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掌事带着惹火女郎来到二楼,在一处贵宾厅停了下来,贵宾厅外有几个暗月商会的守卫,他们看到韩掌事的时候恭敬地施着礼,韩掌事推开了贵宾厅的门,并且吩咐守卫道:“无论什么人前来,都不见,明白?”

守卫们纷纷点头。

韩掌事走进贵宾厅,惹火女郎也跟着走了进去,韩掌事将门关紧,惹火女郎一改很恭敬的模样,摇动着自己的腰肢,迈着非常**的步调走到贵宾厅里的座椅前坐了下来。

韩掌事快步来到女郎的身边,并没有敢坐,神态间透露出无比恭敬,低低地说道:“小姐,没想到风尘会来参加我们的佣兵团,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惹火女郎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换上一副高傲跟冷漠的神情说道:“风尘的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风家的人!不过据我们商会手里的情报来看,十有八九他是风家的人。”

“风家是乾州的首富,一直在乾州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这一次风尘前来参加我们的佣兵团究竟为了什么?”韩掌事摇了摇头,流露出非常不能理解的神态。

惹火女郎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韩掌事又说道:“小姐,要不要我将这件事情通报给副会长?”

惹火女郎瞪了一眼韩掌事说道:“不是所有的问题,副会长都能够解决的。”

“是是是。”韩掌事被惹火女郎一瞪,冷汗顿时冒了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我们的计划还要不要执行?”

惹火女郎想了想说道:“一切照旧。”

“可是风尘的出现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韩掌事试探性地问道。

“有风家的人参与再好不过。”惹火女郎浪荡地一笑道:“韩雄,你该知道我们这一次名义上是收纳十个佣兵,实际上也只是找一些替死鬼罢了,三天后司空团长那里会派第三分队护送一批中级的封魂石给离州希克城的炼器师工会,而从我们艮州前往离州,途中需要经过一段乾州的地域。炼器师工会很重视这批中级的封魂石,跟我们商会达成协议,会在乾州跟艮州的交汇处瓦纳山前派出炼器师工会的佣兵团迎接,同我们一起压送这批货物进入乾州地域,再到达离州的希克城。”

韩掌事微微点头。

惹火女郎继续道:“我们早已经秘密布置妥当,只要炼器师工会的人一出现,就立即动手。”

“小姐,第三分队属于司空佣兵团的精锐分队,损失了,的确有一些可惜啊。”韩掌事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第三分队是我们暗月商会下属佣兵团的人马,才不会让别人怀疑是我们自己做的手脚。”惹火女郎冷笑道:“况且我已经跟司空团长商量过了,将第三分队的佣兵全部换成一些不中用的废物,损失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说到这里惹火女郎望向韩掌事道:“怎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韩掌事挤出了一点笑容说道:“小姐的计策的确神妙。在乾州的地方将我们的第三分队以及迎接的炼器师工会的人做掉,的确会让炼器师工会的人猜疑是乾州的人马做的事情,而现在掌管乾州的是秦家,并且秦家跟九翎鸟商会关系密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九翎鸟商会跟秦家勾结,迫害我们暗月商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商会再去拉拢炼器师工会的人就非常的轻松了。”

“这是自然。”惹火女郎傲气地笑道:“只要炼器师工会跟秦家以及九翎鸟商会结下仇怨,那么我们商会大可以躲在炼器师工会的后面看热闹,要知道因为秦家平定了二个宗派,一统了乾州,又有九翎鸟商会背后的支撑,随着他们发现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们必须借刀杀人。”

“可是突然冒出一个风尘……”韩掌事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那个风尘身边的女人,那女人我好像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女人应该叫做欧阳雪,她的叔父正是炼器师工会的炼器师!”惹火女郎笑道:“风尘跟欧阳雪的事情你不必担心,他们的出现正好完善了我们的计划。”

“小姐的意思是……”韩掌事沉思了一会,豁然开朗说道:“我明白小姐的意思了!欧阳雪是炼器师工会的人,将她击杀后,同样可以嫁祸给秦家。”

“不错,至于风尘嘛,他是风家的人。风家虽然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现在已经孤立在乾州。”惹火女郎笑道:“秦家说是一统了乾州,实际上却没有吞并风家!这段时间秦家跟风家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状态,我本打算施用计谋让秦家跟风家混战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哪一家输或者赢,都会让乾州受到一定的震荡,而我们正好可以借机会将商会扩展到乾州去。这件事情我准备做好这一次的计划后,再策划,没想到风尘的出现倒是帮助了我们一下。”

“小姐是想引起炼器师工会,秦家,风家的混战?”

