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要杀了你!”砰,无数道密集的白光向秦源逼去,秦源一经试探,感觉到战帝后期的水准,这一番的逼迫龙索,倒让他的实力飞跃了几个台阶,秦源神色稍稍有一些改变,向后退了一步,接着一道烈焰轰出彻底将龙索的力量化解干净,继续冷笑道:“咦,原本战王中期的水准,竟然能够攻击出战帝后期的力量,看来你是被我逼迫得成长了啊。”

“我……我杀了你……”现在的龙索仿佛只有一点意识,那就是将秦源杀掉,他再攻击出一次比自己原本力量强二级的力量后,就彻底地摔倒在地,奄奄一息,完全失去了知觉。

秦源微微一愣,暗地里传音给巫龛说道:“龙索已经达到了极限,不能再继续下去。”

“我明白。”巫龛回了一句,腾然跳了出来,站到龙索的身体旁边,直视着秦源,洪声说道:“你出手太过狠毒,今天我要你的命。”说着巫龛施展出战圣级别的力量,一个蓝冰碎裂攻击出去。

秦源也源力大开,同样施展着战圣的力量跟巫龛对战,两个人虽然都在演戏,但力量上的对碰却是真实的,一时间整个地域到处是爆破声。

爆破结束后,两个对视而立。

秦源冷漠地望着巫龛道:“你是谁?”

巫龛淡然地回答道:“炼器师工会无名炼器师。”

这两个人的对话深深地镶嵌在那些受了伤,还能够爬起来的佣兵耳朵里,他们也仅仅记住这两句话,便四散逃窜,木夕跟刘域都被秦源给震晕了,眨眼间整个地域,只剩下巫龛秦源以及黄沫等人。

见所有人都跑光了。

巫龛跟秦源没有继续出手,苟同跟乾诚从装死中醒来,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源力大开,找秦源拼命,秦源被他们两个愤怒的力量逼得手慌脚乱,巫龛适时地挡在他们中间,笑呵呵地道:“一切为了觉醒龙索,不必在意。”

“啊呸,你装成救世主,为什么我们就要装成小喽罗?”苟同这口恶气难平。

“就是就是。”乾诚擦了擦嘴角的血液道:“你摔我摔得也太重了吧。”

“得得得,都是我的过错。”秦源笑了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做得这么真,谁会相信。况且巫龛刚刚不都说了嘛,一切为了觉醒龙索。”

“不行。”苟同跟乾诚紧咬不放。

秦源一笑说道:“那这样行不行,我听说你们欠巫龛很多钱币,我替你们还怎么样?另外乾诚,人家苟同都找到了红颜知己,我秦源也替你找一个怎么样?”

“呸,你自己都是光棍一条,还给我找老婆,谁信啊?”乾诚瞪着秦源。

“都给我打住!”巫龛喝了一声说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来商量下一步怎么走。如今我的确可以判断这龙索是光神,二点,第一龙索说过他在修炼的时候遇到了瓶颈,十年没有再晋级,这就说明龙索身体里定然隐藏着什么封印或者诅咒之类的东西。我虽然没有探查得到,那并不证明就没有。第二龙索刚刚因为受到秦源的折磨暴发出战帝后期的力量,证明他身体里的的确确隐藏着强大的力量,只是没有被挖掘出来。”

秦源点头道:“既然确认了龙索的身份!在我这么邪恶的迫逼下,他也仅仅暴出战帝的力量,我们该怎么继续帮助他觉醒?”

巫龛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就以无名炼器师的身份,带走龙索,以及带走苟同乾诚跟黄沫,正好可以借助这段时间来修练,而我也会找时机,当着龙索的面儿,让苟同他们逐一地恢复战圣的力量,强化他想变强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可以刺激龙索一下。”

“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秦源说道:“那么我就去处理暗月商会方面的事情了。”

“你一个人能应付得了不?”巫龛问道。

“没问题。”秦源笑了笑说道:“即使我没有这战圣的力量,玩计谋的水准也不会太差劲的!逃走的那些佣兵一定会将再次遭遇到梦泽商会的事情透露给暗月商会,同时巫龛,你以炼器师工会的名义出来相救,也会让暗月商会有一种错觉,觉得炼器师工会会跟他们合起手来对付梦泽商会,另外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也通过秦家的消息网收到一些情报,炼器师工会正在清缴希克城内的梦泽商会势力,同时他们也正在谋划剔除整个离州的梦泽商会势力,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无论是暗月商会还是炼器师工会都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对付梦泽商会的事情上。”

乾诚在一边接道:“你这家伙真阴险,看你的意思是不是想再添几把火?”

