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持着烈龙枪一脸冷漠地望着四武圣,四武圣之中唯有不死战圣的脸色最为难看,刚刚这小子明明跟自己斗个旗鼓相当,可现在竟然扬言要单挑他们四武圣,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啊,不死战圣向前走出一步,冷笑道:“巫龛,你我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兴趣!”巫龛抖了抖烈龙枪,一脸的藐视。

“那么我来战你!”不灭战圣跳落到巫龛的面前,喝道:“当日你在玉衡山击伤我的四个兄弟,无非运用的是战神级别的力量,天耀眼是吧。”

“不错。”巫龛没有否认。

“哼,天耀眼你应该仅仅能够施展一次,而施展了那种招术,你如果不能把我们击杀的话,你也再也没有反手的力量。”不灭战圣冷笑道:“现在就让我来接下你这个小子,看看你是的天耀眼厉害,还是我的七眼嗜血强!”

“我同样对你没有兴趣!”巫龛冷漠的话让不灭一愣,不灭把眼一瞪喝道:“无知狂妄的小子,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不灭战圣用双手擦拭自己的双眼,接着他的双眼上分别出现两只眼眸,而眼与眼之间的那段距离上又镶嵌上一只充血的眼眸,不灭战圣提纵着身体里的源力,怒吼一声:七眼嗜血。

他这声怒吼传出,不死,不尘以及不赢都同时倒飞到一根源石柱前头,同时迅速地提纵着自己的源力给予自己非常强悍的防御。

巫龛不动半分,只是低低地说道:“黄鸣,替我照顾好幽姬他们!”

“你放手一搏,有我保护她们,你可以高枕无忧。”黄鸣挥舞着羽扇,跳落到幽姬等人的身边,紧接着一股漆黑的气劲将幽姬她们笼罩起来。

不灭战圣七只眼睛同时释放出一道道的血光,在没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融进了巫龛的身体里,巫龛浑身一颤,接着他身体里的血液突然透过毛孔喷射出来,不灭战圣随手一抓,那些从巫龛身体里喷射出来的血液立即汇聚成一汪红潮向不灭战圣这边靠近,不灭战圣大嘴一张,那汪红潮被他吸入嘴里。

巫龛的血液不断地喷射出来,不灭战圣也在不断在吸取。

一炷香的工夫过后,巫龛的身体摔倒在地面上,全身苍白如纸,根本没有丁点的血液,甚至他的皮肤也开始衰老,干巴得像老树皮,一丁点呼吸都没有,仿佛像是沉睡多年的干尸,当巫龛身体里最后一点血液被不灭战圣吸入嘴里的时候,不灭战圣才闭上了嘴巴,用手擦了擦嘴,发出一阵狂笑声,“还以为你有必胜的把握,没想到你连天耀眼都施展不出来!”

巫龛丝毫没有反手的力量就被不灭战圣吸干了血液。

被笼罩在一片漆黑光网里的幽姬小冰还有刺影看到巫龛变成干尸的模样,立即惊颤起来,三个女人同时提纵最强的力量准备做殊死的反抗,但黄鸣却冲她们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既然选择相信巫龛,就应该相信到底。”

“可是……他不是已经……”幽姬不想说下去。

“眼见的未必就是事实。”黄鸣淡然地一笑说道:“虽然我猜不透巫龛为什么会被瞬间吸干血液,但我却并不认为他会死,我想你们跟巫龛生活的时间比较长,对他也应该有一个了解,他不像那种会被瞬间秒杀的家伙!”

黄鸣说的事情也的确是幽姬跟小冰的疑惑,是啊,她们跟随巫龛这一段时间来,看到过他的战斗不止十次,而每一次都是他秒杀别人,让她们相信巫龛会在不灭战圣一招之下死亡,显然她们不会相信。

刺影也在暗自的思讨,她刚刚是因为太过关心巫龛,所以乱了阵脚,如今听到黄鸣的述说,的确感觉到有些奇怪,她刺影都能够跟不灭战圣僵持那么长的时间,难道巫龛不能?况且只有刺影最清楚巫龛的实力要强她许多的。

虽然不灭战圣施展了七眼嗜血的杀招,但刺影却感觉巫龛一定是想做什么事情的。

三个女人静静地望着摔倒在地面变成干尸的巫龛。

不灭战圣肆意地狞笑着,笑了一会儿,不灭战圣一指黄鸣说道:“下一个是你!”

