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源同意了巫龛的想法,决定不跟风尘以及欧阳雪交底。

众人又开始商量进入到第三分队后,如何跟龙索接触的事情,秦源说道:“先必须了解一下龙索在哪一个分队。”

苟同接道:“在暗月商会里找一个人问问不就知道了嘛。”

乾诚眼珠一转说道:“今天一直跟随韩掌事身边的惹火妹妹,想来是暗月商会里负责收集资料跟整理资料的人员,我明天一早去找那个妹妹聊聊,从他的嘴里套点话出来。”

“得了吧,你都装成一个糟老头的模样,人家妹妹能看上你?愿意跟你说话?”苟同笑眯眯地说道:“还是由我出马吧,毕竟哥儿造型很帅气的。”

“靠,你他妈的都有玉玲儿了,跟我抢个屁。”乾诚瞪大了眼珠。

巫龛跟秦源对视一眼,连连摇头,怎么好端端地商量调查龙索的事情,又扯到女人的头上了。巫龛咳嗽了一声说道:“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你们嘴里的漂亮妹妹,实际上却身藏不露,我感觉到她在暗月商会里的地位应该不低,应该会高于韩掌事。”

“你怎么判断的?”乾诚问道。

“那个女人一直在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巫龛说道:“我曾经探查了一下她的水准,恐怕有战宗初期的力量,不过她就跟我们一样封印了力量,让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顶多只有战将的级别。”

“的确。”秦源接话道:“我也感觉那女人有些古怪,她一直跟随在韩掌事身后,但眼神深处总流露出一丝傲气,表面上她始终保持着笑模样,不过她在看韩掌事的时候,或多或少地带着一些居高临上的架势,从这点上分析,她应该是韩掌事的上司!”

“不能吧。”乾诚咧了咧嘴道:“既然是韩掌事的上司,为什么会甘愿做一个跟班,做一个接待?”

“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猫腻!”苟同点了下头说道:“不过她拥有战宗级别的力量,为什么我就没有探查到呢?想想我苟同好歹也是战圣啊。”

“你光顾盯人家胸脯、大腿了吧!”乾诚白了一眼苟同。

苟同气道:“难道你不是?”

“我比你想象的纯洁得多了。”乾诚反驳道。

巫龛看这两个家伙的意思,又要开始争论,他大手一挥喝道:“各回各屋,明早分批去暗月商会的月华楼。”

众人也都有一些困倦,听巫龛这么一说,都退了出去。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众人各自吃过早饭,先后赶向暗月商会的接待处月华楼。

月华楼并不大,三层小楼,非常的秀气。

月华楼外只有四个守卫,大清早都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

巫龛最早赶到月华楼,一进入那里,第一眼便看到了昨天议论的惹火女郎,巫龛只望了这女郎一眼,就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那惹火女郎便是韩凤,她满脸带笑地端着一个拖盘来到巫龛的面前,将拖盘上的茶杯递给巫龛,说道:“柯纳队长,一会就到,您再此等候一会。”

巫龛接过茶杯,泯了一口茶,望着韩凤说道:“像姑娘这般漂亮的女人,做接待有一些浪费。”

“您可真会赞美人。”韩凤笑了起来,说道:“没办法呀,我的实力太差劲了呢,只有战将的水准,不找一个大点的靠山,不好混日子呢。”

“也是。”巫龛微微点头道:“这世道并不太平,像姑娘这么漂亮的女人自由在外,的确会引来一群邪恶之徒的非份之想。”

韩凤“咯咯”地笑了笑。

这时木夕跟刘域从外走了进来。

韩凤端着茶盘去招待他们,巫龛刚刚只是稍稍地试探了一下韩凤的口风,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满脸带笑,但笑容中却隐藏着一份阴险跟狡诈的味道。

巫龛上一世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对于人心的险恶跟表情的变化拿捏得非常的准,他猜想这个漂亮的女人的确像秦源猜的那样,是韩掌事的上司,既然是韩掌事的上司,又甘愿做端茶倒水的事情,那么这女人在暗月商会里的身份定然非常的隐藏,恐怕也是中上层的人员吧。

木夕跟刘域的性格都很孤僻,不愿意跟任何人打招呼,一进入月华楼就独自找地方坐下,都用衣角擦拭自己的源器,巫龛也不再意。随着木夕跟刘域的到来,秦源他们也分批走了进来,都是各找各的位置,彼此不再交谈。

风尘跟欧阳雪也随后赶到。

风尘一进入到月华楼,便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他径直来到巫龛的面前,抱了抱拳说道:“刘豹兄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昨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巫龛笑了笑说道。

