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一个问题。”燕蓝翎说道:“巫龛,你的意思是不是找到四大守护神,让他们觉醒后,也进入启源洞。”

“我的确有这个意思。”巫龛点了下头说道:“毕竟四大守护神,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应该是最强的,倘若他们也能够进入启源洞修炼一次,在战胜洪荒双界方面,又能增加一份胜算!”

“他们会愿意吗?”燕蓝翎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龙索跟胡灵愿不愿意我不知道,但黄鸣一定会愿意。”巫龛说道:“不过我跟黄鸣都有一年的时间去游说龙索跟胡灵,相信在帮助他们觉醒后,他们应该愿意跟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吧。”

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小冰才将金妖跟宁馨留在忘圣岛。

巫龛带着众人离开忘圣岛后,对忘圣岛施展了一个禁阵。

做好了一切后,幽姬带着所有的女人跟巫龛他们道别,赶回冰驭宫去修炼。巫龛带着秦源他们迅速地赶到了艮州境内,来到艮州境内后,他们来到暗月商会艮州分会常驻的铁骑城,找到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此时天已漆黑。

秦源等人围在巫龛的房间里商量着该怎么样寻找龙索的事情。

苟同提议,直接杀进暗月商会,将龙索揪出来,暴捧一顿,打到他快要死的时候,他一定会觉醒,结果被众人看白痴的目光给打断了,尤其是乾诚冷嘲热讽地说道:“苟同你脑子进水了吧,还是因为刚刚体会过爱情的滋味,现在有点犯糊涂?”

“怎么的,我这个方法难道不直接不干脆吗?”苟同反驳道。

“直接个屁,干脆个屁!”乾诚骂道:“你怎么就长一个猪脑子,你也不想想龙索既然是暗月商会的佣兵,大大小小经历过的战斗有多少?遇到生危垂危的时候又有多少?这么多次都没有觉醒,你暴捧他一顿,他就觉醒了?”

“这个嘛……”苟同被乾诚噎了回来。

“还有就是你说直接杀进暗月商会?怎么杀,现在我们都拥有战圣级别的力量,不用巫龛出手,就是你苟同都能够将暗月商会给灭了,你这不是以大欺小嘛,龙索既然在佣兵团里那么长时间,又属于暗月商会的人,他觉醒后知道你把暗月商会给灭了,还能愿意帮助你攻洪荒双界?”

“嗯,想想也是。”苟同一阵唏嘘。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做事都需要非常的低调,虽然说洪荒双界跟我们洪荒八州有一道天堑阻挡,但我们并不敢保证,洪荒双界里的人有没有特殊的方法能够观察到洪荒八州的情况,你可以想象洪荒双界里的人都是拥有战神水准的家伙,万一他们能够探查到洪荒八州的情况,加强双界的防御,两大主源者再联合起来,到时候我们岂不是更加的困难?”乾诚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巫龛跟秦源赞赏地点着头。

乾诚咽了一口唾沫说道:“现在我们需要商量的时候,是先找到龙索……然后……然后嘛……然后……”乾诚挠了挠脑袋说不下去了,尴尬地望向巫龛。

巫龛冲他笑了笑说道:“然后找寻时机,悄悄地接近他。”

秦源也说道:“接近他之后,再了解他这个人的实力跟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出现,黄鸣也只是说龙索可能是光神,并没有确认,所以我们这一次必须要确认。”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苟同茫然地问道。

“封印自己的力量。”巫龛笑道:“加入暗月商会,并且成为司空佣兵员里的一员。”

“我操,高啊!”苟同一拍自己的大腿。

“真的很应该让玉铃儿姑娘看看你这副痞子的模样。”乾诚叹了口气说道:“白瞎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啊。”

“靠,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一直都在眼气,我可告诉你,玉铃儿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你别想再打他的主意,否则的话兄弟没的做不说,我跟你拼命!”

“谁他妈的愿意给你抢女人啊。”乾诚也火了,怒道:“我一定会找一个比玉铃儿更好的姑娘,我气死你!”

