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战宗现在哪里还有居高临下的气魄,在他们的眼里,巫龛等人无疑是神般的存在,他们不过是神冷眼观瞧的凡夫俗子,他们不再敢说话,像四尊雕像。

巫龛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走吧。”

四战宗互视一眼,胖战宗才进唯唯喏喏地说道:“真的放我们离开?”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让你们走,你们就乖乖的走,啰嗦什么?”苟同瞪了瞪眼。

四战宗突然半跪在地,同声说道:“我等愿意为众位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苟同咧了咧嘴喝道:“你们这算不算是墙头倒?”

胖才进回答道:“我们虽然是七州联盟的人,但都以追求力量为目的,真的不愿意加入到争夺地盘,争夺洪荒八州的斗争中,我们看到众位的神力,向往不已,只希望能够得到众位的收留跟驱使,日后或者就能够成为战圣,所以我们甘愿为众位效力。”

“看来战圣的诱惑,远比开疆阔土要大得多啊。”苟同笑了笑。

巫龛再次施展力量将四战宗拖起,随即说道:“既然你们想帮助我们做事,我们也不拒绝!这一年内的时间里,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带你们在身边,而半年后的今天你们去乾元门就可以了,在那里等候我们。”

“您真的愿意收留我们?”四战宗同时惊喜。

“你们的力量本就不错,我也愿意帮助你们成长为战圣,只是现在没有时间罢了。”巫龛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你们说要帮助我们,那我们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重新回到七州联盟去,时刻注意七州联盟的动静,只要他们对秦家或者九翎鸟商会采取任何的行动,你们暗中通报给秦家的管家秦风便是。”

“明白。”四战宗恭敬地施礼。

巫龛从源空间里取出一些封魂石扔到四战宗的脚下,说道:“你们各自挑选一些适合自己修练的源魂,都离去吧。”

四十几枚封魂石里隐藏着的至纯源魂让四战宗都两眼放光。

他们迟疑了片刻,还是抵挡不住这至纯源魂的诱惑,同时将挑选适合自己的源魂收到源空间之中,然后都惊愕地望着巫龛说道:“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无名炼器师?”

巫龛淡然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应该很清楚,秦家跟九翎鸟商会是动不得的,谁动他们两家,谁都会惹上天大的麻烦,退去吧。”

四战宗犹豫起来。

胖才进低低地说道:“我们回到七州联盟该怎么回报今天的事情呢……”

巫龛叹了口气,望了一眼秦源。

秦源开口说道:“这种事情还需要我们来教吗?你们来的目的,恐怕只是因为商队里有风尘跟欧阳雪的缘故吧,那么你们回到七州联盟的时候,只要说,看到风尘跟欧阳雪药效发作后,再没有一丁点儿的战斗力,便离开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们一概不知便是,毕竟你们都是战宗的水准,自顾身份不愿意参与这些低级源修士的战斗,明白?”

四战宗连连点头,接着不断地给巫龛等人施礼,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苟同突然喝道:“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跟我们交好的战圣,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倘若敢有一点泄漏今天的事情,我们必然带人平掉七州联盟。”

四战宗的冷汗汗刷刷落下,再次表明自己绝不泄漏的态度后,都闪身离开了。

在四战宗离开后,巫龛狠狠地白了一眼苟同,道:“你有必要再威胁他们一下吗?”

“干嘛,这不是敲山震虎吗?”苟同不解地说道。

“震个屁。”不待巫龛说话,乾诚已经骂道:“你个笨蛋,刚刚巫龛已经完全震慑住那四个战宗,你又威胁了一遍,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苟同咧了咧嘴。

乾诚不再看他,而是望着巫龛说道:“秦明,还有十个战帝,以及这四百多号的战王该怎么处理?”