秦源笑了笑说道:“那是自然的,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得完美一点,我的确需要再给梦泽商会跟暗月商会的争斗中,添几把火!我秦家囚禁着一批邪恶跟亡命之徒,而且这些邪恶跟亡命之徒中,有不少曾经给梦泽商会当过佣兵,只要使用他们攻击暗月商会的几处密点,这火就烧起来了。”

“这么看来,不出三个月,梦泽跟暗月将会做一次谁输谁赢的较量。”苟同唏嘘地道:“秦源啊秦源,就凭你这几条毒计,你说是好人,谁他妈的信,跟你做兄弟真得该烧高香,要不然被玩死了都不知道。”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秦源挠了挠头。

“你说呢?”苟同瞪了一眼秦源。

巫龛打起圆场,转移话题道:“既然都已经决定好了,那么就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另外秦源,你需要回到秦战城驻守,免得秦战城受到攻击,还有你不能荒废了修练,毕竟我们做这么多的事情,其实只为了跟洪荒双界斗一斗,而跟洪荒双界争斗,再多的阴谋诡计,都没有用处,强大的力量才是王道。”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的。倘若不是暗月商会想算计我们秦家跟翎妹的商会,我也不会这么狠。”秦源笑了笑,然后望了一眼昏迷中的木夕跟刘域说道:“这两个人怎么办?”

“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吧,等他们苏醒的后,该去哪里由他们自己决定。”巫龛说完,秦源已经离开了。

巫龛将龙索抱起,给乾诚苟同黄沫使了一个眼神,便身形一展落向远处,苟同他们紧紧跟随,第二天清晨时分,众人已经来到了苍茫山脉深处。

巫龛选择了一个非常适合居住的山洞,清理了里面的妖兽,并且在洞口做了一个超强的防御后,便开始替龙索做最好的恢复,并且收拾好了他的伤口跟创痛。

做好了一切,巫龛方说道:“看样子,龙索想要苏醒恐怕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正好借助这段时间,我们开始修练。”

“半个月的时间能修练出啥来?”苟同摇着头。

巫龛一笑道:“的确修炼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有一样除了黄沫外,你跟乾诚都很或缺。”

“什么?”苟同跟乾诚同时问道。

“战斗的经验!”巫龛笑道:“你们虽然都拥有战圣级别的力量,但真正参加战斗却并没有多少,所以我会在半个月的时间来跟你们一对三的对战。”

“一对三,你一个单挑我们三个?”苟同咧了咧嘴。

巫龛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觉得我不够实力跟你们三个过招的吗?”

“不是,我是怕你把我们打残废了。”苟同抽了一口凉气道:“你丫的是战神啊,你的实力我们谁不清楚。”

“噢,那你们就做好被我打残废的准备吧,我在出手的时候不会留情的,恐怕也只能对你们保证,不要你们的命这一点了。”巫龛轻轻地笑了笑。

这笑容让乾诚跟苟同后背发凉,他们互视一眼说道:“我们可以独自修练不?”

“不行,必须跟我对战!”

“妈的,你比秦源还狠!”乾诚跟苟同两个人流露出无奈的表情,同时摊了摊手,而黄沫拎着自己的大斧头憨憨地笑道:“巫龛,在战斗的时候,我可以叫上风骨龙吗?”