“咳咳!”秦源咳嗽了两声说道:“两位,现在不是讨论女人的时候,还是听一听巫龛怎么说吧。”

巫龛始终带着笑意,说道:“这样吧,明日一早,我们分三批去暗月商会分会,当然我们都需要改变相貌,毕竟秦源是秦家的少主,这模样早就被人传遍了,而乾诚也是乾元门的少门主,多少也会被人熟识,至于苟同嘛,也需要改变一下,黄沫就不需要了,除了忘圣岛那些战圣外,没有人见过他,至于我嘛,也乔装一下。我们分批找到暗月商会。”

“这样最好。”秦源接道:“我虽然不知道暗月商会流程,但想来跟翎妹的九翎岛大同小异吧,商会虽然都是自己的佣兵团,但毕竟人手有限,所以会定期招募一些散佣兵进入,帮助商会护送一些物资什么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获取暗月商会的信认,然后再投靠司空佣兵团。”

“理由呢?”苟同问道。

秦源回答道:“我对司空佣兵团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在三大商会中,司空佣兵团应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佣兵团了。司空佣兵团拥有战帝级别的源修士数十个,战王的源修士至少有五百名左右,余下的虽然都是战将级别的,但都快到了战王的水准。佣兵团内部也有严格的分化,基本上五十一组,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龙索所在的组,然后寻找机会加入进去。”

“加入后,开始跟龙索接触。”巫龛接道:“然后一起接一个远行的护送任务,在这一路的过程中,一方面帮助你们修炼,另一方面了解龙索跟确认他到底是不是光神。”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即不显山露水,又能够如鱼得水地混在拥兵团里?”苟同问道。

“龙索是战王后期水准的源修士,我们不能表露出强过他的力量,所以我们就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到战王中期的水准吧。”巫龛说道:“这样即能够跟龙索拉近距离,又能够跟他混在一起。明天一早,苟同你跟乾诚一组,秦源跟黄沫一组,我自己一组,找到暗月商会,彼此之间并不认识,明白?”

“明白倒是明白。”苟同疑惑地说道:“明天我们都需要换一个形象跟身份,到时候怎么知道是对方,不如设下一个暗号,比如什么白菜土豆之类的!”

苟同这句话说完,几双眼睛都像看白痴一般地望着他。

苟同咧着嘴说道:“怎么,我说得有错吗?”

乾诚气呼呼地说道:“说你是白痴,你还不承认!我们虽然各自封印了力量,降到战王中期的地步,但我们随时都可以解开这种封印,同时也随时都可以探查到对方的实力,相见的时候,只要力量释放出去,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不对啊,一旦释放出力量,万一被人探查到怎么办?”苟同继续坚持着。

“果然啊。”乾诚叹道:“陷入恋爱中的男人很笨很傻很天真!去睡觉了,再见。”说着乾城无奈地走出巫龛的房间。

秦源也跟众人告辞。

黄沫始终咧着嘴,傻笑傻笑的,他感觉跟巫龛他们在一起,有很多乐趣,黄沫虽然一脸憨厚的模样,但并不笨,他也从巫龛的房间里退了出去。

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巫龛跟苟同两个!

苟同还在想着自己到底哪里错了,望向巫龛道:“巫龛,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傻很笨很天真?”

“要实话吗?”巫龛笑呵呵地道。

“废话,不要实话我问你做什么!”苟同把眼珠子一瞪喝道。

“那么我的确认为你真的很傻很笨很天真。”说完巫龛哈哈大笑起来,“苟同啊苟同,你小子的心眼应该比乾诚多啊,需阴谋玩诡计,估计乾诚两个能够低得上你一个就不错了,不过这段时间我倒是觉得你真的变笨了,而且笨得离谱,难道这真是爱情的力量?”