“不能吧,我总感觉跟刘兄弟面熟。”风尘微微摇了摇头。一旁的欧阳雪也在打量着巫龛,皱了皱眉头,坐在巫龛的身边,也像风尘般地问道:“我感觉也见过你呢。”

巫龛一笑不再说话。

风尘公子看出巫龛不想多说什么,也坐了下来。

月华楼内一片的寂静,只有喘息声。

韩凤非常认真地站在前台,翻看着一些资料,看她的模样倒真像是一个接待员。

大约半个时辰后,月华楼走进来两个新的面孔,一个身穿战袍,手持着宽刃剑的长者,另外的是中年人,一身劲装,腰间佩剑,满脸的干练。

这两个人一进入月华楼。

韩凤便笑眯眯地迎了出来,冲长者轻轻施礼道:“参见司空团长。”接着又转向中年人说道:“参见柯纳队长。”

来的正是暗月商会第一佣兵团的团长司空,以及司空的下属队长柯纳。

司空摆了摆手示意韩凤不必多礼,他扫视了一眼月华楼内的众人,随后对韩凤道:“带他们到二楼来,我有话对他们说。”说着司空带着柯纳登上二楼。

韩凤应了一声,将巫龛等人聚积到一起,然后带着他们来到二楼的一个大包厢中,众人一进入包厢,便看到司空端坐在沙发上,威风凛凛的模样,柯纳坐在他的身边,神态稍稍有些拘束。

韩凤将众人带到,就带着笑意地站在一边。

这时候韩掌事也赶到了,他来到司空的面前说道:“团长,这十位佣兵,就是我昨天跟您说的,实力都不错,您可以放心将任务交给他们。”

司空点了下头,缓缓站起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司空雷,是暗月商会司空佣兵团的团长,我身边的这位名叫柯纳,便是你们三分队的队长。我今天亲自前来见你们,是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任务需要你们三分队担当护卫,按照我们佣兵团的惯例,我需要给新入团的佣兵敬一碗酒,阿微,吩咐人将酒备上。”

司空雷嘴里的阿微,便是韩凤。

韩凤施了一礼,恭敬地退了出去,不大工夫,她带着三个女人端着拖盘进来,拖盘上摆着酒坛,韩凤从酒坛里倒出一杯酒先递给了司空雷,接着又倒出三碗酒,分明恭敬地递给柯纳,风尘以及欧阳雪。

其他三个女人分别为巫龛等人倒上酒。

司空雷端着酒杯说道:“欢迎你们加入司空佣兵团,从喝下这碗酒开始,你们便是我佣兵团的一分子,是我司空雷的兄弟,朋友,战友。我们荣辱与共,生死不弃,干!”

说着司空雷咕咚咕咚把酒干掉,柯纳随之饮进。

巫龛等人也狂饮下一碗酒。

这时候韩凤等人再一次替众人斟满酒。

柯纳端着酒杯望着众人说道:“你们都属于我第三分队的人,从今后都在我的手下做事,不过不要把我当作是你们的头头,而要把我当作你们的兄弟,咱们生死不弃,干!”说着柯纳一饮而进,摔了酒杯。

巫龛微微皱眉,他握着酒杯的手有一些轻微的颤抖,不过还是将酒饮了进去。

风尘跟欧阳雪都没有犹豫,直接饮下了酒。

秦源他们也都喝了下去。

众人同时将酒杯摔落在地,然后同时对司空雷跟柯纳施礼。

司空雷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下面就由柯纳队长跟你们说一下,这一次的任务吧。”说着司空雷望了一眼柯纳。

柯纳咳嗽了两声道:“这一次我们商会将会护送一笔紧急物资给离州希克城的炼器师工会,工会那边只给我们半个月的时间,非常的紧张,你们都是新加入来的佣兵,按理说应该留你们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但这次任务非常的紧急,我们三分队在前次任务的时候,伤了十几个兄弟,人手不足,另外的分队都有任务执行,所以团长特批你们直接接受任务,而不需要训练,你们一会随我到佣兵支队,领一些钱币跟干粮,正午时分出发。”

众人刚想接话,包厢的门外却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

砰,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踢来。

从门外闯进来一个英俊的男人,他一身黑袍,黑袍内是轻装劲甲,手里合握着一把大剑,刀削斧凿的面容上是凛凛的煞气,双眼犀利有神,不怒自威。

这男人把大剑一掷在地,直直地望着司空雷。

跟在这男人身后的是几个守卫,他们追到男人的身后,嚷嚷道:“龙队长,您不能进去……”这些守卫刚说完话,看到司空雷那满脸阴沉的表情,都如硬在喉,不再说话。

司空雷望着出现的男人,咧了咧嘴道:“龙索,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外面说。”