刚说到这里不灭战圣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一丝的异样,愣了神,他低下头发现自己身体上的毛孔竟然如同刚刚巫龛一样,在不断地向外喷射着血液,看到这一点不灭战圣大吃一惊,他用手指连续在身体上拍了几下,想阻止血液的外流,但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不灭战圣感觉非常的奇怪,虽然他身体里喷射出血液,但并没有一丝疼痛的迹象,相反倒是感觉非常的舒服,他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事情,猛然间回过头望向巫龛的干尸,那具干尸竟然不见了。

“永远不要小瞧你的对手!”在不灭战圣的背后传来巫龛那冷漠的声音,不灭战圣心里咯噔一声,重新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巫龛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你没死?”不灭战圣惊喝地叫了一声。

“我不会死,至于面对你们这些武圣的时候不会死。”巫龛说话间,一枪暴刺到不灭战圣的胸口,不灭战圣这一次传出歇斯底里的惨叫,暴退出数十步的距离,他用手捂着胸口,狰狞地瞪着巫龛,喝道:“想杀我,还没有那么容易。”

“你已经是个死人!”巫龛不再注视不灭战圣,而是望向不死战圣说道:“下一个是你!”

“小子,你跟我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不灭战圣再一次被巫龛藐视,双手迅速地擦试着自己的双眼,准备再施展七眼嗜血的招术,可是当他双手擦拭双眼的时候,身体里的刺痛愈发的剧烈,晓是他战圣后期水准的力量,拥有武圣资格的强者都根本没有办法忍受,他“噗”地吐出一道血雾,圆瞪着双眼,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抬起颤抖的手指指向巫龛,“你,你到底对我……对我做了什么?”

“我只是毁了你的源力空间而已!”巫龛冷漠地回了一句。

“哈哈!”不灭战圣狂笑起来,“你竟然如此的愚蠢,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不灭战圣?”

巫龛始终背对着不灭战圣,说道:“在洪荒八州之中,你的确配得上不灭这个称号,不过八州之外你也仅仅是一个源修士罢了,你所以号称不灭战圣,无非是因为你拥有能够重新锻造源力空间的力量。”

“你既然知道我拥有这样的能力,凭什么认定我能够死亡!”不灭战圣收回自己的手,准备提纵自己的力量。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那么做!”巫龛哼了一声说道:“我既然了解你那种能力,自然有破解的方法,你如果再施展重塑源力空间的力量,将会万劫不复。”

“危言耸听吗?”

“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说到这里巫龛持着烈龙枪走向不死战圣,长枪一指不死战圣说道:“不死战圣,继续我们的战斗,将你隐藏的力量都施展出来吧。”

“呵呵。”不死战圣笑了起来,“我现在不想参与你跟不灭的战斗,把他结束后再说吧。”

“他已经是个死人!我不想再重复一句!”巫龛冷笑道。

“放屁,让你看看老子为什么叫做不灭战圣。”站在巫龛身后的不灭战圣愤怒地施展着力量,七眼嗜血的招术已经提到最强的地步,他嘶吼一声就想攻击,可突然感觉七只眼眸里竟然没有哪怕丝毫的释放,不灭战圣愕然地站在那里,不断地施展力量想要攻击,但就是没有任何的力量释放出去,不灭战圣诧异地退后几步,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这时巫龛方继续说道:“黄鸣,不灭战圣是我留下的活口,你替我照顾!”

黄鸣微微一笑。

而巫龛向后一挥手,不灭战圣竟然不自主地飞纵到黄鸣施展出来的漆黑光网前,并且穿透了进去。

幽姬小冰以及刺影感觉莫名其妙,见不灭战圣出现后都全开自己的力量谨慎地做着防御的准备,黄鸣也挡在幽姬她们的面前,这时巫龛的话语再一次传来:“不灭已经对你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你们不必忌讳他的力量!”

幽姬等人都是无比信赖巫龛的,巫龛既然这样说,她们就相信,虽然感觉到事情非常的奇怪,但现在这个时候也根本不能够追问出什么,都将目光落到巫龛跟不死战圣的对峙上。

巫龛用枪尖指着不死战圣说道:“现在该继续我们的战斗了吧?”

不死战圣皱着眉头,低声说道:“你对不灭做了什么?”

巫龛嘲笑地望着不死说道:“这并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看枪!”巫龛不想继续废话,一纵身形飘向不死战圣,烈龙枪顿时呼啸出逐月一杀的第七式枪决:飞虹斩。

但见一道道仿佛彩虹般的烈焰扑向不死战圣。

不赢之光!不待不死战圣还击,不赢战圣猛然出现在不死战圣的面前,施展不赢的招术,锻造出一道不赢的光环套到巫龛的烈焰上,嘴里发出阴冷的声音,“老大,让我先会会这小子!”

冰封!巫龛眼见自己的烈焰被不赢之光套住,握着烈龙枪的手一翻,追月杀的招术顿时转化成为冰烈杀的招式,彩虹般的烈焰顷刻间幻化成一块寒冰将不赢战圣的不赢之光冰冻在里面,接着巫龛在谁都无法相象的速度中穿透了不赢的身体,继续用烈龙枪指着不死战圣,冰冷地说道:“不赢已死,还有谁敢阻挡我跟不死战圣之间的较量!”