“把话说明白了,不要绕弯子!”苟同显然有一点不耐烦地道。

巫龛摔倒在自己的**,准备休息,渐渐的竟然发出呼噜声。

苟同是真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跳到巫龛的**就把他扯了起来。

巫龛无奈地说道:“苟同,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战圣,你是战圣啊。”

战圣?苟同回味着巫龛的话,顿时一拍脑门,说道:“是啊,我是战圣,我释放出来的力量有几人能够探查到的啊……”

“现在明白为什么遭到鄙视了吧?”巫龛哈欠连连地说道。

苟同是一个劲儿的点头,最后还暴叫道:“我还真他妈的是很傻很笨很天真啊。”

“那就给我滚蛋,我要睡觉!”巫龛下了逐客令。

苟同唉声叹气地从巫龛的房间里退了出去,耸了耸肩膀,想着难道真是因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喜欢的女人才变成这么笨的模样,不对,因为是自己满脑袋都在想着玉铃儿的缘故吧,唉,看来哥儿们这次真的动了真情。

我靠,原来我苟同也是一个多情的种子啊!

想着想着苟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巫龛翻倒在**继续睡觉。

整个铁骑城一片的寂静,甚至连一声狗叫的声音都没有,街道上冷冷清清,忽然狂风大起,将西南边上的云吹到了铁骑城的上空,云越积越厚,越来越黑,滚滚的惊雷打破这种寂静,一束束的闪电穿梭在云层之中,照亮铁骑城。

一滴雨珠掉落在地面上。

紧接着倾盆的大雨滚滚而下,冲洗着这座小城。

大雨持续了一天一夜,当黎明来临的时候,黑暗悄悄地溜走了,一丝曙光带着一份生机,巫龛从睡梦中醒来,推开了窗,仰视着天空,他知道再过不久,整个洪荒大陆将会迎来一场暴风雨,而暴风雨后定然会赢来新的局面!

铁骑城被一夜的暴雨洗涮,清晨时分空气格外的清新。

巫龛一大早起来走出旅馆,叫了点早餐填了填肚子,恰恰这时候,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少年路过他的桌子旁,轻轻地将一张纸按到桌子上,并且用手指敲了敲。

巫龛打量这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白晰,英俊潇洒,双眼透露出稍稍稚嫩的神态,冲巫龛笑了笑,随后向旅馆的门外走去,巫龛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少年便是苟同,丫的,都不小的年纪了,还装嫩。

巫龛拿起那张纸,仔细看了一遍,纸上的内容是:刘豹,火源力的修炼者,曾经是乾州青莲宗弟子,后因为青莲宗被秦家所灭,逃出乾州,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这段内容后,还附着一张刘豹的画像。

巫龛一看就明白意思了,是苟同想让他化成刘豹的模样,以刘豹的身份混进暗月商会,而且这恐怕不是苟同的意思,而是秦源的意思,巫龛耸了耸肩膀,将纸页焚烧干净,用了点早饭,起身出了旅馆,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化成刘豹的模样。

刘豹一身健硕的肌肉,外表的确像一个彪悍的豹子,身高马大,眼神虎虎生威,对于这个形象,巫龛还算满意,他迈着铿锵有力的步调赶向铁骑城中暗月商会的佣兵者大厅。

佣兵者大厅横卧在铁骑城最东边的街道上,门口有许多源修士把守,此时一辆漂亮豪华的马车驶到佣兵者大厅的门口,停了下来。从马车上走下一个男人,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脸的干炼,身穿一件披风,走起来路潇洒淋漓。

一位源修士看到这男人的出现,立即献媚地跑了过去,口呼:“参见韩掌事!”

被称为韩掌事的男人嗯了一声问道:“今天来报名佣兵团的人有多少?”

“回大人的话,有一百来号。”那守卫笑眯眯地说道。

“一百多?”韩掌事皱了皱眉头说道:“司空团长给予我十个名额,竟然来了一百多,看来是要好好筛选一下了。你传我的话,让那些来报名的佣兵在大厅等候,不得生事儿,否则的话立即逐出大厅,永远不得加入暗月商会的佣兵团,明白?”

