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幽姬跟小冰都再一次涅盘了。

幽姬的涅盘是因为无法忍受不色战圣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释放出如此多的男男女女,感染了她的心神,让她的灵魂被如此猥琐的画面所亵渎。

小冰的涅盘是因为帮助自己的主人幽姬涅盘了。

如今幽姬跟小冰同时涅盘重生,获取得为强大的力量,才能够在瞬间秒杀了不色战圣。

不赢战圣惊愕地望着幽姬跟小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玉衡山上巫龛以天耀眼击杀了不火战圣,如今这名叫做幽姬的冰驭宫主竟然用凤凰涅盘的力量将不色战圣也杀掉了,他们七武圣在洪荒八州巅峰的位置许久许久了,而这一次就是因为巫龛的缘故,使得他们这巅峰的形象大打折扣!

不赢嘴角发出声声冷笑,冷漠地望着幽姬跟小冰说道:“看来,我也是时候出手了。”说着他向幽姬跟小冰走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惨叫传来,紧接着一声爆破传出,不赢战圣跟幽姬他们同时望向发声的地点。

那发声的地点正是黄鸣跟不戒战圣对战的地点。

此时那里已经浓烟滚滚,无论是不赢还是幽姬他们都无法看清楚,到底那声惨叫是谁发出来,他们凝视着那浓浓的浓烟处,渐渐地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那身影一身肥嘟嘟的肉,手里煽动着扇子。

这个从浓烟中走出来的人,正是黄鸣。

黄鸣嘴角带着笑意,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非常气喘的模样,即使跟不戒战圣激斗了一番后,他也没有什么两样,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战斗过。

不赢心里更是惊讶,他非常了解不戒的实力,在他们七武圣中,不戒可以排进前五,可是这么一个强大的武圣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死胖子打败了,而且通过刚刚那声惨叫跟滚滚的浓烟不赢可以判读出来,不戒也死了。

黄鸣走到幽姬跟小冰的面前,喘着粗气笑道:“看来我并不是第一个结束战斗的啊。”

幽姬跟小冰冲黄鸣点了点头。

黄鸣吐了一口浊气,望向不赢战圣,一脸笑眯眯地说道:“唉,看来连休息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喽,总不能让一个女人连续战斗二场吧。”

不赢冷笑了一声。

黄鸣笑呵呵地望着他道:“不暗不赢战圣!嗯,我能够感觉到,在七武圣中,你的力量应该是最强的,你刚刚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金妖跟宁馨击成重伤,我黄鸣不才,很想跟你比划比划,现在我向你发起挑战,你敢不敢接?”

“你到底是谁?”不赢战圣喝问一句。

“我叫黄鸣,黄山的黄,鸣叫的鸣!”黄鸣依然满脸带笑地说道。

“我是问你的真实身份,能够如此轻松地就将不戒战圣击杀,你绝对拥有一种神秘的身份。”不赢战圣阴冷地盯着黄鸣。黄鸣用扇子煽了煽,笑道:“哪里有什么神秘的身份,我只是众多战圣中的一员罢了,能够将不戒战圣击败,那只是侥幸。”

“天底下会有那么侥幸的事情?”不赢哼了一声。

“这个嘛,就不好说喽!”黄鸣笑呵呵地道:“反正在我黄鸣的身上发生过许许多多侥幸的事情,击败不戒战圣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吧,当然能不能够侥幸地将你不赢干掉,这一点我还真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你那不赢之术非常让人头疼!你大大小小参加过数万次的战斗,没有一场是失败的,从这一点来看,我跟你打,无疑对自己是一个挑战!”

听黄鸣的话不赢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错愕地盯着黄鸣,感觉非常的蹊跷,他大大小小的确参加过数万次的战斗,而这数万次的战斗也是几千年经历的事情,可黄鸣为什么这么清楚,他到底是谁?他绝对不会只拥有风源力那么简直,他一定隐藏着更强的力量。

就在不赢战圣沉思的时候,幽姬跟小冰已经向他靠近。

黄鸣挡在幽姬跟小冰的面前,低低地说道:“虽然你们都已经涅盘,身体里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但你们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来完善自己的力量,再继续争斗下去,即使能够将不赢击杀,也将因为力量衍生出来的戾气,使你们狂暴起来,对战不赢还是交给我吧。”