巫龛等人一听龙索这个名字,顿时眼前一亮。

他们都在仔细打量进入的男人,却没有想到竟然就是他们想找的光神,看到龙索那一脸的英气跟犀利的眼眸,倒真让巫龛感觉到一些强者的影子,他不动声色地望着龙索。

秦源等人也感觉这龙索的确拥有不凡的气质。

虽然说龙索的实力充其量也就是战王中期的地步,但那身凛凛正气却让人无法小瞧。

龙索开口说话,气派十足,“司空团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司空雷把眼一瞪道:“你没有的到我刚刚的话嘛,有什么事情我们外面淡。”

“不必。”龙索说道:“我本就是第三分队的队长,为什么突然转到第七分队?另外,为什么将我带领的四十名兄弟也转到七分队去了。去离州希克城的这次任务,原本就应该由我们分队来接,为什么突然换人。”

“你们另有任务要做。”司空雷沉声说道。

“不成,这个任务是我们分队早就预定的。”龙索辩解道:“这次的任务是去离州,我手下的兄弟有一大半以上都是离州出来的人,这几年来在暗月商会摸爬滚打,没有时间回家,借助这一次的任务大家都想回家看看,为什么临时换任务。”

“放肆!”司空雷把眼一瞪喝道:“龙索,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知道暗月商会的任务不是你能够左右的,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龙索,你要清楚!上一次的任务你们分队损失了十几名弟兄,剩下的弟兄又都有伤在身,我好意给你们安排一个比较清闲的任务,让你们借机会修养一下,你竟然不知好歹。”

“如果是这样的话,龙索多谢团长好意。”龙索说道:“不过我的兄弟们都有回家看看的意思,我这做队长的,不能置他们的思乡之情而不管,团长,我愿意带领兄弟们接离州的任务,并且立下军状,倘若不能够顺利完成,提头来见你。”

“你的脑袋值几个钱!”司空雷怒气上涌,喝道。

“团长,不是我小瞧柯纳跟新组建的三分队。”龙索继续反驳道:“以他们的实力还不及我们原三分队的三分之一,让他们做这一次的任务比我们保险吗?”

“住口。”司空雷圆瞪着双眼,全身扩散着战尊中期的源力,生硬地压迫在龙索的身上,龙索被司空雷这霸道的力量压得弯了弯腰,但龙索依然不改神色,不卑不亢地望着司空雷,没有一点惧意,甚至开口说道:“司空团长,我知道自己并非你的对手,也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但我不能置兄弟们的思乡之情不顾,倘若这一次的任务不给我们的话,那么我会带着四十名弟名退出佣兵团。”

“什么……”司空雷一愣,哪里想到龙索竟然这么顶撞自己,冷笑道:“你是想造反吗?还是想威胁本团长?你可知道进入我的佣兵团,哪里能够轻易出去?”

“龙索话就放在这里,倘若团长不给我们这次任务的话,那么我们一定要离开佣兵团。”龙索铿锵有力地说道:“如果团长有意为难我们,那么就将我跟我的四十几个兄弟击杀吧。”

“你……”司空雷被龙索顶得面红耳赤,就连一旁的柯纳都怒气横生。

巫龛等人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都在品味着龙索的话语,从龙索这些话中,巫龛已经判断出龙索的性格,属于那种直来直去,不绕弯子的类型,同时巫龛也知道这龙索虽然莽撞,但那股子魄力却非常难得。

使得巫龛又增加了一分对龙索就是光神的看法。

同时巫龛也在思考另外的问题,按照龙索的说法,他带领的兄弟要比柯纳带领的强许多,而听司空雷跟柯纳说,这次任务非常的急跟重要,既然很急很重要,那为什么司空雷会派出一个弱队做任务,这里面一定隐藏着某种阴谋。

这样的想法秦源,乾诚跟苟同都有,甚至风尘跟欧阳雪都感觉到奇怪,黄沫虽然也能够判断出里面的不合常理之处,但性子直很想直接说出来,却被秦源拉住了袖口,秦源冲黄沫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黄沫也就闷不作声。

此时司空雷跟龙索僵持起来,气氛非常的压抑。

这种事情巫龛他们是不能插嘴,就看司空雷怎么处理。

司空雷瞪了半天眼睛,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转过身对柯纳说道:“你带他们都退下吧。”

柯纳应声,给巫龛他们使了一个眼色。

巫龛他们紧随柯纳而去。

司空雷坐到沙发上,古怪地望了一眼龙索,道:“龙索,你也退下吧,我需要一段时间思考,一炷香后,我给你一个交代。”

龙索不动地方。司空雷心里憋气,说道:“怎么,我堂堂佣兵团的团长,还要请你出去不成?”