说着韩掌事就独自向大厅里走去。

巫龛探查了一下这位韩掌事的水准,是战帝初期的水准,而且知道掌事这个职位的意思,属于管理佣兵团的权职,可以跟佣兵团团长平起平坐。

巫龛知道这韩掌事,应该就是司空佣兵团的掌事。

他也不愿意多想,径直来到佣兵者大厅的门口,刚到门口便被刚才跟韩掌事对话的守卫拦住,那守卫立即变了一副嘴脸,耀武扬威地道:“什么人?”

“刘豹!”巫龛既然换了一个身份,又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到战王初期的水准,但那份高傲的神态跟凌厉的眼神却不曾改变,一声熊喝震得那守卫耳朵翁翁作响,那守卫咧了咧嘴,身体有一些摇晃,堪堪站稳后,问道:“来这里做什么?”

巫龛以看白痴般的目光瞪了那守卫一眼,自顾自的往佣兵者大厅闯去,守卫想阻止巫龛,想冲巫龛要点好处费的,可是看到巫龛那身的霸气没敢上前。

巫龛大摇大摆地进入到佣兵者大厅。

佣兵者大厅非常的开阔,虽然有一百多号来报名佣兵团的佣兵,可是丝毫不显得拥挤,而且巫龛一眼就瞄到苟同跟一个垂垂老者端坐在一张桌子前,正四下的扫视。

看到苟同身边的老者,巫龛感觉好笑,没想到乾诚竟然弄成一副老头的嘴脸,也真够可以的。巫龛把目光落向苟同身边不远的另外一张桌子,那张桌子前坐着黄沫。黄沫身边陪伴着一个中年人,全身硬实的肌肉,袒胸露臂,背着一把宽刃剑。

巫龛耸了耸肩膀,知道那中年人是秦源伪装出来的。

他们都是战圣级别的源修士,随便改成什么人的相貌都轻而易举,巫龛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扫视着前来报名的佣兵们。

这一百来号佣兵,实力最强的不过战王中期的水准,只有二个,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修炼的是木源力。另一个身材有些矮小,年纪不大,拎着两把大锤,修炼的是土源力,这两个人各自处在安静的角落,不跟任何人交流。

剩下的佣兵有二十几个是战王初期的水准,六十几个属于战将中期的水准。

这些佣兵都是满脸的沧桑,看来他们已经在佣兵这个行业里混了一段日子。

佣兵者大厅内,几个暗月商会的工作人员,不断地游窜着,收集各个佣兵的资料,这些佣兵也都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准备递给工作人员。

巫龛扫视了一眼乾诚跟苟同,看他们也准备了资料,不仅想起在旅馆时候苟同送给自己的那张纸,那张纸已经被他烧掉了,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来到巫龛的面前,伸手讨要资料。

巫龛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叫刘豹,这就是全部的资料。”

那工作人员被巫龛搞愣住了,哪有这样的佣兵,来报名佣兵团竟然不准备材料,就只报一个姓名。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巫龛望了那工作人员一眼。

那工作人员实力虽然不错,但对于巫龛双眼里眨出来的霸气,也是没有办法低档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转向其他的佣兵了。

所有的工作人员收集好资料后,便回到佣兵者大厅的一个前台,将所有的资料都递给一个漂亮的女人,那女人短装劲甲,身材高挑,尤其是胸甲突显的那波澜壮阔的曲线,以及短裤跟皮靴间**出来的雪白大腿,都让人浮想联翩。

女人将所有资料放到桌子上。

这时韩掌事顺着二楼的楼梯下来,女人立即将所有的资料抱起,迅速地赶到韩掌事的面前,并且恭敬地将资料递给韩掌事,韩掌事接过资料一眼都没有看,来到佣兵者大厅中央,挥了挥手道:“所有来报名的佣兵都过来。”

