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很清楚自己这一脚足有一千多斤的力量,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承受自己这一脚力量,被自己踢在胸口,不死也要重伤,而小三原本的打算只是给这些巫家村的人一点教训而已,可没有想过伤人,更没有想过杀人。

然而,让乾元门的源修士惊讶的是,被踢中的巫刚只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几步,在土地上踩了几个很深的脚印而已,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胸口,对这小三憨憨的一笑说道:“速度还可以,但是力气太小了,如果只是这点本事的话,你是伤不了我的。”

嘴巴慢慢的张大,下三的脸色一阵变换,最后有些不信邪的怒吼一声,飞身再次提出一脚,不过这次小三踢的是巫刚的头部,而且力量和速度要比第一脚强上很多。

看到小三这一脚踢向巫刚的脑袋,巫家村的人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望着飞身而起的小三。

“我讨厌别人动我的脑袋。”脸上露出一丝不快,巫刚闪电般深处右手抓住了小三的脚腕,然后在空中轮了一圈以后砸在了巫家村小广场的土地上。

“砰!”

与土地做了亲密接触的小三,将巫家村的小广场砸出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小坑,而小三则已经被砸的吭哧,吭哧,一时之间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时,几个乾元门的源修士连忙上前将小三扶了起来。

几个人在嘴里却极尽嘲笑的讽刺着。

“小三,你这是怎么弄得,竟然砸一个普通的手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小三这小子准是昨天晚上在女人的身上消耗了所有体力,到现在还没有回复过来,哈哈!”

“是啊,都和你说了,女人就是刮骨的钢刀,让你少干几个女人,而你却说好干,伤身了不是,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了”

被同伴们一阵嘲笑,小三翻了一个白眼,险些气晕过去,心里无比的憋闷。

第八章意外来客

对巫刚战胜小三这个结果,巫龛并不感到意外,巫家村所有人的拳脚功夫都是巫龛指导的。

在兵器上的功夫巫龛只是略知皮毛而已,但是在拳脚上的功夫,巫龛敢说他自己不次于任何一个人。

而且巫刚本来就要比小三强上一些,所以战胜小三也就是顺理成的事情。

“好,好!”手下的战败,青年源修士没有一丝懊恼的情绪,反而拍手大笑道:“巫家村果然是不愧为苍茫山脉第一村,真是卧虎藏龙。”

“我来试试。”见到自己人被巫家村的人打败,从乾元门五十多个源修士当中走出一个面皮白净的二十多岁青年。

来到场地的中间,这青年说道:“巫家村的人,有谁敢和我比试比试兵器上的功夫?”

见到自己这边有人主动出战,青年源修士笑道:“小五,刀剑无眼,切要小心伤到人。”

“头儿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不伤到巫家村的朋友。”回过头,小五对青年源修士保证道。

望了一眼这个小五的源修士,巫龛对身后喊道:“巫狼,你去领教一下这位兄弟的刀法。”

听到巫龛的命令,一个身材相比起来要比普通巫家村的人瘦弱一些的青年大步走了出来,能够代表巫家村出战,巫狼显然是很兴奋,脸上带着洋洋得意的笑容,惹得巫家村其他青年好一阵的嫉妒,这种和源修士交手的机会可是不多,谁不想上去试一试身手。

场地中,巫狼和小五两个人使用的都是钢刀,只不过是巫狼使用的是刀身和刀柄个长一米的雪纹钢刀,而小五使用的是一柄一米多长的弧形青色厚背刀。

两个人同时大喝一声后便战到了一起,巫家村的人哄然为巫狼助威呐喊,而乾元门的那些源修士们却很平静的看着场中的两个人,显示出了严格的纪律,这是巫家村的人所不能比的。

战斗中的两个人,乾元门的小五刀法细腻招式精妙,而巫狼的刀法则大开大合,只有简单的劈,砍,扫等招式,凶猛异常,在刀法的造诣上小五要比巫狼强很多。

虽然在武道上有一力降十会一说,但那是在实力相差巨大的情况下,在同等实力的情况下,精妙的招式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优势。

不过,乾元门小五的刀式招法虽然要比巫狼强,但却比巫狼少了一些凶狠,使得小五的刀法受到了一些桎梏,使得精妙的刀法有些缚手缚脚,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而这种凶狠的气势却是苍茫大山中的人常年与猛兽搏斗所培养出来的一种气势,这是一些没有经历过残酷生存战斗的人所难以拥有。

而巫家村的人,最不缺的就是这一往无前的凶狠,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气势,这一点已经深入到巫家村每一个人的骨髓中。

残忍,狠辣,对敌人,同时也对自己,这是在严酷的生存条件下才能培养出来的一种气势。

“咔!”

