,待将所有的源魂都提炼完毕后,巫龛便开始替众人开辟新的源力空间。

巫龛最先替幽姬开辟源力空间,消耗了一个冰至纯源魂跟一个火至纯源魂,替幽姬开辟出了一冰一火两重源力空间,加上幽姬最开始的源力空间,一共三个。

接着巫龛替黄沫开辟新的源力空间。

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巫龛替众人全部开通了新的源力空间,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都拥有三重的源力空间,做好了一切,巫龛也感觉有一些疲惫,恰恰这个时候龙索一身狼狈地带着七个光源魂回到山洞中,突然看到这么一群人,龙索赫然心惊,因为他感觉到这些人都非常的强大,怕是每一个都拥能够跟无名炼器师抗衡的力量,也就是说,这区区的一个山洞里,竟然装下了十来个战圣。

龙索的确吓了一跳。

看到他那般吃惊的表情,巫龛拍了拍龙索的肩膀说道:“不要惊讶,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助你提升力量的,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心修练。”

“他们……他们……都是……都是……”龙索突然有一点结巴,断断续续地说道:“都是帮助我提升力量的?”

“嘿嘿。”苟同笑眯眯地道:“队长,你真有面子啊。这么多战圣就只为了你一个人忙乎,你说,你要是不成为战圣,或者拥有更强力量的人的话,对得起谁?”

苟同一直都没有恢复本来的相貌,依然还是那英俊小生的脸颊,当然也带点小小的张狂。

乾诚接过苟同的话,咳嗽了两声说道:“队长啊,你快点成长起来吧,这么多战圣都等着你呢。”

龙索被苟同跟乾诚这么一说,脸有一点发烫,心里暗暗地想着,这么多战圣为自己的事情操劳,而自己如果真的是一个废物,哪还有脸面活下去,他咬了咬牙,把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说道:“师父,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半个月内,带回来二十个八百年妖兽的源魂。”巫龛说道。

龙索没有说话,只是冲巫龛抱了抱拳,随后便退出山洞,飞奔向苍茫山脉的深处。

待龙索走后,苟同突然眼前一亮,哈哈笑了起来。

乾诚敲了苟同一个响指道:“你鬼笑个屁?”

其他人都用奇奇怪怪的目光望着苟同,也不知道这小子又在傻笑什么,莫非是在想着某些龌龊的东西,当然这么想苟同的,也就只有巫龛跟乾诚了,其他的多半都是女眷。

苟同咧了咧嘴说道:“我想我们不用那么费力地提炼至纯光源魂了,嘿嘿,我倒是想到一个非常绝妙的办法,来帮助龙索觉醒,哈哈,我他妈的简直就是天才嘛。”

众人被苟同搞得云山雾绕的,都不解地望着苟同。

巫龛倒是想到了什么,白了一眼苟同说道:“你那种想法,我早就想过,没有用。”

“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苟同也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说说我到底在想什么?”

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帮助龙索重新锻造出一个新的源力空间,并且让我为他锻造的是光源力空间,这样的情况下,就不需要弥补龙索原来的源力空间,只需要提升这个新的光源力空间,就可以了,对吧?”

苟同咧了咧嘴道:“这样不是正好可以解决龙索的问题吗?“

巫龛摇了摇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种方法我早已经想过,但没有用处!我的确可以替龙索再开辟出一个新的光源力空间,可是这个光源力空间是没有办法替代龙索原始的源力空间的。”

“为什么?”苟同不解地问道。

“原因有二,第一点我为龙索锻造出来的光源力空间,能够储存跟提升的最大限度,只会局限于我这个力量层面,达到了这个层面,源力空间没有办法晋级的。第二点便是,龙索是光神!他原来的源力空间里储存着大量他战斗跟修练的信息,只要让他用本源的源力空间觉醒后,他才能够恢复光神的力量,倘若用新的光源空间,那么就等于龙索的战斗经验跟修练信息为零,无疑等同于他重头修练,我们没有那个时间。”

巫龛解释了一遍。

众人也都清楚过来。

苟同挠了挠头,一副苦瓜脸地说道:“看来,我们还得遭罪?”