韩掌事的话音刚落,一群佣兵“呼啦”一下子在佣兵者大厅中围出了一个圈。

韩掌事轻漫地扫了这群佣兵一眼,说道:“我受暗月商会司空佣兵团团长司空先生之委托,来商会佣兵者大厅选拔十名佣兵,加入司空佣兵团第三小队。”

“什么,只有十个名额?”一个手持弓箭源器的佣兵小声嘀咕道:“看来又要进行一次长时间的选拔了。”

其他的佣兵也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多是经验丰富的佣兵,也知道各个商会选拔佣兵的流程,一百多名佣兵里只选择十名佣兵,正常来讲的话,这是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的,所以都议论起来。

韩掌事咳嗽了一声说道:“众位,暗月商会最近有一笔买卖要做,因为第三小队在上一次的任务中表现出众,所以司空团长将这一次的任务交给第三小队来做。第三小队因为上一次的任务死伤了十名佣兵,需要补全,所以我会在你们之间选拔。”

“掌事,这次任务什么时候执行?”拎着双锤的少年问道。

“三天后!”韩掌事的声音刚落,全场一阵的哗然。

三天的时间从一百名佣兵里选拔出十名合格的佣兵,这怎么可能啊?这该怎么选拔啊,要知道商会对于佣兵的选拔都是需要走流程的,第一项是调查佣兵的身份;第二项是考察佣兵的水准;第三顶是筛选佣兵;第四项是替佣兵办理入佣兵团的手续;第五项是磨合佣兵的团队作战技能。

哪一项不消耗时间啊。

短短三天的时间根本不够的,就算是一个星期也非常的勉强。

所有的佣兵怪异地望着韩掌事,韩掌事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随后将所有佣兵的资料抛到空中,手指一点,一道火源力将这些资料焚烧干净,随即说道:“这一次的筛选,我将换一个方式。”

“什么方式。”众佣兵齐齐地问道。

“你们一百名佣兵混战,能够坚持到日落时分的人,就有资格获得进入第三小队的机会。”韩掌事的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混战?这是什么选拔方式?这不明摆着让他们这些佣兵自相残杀嘛。

巫龛心里冷笑,凝视着韩掌事,感觉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事情。

秦源他们虽然不害怕混战,但他们都封印了自己的力量,怎么能够巧妙的脱颖而出,倒需要好好琢磨琢磨。

其他的佣兵心里都非常的惊讶,像这样筛选的方式,他们也很少遇到,都有一些犹豫!一些不愿意趟浑水的佣兵,都渐渐生了退意,他们都清楚自己这点实力,单对单的打,还有机会能够留下来,但进入混战中,恐怕就很困难了。

韩掌事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冷笑道:“不愿意参加混战的佣兵可以选择离开,我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想要离开的佣兵,尽早离开,一炷香过后,混战便会开始!而你们混战的场地就是这佣兵者大厅,你们大可以放心地战斗,大厅很结实,都是用封魂石铸造的,以你们的实力还不能够摧毁它。”

说到这里韩掌事顿了顿,脸现一丝阴霾,道:“在混战中,难免死伤!你们好自为之。”

说着韩掌事在那个女人的陪同下,退到了前台边上,静静地望着这群议论纷纷的佣兵们。

巫龛等人自然不能离开,也没有那个必要!

以他们的力量就算封印到战王初期的水准,在这群佣兵中,也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他们,他们最需要思考的事情,是如何不显山露水地站到最后。

他们都留意其他佣兵的动静。

两个实力最强的佣兵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都确认自己有那个能力留下来,其他的佣兵,有十几个不愿意在混战中丢掉性命,无奈地摇着头退出了佣兵者大厅。

此时佣兵者大厅愿意留下的,有八十二个。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八十二个留下来的佣兵里有七个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些离开的佣兵虽然都是经验丰富的主儿,但在没有执行任务时死掉,反而因为混战战死,那就不值了,连抚恤金都拿不到。