幽姬沉默了一下,她跟不赢战圣有同样的想法,这黄鸣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对自己涅盘后的力量如此的清楚?幽姬想问,显然现在不是时候,她微微点头带着小冰退向一旁,而此时的黄鸣摇动着羽扇,一副潇洒自若地望着不赢战圣。

不赢战圣向后一挥手,金妖跟宁馨被他释放出的力量撞飞到远处,他腾出不圣殿正中央的位置,准备跟黄鸣真正地交手,不过在没有看到黄鸣那隐藏的力量前,不赢还不想立即出手,他需要等待时机。

幽姬跟小冰并没有立即完善自己的力量,毕竟现在的不圣殿危机重重,各自为战,她们都将目光落到巫龛跟不死战圣的对战中,巫龛跟不死战圣依然处于激战之中,谁都没有办法将谁击倒,他们彪悍的力量竟然在他们的四周锻造成了一层又一层诡异的气网,气网中流动着秒杀的力量,谁都别想靠近半分。

紧挨着巫龛跟不死战圣的是刺影以及不灭战圣!

刺影跟不灭战圣的对战远没有其他人来得激烈,因为刺影从对战不灭战圣起,就没有动弹一下,不灭战圣化成的一双双诡异的眼眸依然隐藏在暗处觊觎着刺影,此时刺影跟不灭战圣的对战,无疑拼的是定力,跟毅力!

他们在用意识搜索着对方漏洞跟防御的缺限。

虽然他们并不像其他人般激烈的战斗,但真正展开攻击的时候,也就是最凶险的时刻,要么刺影倒下,要么不灭战圣死亡,就是这么简单。

幽姬跟小冰将视线拉址到风易跟总会长不尘的战斗中。

总会长不尘借助着黎小柔的身体对风易进行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娇异的火焰,迅猛的怒焰,奔腾的火龙不时撞向风易,风易借助自己的风源力提升速度,同时施展着火源力跟不尘战圣抢攻,但很明显风易要稍弱一些。

风易的速度的确快,但再快也无法给总会长不尘造成麻烦。

甚至风易依赖的速度好几次被总会长不尘阻止。

就在幽姬跟小冰探查的时候,总会长连续贯出七十八条火龙,这些火龙不断地冲向风易,风易虽然也施展火龙跟总会长不尘硬碰硬,但他的力量比总会长弱上不少,虽然能够抵下大半的攻击,但还是有三条火龙依次撞击到他的肩膀上,此时风易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总会长不尘不再攻击,冷笑地望着风易说道:“小子,你的战斗力已经快到枯竭的地步了,受死吧。”

“哼。”风易擦了擦嘴角的血液,说道:“战斗还没有结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代表我还能够继续战下去!”

总会长不尘肆意地笑了起来,说道:“那么我就看你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暴风火!”

总会长手指一弹,七条火龙形成龙卷风般的模样,向风易狠命地撞了过去。

风易咬着牙,双拳向前一荡:风火战拳!

风易的左拳头上缠绕着风源力,右拳上缠绕着火源力,两股源力同时撞向龙卷火焰,力量的对碰上,风易“哇”地喷吐出一口血沫,他的身体连续向后暴退。

总会长仿佛在玩一场游戏,手指再次弹动,又是一道暴火风出现在风易的面前,风易继续施展着自己的风火战拳,再一次喷吐出血沫,再一次暴退,这样持续了七八次,风易感觉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身体里的风火双重源力已经无法补给到最大的程度,他自己非常清楚,战斗力已经被总会长消减了大半,死亡只是一线间的事情。

风易倔强地站稳地自己的身体,瞪着总会长。

总会长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都是讽刺的神情,不再继续攻击,而是嘲笑地说道:“怎么样?被连续攻击,而无还手之力的感觉很舒服吧,要不要再来一次?”

风易没有说话。

总会长哈哈大笑起来,紧接满脸的阴冷说道:“现在我给你一次攻击的机会,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向我出手。”

风易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双手突然间砸上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又是一阵的晃动,嘶吼了一声,紧接着风易消失在总会长的面前,再风易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总会长不尘的身后,他哇哇地吐着血沫,单膝已经跪倒在地。

总会长向前“空空”地踏出几步,他的嘴里同样喷着血沫,他的胸口竟然被某种力量轰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他惊愕地望着自己的胸口,猛然间转过头望向背对着他的风易。

风易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缓缓地转过身,高傲地说道:“你输了!”