巫龛扫视着处于半梦半醒间的四百战王,也看了看吓得面色土灰的十名战帝,又望了一眼早已经昏迷的秦明,他跺了一下脚,浑厚的源力震醒这些浑浑噩噩的源修士们。

这些源修士一清醒后,立即拼命的求饶。

巫龛冷笑了两声说道:“我不会拿你们开刀,也不会废除你们的源力,不过你们需要做一件事情,那便是分成七批,给我老老实实地隐藏在七大州各个鱼龙混杂的城、镇之中,将梦泽商会乔装成秦家的人攻击暗月商会,无名炼器师突然出现化解危机,秦家的人派重兵保护暗月商会平安走出乾州地域的事情,给我传出去,都听明白了没有?”

四百多号源修士同时磕头称是。

巫龛挥了挥手说道:“我相信你们也没有胆子敢把今天事情的真相透露出去。”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群起的卑微声再一次响起。

巫龛微微点头道:“去吧。”

四百名源修士同时起身,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最后“呼拉”一声散去,十名战帝也夹杂在这一群人当中,他们比谁都跑得快,整个地域敌对力量只剩下一个昏迷的秦明。

苟同跳落到秦明的面前,一脚踩到秦明的胸口,秦明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直接死掉,看得众人一阵的唏嘘。

秦源手指一弹,一道劲光窜入高空,接着说道:“我已经通知给秦家的铁甲军,相信不出三个时辰他们便会赶到,这戏还是要做得真实一些的。”

巫龛一笑说道:“我们已经了解到风尘跟欧阳雪来参加佣兵团的目的,我想他们会在护送任务结束后,就离开吧。现在我也是时候替龙索医治了,并且在医治的时候看看他的源力空间,以及源力空间到底有没有隐藏什么特殊的力量。”

“我们做什么?”苟同问道。

“先去修练,然后回来装死!”巫龛呵呵一笑,随即扭曲自己的面容,化成无名炼器师的模样,缓步来到昏迷的龙索身边,将龙索扶起。巫龛打开落神眼,仔仔细细观察着龙索的源力空间,感觉龙索的源力空间跟普通的战王没有什么两样,他的源力形态虽然的确属于光源力,但这种光属性还非常的弱,也不能就判断龙索就是光神。

巫龛施展精神力透入到龙索的意识深处,了解了一遍龙索的经历跟遭遇的事情,虽然通过龙索的意识了解到他大大小小经历过的战斗,也清楚每一次战斗的凶险,不过在最危险的时刻,龙索的表现并不是很抢眼。

这一刻巫龛有点迷惑,胖子罗鸣说龙索很有可能是光神,难道是他看错了,巫龛现在也不仅产生了一些怀疑,怀疑归怀疑,但巫龛知道这毕竟只是第一次的试验,他替龙索恢复了一下混乱的源力,接着在龙索的源力空间外留下了一点自己的精神力,以便随时能够察觉到龙索的状态,倘若龙索真的会出现一种战神的气息,那么巫龛便能够第一时间获知。

秦源他们开始修练巫龛曾经给予他们的武技系统,二个多时辰过后,秦源第一个结束修练,他有些事情想要问巫龛,便来到巫龛的面前说道:“巫龛,你觉得我们对七州联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巫龛淡淡地笑道:“不需要采取任何的措施,就任由他们折腾吧。”

秦源犹豫起来,说道:“倘若他们真的准备对我秦家跟翎妹的九翎鸟商会动手,万一我们两家受到迫害……”

“秦源,你应该清楚整个洪荒八州,现在只剩下五股强劲的势力,一是七州联盟跟暗月商会,二是肖阳宗跟梦泽商会,三是你们秦家跟翎妹的九翎鸟商会,第四是炼器师工会,第五便是炼丹者工会。第四第五股势力,实际上是一股,他们都受控于不圣山里的七武圣之一不尘战圣,不尘创建了两大工会,却使两大工会处于对立的层面上,而他现在隐藏在一个神秘的地方不敢露面,怕受到我们的追杀,而且他也在等待不灭战圣死亡,毕竟只有不灭战圣死了,他才能够吹动战神号角。”

秦源点头道:“这件事情你曾经说过。”

巫龛继续说道:“我想除了不尘以外,无论是炼器师工会的人,还是炼丹师工会的人都不清楚他们实际上都是一股势力,所以他们的内斗还不会结束,这样五股势力必然会纠缠起来,而秦家跟九翎鸟商会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参与这种争斗。”

秦源若有所思地道:“你的意思是让其他四股势力斗个鱼死网破?”