“当然可以!”巫龛点着头。

黄沫倒是充满了斗志,毕竟他是为战斗而生的。

……

巫龛带着苟同三人,选择苍茫山脉非常深非常深的地方进行战斗,的确正如巫龛说得那样,他在出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顾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逼使乾诚跟苟同苦闷不堪,逼急的时候,这两个家伙都在拼命。

而黄沫带着风骨龙也跟巫龛硬扛。

三个人战圣中期的水准全开,不过巫龛应付起来还是非常的轻松自如,第一天的战斗只持续了半个时辰,三个人带着一条风骨龙就倒地不起。

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三个人依然停留在半个时辰的时限内,没有半点的超越。

第二个星期,三个人的配合默契起来,但也勉强熬到半个时辰而已,再继续就会被巫龛一招轰倒,三个人想尽了各种方法来对抗巫龛,都没有任何的效果,每一天都过得非常的累,除了战斗还是战斗,都有一些苦闷,不过半个月的战斗过后,乾诚跟苟同对战斗的态度却有明显的改变。

起初他们说死都不愿意跟巫龛打,即使打,也都有些拘束,可半个月后,他们斗志昂扬,就算巫龛不找他们,他们也会如时出现在拼斗场,而且每个人的眼神都异常的犀利。

巫龛看到乾诚跟苟同这样的改变,心里稍稍安心,他这一次主要就是针对乾诚跟苟同训练的,毕竟他非常清楚黄沫这个战圣,黄沫曾经受过青流战圣的指点,又独处百年的时光,他早已经养成了,只要战斗,就绝不放弃的信念,哪怕是战死,也不会退缩。

可乾诚跟苟同就不一样了。

这两个家伙都算是纨绔子弟,虽然成长也很迅速,也经历过启源洞里的修练,但骨子里还是有一些流里流气的,巫龛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乾诚跟苟同骨子里的这些流里流气剔除掉,让他们养成殊死如归的战斗信念,幸运的是乾诚跟苟同都能够做到。

半个月过后,巫龛也算准了龙索应该就要苏醒,他特意将洞口的防御撤去,然后带着苟同三人找到距离洞口很近的一片平地,进行战斗,目的就是想让龙索感觉到力量,感觉到强大的力量。

龙索幽然地苏醒,经过半个月的恢复,他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他下了石床,茫然地望着石洞里的一切,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他缓缓向洞门口走去,洞门口外的阳光让他很不适应,他闭上了眼,脑海里立即回放出半个月前那痛苦的情节,龙索全身颤抖,痛苦不堪。

轰,石洞一阵的晃动。

龙索脑海里痛苦的回忆被这阵晃动打断,他茫然地走出石洞,寻着远处一阵阵硝烟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龙索的心头就笼罩上一层惊骇,因为他感觉到一股股力量的余劲向他的身体冲撞,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些余劲恐怕都拥有战王中期的水准,他越是往前走,就感觉到层层的压迫力,再走出三百米的距离后,他就实在无法走动了,就算提起战王中期的水准,也顶不住狂潮般的余劲冲撞。

就在龙索要想退步的时候,一股轻柔的力量缠绕在他的身上,带着他的身体飘向一座山头,龙索的身形落稳,向下观瞧,顿时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正是他佣兵团里的张狂,黄沫,还有程前三人,而这三个人正在跟……跟无名炼器师对战。

龙索抬起头,立即打了一个哆嗦,空中停着一只傲然的风骨龙。

那风骨龙狂傲的气势让龙索不敢再看。

龙索心里非常的震憾,他仔细地观望着山头下的四人对战。

刚刚就是巫龛施展力量将龙索带到这里来的,他冲乾诚他们使了一个眼神,乾诚他们会意。乾诚腾空而起,抱着一把长剑,斩向巫龛,巫龛脚步轻移,躲开这一剑。

但乾诚在攻击的时候,加上了电源力。

电源力无声无息地透过巫龛的身旁,接着迅速地闪现出来,犀利的电流将巫龛身后百余米的地域摧毁干净,连一根杂草都没有留下,乾诚横着剑继续攻击:落雷三千!