简简单单的一招劈砍,完全无视对方会在自己的身上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逼迫对方主动的防御,巫狼的一刀大劈砍将小五劈的接连后退,吃力的招架着。

“呀嘿!”

一声大吼,巫狼双手握刀,先天罡气透体而出涌入雪纹钢刀中,用尽全身的力气劈向了小五。

一阵钢铁的碰撞声过后,小五整个人被巫狼一刀劈的连人带刀的飞进了乾元门的那五十多个源修士当中,异常狼狈。

接连的失败两场,乾元门的源修士脸色很不好看,而看向巫家村民的目光也由刚进村时的蔑视变成了惊讶和尊重,将巫家村的人当做了同等级的存在。

在洪荒大陆,想要活的长久一些,首先就要学会尊重强者,这种想法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骨髓。

自己的手下连败两场,青年源修士也是满脸的惊叹,巫家村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青年源修士不知道像巫刚和巫狼这样的村民还有多少,但只是这两个人,青年源修士认为巫家村苍茫大山第一村这个称号就已经名副其实。

但是看到巫龛身后那几百个跃跃欲试的巫家村的村民,青年源修士可不认为巫家村只有巫刚和巫狼这两个高手。

看着巫龛身后的那些跃跃欲试的巫家村的村民,青年源修士心想要是这些人都拥有巫刚和巫狼的身手,这巫家村的实力,对一个村落来说实在是强大了一些。

将目光落在了巫龛的身上,青年源修士现在对巫家村的一切都很好奇,对巫龛这个明显是巫家村的零头人更是从满了好奇和疑问,想了想后笑道:“兄弟,我们两个也上去玩两手?”

平静的望了一眼青年源修士,巫龛开口道:“好。”

其实,巫龛对这个战将级别的源修士早就已经心痒难耐,浑身的战斗因子已经全部都沸腾起来,手掌更是已经痒痒的难受,有怎么会拒绝这青年源修士的提议。

见到巫源和青年源修士要亲自下场比试,双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望着两个人。

额头闪过一缕青色的光芒,青年源修士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长一米半,宽三脂的长剑,和巫源的一丈杀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这个柄长剑上也布满了那些奇异的字符型花纹,显然就是一件这个青年口中的源器。

但是对这个源器是怎么出现在这个青年手中的,巫龛感到很好奇,不过这种事情现在还不能询问。想要问也要等打过了再说。

伸手抚摸着手中的长剑,青年源修士对巫龛说道:“我手中的这柄长剑叫做风之神,是一把风元力的源器,里面封印着一只三百年的青风狼妖兽精魄,而我则是战将中期的源修士,名叫苟同,也有很多人喜欢叫我狗头,但是除了朋友以外,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听完苟同的自我介绍,巫龛一摆手中的长枪说道:“这柄长枪叫‘一丈杀’重一千五百八十斤,我的名字叫‘巫龛’如果是我的朋友,也可以叫我‘龛’。”

介绍完自己以后,巫龛和苟同的目光对在了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兵器同时出招攻向了对方。

一寸长一寸强,苟同的速度很快,犹如离弦的利箭射向了巫龛,而巫龛的长枪也丝毫不慢的指向了苟同,犹如一条出洞的毒蛇。

低吼一声,手中的那柄光剑划过一道圆弧。

“锵!”

两件兵器交击在一起,发出了一阵金属摩擦声。

九字枪决‘震’字诀,先天罡气透体而出,涌进了一丈杀中,苟同只感到一阵强烈的震动里从手中的长剑传来,让苟同险些没有握住长剑,并且这时长剑已经被震离了巫龛的长枪。

同时,巫龛的长枪也刺向了苟同的胸口。

在巫龛的长枪刺向苟同的同时,苟同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长剑刺向了巫龛的咽喉,而巫龛的长枪却一摆变了一个方向,枪头与苟同的长剑纠缠在一起,巫龛使出了九字枪决中的缠字诀。