巫龛摇了摇头道:“不,让炼器师工会跟暗月商会联合起来,先摆平梦泽商会,看看他们鹿死谁手!两败俱伤的情况出现最好,倘若真的有一股力量胜出,那么他们也只会先挑一个软柿子来捏,而这个软柿子绝对不是你们秦家跟九翎鸟商会,应该会是炼器师工会或者炼丹师工会,到时候又是一番的争斗,几股势力也将受到削弱。退一万步讲,倘若胜出的力量对你们秦家跟九翎鸟商会先动手,那么他们必定会发生总攻,先抢占你们秦家的秦战城,再逐一瓦解各方面的力量,这种情况下只要他们敢动,我们必然将他们一举剿灭,呵呵,秦源!你有这么多兄弟在身边,还怕任何的力量吗?”

秦源想想也是,流露出一丝笑容。

这时候一支铁甲骑兵风尘仆仆地从远处赶来。

巫龛跟秦源都可以判断出,这支铁甲骑兵有二千五百名的数量,而且每一个骑兵的力量都有战王初期的水准,他们从远处赶来,像是一群从牢笼里释放出来的猛兽,散发着凛凛不要阻挡的气势,秦源知道他家的铁甲军来了。

一匹快马迅速赶到巫龛跟秦源的面前,随即翻身从马上下来,半跪到秦源的脚下,“属下秦凌参见少主。”

秦源将秦凌扶起说道:“你来得够快。”

秦凌抱了抱拳说道:“收到少主的召唤,秦凌不敢怠慢,快马加鞭地赶到,请少主吩咐。”

秦源点了下头说道:“有二点你需要注意,第一我叫秦家的铁甲军前来,是为了护送这暗月商会的商队安全走出咱们乾州的地域。第二,你看清楚了这里没有倒下的人,他们的命令如同我的命令,你要绝对的服从。”

“遵命!”秦凌连问都没有问秦源为什么要让他护送敌对的商队,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离开秦源后,指挥着自己的铁甲军,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整个商队护了起来。

看到这一点巫龛暗暗点头,秦家训练出来的军队的确非同一般,他们会绝对地听众命令,而不去追问任何的事情,他们要做的只是执行,想着巫龛对秦源道:“秦源,时间差不多了,这出戏该继续唱下去了,你是时候离开了。”

秦源一笑说道:“你们保重。”说着便闪动身形离开了。

此时乾诚苟同黄沫也结束了修练,各自找好了位置躺下去,就在他们刚刚躺下的时候,有一些佣兵开始苏醒,但这些苏醒的佣兵多半是柯纳曾经带领的人,他们一苏醒但看到秦家铁甲军的大旗迎风呼啸,几个胆小的,再一次昏迷过去。

龙索带领的四十个佣兵,死去了十几个,另外的二十几个受的伤也很重,毕竟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不像柯纳那帮人,都是拼尽全力地保护商队。

这二十几个佣兵也看到了秦家铁甲军的大旗,立即硬撑着身子,全神戒备起来,他们凝视着虎虎生威的秦凌,流露出浓浓的杀气,即使明知道力量不敌,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怯意。

二十几个佣兵寻找着龙索的痕迹,发现龙索的时候,看到龙索的身份有一个陌生人,他们立即蜂拥地将龙索跟那个陌生人围了起来,当然那个陌生人便是化成无名的巫龛。

巫龛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不必如此紧张,更不必在意那些秦家的铁甲军。”

巫龛一边说话,一边输送了一点源力给昏迷的龙索,龙索幽然醒来,紧接着腾然站起,他受的伤最重,站起的时候身体都在摇晃,但却还想继续战斗下去,他咬着牙怒视着秦家军的首领秦凌,惨淡地一笑,“开战吧,暗月商会第三支队的佣兵,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就算死也要轰轰烈烈。”

巫龛一笑,来到龙索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必如此。”

“你是谁?”龙索狐疑地问道。

“无名。”巫龛回答道。

“无名?”龙索感觉这个名字有一点耳熟,仔细想来方惊讶地道:“你是炼器师工会的无名炼器师?”