轰轰轰!数百道惊雷从天而降,带着彪悍的攻击力砸向巫龛的身体。巫龛手臂一挥顿时给自己施展了一个蓝冰遁,惊雷砸到他的蓝冰遁上,被反弹出去。

而反弹出去的几道落雷正好向龙索这边攻来,龙索想躲但根本没有那么力量跟速度,就在他无比惊慌的时候,一道火焰出现在他的面前,将所有的落雷瓦解干净。

驭风术!苟同给自己加了一个速度,火石电光的一瞬间已经欺进巫龛的身边,手里的呼风斩狠狠斩出,一斩竟然翻出千百朵剑花来,每一朵剑花都是风源力最强的应用,巫龛一笑,挥舞着手臂直接暴出千百拳来。

密集的拳劲将苟同的剑朵摧毁。

这时候黄沫拎着大斧,一道开天辟地的招术荡了出来,浑厚的土源力斩向巫龛,巫龛并没有敢硬接,瞬移左侧一百米的位置,黄沫的大斧夹带着的土源力生硬地将地面开出一个宽三十米,深百米的裂口,不过他的战斧并没有轰到地面上,而是猛然向巫龛的方向一扫,巫龛烈焰遁防御起来。

黄沫大斧的气劲透过巫龛的烈焰遁,将巫龛身后的所有树木花草石块荡平。

空中的风骨龙一声鸣叫,用巨大的龙颅撞向巫龛的烈焰遁,当它的头颅跟烈焰遁接触的那个瞬间时,排山倒海的力量顿时扩散出来,巫龛长喝一声:破!

烈焰遁四股火焰,在同一个时间,向乾诚苟同黄沫以及风骨龙攻击,速度非常的快。黄沫大斧一荡:终极防御。他彻彻底底将自己笼罩在一层又一层的土圆遁中。

乾诚跟苟同各自施展着自己的力量,跟巫龛的火焰硬碰硬。

而风骨龙仗着自己坚实的龙骨之躯,卯足了劲,硬是将巫龛的力量撞散,黄沫因为有风骨龙的帮助,施展终极防御的时候,幻出一计杀招——斧影万千。

“我看你怎么躲。”乾诚暴喝一声:“电域!”

说话间将自己全身的电源力铺压出去,在巫龛的四周形成一个域空间,域空间里电流流转,每一束电流都拥有麻醉人动作的力量,将巫龛死死地困在其中。

苟同也没有闲着,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液在自己的呼风斩中,接着一声长啸:风之飘渺。苟同的身体并没有动,也没有任何的风源力释放出来,但是巫龛非常清楚苟同这一招风之飘渺的奥义,只要他一展开行动,苟同将以风最快的速度予以秒杀,这也是苟同能够施展的最强杀招。

因为知道龙索在观看,苟同说道:“无名师傅,你可千万不要动啊,否则的话,我很可能会伤了你的性命。”

“他真的不敢动,他已经输了。”乾诚依然还是那苍老的模样,说起话来都非常费劲儿,“他被我的电域困住,想动也没有机会啊,咳咳,即使没有被我的电域困住,黄沫的斧影万千也会打造出一个战圣的域空间,到时候一样让他逃脱不掉,唉,真费劲,半个月了,才能稍稍占个上风。”

“未必吧!”巫龛一笑。

“少逞强了,输就是输了。”苟同嘿嘿怪笑。

巫龛用手指擦了擦双眼:落神眼——寂静。

他的落神眼一施展出来,乾诚等人的力量顷刻间消失不见,巫龛潇洒自若地从乾诚的电域中走了出来,黄沫施展出来的斧影万千根本没有任何的攻击,仿佛都化成泡影,随风吹散。

而苟同的风之飘渺更没有丝毫的作用,好像他从来都没有施展过任何的招术。

三个人气氛地望着巫龛,算一算时间,刚好又是半个时辰。

巫龛笑道:“你们今天的表现不错,将我的落神眼都逼迫出来,难得啊,走吧。”

说着巫龛带着三人跳落到惊得呆呆的龙索身边。

巫龛望着龙索道:“你感觉好些了没有?”