“我输了?”总会长狞狰狞地望着风易。

“是的,你输了!”风易瞪着总会长冰冷地说道:“你输就输在太自以为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力量实际上是能够跟你不相伯仲,我之所以连连败退,就是让你放松警惕,然后给你致命的一击,这样才能够尽快结束我们的战斗!”

总会长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方说道:“我明白了,你刚刚施展的力量无疑是一种自毁源力空间的招术,你将自己的火源力空间毁灭,利用火源力空间毁灭的爆破力量推动风源力空间迅速聚积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你得到了最快最强的攻击力!”

“你明白得似乎晚了一点!”风易冷笑道。

“还不算太晚!”总会长突然笑了起来,风易立即感觉到一种不安,他发现总会长胸口的窟窿正在慢慢的愈合,在他眨眼之间已经合好如初,风易皱起了眉头,总会长狂笑了几声方说道:“风易,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解决掉我吗?”

“你不必发出那种强弩之末的笑容跟说词!”风易用手捂着自己的肩膀说道:“你给予你的一击已经破坏了你的源力空间,你的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如果真如你说得那样,我应该会立即死亡的吧。”总会长冷笑道。

“的确,普通的战圣早已经死了,但你拥有源力神格,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

“你错了。”总会长嘴角挂着笑意。

“是吗?我倒很想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风易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总会长轻轻咳嗽了两声方说道:“你错就错在自以为是上!你的确破坏了源力空间,但那并不是我的,而是我借用的这个身体的,我的源力空间并不在胸口,而是在别处。”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风易把眼一瞪。

“信不信由你吧。”总会长狞笑道:“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多么的强,就让你看看我这七武圣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当然你能够把我逼迫到这种地步,也的确算得上一个修炼的奇才,只是强者永远比你想象中的强大。”

说到这里总会长突然手指向空中一指,接着一枚闪闪发光的丹药出现在空中,他随手一抓将那丹药握在手里,瞬间又投到自己的嘴里,那丹药进入到他的嘴里后,立即化作清津滑入他的腹部,此时总会长全身笼罩在一片火焰之中,那片火焰不断地变化着颜色,最后变成漆黑的火焰。

看到总会长如此的变化,风易的心头顿时升出一丝恐惧跟不安,他感觉到全身被一股股神奇的力量压迫着,连动都不能够动弹半分,而且他的源力空间受到一种震荡,使他体内的源力又开始溃散。

“风易,你应该觉得骄傲,甚至你能够死在我的手里,也应该觉得幸运。”总会长的声音不断冲击着风易的耳膜,“风易,你能够逼迫我使用一颗超越极品的神丹,死了,也应该没有任何的遗憾,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是炼丹师工会的总会长,同时我也是创建炼丹这门技艺的创始人,今天我就让你跟巫龛他们清楚地知道,反抗七武圣,反抗七不圣的后果是什么。”

焰回!总会长的话音刚落,在风易的身后竟然出现数十道黑焰,这些黑焰交织在一起迅速地穿透风易的身体回到总会长的手里,风易痛苦地惨叫一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的身体在不断地**,不断地抽搐,渐渐的已经失去了知觉。

总会长撤去全身的黑焰,想走到风易的身边。

但幽姬跟小冰在那一刻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总会长狞笑地望着幽姬跟小冰说道:“怎么?你们也想尝尝我这黑焰的滋味?”

“我想试试!”幽姬冷喝道。

“呵呵,你虽然跟你的源兽涅盘了,虽然又获得很强的力量,虽然身体里还拥有源力神格,但你并不是我的动手。”总会长啧啧怪笑道:“幽姬,别人不清楚你的实力我却非常的了解,还记得几个月前纳迦曾经去过你的冰驭宫吗?那时候就是我送给了纳迦几面战旗,借助那些战旗才破解了你们冰驭宫前的诛神阵。”