砰,被巫龛穿透的不赢战圣,身体爆破起来,四散的源力被源石柱吸收而去。

这时候无论是不死战圣,还是总会长不尘整颗心都掉落到冰地,他们无法相信巫龛竟然能够在二招之内就束缚了不灭,击杀了不赢,他们不清楚不灭战圣究竟是怎么了,但却很清楚不赢已经死了。

不赢战圣最强的招术便是不赢之光,只要被这不赢之光套住力量,那么跟不赢战圣对战的人,最终只会输,而不会赢!

不死跟不尘都看到不赢战圣的光环套住了巫龛的力量,即使巫龛拥有几种源力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会破解得掉不赢之光的诅咒,不赢是七武圣中最强的,连不死战圣都这么认为,因为能够破解不赢之光的人,除了他们的主人外,洪荒八州再也找不到任何人。

如今不死战圣搜索不到不赢战圣任何的气息,可以证实不赢战圣死了,的确是被巫龛击杀了,他心里沉闷,难道说那巫龛竟然拥有战神的力量!

是啊,也只有战神的力量才能够破解不赢之光吧。

想到巫龛很可能是战神,不死跟不尘浑身颤抖,心里咯噔咯噔的,这时候总会长不尘绝对死命的反击,要抢在不死战圣的前头出手,但不死战圣就按住了他的肩膀说道:“这一战还是交给我吧,倘若我都没有办法制服这小子,那么我们七武圣算是栽到家了。”

“可是……”不尘还想说什么,但不死战圣却将头凑到他的耳边,以非常独特的传音方式说道:“不尘,我跟巫龛那小子开战的时候,你迅速退离不圣山,去藏有战神号角的地方躲起来,倘若我真的遇到什么不测,那么七武圣就只剩下你最后一个人,而剩下最后一个人方能够开启跟主人联系的方法……三天后我如果没有回来的话,就开启吧!”

不尘战圣犹豫了一片,还是点了点头。

不死战圣神色凝重起来,伸手向前一抓,一把长长的镰刀被他握在手里,他持着那把镰刀向巫龛缓缓地靠近,脸色愈来愈冷,说道:“巫龛,谁生谁死这一战见分晓吧。”

地狱三千恶魂!不死战圣长长的镰刀向前一挥,一道道漆黑的气流融入到不圣殿的地底下,刹那间一个又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源修士从地底中钻了出来,这些死去多时的源修士多半都拥有战圣中期的水准,他们竟然站满了整个不圣殿。

这三千恶魂一经出现。

巫龛顿时感觉到很磅礴的气流在自己的四周流转,虽然这些恶魂都只具备战圣中期的水准,不过巫龛却突然感觉到,从这些恶魂的身体里还流放着另外一种气劲,与其说是气劲不如说是怨念,这怨念竟然如此深遂,竟然帮助这些死去的恶魂将战圣中期的源力提拔到战圣后期的地步。

三千个战圣后期的源修士出现,那气势可想而知。

一直满脸带笑的黄鸣都感觉到了压迫,收敛了一下表情。

幽姬刺影他们更是神色紧张。

不灭战圣被束缚了力量,无疑现在就像是一个凡人,他发出狞笑地喊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不死战圣恐怖实力的所在,想战胜他根本没有可能,哈哈哈!我们会赢,一定会赢!”

在不灭战圣疯狂嚎叫的时候。

黄鸣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笑道:“胜负还没有分出来,你叫个什么劲儿?你还是想想落到我们手里的后果吧,巫龛未必会对你动用非常卑鄙的手段,不过我黄鸣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然我很清楚,你拥有战圣后期的水准,又在不圣山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对于死亡没有任何的恐惧,不过这世界上比死亡还要恐惧的东西多着呢,我可以慢慢的让你享受!”

“你……”不灭战圣咬着牙,一掌拍向黄鸣,但那没有任何力量的一掌拍到黄鸣肥嘟嘟的身体上简单不痛不痒,甚至黄鸣自身防御的气劲震得不灭战圣手掌发麻,全身颤抖不断。

黄鸣一脚将不灭战圣踢到小冰的脚下,说道:“小冰,为了防止他这张破嘴继续吼叫,你看是不是给他一块寒冰享受享受!”