龙索犹豫了一下,把大剑抬起转过身走了。

此时包厢里只剩下司空雷,韩凤,以及三个侍女。

司空雷冲那三个侍女挥了挥手,三个侍女恭敬地撤了出去,并且关上了门,待确认所有人都走后,司空雷站了起来,冲韩凤行礼道:“小姐,该怎么处理?”

韩凤叹气道:“虽然我们想保住第三分队这支精英佣兵支队,但看龙索的意思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这次的任务关于到我们商会的未来,非常的重要,罢了,就舍弃龙索这批佣兵吧。”

“小姐的意思是让龙索他们也跟随出任务?”司空雷问道。

“不错。”韩凤说道:“多他们四十几人不足为患,那就让龙索他们跟柯纳这一队为暗月商会的未来做点贡献吧,好的佣兵我们商会强大了,随时可以培养,不再乎少一个龙索,少一个支队。”

“我明白了。”司空雷点了点头。

“司空团长委屈你了。”韩凤笑道:“刚刚你跟风尘以及欧阳雪他们都喝下了有禁神散的酒,七天后将会源力尽失,药效会持续三天三夜,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佣兵团里休息吧。”

“为了暗月商会,这点小事小姐不必计在心上。”司空雷笑了笑。

韩凤微微点头道:“我需要立即出去,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接下来的事情你处理便好,记住了,一定要让他们在七天内赶到乾州跟艮州的交汇处,方便我们的人动手。”

“请小姐放心。”司空雷施礼说道。

韩凤缓缓退出了包厢。

司空雷在包厢里又呆了一会儿,才从包厢出去,下了二楼,看到龙索在一楼的正中央,纹丛不动地站着,心里有些惋惜,但没有办法,该着他龙索命短啊。

司空雷咳嗽了两声,对龙索说道:“既然你那么坚持,我也不想跟自家兄弟为难,这样吧,你跟其他四十名弟兄加入这次任务的行列,同时由你担当这次任务的队长,柯纳任副队长,相信有你跟柯纳,以及手下的一百名佣兵弟兄保护商队,这次的任务一定能够顺利完成。”

“多谢团长。”龙索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一旁的柯纳却满脸的怨恨。

司空雷继续说道:“另外商队的物资就在铁骑城外,已经准备就绪,你们正午便赶到那里,给你们七天的时间赶到艮州跟乾州的交汇处瓦纳山,跟炼器师工会来迎接的队伍会合,会合后,由炼器师工会的人员担挡负责人,按照他们的指令行动,不得有误,龙索,你可明白?”

“明白!”龙索干脆地道。

“另外,新来的这九个弟兄,就由你负责照顾吧。”司空雷说完摇了摇头,借过龙索的身形走出了月华楼。

木夕跟刘域二人同时来到龙索的面前行礼:“参见队长。”

这两个人刚刚根本没有理会柯纳,如今却心服龙索,让柯纳心里的怨恨又增加了一分。

因为有了木夕跟刘域做掩护,巫龛跟秦源他们同时来到龙索的面前,也行礼参见。

龙索扫视了一眼众人,把目光落到风尘的身上,双眼满是奇怪的神色,又望了望欧阳雪,更加的费解,他能够感觉到风尘跟欧阳雪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却并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的人物甘愿做佣兵,过刀头添血的日子。

龙索不愿意多想,又看了看巫龛等人,他扬起自己的大剑,爽朗地道:“既然都已经是兄弟,就并肩战斗到底。我跟你们都需谨记,丢了性命可以,丢了团队的荣誉不行,第三支队的座右铭便是,荣誉高于一切。”

龙索这话说得豪情万丈,让巫龛等人暗暗点头。

尤其是巫龛,对这龙索平添好感,倘若能够跟随这么一个铁血的汉子共战洪荒双界,也是人生的快事。

龙索持着大剑说道:“跟我来吧。”

说着大踏步地向月华楼走去。

巫龛等人紧随其后,月华楼里只剩下柯纳一个人独立,他咬了咬牙,还是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