韩掌事扫视着留下来的七十五个佣兵,正准备开口宣布混战开始,恰恰这时候从佣兵者大厅外进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一身潇洒的白衣,面目清秀,风流倜傥。

女的额头点纵着一个小红点,小巧可爱,身穿一件长袍,长袍上绘制着三焰的标志。

这一男一女进入到佣兵者大厅,巫龛跟秦源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子,暗想风尘跟欧阳雪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凑热闹啊。巫龛悄悄地试探了一下风尘跟欧阳雪的实力,风尘竟然达到了战宗后期的地步,隐隐有向战圣突破的痕迹。

欧阳雪实力虽然稍弱一点,但竟然也达到战宗初期的水准。

巫龛不太清楚风尘跟欧阳雪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来到这暗月商会的佣兵者大厅要做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观望,希望他们不要认出自己才好。

秦源跟乾诚等人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幸好都伪装成别人的相貌,否则计划全盘告输啊。

佣兵者大厅因为有风尘跟欧阳雪的出现,顿时鸦雀无声。

战宗级别的力量带来的压迫感,让这些佣兵头皮发麻,苦笑不已。

韩掌事也没有想到会来这么两位强者,刚刚还一脸嚣张的气焰顿时被冷汗瓦解掉,他拥有战帝初期的水准,在这群佣兵里算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拿到风尘跟欧阳雪面前,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他恭敬地来到风尘跟欧阳雪的面前,抱了抱拳,笑道:“不知风尘公子驾临,没有亲自相迎,还请赎罪。”

风尘冲韩掌事拱了拱手道:“我跟小妹前来你们暗月商会的佣兵者大厅,只是想来参加佣兵团的,你是佣兵团的掌事,自然不必跟我们客气。”

“公子想要参加佣兵团?”韩掌事一惊。

“怎么,我们不够资格?”风尘含笑说道。

“韩某绝不是那个意思。”韩掌事微微弯着腰说道:“我只是觉得以公子这般神武,怎么会甘愿做我们佣兵团的佣兵呢,以公子的才能自己组建一个佣兵团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那是自然。”风尘笑道:“不过我来参加你们佣兵团,只是想锻炼一下,不知道韩掌事能否给我跟小妹这样一个机会呢?噢,刚刚在门外我听说你要用混战的方法选举佣兵,我跟小妹也不能坏了你的规矩,也一起参加吧。”

哗,七十多号佣兵顿时惊愕起来。

如果风尘跟欧阳雪参加战斗的话,估计能够站到最后的佣兵也就他们两个了,这分明不是找茬嘛,有一些佣兵心里开始动摇,准备撤离。

韩掌事深深地吸了口气,满脸堆笑地说道:“风公子真是说笑了,以公子跟令妹的力量,根本不需要参加混乱!如果公子跟令妹真想加入佣兵团的话,韩某破例直接让你们通过便是。”

“这样不好吧。”风尘笑眯眯地说道:“这样的话,这些来报名的佣兵会很不满的。”

韩掌事扫视了一眼佣兵们。

佣兵们巴不得公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均如雷般地喝道:“我们接受这样的提议。”

佣兵们各怀鬼胎,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早就听说过风尘的事情,倘若能够跟随风尘进入佣兵团,那么执行任务的时候,有风尘保护,想受伤都难。

现在的情况有一些逆转,这些佣兵刚刚都有想退的想法,此时听到风尘跟那位漂亮的姑娘直接获得资格,他们重新燃烧起了斗志,眼神都不一样了。

巫龛是怎么算都没有算到风尘跟欧阳雪会过来掺和一脚。

现在风尘拥有战宗后期的水准,就连欧阳雪也拥有战宗初期的力量,在他们的控查下,如果稍稍施展一点战圣级别的力量,是绝对逃不出他们的双眼的,在这种情势下,只能够用战王初期的水准战斗,想站到最后,估计有点难。

秦源等人苦苦一笑,都不约而同地瞪着风尘跟欧阳雪。

韩掌事见众佣兵没有任何的意见,遂道:“请公子跟令妹到一旁休息。”说着韩掌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风尘跟欧阳雪潇洒地来到前台前,有暗月商会的工作人员替他们准备了舒服的椅子,两个人丝毫没有任何客气地端坐在那里。

韩掌事心里暗自盘算,因为有风尘跟欧阳雪的加入,使他产生了怀疑,他不清楚这两个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觉得在选拔结束后,一定要将这件事情通报给司空团长,甚至应该直接跟暗月商会的副会长取得联系。

韩掌事不再多想,拍了拍巴掌,以沉重的语气说道:“混战开始!”