“那就让他享受享受吧!”说着小冰施展冰源力将不灭战圣冰冻起来。

黄鸣也在这个时候加强了自己的漆黑光网,同时将风易,金妖以及宁馨都拉扯到自己的光网当中,因为他看到巫龛正要做反击。

巫龛抬起左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闭起了双眼,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双光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接着不圣殿处于白芒芒的一片,一阵惨叫声此起彼伏。

天耀眼,这是巫龛的天耀眼。

巫龛看到这么多拥有强悍怨气的死人出现,不想再消耗任何的力量跟这些死人战斗,直接施展天耀眼的力量,天耀眼的力量完全粉碎了这些死去的恶魂,当不圣殿恢复最开始模样的时候,那些出现的恶魂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死战圣在巫龛施展天耀眼的时候,躲进了一根源石柱中,借助源石柱里的吸收力量,使他逃过被天耀眼轰杀的命运,待天耀眼的力量结束后,他才出现,持着镰刀望着巫龛,冷笑了两声说道:“的确够强,现在的你在施展过天耀眼后,都不会力竭,看来你已经拥有了战神的荣耀。”

“不尘在哪里?”巫龛显然没有兴趣听不死战圣啰嗦。

“呵呵,他已经走了,你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根本找他不到,现在的情况已经变了。”不死战圣笑道:“这一战不论我会不会死在你的手里,我都是赢家,我一死超越的力量必然会出现,那时候你就算是战神的水准也未必能够接受得了。”

“我要做的事情你不会理解的,现在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洪荒双界我必闯过!”巫龛眉毛一挑,手里的烈龙枪向前一递,破神杀里的第三式施展出来:毁灭一击。

没有任何的源力从烈龙枪中破击出来。

巫龛就随手向前一刺烈龙枪,可是不死战圣的脸已经变了,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向自己靠近,挥舞着自己的镰刀,给自己做了一个最强的防御,漆黑的气团里三层外三层将不死战圣防御起来,在他的防御刚成形的时候,他的防御就受到了凶狠的撞击,一阵阵的震荡像是投入平静湖面的涟漪,不断地四周波动,不死战圣的防御越收越紧,眼见成为了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站立的空间时候,巫龛的第二轮攻击才开始发动。

破神杀第四式——毁灭三连击!

空空空,三次神秘的攻击落到不死战圣贴身的防御上,使得不死战圣连连后退,最后撞击到源石柱上,不死战圣咬着牙身体向空中一纵,脚蹬在源石柱上,借势向巫龛的方向飘纵过来,他持着长长的镰刀,奋力地一挥:地狱屠城!

几道漆黑光束斩向巫龛。

巫龛抡圆了自己的烈龙枪,将所有的黑光破解掉,他的眼神一眨:落神眼——地耀!

两道劲光从巫龛的眼神里窜了出去,准确无误地穿透了不死战圣的胸口,但不死战圣丝毫没有任何的退意,不断挥舞着自己的镰刀,长啸一声:死神牢笼!

这死神牢笼施展出来,巫龛立即感觉到四周的景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仿佛被不死战圣的力量拉扯到了地狱里一样,脚下是地狱里的冥火,四周是地狱里的恶鬼幽魂,头顶是灰蒙蒙的看不出是云还是雾的气流。

巫龛用烈龙枪向脚下的冥火一点,借助这点击的力量向上弹起身体,烈龙枪又重新抬起,向前暴刺,刺向空中的云雾,破神杀的第五式:荡破苍穹。

此时巫龛的身体里不断流纵着火与冰两种源力,这两种源力像是风暴一样袭卷着空中的云雾,云雾中隐藏着不死战圣的身体,不死战圣硬接巫龛的两股力量攻击,持着镰刀斩到了巫龛的肩膀上,巫龛向上一耸自己的肩膀,一道寒冰将不死战圣的镰刀反震回去,接着巫龛烈龙枪直接插入到不死战圣的胸口处,左右一搅,不死战圣的身体被四分五裂。

可是四分五裂的不死战圣竟然在一个诡异的角落重新出现,悄无声息地靠近巫龛的后背,镰刀削砍下去,巫龛感觉后背有异,冰火又重源力甲锻造出来,不死战圣的镰刀在巫龛的后背上擦出耀眼的火花。

巫龛回手一枪正刺到不死战圣的咽喉处,不死战圣惨叫一声,倒退数十步,接着他的身体再一次消失。巫龛停下了所有的攻击,嘴角一阵的冷笑,随即擦了擦自己的双眼:天耀!

天耀的光芒将地狱里的一切景象破除掉,巫龛奋力加持着天耀持续的时间,在一片白芒芒中,巫龛破神杀的第六式荡了出来,巫龛这破神杀的第六式是依靠三重门枪决锻造出来,而巫龛现在的力量已经能够连续锻造三个三重门。

强横的枪劲连续出击,待白色的光芒消失干净的时候,巫龛的烈龙枪枪身上已经挂着不死战圣的身体,此时的不死战圣已经没有丝毫的气息,长长的镰刀已经掉落在地,他的身体在巫龛枪杆上停留了片刻,就化作一道道漆黑的气劲被源石柱吸收干净!

这一战巫龛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