“就是这个意思,他们斗得越激烈越好,到头来都会伤了元气。”惹火女郎笑道:“只要他们伤了元气,九翎鸟商会自然会失了靠山,到时候我们再迅速抢夺他们的生意,将他们彻彻底底地三大商会中除名,再腾出手来对付梦泽商会,成就我们暗月商会一家独大的局面。”

“我有一些担心。”韩掌事说道:“九翎鸟商会的根基很深,想彻底地将他们清除,恐怕并不容易啊,毕竟九翎鸟的产生横跨几大州……”

“那件事情不是你需要考虑的。”惹火女郎白了一眼韩掌事,然后说道:“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我定的计划执行好,别弄出什么差错。”

“属下明白。”韩掌事点了下头,又面露难色。

惹火女郎看着他的模样,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韩掌事恭敬地抱拳道:“小姐,我担心风尘跟欧阳雪的实力,一般的源修士很难将他们干掉的!在风尘跟欧阳雪进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股股磅礴的压力,恐怕这两个人的实力都……都达到了战宗的地步……”

惹火女郎腾身而起,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药瓶,递给韩掌事道:“每一次佣兵执行任务的时候,都需要喝一碗送行的酒。这瓶药名叫禁神散,是我父亲从炼丹师工会总会长那里得来的,这禁神散无色无味无力量的波动,别说是战宗级别的源修士,就算是战圣也难查觉出问题。只要他们喝下这禁神散,七天的时间后药效就会突然发作,他们的源力将会被禁制,三天后方能够恢复,到时候再杀他们简直就像宰羊杀猪。”

韩掌事小心翼翼地将药瓶收到怀中,笑道:“有小姐的这瓶药,我跟司空团长心里就有底了。”

惹火女郎点了下头说道:“你去准备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韩掌事恭敬地退出房间。

惹火女郎从贵宾厅走出,来到自己的卧室,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装,悄悄地离开佣兵者大厅的楼阁,借助茫茫的夜色,几个辗转腾移飘落到铁骑城最西边的一个不易被人注意的小茅屋前。

“是凤儿吗?进来吧。”小茅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惹火女郎推开了茅屋的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茅屋里很暗,只有零星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木窗散射进来,一个黑影端坐在茅屋的**,房间里很暗,看不清这老者的脸颊。惹火女郎来到那老者的面前,恭敬地施了一礼,“参见总会长!”

“你是我的女儿,不必如此拘礼!”老者摆了摆手。

“在暗月商会没有平定其他两大商会前,我只是您的下属,不是您的女儿。”惹火女郎说道。

“你啊,就是有那么要强的心态。”老者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没有儿子,但有你这么一位聪明绝顶的女儿,也算是老天对我的眷顾,怎么?深夜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惹火女郎将风尘跟欧阳雪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者一直静静地听着,待惹火女郎把事情说完后,老者方说道:“有风尘跟欧阳雪的加入的确会让你的计划完善一些,不过还需要再仔细一些,毕竟我筹划了这么久,准备跟九翎鸟商会以及梦泽商会开战,不能出现一点岔子。”

“会长担心的是哪一方面的事情?”惹火女郎问道。

“风尘跟欧阳雪。”老者说道:“你跟韩雄都确认那风尘跟欧阳雪拥有战宗级别的力量,万一被他们识别出禁神散,计划就会出现乱子,这样吧,我调动几名战宗后期水准的源修士装扮成司空手下的佣兵,倘若那风尘跟欧阳雪识别出了禁神散,就地将他们干掉。”