“那又怎么样?”幽姬冷笑道。

“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总会长继续说道:“当年创建冰驭宫的第一代宫主名叫破晓,她之所以黯然地离开不圣山,就是因为被我击败所致,我本想在那个时候就将她干掉,不过还有其他的战圣挡路,所以我才没有时间去消灭她,让她有时间创建冰驭宫,让她有时间完善诛神阵,当然诛神阵将生门去除,我也无法破解,但我算定了无论是破晓,还是你师父,或者你幽姬都会留下生门,防止伤到无辜,这就是你们的弱点,你们太心慈手软了,你们总是报着慈悲的心肠,但你们不清楚,那只是最愚蠢的想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值得怜悯的,唯一有的便是力量,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够统治一切,而没有力量的人无疑就像蚂蚁……”

“这只是你的想法而已。”幽姬哼了一声。

“所以说你们都太弱!”总会长笑道:“别以为黄鸣击杀了不戒,你跟你的源兽干掉了不色,就有跟我们武圣战斗的资本,也不要指望巫龛那小子能够从不死战圣的手里逃脱,他必死无疑,在我们七武圣之中,没有人能够战胜不死战圣的,黄鸣刚刚说不赢战圣是我们七人之中最强的,的确不错,但他再怎么强大,既然能够战胜不死战圣,也不会杀掉不死战圣的,不死战圣永远都不会死亡,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你到底想说什么?”幽姬显然有一些不耐烦,她可不想听总会长在那里炫耀。

“我想说的就是,即使我们都被你们干掉,但只要不死战圣跟不灭战圣活着,我们就能够无限复活。”总会长不再继续下去,幽姬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相信巫龛。”

“你们只是为了相信而相信!”总会长冷笑道:“无论他多么我的强大,都无法杀掉不死战圣的!呵呵,我好像说得多了一些,来吧,让我看看你涅盘后的实力,当然我也不会将你杀掉,我会将你击败后,取出你的源力空间用我的火焰淬炼成丹药,你拥有凤凰的祝福,炼制出来的丹药将是拥有神格的,而那个被我击倒在地的风易,也适合炼制一枚神丹。”

总会长眼色一凛,再一次施展出自己的“焰回”。

漆黑的火焰在幽姬的身后交缠在一起,形成一道击杀的力量,而幽姬也跟风易一般感觉到被定格的状态,她动不了,就在这紧要万分的关头,小冰突然腾空而起,挥舞着巨大的翅膀,发出纠纠的鸣唱,凤凰祝福再一次响起。

凤凰祝福加持在幽姬的身上,解除了幽姬的禁制。

幽姬迅速施展着冰源力给自己锻造了七重寒冰遁,黑焰连续粉碎掉幽姬的七重冰遁,最后消失干净,而总会长丝毫不给幽姬反击的机会,长吼一声:焰魔!

漆黑的火焰从总会长的身体里窜了出来,形成一只满是狰狞表情的魔兽,这只魔兽张牙舞爪地向幽姬扑了过来,幽姬荡出冰剑连续挥斩,但她的力量竟然丝毫对那只魔兽构不成任何的伤害,幽姬大惊,身形暴退。

焰海!总会长一点那只魔兽,那魔兽从空中摔落到地面上,竟然形成一片火焰海洋,将幽姬困在其中,火焰海洋里传来的攻击力量不断冲击着幽姬,幽姬咬着牙连续不断地施展着冰遁,但每一次都被粉碎掉。

“好好享受一下被烈焰连续轰杀的滋味吧,当你身体里的冰源力消耗干净的时候,就是我将你炼制成丹药的时候。”总会长留下这一番话就想飘落向不赢的身边,但小冰突然歇斯底里地总会长扑去,总会长全身散发出漆黑的烈焰以排山倒海的架势扑向小冰,小冰也跟幽姬一样被困在火海当中,不断地防御着火焰的攻击力量,此时总会长跳到昏迷中的风易面前,一脚将风易踢到幽姬的身边,他全身承受着烈焰的轰击,即使在昏迷的时候也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总会长做好了一切,跳落到不赢战圣的身边,低沉地说道:“老七,我跟你一起解决黄鸣!”

“用不着,我一个人足够了。”不赢哼道。

黄鸣煽动着羽扇,横里向身后一挥,顿时一道劲光落到焚烧着幽姬,小冰以及风易的火焰海洋里,顷刻间火焰海洋消失干净,幽姬跟小冰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剧烈地咳嗽着。

黄鸣轻描淡写地露出这么一手来,让不赢跟总会长不尘又是一阵的惊愕,他们两个人同时说道:“看来,巫龛不是这里最强的,你黄鸣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