巫龛微微点头。

龙索茫然地望着巫龛,又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巫龛笑道:“我赶到的时候,发现你们正在跟假冒秦家铁甲军的队伍战斗,因为跟秦家少主还有一点关系,不希望让暗月商会跟秦家被人算计,所以帮助你们解决掉了麻烦。”

“假冒的秦家铁甲军?这是怎么回事儿?”龙索不解地问道。

巫龛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在厮杀,以我对秦家的了解,他们绝对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算计暗月商会,虽然秦家跟暗月商会不和,但秦家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不会玩这种卑鄙的伎俩,我出手将所有假冒铁甲军,以及你们都震晕后,将那个叫秦明的人唤醒,问出了事情的真相,攻击你们的人马并不是秦家的铁甲军,而是梦泽商会的人马。”

“梦泽商会?”龙索一皱眉头,思讨起来,是啊!秦家再怎么的,也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做这种事情,而希望暗月商会跟秦家拼战起来的,受益最多的自然便是梦泽商会,龙索已经大半相信巫龛的话,不过还有一些疑点,追问道:“那些假冒的铁甲军呢?”

“放了。”巫龛淡然地说道。

“放了?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放他们离开啊。”龙索双眼灼灼起来。

巫龛潇洒地一笑道:“我又不是郐子手,也不想多伤人性命!我虽然跟秦家有一点渊源,也没有必要参与你们之间的争战,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放了他们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我刚刚也说过,做这件事情是梦泽商会。”

龙索被巫龛顶了回来。

巫龛继续说道:“我已经跟秦源碰过面,这二千五百名秦家铁甲军就是他派来的,负责护送你们走出乾州的地域!你们大可以放心,他们不会对你们构成威胁,而且秦源也说过,想要跟你们暗月商会开战,也不必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重作在身,好自为之,无名告辞。”

巫龛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龙索愣在原地,他知道巫龛说得没错,就以巫龛刚刚展露出来的身法来判断,已经超乎他能够想象的地步,这样的强者追求的是力量,没有必要参与宗派跟势力的争斗之中,龙索暗暗地摇头,感觉自己的力量真的很弱。

他冲秦凌点了下头。

秦凌不卑不亢的回了一个眼神。

龙索开始检查人员受伤的情况,他带来的四十名佣兵死了十三个,剩下的二十七个多是重伤,想要恢复恐怕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至于柯纳那批人死了十五个,剩下的都是轻伤。李华跟几个商贾人员没有受到一点的伤痛,风尘跟欧阳雪一直都在昏迷之中,新加入的九个佣兵,虽然不同程度挂上了采,但都没有大碍。

这时秦凌忽然喝令道:“来人,准备三十匹马过来。”

三十个铁甲军兵从坐骑上下来,牵着自己的马来到秦凌的面前,秦凌来到龙索的面前说道:“你们的人受伤很重,为了不耽误离开乾州的日期,避免再在乾州遇到麻烦,就骑我们秦家的战马行动吧,如果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出发。”

龙索沉吟了片刻,还是说道:“多谢。”

秦凌赫赫生威地道:“不必客气,我只是奉少主之命罢了,所有军士听令,一千铁骑在前面开路,七百断后,剩下的八百名军士,分左右护卫,行动。”

秦凌的军令一出,他带领的铁甲军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就已经准备妥当。

龙索吩咐受伤的兄弟骑在战马上,而借助人员调动的这个时间里,巫龛悄悄地折回了佣兵队伍中,他来到龙索的面前说道:“队长,死去的兄弟如何处理?”

“佣兵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涯,以天为被地为席,就算战死,也不需要寻找一个安葬的地方,他们宁愿横尸荒野,宁愿选择天葬。”说到这里龙索叹了口气,随后翻身上马,喝道:“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