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

两件兵器交织在一起,巫龛微微一用力,使出了两万斤的力量,苟同的长剑立刻在苟同的手中飞出。

在与苟同交手之时,巫龛就没有打算使用全力,四年前巫龛的力量就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十万斤,而四年后已经达到魔王练体术先天顶峰的巫龛,现在双臂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十八万斤,只不过这个数字现在除了巫龛还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罢了。

然而让巫龛惊奇的是,那柄被巫龛震飞的长剑,竟然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以后自动的飞回了苟同的手中。

长剑重新会到自己的手中,苟同在惊讶巫龛的力量同时,一咬牙对巫龛说道:“小心点,我要使用战技了。”

说完,苟同手中的长剑发出一阵青色的光芒,十几道青色的风刃从长剑中喷涌而出,带着震撼人心的呼啸声犹如利箭一般射向了巫龛。

枪法的极致是枪若游龙,守的时候“藏于九地之下”,攻的时候“舞于九天之上”讲究的是“游龙”境界。

但正如人们赏花一样,大家的焦点一般都在花朵和花瓣上。但是美丽的花朵要开得饱满必须要有强韧的枝叶才能傲笑花丛。正如我们会欣赏一个成功的人士,而不会注视他成功后的琐事一样,枪,没有灵动的思维,没有经验的积累和应变的技巧,不能纵横捭阖,百战百胜。

巫龛的枪法虽然还没有达到这种大成的境界,但是修炼了四年的枪法,也算是小有所成,手中的一丈杀抖出十几个枪花,巫龛用震字诀将这些青色的气刃基本上全部震碎,唯独留下一道气刃想要看看这战将级别的源修士攻击力究竟多强。

“扑哧!”

一声轻响,青色的气刃落在了巫龛的胸口处,却被巫龛的先天罡气完全消弭与无形,没有对巫龛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让巫龛心里有了确定,经过四年的修炼,先天罡气达到顶峰的自己,战将级别的源修士已经不能在对自己构成威胁。

看到自己发出的一道气刃冲破了巫龛的枪网,苟同惊呼一声露出担忧的神色,随即便看到自己的气刃落在巫龛的胸口竟然没有给巫龛造成任何伤害,苟同有些傻眼了。

用肉体硬抗自己的绝招,苟同已经开始怀疑巫龛是不是人了,或许说这巫家村里生活的都是一些怪物,怎么总是摧残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对这种情况,那乾元门的五十多个源修士同样看的是目瞪口呆,苟同的这一招有多大的攻击力这些源修士自然是清楚的很,巫龛在连铠甲都没有穿的情况就能硬抗这一招确实让他们感到吃惊,看向巫龛的目光中不仅充满了惊讶,还有着意思隐隐的钦佩。

对这个结果巫家村的人倒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巫龛的肉体有多强位于家村的人可是多少了解一些,上好的雪纹钢刀砍在巫龛的身上,雪纹钢刀砍成废铁,巫龛的身上连一道印痕都不带留下的,这还是巫龛没有使用先天罡气护体的情况情况下。

当青色的气刃击在巫龛胸口的那一刻,老村长和巫龛的父亲巫莽多少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但是看到巫龛安然无恙后全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吧唧几口烟,老村长脸上的皱纹在这个时候更是全都变成了盛开的狗尾巴花,巫家村的实力又有所提升了,普通的源力战士都已经对巫家村构不成威胁,又怎么能不让老村长开心呢?

眉心处闪过一点青光,手中的长剑在沟通的手中消失,苟同颓然道:“没有想到我一个战将级别的源修士竟然会败在一个普通人的手中,真不知道你们巫家村的人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怪物,虽然败在了你的手里,但是我提醒你以后遇见战将级别的源修士千万不要大意,每一个源修士都有它的救命绝招,只不过这些绝招对源修士的损害很大,在不是拼命的情况下一般是不会使用而已。”

点点头表示明白,巫龛自然不会认为一个源力战将就这么点本事,但是巫龛并不担心,因为他自己也同样没有使出全力,拥有十八万斤巨力的巫龛只不过才用了两万斤而已。

经过这三场比试,乾元门的这些源修士对巫家村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用餐的时候主动的和巫家村的人一起勾肩搭背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不过,虽然对巫家村的村民们已经用了一种对等的目光,但是对巫家村的酒,这些乾元城的源修士表示出了强烈的鄙视,纷纷询问,这是人喝的东西么?