“这样也好。”惹火女郎点了下头。

老者继续说道:“这一次是我们跟其他两大商会开战的导火索,需要做得完美一些!只要炼器师工会的人,风家的人跟秦家拼斗起来,他们的力量必然大打折扣,接着便是我们全线总攻的时候,凤儿,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力量不够,为父这十几年卧薪尝胆,很少跟其他两大商会争锋斗角,只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如今秦家崛起,消灭了青莲宗,金罡宗,一统了乾州,这么大的动静使得其他各州的宗派都有一些恐慌,而为父这么多年跟各大州的宗派打下了坚实的关系基础,并且鼓动他们组成了七州联盟,推举巽州无法宗的宗主徐天仁为总盟主,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秦家的继续扩充。”

听老者这么一说,惹火女郎倒抽了一口凉气道:“总会长的意思是,七州联盟已经促成?”

“不错,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只是因为时机不到,如今也该是让你了解一些事情的时候了。”老者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十几年你们一定认为我胆小怕事,不思进取,实际上是因为我们暗月商会的力量不够啊,九翎鸟有秦家的支撑,梦泽商会则依靠在肖阳宗的大树下,只有我们暗月商会只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拼去闯,虽然打下了跟其他二大商会平分洪荒八州的基础,但我们的力量已经损伤大半,如果不是用这十几年的时间来培养跟锻造力量,我们拿什么跟他们争?”

“总会长,那肖阳宗您一直都不想提,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宗派?”惹火女郎满腔疑惑地问道:“我也曾经派人去探查过肖阳宗,可是探不到他们的底儿,只知道肖阳宗位于坎州的一座大山中,很少在八州走动,可这么多年来,肖阳宗一直支撑着梦泽商会,好像各方势力都很忌讳这肖阳宗的,据说肖阳宗拥有五大战圣驻守,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老者徐徐说道:“这也正是我们暗月商会以及九翎鸟商会不敢动梦泽商会的主要原因,不过我从七州总盟主徐天仁那里了解到,肖阳宗的五大战圣前段时间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召唤,去了一座名为忘圣岛的神秘小岛,至今都没有回来。”

“忘圣岛?那是什么地方?”惹火女郎问道。

“听徐天仁说,那是一座只有战圣才有资格去的地方。”老者解释道:“听说那里是选拔战圣成为战神的地方,肖阳宗五大战圣自从去了战圣岛就再也没有回来,而据我跟徐天仁的推算,进入忘圣岛再出来,恐怕需要的不仅仅只有三年五载的时间,毕竟从战圣达到战神的级别,最快的也需要百年的时光吧。”

“这么说百年内他们回不来了?”

“是的,所以就给了我们能够跟梦泽商会对抗的时间。”

“肖阳宗主的实力如何?”

“肖阳宗主的实力为战宗后期。”老者说道:“他之所以统治肖阳宗,实是因为肖阳宗的五大战圣专心修炼,不愿意理会宗派里的事情,他们只负责守护宗派的安全。”

“这么说来,是到了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惹火女郎笑了起来。

老者微微点头道:“凤儿,你去知会司空一声。暗中盯着这件事情,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是,总会长!”惹火女郎恭敬施礼。

老者叹了口气道:“我还是想听你叫我一声爹,总是会长的叫着,有些生份。”

惹火女郎目光闪烁了一下,接着退出了小茅屋。

见惹火女郎离开,老者从**跳下,轻轻走出了屋外,凝视着空中的圆月,月光打落到他的身上,方能够看清楚他的脸,他的脸仿佛死树皮般的褶皱,双眼都要深陷于眼眶中,背微微有一点驼,满头的银白发丝,非常的沧桑。

他叫做韩云,是暗月商会的总会长。

而刚刚那个惹火的女郎便是这韩云的独女,名叫韩凤。

……

月朗星稀,铁骑城一阵的宁静。

小旅馆中,秦源等人都聚积到巫龛的房间里商量着事情。

因为风尘跟欧阳雪的突然出现,使得他们的计划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众人围在一起商量,要不要跟风尘他们碰个面,把事情说一说。

秦源的意思是跟风尘以及欧阳雪说,他的理由是,风尘跟欧阳雪都拥有战宗后期跟初期的水准,倘若不跟风尘他们说的话,一旦跟龙索碰面后,因为风尘跟欧阳雪那强悍的力量,绝对会让龙索甘愿跟随他们,到时候想培养跟觉醒龙索就还需要费一翻的周折。