一句话落地韩掌事就跳落到风尘跟欧阳雪的身边。

佣兵们开始**起来,接着“呼拉”一下子四散而开,各自小心戒备起来,当然谁都不想做出头鸟,一时间整个佣兵者大厅的气氛有一些寂静。

巫龛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半步,都有感于他身体流放出来的霸气,明眼人都能够判断出巫龛现在的实力不过是战王初期的水准,可是因为巫龛那股子霸道的气劲流放,使这些佣兵都有一种错觉,这个叫刘豹的家伙一定非常难对付。

乾诚跟苟同那一边情况不同。

苟同装扮成一个帅气的少年公子哥,一身流里流气的,一看就是某某纨绔子弟,这样的公子哥来参加佣兵团,自然引起一堆佣兵的注意,柿子要可软的捏,这是所有佣兵的想法,能解决一个,就少一个竞争对手,更是铁的准则。

所以七八个佣兵同时向苟同靠近。

苟同心里真想骂娘,但没有办法只能小心应战,他倒不担心生死的问题,他虽然将力量封印到战王初期的水准,但毕竟还是战圣啊,就算不反抗任由这些佣兵轮着砍,也未必能够杀死他苟同,当然他也绝对不会允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还需要隐藏身份嘛。

在苟同思考的时候,一个黑脸胖子,摆动自己的源器刀,照着苟同的脑袋就砍了下来。这黑脸胖子也拥有战王初期的水准,攻击出来的源力是厚实的土源力,这一刀上缠绕着土源力,明面砍向苟同的脑袋,实际上隐藏的刀术却对准苟同的胸口跟下•阴•部位,非常的狠毒。

跟苟同玩阴的,那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不过苟同不想展露得那么耀眼,风源力缠绕在腿上,轻轻一动身形,已经躲过黑脸胖子的三刀。

“水震!”刚刚躲过黑脸胖子的三刀,另一个佣兵的水源力便涌现在苟同的面前,苟同再次闪躲,滑出攻击范围,可是还没有站稳身形,一把长剑已经奔着他的咽喉刺来。

苟同心里在骂娘,倘若不是自己封印了战圣的力量,一招间就能将这里所有的佣兵撂倒,而是攻击他的都是战王初期水准的源修士佣兵,苟同不得表现得很轻松,要跟他现在的实力吻合,所以必须要处于一种慌乱的状态中。

他故意将身体打了一个趔趄,躲过剑击,来想抽出自己的源器呼风斩,可是那呼风斩里隐藏着战尊级别的力量,一旦抽出来,不就露馅了?

苟同相当的烦恼,握紧拳头暴喝一声,轰向那用剑刺他咽喉的佣兵。苟同的速度非常的快,眨眼前他的拳头就要落到那用剑佣兵的胸口,但刚刚那黑脸胖子握着长刀,又斩向苟同,迫使苟同只能放弃攻击,闪躲身形,胸口一阵的愤怒。

王八羔子,三个打我一个,妈的。

就在苟同心里骂骂咧咧的时间,又有四个佣兵加入攻击苟同的队伍,让苟同大叫倒霉,他哪里清楚,这七个佣兵本来就是一伙的,经常在一起混日子,这一次报名参加佣兵团,是志在必得,他们有着别人没有办法媲美的优势,那就是七人之间的配合,只要他们七人在一起攻击跟战斗,就能够站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