“这罪是一定要遭受的了。”巫龛一笑说道:“第一阶段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完了,现在进行第二个阶段的训练,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我会让你们从熟悉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达到熟练的程度,好了,大家都跟我来吧。”

说着巫龛转身离开了山洞。

众人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巫龛带着众人,闯入苍茫山脉深处,找到数十只低级的妖兽围了起来,巫龛唤出烈龙枪,一枪就将这些低级的妖兽击杀掉,然后让众人分别找寻自己本源属性的源魂拿在手里。

巫龛也选择了一个五百年火妖兽的源魂拿在左手中,右手指向这个源魂对众人说道:“提炼这个源魂,首先要做的就是将精神力投入到源魂中,跟源魂共鸣,跟源魂共鸣后,再用精神力做一个连接源力空间跟源魂的枢纽,这个枢纽就像是一条传送带,可以将源魂里的杂质跟负面情绪传到源力空间中。”

“这似乎很简单。”苟同喃喃地说了一句后,立即将精神力投入到源魂中,接着精神力跟源魂共鸣起来,也的确锻造出一条枢纽,此时源魂里的杂质跟负面情绪,如倾泻的潮水般涌入到苟同三个源力空间里的一个。

这些杂质跟负面情绪一经涌入苟同的源力空间中,源力空间顿时**不堪,苟同的脑海里顿时流趟着一幅幅满是血腥跟杀戮的画面,这些画面使苟同的双眼狰狞起来,他猛然间跳起,瞬间将呼风斩唤了出来,对准巫龛劈头盖脸一剑斩出。

众人吓了一跳。

巫龛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烈龙枪向前一荡,精神力顿时铺压出去,烈龙枪将苟同的剑荡飞,同时巫龛的精神力滑入到苟同脑海里的那一刻,将苟同狂暴的精神力彻底镇压下为,这时苟同才渐渐恢复过来,跑到远处,拾起自己的呼风斩,挠着头不解地说道:“咦,我刚刚都做了什么?”

“苟同,我来问你,我巫龛跟你可是有深仇大恨?”巫龛瞪着苟同说道。

“没啊?”苟同不解地道。

“没有吗?”巫龛咧着嘴说道:“如果真的没有的话,那为什么你一经狂暴,第一个攻击的人便是我呢?”

“这个嘛……”苟同双眼眯了起来,尴尬地一笑说道:“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的,嘿嘿,当时我只感觉脑海里充满了杀意,只是随便选择一个对手而已。”

巫龛白了一眼苟同说道:“这些人里就属你最冒失,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开始提炼至纯源魂,幸好你吸食的仅仅是五百年妖兽的源魂,要是二千年的,估计现在的你连玉铃儿都会攻击的吧。”

苟同吓了一跳,低下了头。

巫龛突然皱起了眉头,他凝视着乾诚,发现乾诚双眼充满了血丝,浑身剧烈地颤抖,心里咯噔一下子,巫龛跳落到乾诚的面前,一掌拍到了乾诚的脑袋上,精神力再一次地铺压进去,镇压住乾诚刚刚吸食的负面情绪后,摇起了头说道:“乾诚,我倒是忽略了你,你跟苟同同一种货色,不争气的家伙。”

乾诚吐了一口浊气,心有余悸地道:“真恐怖啊。这东西如果吸得过量,估计连亲娘都不会认识了吧。”

因为有苟同跟乾诚出的这个岔子,所以众人都小心谨慎起来。

巫龛想到了黄沫,他来到黄沫的面前,将黄沫手里的源魂拿走后说道:“黄沫,你脑海里的精神力还没有开启,还不能够跟其他人一样动用精神力来提炼至纯源魂,我在帮助其他人掌握提炼的方法后,再单独教你这方面的东西吧。”

黄沫憨憨地点了下头。

巫龛则继续对其他人说道:“提炼至纯源魂的大体方法我已经跟你们讲过了,现在我就需要将最重要的东西告诉你们,那就是控制力。所谓的控制力,就是用精神力打通源力空间跟源魂之间的联系,锻造出一条枢纽,借助这条枢纽传送源魂里的杂质跟负面情绪进入源力空间中,而掌控精神力让它缓缓的,源源不断地将杂质跟负面情绪传入源力空间中,再进行一个阶段的消化,便是控制力。”