乾诚却持反对的意见。

他的理由是,就算现在跟风尘以及欧阳雪说了,他们也不可能再隐藏实力跟身份混在其中,一样因为力量的关系遮盖住龙索的发展,还不如找个机会逼迫欧阳雪跟风尘离开佣兵团。

两个人各持一词,争了半天,也没有争出个所以然了。

而黄沫偏向于秦源的提议,苟同接受乾诚的说法。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巫龛的身上,巫龛想了想说道:“我觉得现在没有必要去告诉风尘跟欧阳雪我们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还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要来参加佣兵团!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

秦源插话道:”巫龛,你这么一说,就更应该亮出身份,了解风尘跟欧阳雪参加佣兵团的目的是什么。”

巫龛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认为没有那个必要,我们参加佣兵团只是为了帮助龙索觉醒,而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他觉醒,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制造一些矛盾,制造一些事件,通过这些矛盾跟事件从侧面观察龙索的反应跟状态,从而判断他到底是不是光神,而风尘跟欧阳雪来参加佣兵团,如果真的隐藏什么目的话,我们大可以暗地里借助他们的目的,顺水推舟地制造事件跟冲突。”

“为什么要绕弯子呢?”秦源不解地道:“直接跟风尘他们说,他们一定会将目的告诉我们的,并且也会帮助我们觉醒龙索,这样不是更好。”

“秦源,你确定风尘跟欧阳雪是我们这边的人?”巫龛反问了一句。

“这个当然,毕竟我们都是经历过生死的兄弟。”听巫龛这么一说,秦源有一些生气,他以为巫龛在怀疑风尘跟欧阳雪。

巫龛笑了笑说道:“我也认为风尘跟欧阳雪是我们的人!然而正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才相信他们来参加暗月商会佣兵团的目的,很可能跟翎妹的商会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他们想借助这个机会,帮助翎妹瓦解暗月商会的力量?”

“有这个可能。”巫龛笑了笑道:“这段时间我虽然不太清楚洪荒八州的事情,但却感觉到,你秦家一统了乾州,那么其他七州定然不会泰然自若,这段时间他们之所以没有任何的动静,很可能正在秘密谋划着什么,虽然说凭借我们这些人的力量就能够将整个洪荒八州扫平,可是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洪荒双界里的战神。”

“你的意思是?”秦源问道。

“我们有一年的时间觉醒龙索。”巫龛说道:“而我就是想借助这一年的时间,替翎妹扫清其他两大商会,同时你秦源也应该替秦爷爷,替秦家一统整个洪荒八州做些事情。秦源,我来问你,你现在的梦想还是洪荒八州吗?”

巫龛的话让秦源一愣。

秦源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或许因为结识你的缘故,让我的梦想从最开始的洪荒八州转移到洪荒双界那里去了,我现在更愿意做一名强者。”

“你的梦想已经转移了,那么翎妹应该也是吧。”巫龛叹了口气。

“不必说了,我明白了。”秦源摇了摇头,他已经懂得了巫龛的想法,一年后就要面对超越洪荒八州的力量,就要面对战神!是死是活谁都不能够保证,而他秦源的确有一些后顾之忧,那就是他的秦家,他可以放弃一统洪荒八州的梦想,却不能放弃自己家人,他已经帮助秦家统一了乾州,让秦家处于被洪荒其他各州忌惮的力量上,如果他跑去跟战神拼斗,不幸死亡的话,那么秦家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基业就很难保证。

如果在一年的时间内将洪荒八州平了,秦家一家独大,那么即使他秦源战死,秦家在洪荒八州也没有顾虑了。即使洪荒八州外还有一个洪荒双界,但洪荒双界都是以看蝼蚁的姿态注视着洪荒八州,无论秦家怎么发展,怎么强大,就算创建一个大帝国,洪荒双界的人也懒得出手平定,毕竟他们早就站到了绝对的高度上。

秦源知道燕蓝翎也应该有这方面的顾虑,担心她父亲创建的九翎鸟商会会被其他的商会给灭掉,如今听巫龛这么一说,秦源心里充满了感激,他觉得这辈子交巫龛这个朋友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