夜晚,在自己的小屋前修炼完魔王练体术的巫龛刚用冰凉的冷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便看到苟同手中拎着两个兽皮袋向巫龛的小木屋走来。

将手中一个兽皮袋扔给了巫龛,苟同随意的坐在小屋前的一个粗大木桩上,对巫龛说道:“你们村子的那种劣质酒真不是人喝的东西,尝尝我们乾元门酿制的五粮液,虽然算不上是佳酿,但也比你们巫家村那能毒死人的东西好上一百倍。”

五粮液?很感兴趣的接过兽皮袋打开,巫龛闻到了一阵酒香从兽皮袋里冲了出来,一只兽皮袋足有十斤,却被巫龛一口喝掉了三分之一,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不错,还算是有点酒的味道。”吧唧吧唧嘴,这洪荒大陆的五粮液并不次与前世的五粮液,总算是让巫龛找到了一点酒的问道。

至于巫家村酿制的那种劣质酒,巫龛是从来不都不喝的,巫龛也从来都不认为那东西和酒有什么关系。

“我是询问了你们的老村长以后才知道你住在这里。”喝了一口皮袋中的五粮液,苟同说道:“巫龛,这酒是不是要比你们村子的酒强上一百倍?但是在乾元城这种酒只能算是下品,比这种酒好上一百倍的多的很。”

“跑到我这里,你不会是就想要和我谈论什么酒经吧?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好了。”一个兽皮袋里只有十斤五粮液,巫龛已经有些后悔刚才喝的太多了。

“巫龛,我狠佩服你的本事。”望了一眼脸色平静的巫龛,苟同继续说道:“洪荒世界很大,大的超出了你的想象,而巫家村却很小,我不认为这里适合你,你应该到苍茫山脉以外的时间去闯一闯,以你的本事应该会有一些作为,窝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苍茫大山以外的世界么?嘴里小声的嘀咕几句,巫龛对苟同说道:“我想我会去见识一下的,现在不就有了一次机会么?”

“你是说这次我们乾元门和大罗门的战争么?”见到巫龛的细想并不像其他村民那样愚昧和保守,苟同十分的欣赏。

“不错,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们两个源修士门派之间的战争,却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来参加做什么?”脸上有些疑惑,巫龛继续问道:“在这种等级的战争中,决定胜负的关键应该是那些修为高的源修士吧,我们普通人上去能有什么作用。”

“能有什么作用?”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和愤慨,苟同有些恼怒的说道:“你们这些普通人确实没有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能力,但是有些人认为既然不用我们付出任何东西,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就算是当炮灰也好,蚂蚁多了还咬死象呢,何况是成千上万的人。最重要的是大罗门的人已经调集了几十万普通人对我们进行了围攻,多少对我们造成了一些损失,这才使得我们乾元门也无奈的开始征集辖区下的普通人上战场。”

微微皱了皱眉头,巫龛已经明白了苟同的意思,让他们这些普通人上战场,完全是用来当炮灰的。

对乾元门和大罗门的这种做法巫龛到是没有什么恼怒或者愤慨的想法,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肉强食是洪荒大陆唯一的法则,弱者既然没有能力反击,那么就选择顺从吧。

只不过,巫龛对自己这个炮灰的身份有些不满而已,巫龛也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弱者,也没有顺从别人的习惯,即便对方是一个强者,只要有机会巫龛就是用牙也要要掉对方一块肉。

不过对巫龛来说这倒是一次机会,一个离开巫家村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洪荒大陆的机会。

望了一眼满脸不忿,有些懒散的坐在树桩上的苟同,巫龛露出了少有的感兴趣神色:“今天你和我比试的时候,我见你的兵器是突然出现在手中的,你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巫龛问起这件事情,苟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我的源器就是放在这里的,我们源力战士在觉醒的时候,会在脑海中形成一个源力空间,这个源力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最重要的是源力空间是‘本源灵种’存在的地方,也是我们源力战士的力量本源,而我们的源器是一种特殊的兵器,在我们将源器炼化以后,就可以讲源器收到源力空间中,用我们本源灵种中的源力滋养源器,随着我们源修士的实力提高,可以让源器和我们一起进化成长,源器可以说是我们源修士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发生,一个源修士一生只会使用一件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