龙索木讷地点了点头,随即剧烈地晃动着脑袋,无名炼器师这么强他还能够接受,但是他的佣兵都变得这么强,让龙索一时间接受不了,他扫视了一眼乾诚他们,茫然地问道:“你们……”

“队长,我们变强了。”苟同笑了笑说道。

“我……我知道!”龙索努力平息惊讶的神色,半天后才问道:“我知道你们都变强了,可是……这……这也太强了吧,你们不要……不要告诉我,你们已经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就修练到战尊……嗯……战宗的地步?”

巫龛拍了拍龙索的肩膀说道:“他们的真实水准是战圣中期!走吧,回山洞里说话。”

说着巫龛独自离开。

乾诚跟苟同对龙索一笑,紧随巫龛而去。

黄沫收了自己的风骨龙,也冲龙索憨憨地笑了笑,然后拎着大斧,晃动着魁梧的身躯,错过龙索身旁,龙索感觉自己依然是半梦半醒,一炷香的时间后才回过神来,他迅速地赶回山洞,直接闯了进去,一进入山洞就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苟同站起,对龙索说道:“队长,你指的是哪一方面的事情,是我们都还活着,还是我们的力量变强。”

“两方面我都想知道。”龙索干脆地道:“我记得当时我们被王源攻击,你们已经被他杀害了啊,而且我最后也难逃一死,如今我健健康康地活着,而你们非但没有死,反而……反而变得这么强……战圣啊……这怎么可能。”

苟同用手指向巫龛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无名炼器师的帮助。我们也是后来才明白过来的。当时王源的确将我们打成重伤,奄奄一息,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而队长你也绝对没有逃命的可能,但这个世界上就是没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正巧无名炼器师在我们被伏击的地方修练,感觉到王源的实力后,就找到了我们,他帮助我们击杀了王源,喝退了王源带来的十个源修士,遣散了我们商会的佣兵,后来带着我们来到这里,不但治好了我们的伤病,而且帮助我们修练,替我们觉醒,使我们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内达到了战圣中期的水准,之后我们拜他为师,受他训练。”

说到这里苟同顿了顿,满脸灿烂的笑容说道:“我知道这么说你一定不会相信,但这都是事实。”

“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奇怪的事情?”龙索剧烈地晃了晃脑袋。

乾诚开始说话道:“龙索,我称你一句队长!不过我的年纪要比你大许多,说几句不中听的话,你要见怪!我们在没有被伏击前,你跟刘豹的谈话我们都到了,感觉你好像失去了男人该具备的骨气。做一名柴夫,渔翁的确不错,但那是看透了人间百态之后的事情,你瞧瞧我这身老骨头,都能够觉醒成为战圣,你差什么?我觉得,你应该重燃斗志,努力修练,这样才不会白活一生。”

“我……我能行吗?”龙索心里没底,说道:“我们四个同样被无名炼器师所救,你们受的伤跟我差不多,但你们在无名炼器师的帮助下,一开始就恢复了,而且又觉醒成为战圣,而我呢……我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啊……而且我的力量一直都停止不前,我不可能像你们那样,成为战圣的,不可能的……”

“天底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你想不想做。”苟同继续说道。

“谁也不会知道,你如果觉醒后会是什么阶层的力量。”乾诚也说道:“人嘛,相懂得相信自己。”

“你们不必说了。”龙索摆了摆手道:“我自己有几两的分量,我自己清楚,我永远都没有办法达到那种传说中的地步,永远都不可能。”

众人还想继续说下去,巫龛却摇了摇头,他缓步来到龙索的面前,一个巴掌煽了下过去,打得龙索的身体有一些晃动,龙索茫然地望着巫龛。

巫龛轻蔑地望着龙索道:“垃圾。”

龙索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浑身颤抖,一脸的怒气。

巫龛重重地拍了拍龙索的肩膀说道:“如果你不想再被骂为垃圾,不想再经历兄弟被人折磨至死的苦痛,就应该成长起来,我会在洞门口外等你,倘若你还抱着做渔夫走卒的安乐梦,也没有必要活下来了,自尽吧,我无名不救懦夫。”

说着巫龛错过龙索的身形,潇洒地走向洞门口。

乾诚跟苟同等人都望着龙索。

龙索热泪盈眶,费力地转过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父!收下我吧,我要变强,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