巫龛完全拿苟同跟乾诚做反面教材,搞得两个人很没有面子,而有了他们两个的例子,众人都清楚了控制力的重要,而巫龛接下来让众人做的事情就是控制力的训练。

众人开始按照巫龛所说的话法进行提炼,有人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巫龛立即用自己的精神力去镇压,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过,众人在这半个月内逐渐掌握了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当然掌握最快的自然就是盼瑶,毕竟在这些人之中,盼瑶的源力空间是精神力的源力空间,而且同巫龛修练过一段时间,对于精神力方面的理解是除了巫龛外,最强的。

第二个便是幽姬,毕竟幽姬跟巫龛合修过。

理解力最差的,莫过于乾诚跟苟同二人,在半个月的训练中,他们七八次都没有控制好了,幸好巫龛每一次都及时出手,使他们从狂暴中解脱出来,当然半个月后,这两个家伙也掌握了提炼至纯源魂的方法。

这半个月内,巫龛除了给众人护法外,还单独训练黄沫。

巫龛本来想先让黄沫了解精神力的基础,可是让巫龛没有想到的是,黄沫竟然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独自提炼出一个三百年土妖兽的至纯源魂。

当黄沫拿着这颗至纯源魂找到巫龛的时候,巫龛也感觉到非常的震惊,甚至有一些想不明白,一个根本没有接触过精神力的人,竟然能够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提炼到一颗至纯源魂,而且纯度跟乾诚跟苟同提炼到出来没有两样,这是巫龛都百思不解的,后来巫龛让黄沫再提炼一次,他在一旁用落神眼观看,总算明白过来了。

黄沫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

他战斗的意识异常的强大,在提炼至纯源魂的时候,他并不是借助精神力来提炼的,而是依靠他强大的战斗意识来提炼的,这种战斗的意识应该也算精神力里的分支,可是能够像黄沫这样把战斗意识提到如此高水准,巫龛也远远也没有想到,甚至巫龛感觉到黄沫拥有这般强悍的战斗意识,甚至有要超过他的迹象。

既然黄沫能够用战斗意识来提炼至纯源魂,巫龛也就不再教黄沫精神力了,直接让黄沫强化自己的战斗意识,让他每天都找寻一些高阶的妖兽战斗。

半个月后龙索回来了。

他全身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地方,破破烂烂的衣服上满是血渍,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龙索展开自己的源空间取出二十只光源魂出来,恭敬地递给巫龛,在递给巫龛的时候,龙索还在不断地喘着粗气。

巫龛将这些光源魂交给盼瑶幽姬等人,让他们提炼,一会儿的工夫就将二十枚光源魂提炼到至纯,而巫龛收回至纯源魂后,统统交给龙索吸食。

龙索在吸食过这二十颗至纯光源魂后,虽然没有一点晋级的状态,但他那气喘吁吁的状态却解除了,身上的伤痕都在以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在愈合,从这一点上巫龛看到了希望。

……龙索依然处于战王中期的水准,但他现在已经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巫龛让他做什么,他现在就去做什么,吸食了二十颗至纯光源魂后,龙索身体里的疲惫一扫而光,双眼充满斗志地望着巫龛说道:“师父,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巫龛笑了笑说道:“休息,明天早上再来找我。”

龙索虽然有些诧异,但并没有追问原因,远远地离开众人,找到一个非常僻静的地方独自休息起来。

巫龛凝视着龙索远去的背影,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知道龙索现在已经拥有了向上的信心跟斗志,他已经从心底灰暗的角落中解脱出来了。

巫龛让其他人也去休息了,他自己端坐在山洞中想着事情,能不能够帮助龙索,将龙索源力空间里缺失的光源力补充起来,就只能看龙索需要多少的至纯光源魂来吸食了,同时巫龛心底隐隐还有一层的担忧,这种担忧是对其他人的。

一晚上的时间巫龛都在思考中度过。

第二天清晨龙索早早地站在巫龛的面前。

巫龛缓缓睁开眼,凝视着龙索说道:“今天给予你的任务是达到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

龙索有一点费解,问道:“师父,该怎么达到身体承受的极限?”

巫龛笑了笑说道:“找到一只一千五百妖龄的妖兽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